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大民国 > 第 573 鏖兵朝鲜 二

第 573 鏖兵朝鲜 二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铁血大民国最新章节!

    “像这样的反坦克别动队现在有几个?”彭d怀望着对面山头上正在往下搬运拆卸后的45mm反坦克炮部件的韩军官兵问道。胡宗南回答道:“报告石公,这样的反坦克别动队一共有12个,每个别动队都有12门45mm反坦克炮、20辆轮式装甲车、4辆卡车、280名训练有素并且有丰富实战经验的韩军官兵和两名中**事顾问。”“现在都能出动吗?”“随时可以出动。”“日军调动的情报都知道了吗?”“已经知道了。”“很好,那就不用我费口舌了。使用反坦克别动队的初步计划有了吗?”“有了。”胡宗南从身边的副官手中接过一份计划书,双手递给彭d怀。这份计划书是胡宗南带领的中国装甲兵参谋团花了几个月时间,结合北朝鲜的地形和交通状况反复研究后才制定出来了。将这份计划书交给彭d怀的那一瞬间,胡宗南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数百辆日本坦克、装甲车在北朝鲜的山间公路上面燃烧的场面了。不过彭d怀的反应却让胡宗南大失所望,他拿着计划书就在这个山坡上仔细看了起来,看了不到一半就摇起了头:“不行!兵力太分散了,12个别动队不能分散使用,必须拧成一股绳。别动队的机动性也不会那么强,战场和平时的演练不一样,日军很可能派出小股部队渗透到我军后方破坏道路。占领交通枢纽……我军一线部队的溃败也有可能阻断公路交通。总之要把困难预计的多一些,还要尽可能判定敌情。总参估计日军很可能从朝鲜半岛东部沿海突破,就把12个反坦克别动队集中部署到元山。韩军的装甲兵总队也交给你们。寿山,这一战你要亲自去指挥,如果日本坦克师团从这个方向杀过来,你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胡宗南皱了皱眉毛,彭d怀的集中12个反坦克别动队于元山的做法就是在赌博。如果压中了,很可能给日军坦克师团造成毁灭性打击,反之则有可能让日军装甲集群长驱直入。造成38线防线迅速崩溃!“按照我的要求重新制定计划,要快,日军的进攻随时可能发动。再多准备几套撤退方案。如果没有办法及时退回平壤可以撤到40度线北面。还有,武器装备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丢弃,但是人员必须尽可能多的保存下来,拥有反坦克作战经验的步兵对我们来说是一笔财富。好吧。暂时就这些了。赶紧去制定计划吧,24小时内要把新的计划书交给我,3天之内,12个反坦克别动队和韩军装甲总队必须抵达元山,并且做好战斗准备!”“是!”胡宗南举手敬礼,从自己这位顶头上司的语气中,他已经感到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了!……彭d怀在抓紧一切时间调整部署时,南朝鲜春川的日军机甲军司令部内也是人进人出。无比的繁忙。机甲军司令官多门二郎站在作战室内,手里拎着电话怒气冲冲地在破口大骂。“巴嘎!不要和我说什么质量问题。苏联坦克的质量再差,你们也要让它们跑起来!机甲军的设备完好率必须保持在90%以上,在进攻发起日,机甲军无论如何也要出动550辆以上的坦克、装甲车!”“告诉吉田师团长,不要担心什么地形,坦克师团可以克服一切艰难险阻!不要害怕什么伏击,小股的步兵根本对付不了t28和t26坦克!而且这是方面军司令部的命令,我们必须无条件服从!”“司令员同志。”机甲军参谋长秦彦三郎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多门二郎脸色铁青,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个不怎么积极向上的面部表情被一肚子火气的多门司令官看到,重重地挂上电话,哼了一声:“秦彦君,你是不是又想质疑苏联顾问制定的计划?”“司令官阁下,属下不敢!”“不敢说,还是不敢质疑?”“是不敢质疑……”秦彦三郎无奈地摇摇头。多门二郎又哼哼了两声:“既然不敢,那你就有话快说吧,是什么事情?”秦彦三郎双手递过来一份文件:“报告司令官,方面军司令部的命令,行动开始时间已经确定为1932年6月8日凌晨4点整。此外,崔可夫同志和弗拉索夫同志已经从汉城赶来了,他们将帮助我们指挥机甲军的行动。”“太好了,快请他们进来。”多门二郎马上换了一副笑脸,他曾经在俄国留学,能将一口流利的俄语,所以同日本红军中的苏联顾问们关系不错,能当上这个机甲军司令官也多亏了苏联顾问们的举荐。多门二郎才整理好军装走到作战室门口,就看见秦彦三郎领着两个大块头的苏联军官走了进来。很显然,他们和多门的关系很好,见面后就一人给了多门一个熊抱,双方亲热地用俄语打了招呼,然后又一起走到地图台前面。秦彦三郎也在日本陆军大学里面学了一口流利的俄语,于是就用俄语给两个苏联顾问介绍起机甲军的状况了。“崔可夫同志,弗拉索夫同志。我们机甲军目前有六个坦克联队,其中配属于第一坦克师团的三个坦克联队装备有120辆t28、60辆t26。另外三个**坦克联队装备的都是t18轻型坦克,每个联队有约40辆,整个机甲军一共拥有300辆坦克,此外还有数量相当的装甲车,不过没有自行火炮,只有卡车拖曳的苏制122mm和152mm榴弹炮。目前,坦克、装甲车的设备完好率保持在90%左右……”听到这个数字。刚刚从苏联过来的弗拉索夫流露出惊讶的表情。苏联坦克的质量他们自己心里有数,在苏联红军里面,要是那个坦克军能在投入战斗之前保持70%以上的装备完好率。绝对可以拿到托洛茨基亲自签发的嘉奖令!这些日本人居然能做到90%的完好率,等打完这一战一定要让武田亨派几万个日本机修工去支援苏联红军。“好的,你们做得很好,已经超过了苏联红军,我们要向你们学习。”崔可夫一点没有感到惊讶,他的目光缓缓扫过地图:“多门同志,能为我们说说前线的情况吗?”可以。秦彦君,你来介绍吧。““是。”秦彦三郎立刻取过一根指挥棒,指着地图说:“从上个月开始。38度线附近就多次出现激烈交火,有我方发动的,也有对方发动的,都是试探性的进攻。估计北韩伪军也已经意识到我们很快就要发动进攻了!根据目前得到的可靠情报。他们在半岛东部的兵力不多。不过却据险设防,所以并不好对付。在38线防线的最东端,他们依托地势险要的金刚山布防扼守北上元山的公路,兵力大约有一个师,番号是北韩国民警备总队一支队,兵力约有12000人。不过这只是第一线兵力,他们的第二道防线设在通川高山伊川兔山平山一线,兵力情况不详。在第二道防线以北还有第三道防线。而元山正处于北韩军第三道防线的最东端,驻防兵力同样不详。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元山城内部署有中国援助的240mm要塞炮,还修筑有海防炮台,至少有一个要塞守备队保卫。另外,元山和平壤之间有铁路连接,平壤的北韩军精锐部队可能通过铁路随时增援元山。”崔可夫静静地听着,现在日军进攻北朝鲜的计划就是布柳赫尔和他领导制定的。对38线以北北韩军的部署,他了解的一点不比多门二郎少,对于日军能否打败这些北韩军队,他没有丝毫怀疑。对于日军来说,困难的不是打败北韩,而是在中**队反应过来之前夺取平壤,并且及时转入守势。这样朝鲜战场至少可以牵制100万中**队,可以大大减轻苏联东部和中亚地区的压力。“我们要设法在元山周围同北韩军打一场主力会战,目标就是他们在平壤的军队。”崔可夫淡淡地道。“多门同志、秦彦同志,你们怎么看?”多门二郎摇摇头笑了起来:“不可能,这不可能,北韩军不敢的。崔可夫同志,您不了解这些朝鲜人。如果我们一路打到元山,他们是绝对不敢救援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弃城而逃!”听到多门的分析,崔可夫皱了皱眉。对方的意见无疑是正确的,北韩军素来就有些恐日,要让他们从平壤的乌龟壳里钻出来,恐怕很不容易,除非大利可图!想到这里,崔可夫忽然问多门二郎道:“多门同志,如果机甲军在元山附近遭遇数倍于自己的北韩军围攻会怎么样?”多门二郎的脸上浮现出无比自信的表情:“机甲军足可当十倍之敌!”……南京汤山,大中华联邦国防部。1932年6月开始,这个中国国防军指挥中枢内的空气就紧张起来了,滴滴答答的电报声在大楼里面回响,院子里面更是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数以千计的国防军参谋军官和工作人员夜以继日地在这里忙碌,身兼国防部长的常瑞青更是在国防部长办公室隔壁的休息室布置成了临时的卧室。从6月6日开始就日夜留守在国防部里,就等着朝鲜打响的消息传来了。国防部指挥中心就在国防部长办公室的楼下,几乎占了一整个楼层,指挥中心正中是个巨大的电动沙盘,上面标明的是整个北方方面军所面临的敌我态势。一侧墙壁上还有一巨幅世界地图,展现的是整个世界的最新形势,另一侧墙壁上挂着的是西北、中亚地区的地图,还有一侧墙上则悬挂着一幅西太平洋和南洋地区的海图。靠窗一侧则摆放了三排办公桌,分别属于海陆空三军的参谋人员。门外还不时有参谋进屋。将电报交给指挥中心内坐镇的国防军参谋长白崇禧。“健生兄,情况怎么样了?”常瑞青从门外走了进来,看见白崇禧正一边喝茶一边处理刚到的电报。显得非常轻松。“好的,这样很好,告诉海军陈总司令,主力舰队留驻广州湾不动,海军航空兵抓紧时间熟悉新换装的歼2b和攻2b,八月底前必须形成战斗力。”“高参谋,空军西北司令部的电报来了没有?”“报告。已经来了,西北方司令部下辖的空三师、空四师、空六师已经全部到位,随时可以升空作战。”正在地图前忙碌的一个空军参谋立刻起身回答道。白崇禧点点头。然后才笑着对常瑞青说:“耀如弟,不用着急,世界大战还没有开始呢。”常瑞青心中微微叹口气,包括白崇禧在内。几乎所有的国防军高层都没有意识到这场世界大战将是一场长期而艰苦的战争。随着大批先进武器装备的到位和大量新兵的入伍,所有人都对战争前景充满乐观,认为联合中英德三国之力,一定可以轻易战胜苏联、波兰、日本……大概克里姆林宫里的情形也差不多吧?常瑞青在心中嘀咕一句。安田前一阵子回了趟日本,通过安装在他家里面的秘密电台联络了张国焘一回,向他报告在莫斯科的所见所闻。无论是克里姆林宫,还是普通的红军官兵,所有人都对世界革命充满了必胜的信心。托洛茨基还在一次内部讲话中声称:“……只要印度人民、阿拉伯和北非人民、巴尔干地区的各族人民还有南洋地区的受压迫人民可以全面动员起来。站在革命和进步力量一边,世界革命的胜利就指日可待!”应该说。托洛茨基的讲话是有一定道理的,印度、中东、北非、南洋和巴尔干地区的总人口加在一起总有四亿左右,如果这些地区全部落入gc国际下属的gcd的控制之中,并且模仿苏联建立起苏维埃政权的话。动员出一两千万炮灰帮托洛茨基打仗是没有一点困难的,到时候中英法德等国恐怕就要面临真正的苦战了!“耀如,我们驻北韩的军事顾问团最新送来的消息,北韩情报系统已经发现日本坦克师团的具体位置了,就在太白山脉东麓的束草到江陵一线。此外,他们还在太白山脉两侧发现了至少8个日本步兵师团的番号,估计日军的主攻方向就是在东线。”白崇禧一边说一边将一叠电报纸递给了常瑞青。“彭石穿有什么对策吗?”常瑞青又问。“他当然有对策了,他想来个诱敌深入,在元山以南寻机歼灭日军坦克师团。”白崇禧说这个话的时候一脸讥诮。他对彭d怀这个半路出家的前陆军副总司令一直都看不惯,认为他这样的杂牌将领早就该退出现役去了。“歼灭坦克师团?用反坦克别动队吗?”常瑞青走到沙盘台前,久久注视着山峦遍布的朝鲜东海岸。“歼灭不大可能,不过痛击一下还是能做到的,那里的地形的确不适合机械化部队作战……健生兄,不如让彭石穿试一下吧。”听到常瑞青发话了,白崇禧也只好收起对彭d怀的轻视之心,开始顺着常瑞青的心思谋划起来。“其实要重创日本人的装甲部队也不难,也不一定要用什么反坦克别动队,直接出动空军去轰炸就行了,不如调几个大队的攻2去朝鲜。”“来不及了。”常瑞青摇摇头说:“攻2的作战半径不够,如果要用于元山就必修建前进机场,现在大战在即,根本来不及动工。而且用空中打击对付坦克这个杀手锏不能那么早暴露……那是用来对付苏联坦克海的,日本人的那点坦克就交给北韩步兵去收拾吧。”他顿了下又说:“彭石穿那里不用过多制肘,由他发挥就是了。朝鲜战场的情况很复杂,不是我们在千里之外能够搞清楚的。”两个人正说话的时候,一个国防部的少校参谋急匆匆跑了进来,将一份电报交到了白崇禧手中。白崇禧看了一眼,脸色就凝重起来了。“明天临晨4点,日军将向北韩军38线防线发动全线炮击!”“还有12个小时,”常瑞青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喃喃自语道。“不是12个小时,是11个小时。”白崇禧纠正道。“日本时间比我们早一个小时。”常瑞青默默点了点头。“消息可靠吗?”“应该可靠,是叛逃到北韩一边的日本红军里面的朝鲜裔士兵报告的,而且不止一个。”白崇禧将电报交给常瑞青,说道:“彭石穿已经命令一线部队从前沿后撤到预备阵地以躲避炮击,彭石穿和北韩军副总参谋长李范奭已经亲自去平山督战了。”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