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乱世恩仇录 > 第375章 真英雄

第375章 真英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乱世恩仇录最新章节!

    一切都没什么不同,喻示今晚又将是一个平凡的长安夜。但仿佛不甘心,偏要给闷热的夜晚制造点儿故事似的,远处突然响起一阵激烈的狗吠声,继而是渐行渐近的杂沓脚步声。

    斟满酒浆的酒杯停在嘴边,屠雄竖耳倾听。他如今已经是超凡境修为,察觉到杂沓的脚步正是冲这座小院而来,空气中,是渐渐浓重的凶煞之气。

    屠雄将酒杯掷在桌上,腾地起身,左手拎一副铠甲,又手持一柄宝剑,一个跨步,已然出在了院中。

    “刘贤侄,有情况!”屠雄向刘秀示警。

    “屠叔叔,怎么了?”“吱扭”一声,刘秀推门而出。

    “快,把这个穿上,躲到我身后。”屠雄将铠甲掷给刘秀,吩咐道。

    刘秀这时也听到了渐行渐近的奔跑声,慌忙穿戴上铠甲。这副铠甲,是屠雄未雨绸缪,专为刘秀准备的,质轻而坚韧,普通刀剑、寻常箭矢对它根本无可奈何,为的就是应付像今晚这样突发的危险事件。

    眨眼间,敌人已至院外,轰然一声,院门外亮起七八支火把,将小院四周照得红通通的。笼罩小院的月亮清晖被驱散,知了悄然闭嘴,壁虎簌地蹿进了檐隙。

    “开门,开门!”院门被擂得震天响。

    窦成不为所动,原地待敌。这帮人有备而来,小院此刻已陷入包围,暗夜中贸然突围的话,自己好说,但京师重地,驻扎着十几万守军,他却很难护得刘秀周全。

    腐朽不堪的门栓经不住大力撞击,“咔嚓”折断,院门轰然大开。窦成当先而入,身后是十几名全副武装的内宫侍卫。与此同时,三面院墙,也站上了十几个弓弩手,张弓搭箭,指着屠雄和刘秀二人。

    窦成喝道:“奉旨缉拿反贼!”

    屠雄冷笑不语,刘秀在身后小声道:“屠叔叔,他们是冲小侄来的,你别管我,赶紧走吧!”

    屠雄重重冷哼一声,沉默以对。刘秀的心情他能理解,但让他背信弃义,独自逃命,杀了他也不干!

    刘秀声音小,但窦成听了个清清楚楚,知道隐在这个铁塔般汉子身后的人,才是正主。窦成鼓荡真气,喝道:“今天只捉拿反贼刘秀一人,与旁人无涉。刘秀,识相的,乖乖出来受缚,胆敢反抗,格杀勿论!”

    槐树去冬的枯枝残叶,受真气鼓荡,簌簌而落。刘秀毕竟是一介书生,在窦成有意营造的威压下,肝胆俱寒,腿肚子打摆。慌忙扯扯屠雄衣角,声音虽轻却很急促:“屠叔叔快走,这人很厉害,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这孩子心性不错,越这样,老夫越是拼了老命也要护你周全。屠雄一抖宝剑,喝道:“哪来的鼠辈,你家爷爷在此,还论不到你大呼小喝!想捉刘贤侄,先问问爷爷手上这把剑答不答应!”

    宝剑发出浑厚的嗡吟之声,屠雄声若滚雷,窦成不由一愣,今天遇到硬茬了!

    前几年,王莽的老祖宗想到自己年事已高,一旦西去,无人能护得王莽周全。窦成是王莽亲信中最具修行潜者的,因此将珍藏了几十年的一枚仙丹相赐。窦成得此机缘,也臻入了超凡境,自忖除仇九几兄弟外,天下已鲜有敌手,因此一向很托大。今天亲自带三十名内宫侍卫来捉拿刘秀,本以为已经很给刘秀面子了,没想到刘秀身边竟然埋伏着一个同样已臻入超凡境的高手,而且看那气势,修为似乎不在自己之下。

    窦成有些后悔,后悔不该事先不摸清情况就贸然前来拿人,现在看来,自己带的这些人,未必够用,但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窦成声音中加了几分恭敬,问道:“先生自称姓屠,莫非就是荆楚英雄屠雄屠大侠?”

    “屠某是谁干你屁事,要打就打,要杀就杀,废什么话!”屠雄冷言冷语,声若洪钟,一点也没打算给窦成面子。

    窦成脸哗地就黑了下来,先向身边一人传音入秘,待那人得令去了,抬手向前一挥:“上,通通绑了,旦有反抗,格杀勿论!”

    侍卫们骄横惯了,根本没把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黑大汉放在眼里,得令各自挺枪举刀,嗷嗷叫着,一肚子兴奋冲了上来。

    “放箭!”窦成再度下令。既然低估了对手,他已经不再奢望活捉刘秀,盘问口供了。

    身后还护着刘秀,屠雄不敢大范围移动,犹如手脚被缚,极为被动。屠雄后退一步,拱背将刘秀撞回屋内,口中爆喝一声:“躲起来!”

    屠雄迎着如蝗而至的箭矢,一边拔打一边前冲,瞬间便与众侍卫来了个零距离接触。

    几名弓弩手被屠雄磕得倒飞而回的羽箭射中,惨呼着栽下院墙,其余的弓弩手见屠雄如此凶恶,心胆俱寒,手颤腿抖,根本瞄不准目标,等定下神来,屠雄早已于十几名侍卫战成一团。这时候,担心误伤到自己人,已然没他们什么事,只能居高临下当个看客了。

    看客的身份只是短暂的一瞬,他们甚至都没看清楚,十几名侍卫已横七竖八躺倒了一地。闷热的夏夜,地温依旧滚烫,血流到地上,一部分渗入了泥中,一部分蒸腾而起,血腥味瞬间弥漫了整个小院。伴着未死之人的惨呼,整座小院,在火把明明暗暗的照耀下,犹如人间炼狱。

    刚刚还兴奋得嗷嗷叫的十几名侍卫,眨眼就阴阳两隔,这也太生猛了吧!包括窦成在内,所有人都看呆了,窦成忘了发令,弓弩手忘了射箭。

    窦成最先反应过来,厉声喝道:“屠雄,违抗圣旨,杀官拒捕是要诛九族的,你好大的胆子!”

    屠雄血染全身,也不知是他的还是侍卫们的,冷眼瞧着窦成,忽然左手回圈,一把攥住钉在右肋上的铁箭,狠劲一拔。箭头呈三角形,进去容易出来难,登时带出一团血肉来。屠雄没事人一般,随手一掷,又有一名弓弩手惨呼着栽下了院墙。屠雄脚下不停,扫地环踢,一大团碎砖土块被扫起,射向四面八方。待尘埃落定,院墙上已空无一人。

    火把尽熄,月晖重新占领小院,垂死的已然死透,受伤的唯恐被屠雄发现,忍痛闷哼。夜长安的笙竹声再度呜呜咽咽飘来,道不尽的哀婉凄凉。先前因惊吓而闭嘴的知子,被血腥味熏得昏头胀脑,陷入不知该不该继续鸣唱的苦恼中。

    月晖中,唯有屠雄与窦成两厢对峙,二人之间,是冲天的杀意。

    “鼠辈,你战是不战?”屠雄仗剑大喝。

    屠雄人如其名,其势甚雄,向来目空一切。在他眼中,除了少数几个,余者皆是不堪一击的鼠辈。他并不认识窦成何许人物,因此这位武林中一代拔尖人物不幸被归入了鼠类。

    窦成也是心高气傲的人,受此羞辱,本该怒发冲冠,但恰恰相反,尽管口中犹自放着狠话,他却一步步后退,最后消失在大门外。

    窦成也算久负盛名的一代枭雄,却未战先逃,如此表现,说出去都是笑话。但这实在也怪不得他,要怪就只怪屠雄给他造成的心理冲击太大了,要怪就怪窦成跟王莽太久,耳濡目染间,多了几分算计,少了许多豪气。

    屠雄黑铁塔般的身子,往那一站,威风凛凛,本身就具有极强的威慑力,而且出手狠辣,举手投足毙敌二十余人,再加上身中箭矢如受蚊叮,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的表现,不由人不悚然而惊。当火把熄灭,浑身浴血的高大身材被月光剪影,真像一尊来自地狱的噬人恶魔,的确是见者胆寒。

    还有更重要的一条,仇九曾赠予屠雄许多灵丹,其中就有用冰晶莲炼制的补魂丹。补魂丹珍贵异常,对神魂有极大的滋养功效,服用此丹者,精神力大进。屠雄粗中有细,并非只知好勇斗狠的人,知道身处敌人堡垒,拖的时间越久就越不利,因此在那句“鼠辈,你战是不战”中是加了精神力的,就像狮吼功。窦成一颗心本已脆成玻璃,这一句狮吼,犹如一击重锤,让窦成的意志直接破碎,所以才决定先避战,等援手到了再一决雌雄。

    窦成如此,那只在栖在槐树上的知了何尝不是!在屠雄强大的精神力威压中,知子瞬间做了决定,今晚打死也不再唱了!

    “刘贤侄,死的死,逃的逃,已经没有挡道的老鼠了,我们也该走了!”屠雄哈哈大笑。

    刘秀被屠雄没轻没重一屁股撅回书房,摔得不轻,此时尚觉得浑身哪儿哪儿都疼,听得屠叔叔在院中呼唤,从藏身处出来,道:“屠叔叔稍等,容小侄收拾一下就来。”

    屠雄以为刘秀要收拾金银细软,大大不以为然,催促道:“贤侄你快点,这都什么时候了,要那些老什子何用?”

    “哎,哎,就好,就好!”刘秀还真不是收拾金银,白天刚在市上淘得几本好书,还没读呢,他舍不得丢弃。

    “妈拉巴子的,鼠辈好胆,居然又来了!”刘秀正收拾呢,忽听屠雄在院中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