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透视高手 > 第五百九十九章 反噬

第五百九十九章 反噬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透视高手最新章节!

    在清平湖边的这些人中,苏浩然的实力不说最高也差不多了,加上他的精神力强度就是高阶天罡恐怕也比不了,所以他和刘敬龙互相传音,根本不担心别人能够察觉得到。

    二人只是简单的几句对话,就敲定了恶搞李加斌的方案。

    而李加斌和波波利这二位对决的当事人当然什么都不清楚,李加斌甚至这时脸上已经挂起了必胜的笑容,觉得自己肯定能轻松拿下波波利。

    那个中了鬼降的男子走到波波利面前,在波波利的示意下,盘膝坐在地上。

    波波利先观察男子的气色,又抬手给他诊起了脉。

    在这个过程中,李加斌都没有进行骚扰,还主动退开两步,摆出一副不打扰波波利的姿态。

    波波利在给削瘦男子切脉时,表现得很认真、严肃,投入的程度非常高。

    “这就开始了吗,鬼降头,原来可以这么玩。”苏浩然一直在用天眼通观察波波利,他发现从他给男子切脉时,就有一缕常人看不到的黑气如同章鱼的触手一样探到了波波利的手背上。

    随着诊脉的时间延续,削瘦男子脸上的黑气在渐渐消褪,而波波利的整个右手整条小臂都渡上了一层漆黑。

    “鬼头降转移!”苏浩然心中暗忖,通过天眼通的观察,那原本在削瘦男子身上的鬼头降已经完全转移到了波波利的身上。

    所谓鬼头降,说白了就是一种普通人谈之色变的鬼物。以前苏浩然是不相信这世上有鬼的,可是两次下古墓,加上接触的事物越来越多,并且这次亲眼看到鬼头降,他也不得不相信了。

    鬼头降转移到波波利的身上后,如同是饥饿的野兽遇上新鲜血肉一样,露出了狰狞而兴奋的鬼脸。

    也就在这个时候,退出两步的李加斌却动了,他的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块用红松刻成的木印。

    李加斌拿着木印,双手背在身后,嘴唇却在微动,似乎是在掐诀念咒。

    “老刘,动手。”与此同时,苏浩然利用传音法迅速向刘敬龙下达了命令。

    “ok!致命高潮!”躲在后面人群中的刘敬龙,双瞳中暴闪红心,粉红色的心型虽然极小,但却显得非常妖异。

    “嗯……啊!”正在掐诀念咒的李加斌突然发出一声粗重的嘶吼,脸上还划过一抹极度爽快、极度释放、极度淫靡的表情。

    “南洋降头王在干什么?发.春了吗?”

    “靠!他不会是故意发.春来干扰波波利诊脉吧,真卑鄙。”

    “次奥!这种人何止卑鄙,你看他那个恶心人的表情,看着都想吐。”

    围观的人立刻朝着李加斌投去了鄙视的目光,甚至不少人直接发声嘲笑他。

    “咦!他居然……泄了。”沃帕这个一百三十岁的老神医眼睛最毒,居然发现了别人没发现的问题。

    “泄了?卧槽,这什么情况?”

    “好像真是啊,南洋降头王在干什么?难道是在裤裆里藏了只兽降在帮他咬?”

    “擦!真特么恶心人,这家伙居然在这种场合干出这么不要脸的事来,无耻啊!”

    在沃帕的提示下,围观的众神医们也发现了李加斌遭遇的尴尬,只是他们不会认为李加斌是被人算计了,毕竟在他身边可没什么人,更没人看到有人对他下手。

    哪怕真是有人要对他下手,能杀他、能伤他,恐怕不可能让他射一下吧?

    “我……我次奥了!”李加斌掐诀念咒被打断,无缘无故的来了次高潮,不但尴尬的射了一裤兜子,还被一群围观的神医给说了出来,这一下差点把这位南洋降头王当场气出脑出血。

    在所有人鄙视的目光下,李加斌赶紧双手捂裆,腰也弓了起来。没办法,只要是个男人就明白,刚刚释放完,那啥也还是挺立着的,不会立马软下去。

    “哼!跟这种人一较高下真是我凭生最大的耻辱,就算胜了他都没有半点成就感。”波波利也扭头瞄了李加斌一眼,并且奉上了一句毫不客气的嘲讽。

    啊噗!

    李加斌险些气吐血,要知道,他刚才掐诀念咒是要控制转移到波波利身上的鬼降发作的,在这个过程中一被打断肯定对他自己也有影响。

    幸好刚才他只是利用秘法在沟通鬼降,还没有到控制鬼降发作的阶段,如果进入控制鬼降的阶段,他的心神就会跟鬼降合一,一旦被意外事件打断,他这位鬼降的主人就极有可能受到鬼降的反噬。

    “大家先别声讨李加斌了,这个人是什么人品大家也都知道,他做出什么无耻的事貌似也不算什么稀奇的,就当看个笑话好了,还是继续进行医道大会吧。”这时苏浩然站了出来,以东道主的身份劝解大家。

    “苏神医说得对。”

    “看看人家苏神医,不但医术高明、年轻有为,而且还这么会做人,这才是我们杏林的楷模。”

    “唉!继续吧,咱们也别理会李加斌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再度发泄了一番,随后才安静下来。

    波波利被李加斌的意外打断,立刻调整了一下状态,开始重新为削瘦男子诊脉。

    而李加斌这会都要疯掉了,他四下看了n眼,说啥也不明白自己刚才是怎么回事?一个半步觉醒的大高手,对于自身气血控制和欲望的控制已经达到了极制的程度,怎么可能无缘无帮的高潮呢?

    看着李加斌五官扭曲不知所谓的表情,苏浩然强忍着才没笑出来,看来老刘这手缺德冒烟的神通还真牛。

    “李加斌,这个患者是中了降头术,我说得没错吧?”过了好一会,波波利抬头看向李加斌,虽然是在开口问李加斌话,可波波利的目光中却充满了鄙视。

    “对啊,你能看出来这一点不算什么,这一项比试是医难,你要医好他。”李加斌也不隐瞒,当然他相信就算波波利能看出自己派出的人是中了自己的降头,但也不可能看出中了什么降,更没有能力去医治。

    波波利此时已经皱起了眉头,抬手再次扣住削瘦男人的脉门,“其实这些年我是研究过降头术的,这个人身上没有毒降、蛊降的气息,可那种中气不足邪气虚盛的感觉却太明显了,难道是最厉害的鬼降?”

    嗯!

    李加斌听到波波利说出鬼降二字后,他的脸色有些狰狞了。

    波波利继续说道:“如果鬼降在身,我肯定是治不了的。不过我现在没有发现此人身上有鬼降存在,也许是我发现不了吧,不过单从他虚邪之气太盛这方面入手,还是可以的治的,只是要用到一些特殊珍贵的药材,我身上没有。”

    “波波利先生说笑了,你需要什么药材尽管提出来,做为东道主,我们百草门会提供的。”这时湖面游轮上的太爷爷突然发声说道。

    “那就谢过鲍家前辈了。”波波利起身朝着太爷爷的方向鞠了一躬,而后转回身继续仔细观察削瘦男子,既然要治病,而且是医这种疑似中了鬼降的超级疑难杂症,他当然得谨慎对待。

    而这时李加斌再次背起手,双手握着红木印,嘴唇又动了起来。

    因为上次老刘的神通并没有引起他的反噬,所以苏浩然这次也着急下指令。

    他用天眼通仔细的观察波波利,此时波波利小臂上的黑气再次化为一张狰狞的鬼脸,只不过鬼脸上显示出一丝愤怒、一丝不情愿,似乎还在做着剧烈的挣扎。

    鬼脸这种挣扎的状态足足持续了半分钟才稳定下来,并且鬼脸的相貌发生了一此明显的变化,居然变成了李加斌的样子。

    “原来如此!”苏浩然双眼一亮,这下他全明白了,此时才是鬼头降要发作的状态,是李加斌的心神渗入鬼头降之中形成了合二为一,只要李加斌要害人,鬼头降就立刻会随着他的思维而动。

    “老刘,继续!”苏浩然快速向刘敬龙下达了指令。

    “收到!致命高潮!”刘敬龙回复苏浩然的传音都带着一丝兴奋的情绪波动。

    “呜呜……嗯,啊!”

    与此同时,李加斌再次发出几声粗重的呻吟,而且身体还剧烈的颤抖了两下,最最让人恶心的是,他这次发出的声音透着一股绝对投入的那啥感觉。

    “我次奥他老母了,这南洋降头王是不是彻底不要自己那张老脸了?”

    “他奶奶的,大家快看,他的裤裆居然潮了,难道又射了?!”

    “擦!肯定是又泄了,这傻x玩意也真特么不要脸。”

    围观的人再次一片哗然,甚至好多人都暴了粗口,毫不客气的骂着李加斌。

    就连德高望重的沃帕都皱起了眉头,并且摇头叹息道:“华国人有句成语怎么说来着?对了,世风日下!真是世风日下啊,堂堂南洋降头王,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居然……唉!”

    李加斌此时要死的心都有了,这种瞬间产生的快感实在太强烈,他想控制都控制不了。

    这才相隔几分钟啊,他就已经高潮了两次,最重要的是,这一次是他在施展鬼头降的关键时刻,突然的高潮让他瞬间失去了对鬼头降的控制。

    而鬼头降是什么,那是真正的鬼物,哪怕被炼成了降头,这种鬼物也时刻想着要反噬主人,只是被主人用特殊手段控制,找不到反噬的机会罢了。

    可就在李加斌的思维跟鬼头降合一,却又突然中招失去对鬼头降控制的刹那,鬼头降的反噬产生了。

    别人看不到,但苏浩然的天眼通却看得清清楚楚,已经附在波波利手臂上的黑气,突然全部窜出,嗖的一声钻进了李加斌的眉心。

    “啊!你个小婊子,居然敢……”刹那高潮过后,李加斌突然双手抱头,愤怒的大吼出声。

    ps:感谢默默看書人的打赏加2张月票支持!

    感谢金橙謎投上月票支持!

    感谢书友14528758的打赏加2张月票支持!

    感谢致命高潮投上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