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武装 > 第三十九章 第三次冲击战役下的獠牙?

第三十九章 第三次冲击战役下的獠牙?

作者:小谦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限武装最新章节!

    这次冲击战役的战斗节奏无疑是极快的,但是却与之前两次的镜面冲击战役有着本质的区别,而正是因为这些区别。才使得陈世博从其中隐隐嗅到了一股子不同寻常的味道。这种感觉,极为危险

    陈世博很不适应有极度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似在潘神的迷宫中对于潘神错误的理解,这种感觉就好似在咒怨剧情中,独自走在一条昏暗阴森的街道,这种感觉就好似在烈度空间战场上厮杀正浓时,突兀从天而降的变形金刚臂膀。甚至于陈世博有一种身处于浓密茂盛的森林中,在他的四周有着斑斓猛虎和威严雄狮在窥视着一般。

    犹如行走在钢丝上跳舞的舞者,陈世博在第三次冲击战役后,第一次这么强烈的感觉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陈世博不得不慎重,甚至于不得不再次和奥斯卡聚集在一起后,还不算,居然将东方阵营头狼领袖秦文也召集了过来。一时之间,三大梦魇空间的头狼领袖还是第一次汇聚在一起。无论是政府,还是其它拥有顶尖一流实力的契约者在知道这个讯息后,无不脸色都变得极为慎重。到底出了什么事?值得三大梦魇空间头狼领袖聚集在一起?

    更有甚者,从第一次冲击战役开始。陈世博的表现就看在他们心里。对于陈世博的战争手腕和战争策略无疑是极为佩服的。无论是第二次冲击战役中极大地强化了候补者的实力,还是在刚刚结束的第三次冲击战役中,更是硬生生的糅合了遗弃阵营和西方阵营的高端力量。对试图将己方候补者狙杀的敌对突击近身战斗的巨兽契约者一举绞杀。就是拥有这样的战争手腕,居然能够让陈世博如临大敌般的将东方阵营和遗弃阵营头狼领袖都召集在一起。种种迹象表明,似乎紧跟着的第四次冲击战役极为棘手啊而正是基于这样的事实,才使得所有知情的契约者以及政府更加是心事重重起来。在这种心事重重下,还隐藏着极度的不安。

    而另一边,如果说奥斯卡对于陈世博的判断力有着一个较为准确的认知的话,那么,对于这次陈世博的举动,他可谓是心里没有半分怀疑的。毕竟经过这一次并肩战斗,似乎遗弃阵营和西方阵营的关系有了相当程度的缓和以及不小的进展。

    但是,对于东方阵营头狼领袖秦文而言,这次陈世博的举动倒是有些小题大做了。甚至于有种风声鹤唳的感觉。当然,尽管陈世博之前表现出来的战争手腕是不可抹杀的。但是,就以目前这样欣欣向荣的席卷战场局势。特别是接连两场近乎以对优势碾压性的获得了胜利后,这样大好的局面,有必要这么紧张吗?所以,从内心而言,秦文还是觉得陈世博有些多疑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赶来和陈世博以及奥斯卡汇聚。这是一种姿态,更是一种鲜明无比的态度。

    而涉及到三大梦魇空间契约者的态度,身为头狼领袖的秦文。更是责无旁贷。这里面关乎着很多很多的考虑。大到三方梦魇空间契约者的关系,小到目前席卷战争中契约者彼此之间的合众连横。这里面的一桩桩一件件,都容不得秦文有丝毫的迟疑。当然,这种态度显然是目前最为合适表达的契机。

    当秦文和奥斯卡以及陈世博汇聚在一起的时候,气氛却是显得比较凝重。陈世博更是没有了平时的风轻云淡,反而皱着眉头,一脸的凝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难解的问题一般。

    基于陈世博的态度目前还不明朗,更是一脸的凝重。奥斯卡倒是也没有了和秦文交流的心态。而秦文本来也就抱着陈世博太过于多疑的念头前来的。倒是也不着急,安之若素的坐着,不时还喝口水。神态却是显得平静之极。

    陈世博此时感觉脑海中乱作一团,纷乱的思绪,就好似断了线头的一团乱麻一般,尽管前两次的冲击战役中,己方可谓是大获全胜。甚至于加上刚刚结束的第三次冲击战役的战果后,敌对巨兽契约者已经损失了接近两万头巨兽契约者以及候补者的数量了。这对于总数为十万巨兽契约者以及候补者而言。已经损失达到了五分之一的地步了。而反观己方契约者以及候补者的损失数量也才堪堪达到八千左右。陷落的防守区域也不足五百之数。对于整个一万防守区域而言,更是微不足道。

    但是,正是这样反差极大地战果,反而让陈世博在第三波冲击战役结束后,有了一种如坐针毡的不适感。这种感觉实在是糟糕透了。

    更为麻烦的是,镜面战场的开始和结束,中间给予陈世博去思考,去判断的时间实在是太少了。只有区区十二个小时而已。这还要加上后期陈世博的契约者规划,以及占据了庞大数量的候补者的调动。这一切都需要太多的时间去准备,去部署。如果陈世博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拿出一个章程,滤出一个头绪。那么,下一次冲击战役极有可能是改变整个席卷战争的转折点所在。陈世博不得不慎重,更不能盲目从事,不然的话,造成的有可能后果是他无法承受之重

    纷乱的杂绪,让陈世博有种头疼欲裂的感觉,最终他长长的出了口气。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陈世博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考虑问题的思维盲区中,也许将自己心中存在的问题一点一点抛出来,让秦文和奥斯卡感觉下,或许能够解开目前陈世博的疑惑吧当然,这样的抛投问题,也是有着一定技巧的。至少什么是主要问题,什么是次要问题。通过一种极具规律性的一问一答,然后再串联下陈世博心中的答案,彼此印证下,或许能够最终在极短的时间内揪出陈世博不安的源头。

    想到此处,陈世博慢悠悠的整理了下思路后,语气平静的对奥斯卡和秦文说道:“这次让你们过来,是我有一种强烈的不安。这种不安是如此的浓烈,让我有一种我们在刀尖上行走的感觉。但是我思考了半天,却怎么也没弄明白问题可能出现的关键点是什么。所以,现在我问,你们答,我们好好整理下思路,有没有问题?”陈世博语气平静的说道。越是遇到事,越不能急。着急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反而有可能让事情变得更糟。

    秦文和奥斯卡听到陈世博郑重其事的话后,皆是答道没问题。不过彼此心中却想的不一致。奥斯卡是真正的明白陈世博能够做出这番姿态,是达到了何等棘手的程度。而秦文更多的还是对陈世博多疑的猜测。

    而另一边,陈世博在获得秦文和奥斯卡二人肯定的回答后,首先面无表情的说道:“那么,席卷战场开启也有三次了。我们已经接下了前三波的敌对巨兽契约者以及候补者的冲击,对于他们的实力,你们怎么看?”陈世博的用词很是巧妙,仅仅提到接下了前三波的敌对巨兽契约者和候补者的冲击,却并未提到获得了怎样庞大的胜利战果。

    这样的话语,倒是让奥斯卡和秦文不经意的心中一动。显然,陈世博并没有被目前的盛大胜利而蒙蔽了理智。至少目前在思考那个所谓纠结陈世博的问题时候,并没有考虑到目前的情况。单单从这一微小的细节,就能知晓陈世博是何等心思谨慎之辈了。

    奥斯卡当即说道:“他们的实力不容置疑,很强大上百个巨兽部落的佼佼者,这是一批强横的力量,也是能够最终影响整个席卷战场的力量。虽然目前还没有暴露出全部,但是,就以目前暴露出来敌对巨兽契约者以及候补者的实力而言,无论是其天生强悍的身体素质,还是诡异的攻击方式。都足以对我们产生极大地威胁。”

    奥斯卡的话,让陈世博心中一动。当然,奥斯卡的看法和自己的看法在某种程度上可谓是不约而同。但是,总是隐隐感觉还错过了某些重要的东西,而正是这种错误的源头,才是陈世博如此纠结不安的所在。

    对此,陈世博无动于衷,只是微微点点头,然后不露声色的看向了秦文。而秦文也是在微微思考了后,语气沉稳的说道:“他们的整体实力和我们这边比较的话,至少在席卷战争开启前,是稳稳压我们一头的。不然的话,这次席卷战场敌对梦魇空间也没有开启的必要了。但是,那毕竟是以前,至少,就目前而言,他们的整体实力未必能够稳压我们一头,而我们这边的实力也是在候补者的实力大幅度的提升后,变得和他们有一战之力了。至少,我们还有高阶契约者尚未出手。如果也算上高阶契约者的话,我们的实力更会大幅度的增涨,至少,我们在这场席卷战争中,未必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当然,这仅仅是我目前的看法而已。”秦文一口气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意思,全部说了出来,没有丝毫隐瞒。更是有一种打消陈世博疑心的感觉。

    陈世博闻言,眉头更是一皱再皱。秦文为了加强自己的语气,短短一番话中,夹杂了三个至少,两个未必。最终还是直言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丝毫没有委婉之意。当然,陈世博最在乎的还是秦文整番话最终想要表达的意思,似乎觉得自己有些多心?

    对此,陈世博忽然间有种想笑的冲动,当然,对于秦文的看法,陈世博心知肚明,恐怕是绝大多数的契约者,候补者以及普通人类的想法。正如秦文所言,目前的局势一眼望去,似乎对己方有着极大地优势。至少在他们看来局势还是明朗清晰的。但是,他们并没有嗅到这看似清晰明朗的局势下,究竟隐藏着怎样凶险。

    陈世博的嘴角微微掀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却是没有直接回答秦文看法的建议,反而微微歪着头,对着奥斯卡说道:“你也是这么认为的?”话语中却是显得极为平静,似乎是一个很常规的问话。但是奥斯卡还是从陈世博的语气中听到了一抹不一样的意味。他不愿在内心被陈世博所小觑。

    奥斯卡沉思了片刻后,仔细而反复的考虑了一番。最终却怎么也抓不住陈世博的思维。最终还是模棱两可的含糊道:“这样的局势似乎像食人花那样妖艳美丽,但是,我总感觉在这看似花团锦簇的繁华美景背后,蕴含着一张展露獠牙的肮脏巨口。”

    秦文闻言,脸色不变,心中却对奥斯卡同样泛滥的疑心感到了一抹鄙夷。而反观陈世博却是截然相反。陈世博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却是紧跟着说道:“哦?说说让你不安的原因?”或许能够从奥斯卡同样不安的缘由中,去判断出问题的关键是什么。

    对此,奥斯卡也是从容的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我总感觉敌对巨兽契约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至少目前看上去的优势,都是在前两次的冲击战役中我们的应对很巧妙,颇有一种每次都克制针对的感觉。更何况,他们的底蕴那么强,有可能会在即将到来的第四波冲击战役中,做出雷霆一击。”

    陈世博闻言,心中一动,神情却是平静的说道:“继续说。”而秦文却也是隐隐嗅到了奥斯卡想要表达的意思。对此,她也是收敛了一开始的不在意,转而全神贯注的倾听起来了。

    奥斯卡在获得陈世博的肯定后,更是确定了自己的思维是正确的。当即捋了捋头绪后,愈加顺畅的说道:“毫无疑问,我们这边的高阶契约者还尚未离开战场,这对于我们而言,是一种隐性的保护,而敌对巨兽契约者同样也是精英未出。试图在前期用大量的巨兽候补者和少数的巨兽契约者,将我方高阶契约者逼迫出场,到那个时候,也就是敌对顶尖一流巨兽契约者席卷整个镜面战场的时候了。”

    顿了顿后,奥斯卡越发感觉自己所说的接近了可能的事实,当即眼眸隐隐发亮的继续说道:“也就是说,无论我们在前期取得了怎样显赫的战果,当我方高阶契约者被迫离场后,那么,也就是敌对巨兽契约者的顶尖一流力量掌控全场的时候。到那时,无论怎样逆转的局势都会被他们重新掌控战场节奏而颠覆。到那时,也就是席卷战争结束的尾声了。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猜测。具体有多大可能我没有把握确定。”说道最后,奥斯卡隐隐有种意气风发的姿态。但是,很显然,他深深的明白陈世博才是做出最终判断的关键,无论是第二次冲击战役的整体部署,还是刚刚结束的第三波冲击战役中,陈世博都表露出了极为远见的战略目光,这也是奥斯卡不能忽视的所在。

    陈世博闻言,眼眸一亮,终于抓住了整个席卷战争目前的关键,更是找到了让自己如此不安的源头所在。通过奥斯卡的话后,陈世博隐隐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问题终于被找到了

    就在奥斯卡话语刚落,陈世博毫不犹豫的接着说道:“我终于明白让我如此不安的源头在哪里了。第四波冲击战役可谓是极为关键。这是一场能够影响整个席卷战争的关键转折点如果我们应对不当,那么,我们极有可能提前就输掉了这场战争所以,接下了的战斗,我们势必会损失很多,但是从整个席卷战争的发展趋势而言,同样也会收获更多。甚至于从此而奠定我们胜利的基础。”

    奥斯卡和秦文听到陈世博的话后,无不脸色大变能够让陈世博如此笃定的说出这番话。究竟第四波冲击战役将会发生什么?难道会迎来比前三波冲击战役中还要实力强大的巨兽契约者?甚至于棘手到陈世博说出势必会损失很多这样的低迷的话?

    微微失神后,奥斯卡最先反应过来,当即沉声问道:“难道这次要我们三方顶尖一流实力的契约者联合作战?甚至于才能抵抗第四波冲击战役?陈,局势真的到了最终高端力量碰撞这样的地步吗?”

    陈世博闻言也是微微一愣,当即明白自己的话并没有说明白,马上就否认道:“不不不,奥斯卡你猜错了。我们不但不会联合作战,反而要学会保存实力,要知道,在战争中保存实力也是一种手段。”

    秦文闻言,却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陈世博话中的深意,当即不可置信的说道:“难道你想要候补者主打第四次冲击战役?让我们契约者全身而退?”

    陈世博当即点头道:“没错,这次是候补者的主打,我们不参与。”

    奥斯卡和秦文当即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契约者不参与?候补者主打?那会丢多少防守区域啊这样的话,仅仅这一战,就将前三波冲击战役获得的巨大战果拱手相让了还不算,己方候补者将会承受多么巨大的打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