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冠绝新汉朝 > 第八百八十二章 柳暗花明有人等

第八百八十二章 柳暗花明有人等

作者:战袍染血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冠绝新汉朝最新章节!

    “王浚人呢?不在你们之中么?”

    看了一圈之后,杨元问出了这句话来。

    此时战后,代郡武丁抵定大势,已经彻底占据了战场主动,事后扫荡起来,不光控制着俘虏,更搜集种种情报,当然是确定了王浚曾经坐镇于此的消息。

    不止如此,他们更是得知了,在幽州军崩溃之前,卢崖等人更是与王浚发生了冲突,这些部将想要将王浚作为投名状、保命符,以此来换取利益,只不过现在看这局面,那卢崖等人明显是未能得手。

    果然,听到杨元的询问,卢崖等人神色微变,还是这位带头的出来说道:“回禀杨校尉,此事还有些缘故,我等本来出手要擒拿大……擒拿那王浚,但这人身边也着实有几个扈从、护卫,护卫之下,给他抓住了机会,带着一众骑兵就这么跑了。”

    “这样都让人跑了?”杨元闻言,便微微摇头,露出失望之色,“那你们也着实是没有用处。”

    卢崖等人一听,登时告罪,心中忐忑,隐约想要在询问一两句,但杨元已经摆摆手,让人把他们带下去。

    麾下就有幕僚过来询问。

    “这几人严加看管,他们战前背叛,为了自身出卖上官,实在不值得信任,如果不是将军要给其他幽州郡县做出表率,我是不会留下这等人的,此时先收监起来,严加看管。”

    “诺!”

    那副将下去,又有幕僚上来,就说着王浚的事。

    “王浚这人,可是非同一般,若能拿下来,这功劳太大了,校尉切不可放过!”

    “我如何不知?”杨元叹了口气,感到到手的功劳,有飞走的危险,心里虽然急,但脸上却没有怎么表现出来,“好在我战前就埋伏了人手在周围,就是防止他逃窜出去,现在除了处置战场的人,更是安排了人手在四周巡查、追击,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了。”

    ………………

    “好好好!今日之事,必牢记在心!若不灭代郡,不杀陈止,不灭卢氏一族,我王浚誓不为人!”

    崎岖的小道上,王浚策马而性,尽管道路不平,却也不放弃胯下骏马,一路颠簸而行,在他身后还有几骑,一行二三十人,艰难前行。

    这王浚等人先前在兵营中眼见大势已去,又碰上卢崖等人作乱,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最后王浚一番权衡,也不回幽州城了,干脆就弃了城池人马,直接带着人就跑了。

    他多少也是行军多年的人物,虽说近些年养尊处优,大军在手,旌旗一指,大军呼啸,所向披靡,早就不怎么看重兵家奇法,而多以堂堂正兵碾压对手,是以战前就料定必胜,对人多有轻敌,但多年行军的习惯,却不是一时半会能改的,而对兵法之要的习惯,也早已深入骨髓,因此大军虽众,却也给自己留了一条逃命之路,就和原先在城中宅邸时一样。

    不过,他挥斥大军,意气风发,亲自坐镇,镇压气运,自忖乃是手握北地乾坤,脚踏幽州阴阳,要除掉陈止这个祸患,将幽州打熬一体,意志贯彻,如臂使指的,结果大败亏输,手下接连被暗算,连自己都一连逃了两次,如今更是惶惶如丧家之犬,心中的一口气,却是怎么都平息不下来,越是走,怒火越大。

    “此次回去,必然不惜一切,将平州的兵马都调动回来,哪怕平州的几个势力、鲜卑几部因此反噬,那都顾不上了,必要取了代郡一地,活捉陈止,也不管那陈家、杨家了,当众凌迟、事后枭首,方能解我心头之恨,更能震慑周遭,挽回威望。”

    怒火夹在仇恨,但王浚毕竟不是一般人,即便是怒意上涌,一样有诸多考量,之所以要拿下陈止,并非单纯为了泄恨,而是要挽回影响——

    如今他在北地称雄,掌握幽州、平州,但幽州之内其实并非铁板一块,还有一二郡县心中不甘,与朝廷往来,陈止也是在这种条件下,才能够得位上任,而平州新近平定,局面更是复杂,夹在鲜卑诸族与其他小族,又接近半岛,此外还与高句丽接壤,内部更有朝廷势力,复杂异常,要靠着兵力镇压。

    更不要说,这两州之外,南边是战乱冀州,北边是草原、渔猎诸部,局面复杂至极,王浚能够称雄,除了兵力,还要有威望。

    结果这次大败,旁人可不管他只调动幽州之军,分兵三路,又被陈止接连偷袭,布置诸多细作、后手,然后里应外合。

    在外人看来,分明就是王浚调动两州之兵,暗暗布局,提前暴起,抢险偷袭,结果被人反杀,大败亏输,连自己都差点赔进去了。

    这种观点和看法,必然会带来威望上的崩塌,别说周边部族,就连已经臣服的段部、宇文部,还有下面的诸多郡县,恐怕都要生出动摇。

    所以,余公于私,王浚在脱身之后,都没有多少时间给他修养恢复,必须要尽快反击,挽回局面,才能勉强保证威望,不让自己偌大的势力,土崩瓦解。

    相比之下,今日损失的兵力,反而不是什么大事了。

    事实上,就当前这种局面,王浚心里清楚,连自家的将领都在最后关头反叛,而他本身也觉得没人有能信了,如此情况,哪怕真的事后灭了代郡,影响也不可能消除,最多是减缓一些,而想要恢复旧观,可谓困难。

    “我将势力经营至此,不知耗费多少时间、精力,结果一时不察,都要败坏在此次,不光各方势力要有异动,朝廷说不定也要起心思……”

    越想,他就越是恼怒,但表面上反而平静下来,计划着逃离之后,如何重整旗鼓,再杀回来。

    这想着想着,一行人便慢慢走出了崎岖小道,转眼到了一处平坦大道。

    一名亲卫便道:“大将军,那小道贯通前后密林,又有诸多山丘遮挡,一旦出来,便不用担心被追上了,而我等又有快马,只要尽快前行,很快就能脱离困境,属下先到前面去探查一番。”

    王浚点点头,冷笑道:“不错,先离范阳郡再说,陈止小儿得此大胜,必以为范阳唾手可得,却不知一郡之地何等复杂,足以让他精疲力尽,等本将回来,必……”

    话未说完,一道箭矢破空而来,将刚才说话的亲兵脑袋贯穿,而后一个声音从前方路上传来——

    “你这王浚,来的好慢,让冉某好等!来来来,你是要反抗,还是要束手就擒,划出个道来。”

    话音落下,道路左右的草丛中,忽然显露出一道道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