笔趣阁 > 冠绝新汉朝 >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迁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迁

作者:战袍染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冠绝新汉朝最新章节!

    长安。

    在新汉的这一场天下大乱中,很少有城市不被波及,而几个有着特殊意义的古城,更是难以避免。

    长安就是其中之一。

    且不说最初这长安就曾经兴起波澜,就说那三王逼迫先皇迁都,中途发生变故,随后两王入长安,却已经转而孱弱,被关中的不少军阀、族群反客为主。

    到了最后,为了维持脆弱的权势和平衡,两王甚至选择了推行佛教。

    这样的变化,从人口,到政治架构,最后一直到思想领域,可以说都受到了冲击,以至于在玄甲军接管之后,这关中的局面一时之间都很难平息下来。

    所以,当陈止选择了长安这个地方作为新的国都地点,并且让朝廷开始准备迁都事宜的时候,很多人都感到有些意外。

    不过,稍微思考之后,他们又觉得合情合理,自认为有了一套说得通的原因。

    他们虽然不知道,在原本的历史上,因为关中的勋贵集团崛起,以及北周和隋唐的关联性,这长安作为大唐国都,持续繁荣了几百年。

    但就算是放在现在,这里对陈止而言,依旧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地方。

    关键的原因,就是关中由于来回折腾,已经乱成一团,不管是世家实力,还是胡部族群,又或者是宗教势力,因为彼此牵制的关系,各自都是损失惨重残缺不全。

    “这样的关中局面,其实比当初的幽州还要好,此处乃是天下中央,地理位置和人口,就不是幽州能比的,而当初我得幽州的时候,势力还不够强大,虽然靠着玄甲之利,扫清了不少阻碍,但其实还有妥协的部分,但现在却不同了!”

    面对一些最近投靠过来的,或者早就与北边玄甲军有联系的人过来询问,陈止倒是开诚布公的给他们透露了一些内容。

    这些人里面,就包括了张应和庾亮。

    他们背后都有家族,和其他投靠的人不一样,凡事不由要多想一些,因此才会找到陈止,想要搞清楚这位冠军侯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他们的家族才好提前布局。

    作为在玄甲南下的时候发挥了巨大作用的两人,他们当然认为有资格提前知晓内幕。

    但现在听到陈止的话后,这群人却只是感到心里发凉。

    他们如何听不出这话的潜在含义?

    那意思已经十分露骨——关中方便这位冠军侯进行彻底的改造!

    改造到什么程度?

    这些人自是不知道,也猜不到的,但是听陈止话中的含义,他们还是很清楚的,在陈止的谋划中,对关中的改造,至少不会低于幽州。

    那幽州是个什么情况,他们这些人还是知道的,别的不说,至少世家在里面是被严格压制的,说是寸步难行是有些夸张了,但却是处处受限。

    若非如此,这江左的世家,先前不会对北方那般抵触,以至于最后都不得不打压陈学的流传,刻意曲解,其实根源还在于对陈氏的敌意。

    这敌意从何而来?

    正是源于陈止在幽州所行之策,其中很多已经动摇了世家的根基和利益基础,他们当然不会喜欢,是以才会更为团结在江左朝廷的周围。

    可惜,陈止如今大势已成,根本无需拉拢南边的士族,而是靠着兵马平推,就占领了江南,更是趁着王敦作乱,兵不血刃的拿下了建康城。

    至此,这些世家的种种敌视、抵触,尽数成了空中楼阁,再无作用。甚至于,他们还要反过来,对过往所为后怕起来。

    好在陈止并没有追究的意思,甚至还明确下令,说不会因言治罪。

    这话无论真假,多少是摆出了一个态度,让不少家族的人放心下来,随后也偃旗息鼓,不怎么攻讦陈氏了,为为了避免日后还有隐患,这些人也都谨言慎行起来,不再做挑衅之事。

    但也有那些狂士,他们虽然不再攻击陈氏私德,却还是扭曲和篡改陈学,并且试图传播。

    只不过,很多学子碍于陈止的威严,却是不敢去听他们的宣讲。

    有人讲这个事拿到陈止面前,请他定夺,是否要将这些狂士捉拿起来,但陈止只是摆摆手,任凭陈学的扭曲版本传播。

    这下面的人摸不清陈止的意思,只好不理不问,只是有一点却很清楚,那就是陈止并非放纵世家,而是有心要好生整顿。

    这江左的世家正等着头上挨一刀呢,结果忽然蹦出了迁都的消息,心里着实是复杂无比。

    一方面,此事似乎是让他们暂时摆脱了危险,只要统治重心走了,想来就是被边缘化,不至于遭遇幽州那边的世家命运。

    可另一方面,被边缘化,本身也是个问题,让他们难以抉择。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如果让他们陪同陈止一同迁都,那是万万不肯的,而且他们也觉得,陈止不会有这样的要求。

    尤其是等张应他们离去,消息在城中传开,不少人就更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你要去改造关中,肯定要削平那边的世家,这排除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从别的地方迁徙过去?

    没想到,他们这边刚刚放心,那边朝廷就传出了一个消息,说是要恢复古制,迁天下大户以入京畿。

    这个消息一出,立刻就犹如晴天霹雳,将各地的世家,尤其是最近的江左士族给震得头晕脑胀,进而就是惊恐不安,惶恐难耐!

    说是朝廷传出来的消息,但现在的朝廷完全被陈止控制,这其实就是陈止的意思。

    既然是陈止的意思,那么其他人的反对就毫无意义,因为他们根本就对付不了此时的陈止!

    而所谓的古制是个什么意思?

    那可是一个要命的制度,乃是当年汉廷为了制约天下豪族,所以定期割韭菜的方法,简单来说,就是每隔一段时间,或者新皇登基的时候,将各地排的上名号的家族,强行迁到都城周围安置。

    这么一来,他们在地方上的根基就算不废,也残了大伴,容易被后来者颠覆。

    而一旦到了都城周围,这些各地的豪族大姓可就性命不在自己手上了。

    只不过随着朝廷权威衰减,尤其是几次战乱之后,这个制度也就名存实亡了,等到了新汉时期,那更是早就被扔到了历史的垃圾桶里了。

    如果不是现在被人提起,恐怕都要被遗忘了,没人能想的起来。

    这种关系到家族兴衰的大事,这事他们如何能忍?

    所以,哪怕知道陈止势大,这些家族,也决定要拼一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