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铁血大民国 > 第 299 困兽之战 十三 已到关键时刻

第 299 困兽之战 十三 已到关键时刻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铁血大民国最新章节!

    求保底月票的说....

    “中东路战役集群所属各部立即在嵯岗镇一线完成展开,紧急建立环形防御阵地,做好同时迎战东西两路之敌的准备。你们要以最大之决心,发扬革命军队大无畏之牺牲精神,坚决将东逃之日军阻挡于嵯冈镇以西。东方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对贵部,寄予最高之期望!”

    一道紧急而坚决的命令发到了正在率部西逃的伏罗希洛夫的手中。他的中东路战役集群的剩余部队刚刚撤退到中东路沿线的小镇嵯岗,这支曾经拥有13万大军的战役集群,在补充了至少四万人以后,现在还能有效控制的兵力已经不足五万了。不过包括伏罗希洛夫、布琼尼和亚基尔在内的中东路战役集群的高级指挥员们可没有打算放过自己手下的五万残兵。因为他们还想活,而且还想好好的活着,所以有些人就只能去死了!

    在他们往嵯岗镇退却的途中就已经知道了满洲里的日军也突破了扎赉诺尔的阻击线,正迎着他们的面跑过来。于是一个戴罪立功的计划就被这三个GC主义的军事家想了出来。他们准备牺牲自己手下还剩的五万人中的大部分人的生命,将东撤的日军主力阻挡在嵯岗,不需要太久,只要阻挡上二十四个小时就能为方面军主力赢得歼灭他们的机会了......因为这支日军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这个计划上报给东方面军革命军事委员会后,经过三人委员会的紧急讨论。很快获得了批准。原来准备要下达的逮捕伏罗希洛夫、布琼尼和亚基尔的命令也被暂时压了下来......毕竟伏罗希洛夫和布琼尼都是斯大林线上的人物,如果他们能戴罪立功,斯大林自然是愿意保住他们的,如果完不成任务,那斯大林也只有丢车保帅,拿他们当替罪羊了。至于中东路战役集群剩余的五万残兵败将的性命,在这位历史上的GC主义伟大领袖的眼睛里。是没有多少价值的,至少比不上自己的政治前途。

    作为东线战场的总负责人和俄G中央政治局委员,斯大林当然知道失败对自己意味着什么!现在俄G中央已经出现了路线斗争的苗头。虽然列宁有足够的把握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战胜托洛茨基,可前提必须是列宁提出的路线有实现的可能。

    要是让日军的主力从东方面军的手心里逃走,而东方面军又被中日联军打出满洲的话。联日制华的战略就很难实现,至少在参加政治局扩大会议的同志们看来是不可能实现的。这样托洛茨基提出的和修正主义和平共处的错误路线就将战胜列宁的正确路线......而且东方面军的失败,也会归咎于列宁的路线错误!到时候列宁为了自保,也只有把自己当成替罪羊抛出去了!

    所以东方面军必须将日本陆军的主力彻底打垮,把日本打疼,迫使他们坐到谈判桌前!只有这样列宁的正确路线才有可能实行,修正主义的帮凶(指托洛茨基)才能得到应有的下场。想到这里,斯大林脸上露出一丝狂热地表情,对身边的斯克良斯基大声命令道:“告诉伏龙芝同志,我会严令中东路战役集群在嵯岗镇坚持四十八小时。他一定要在这段时间内彻底打垮东逃的日本侵略军!”

    在斯大林的钢铁意志的驱使下。本来已经接近尾声的满洲里——哈日干图苏木会战又再一次进入了**。五万疲惫和惶恐到了极点的苏俄红军在各级政治委员和保卫人员的高压下,发挥出了他们最后的潜能。红色骑兵军的战士们在布琼尼的亲自指挥下向着追击的日军骑兵发起了决死反击,将同样是疲惫到了极点的对手暂时逼退,为红军步兵赢得了在嵯岗镇周围的雪原上构筑野战工事的时间。

    而在海拉尔的中国中东路集团军司令部里,原来喜气洋洋的气氛也被这个消息一扫而空。本来已经准备庆祝胜利的参谋军官们。都板着一张脸进进出出。

    在司令部的作战室里,刚刚还在把酒言欢的中日两军的高级军官,现在已经开始围着地图面红耳赤的争论开了。地图上面代表中**队的蓝色箭头正徘徊在哈日干图苏木一线......修正主义的军队到底不是真正的精锐,经过长时间的行军和激烈的战斗以后,他们已经打算停下来休整几天了。

    对此,日本的秋山好古大将原来也没有太当回事。因为他们的鲜卑利亚派遣军主力也已经突围成功了。而且从哈日干图苏木退走的红军在日本骑兵的追杀下差不多也快崩溃了。现在正是建立功勋的时候,既然中国人想休息一下,那日军骑兵不正好可以立下赫赫之功吗?作为日本骑兵之父,秋山好古知道现在日本军部正琢磨着要裁撤骑兵呢。在这个时候,日本骑兵只有用实实在在的战果赢得自己的未来了!所以秋山也就没有催促白崇禧趁胜追击。

    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料到,红军的战斗意志居然在极短的时间里就恢复过来了。而且几万人的大军就堵在鲜卑利亚派遣军主力通往海拉尔最近的道路上,也让刚刚逃出生天的十几万日军残部又一次面临了全军覆没的危局。唯一能够拯救他们的中国中东路集团军现在却还坚持要稳扎稳打......

    “白司令官!现在是救兵如救火,晚一分钟都有可能造成全线局势逆转,恳请阁下立即派遣部队急行军驰援!”

    秋山好古的巴掌重重地拍着地图台,老脸上都是焦虑,说话的语气也近乎哀求了。

    白崇禧却皱着眉毛,听完翻译转述的秋山好古的话。他用手指着嵯岗以西一个代表苏俄红军的巨大红色箭头道:“苏俄不惜牺牲两个集团军的有生力量来阻止鲜卑利亚派遣军主力东撤......他们显然准备在嵯岗镇周围同我军实行主力决战!这很可能是决定这场战争胜负的关键战役,我们不能草率行事,必须要做主力会战的部署。我准备以中东路集团军主力携带全部重火器西进至嵯岗一线,可能需要24小时以上的行军和展开时间。

    望贵国鲜卑利亚派遣军在嵯岗以西展开防御姿态,无论如何都要坚持72小时,此外贵国的骑兵集团也可以绕过嵯岗镇红军防线,同鲜卑利亚派遣军建立联系。”

    还要坚持72小时?鲜卑利亚派遣军都快弹尽粮绝了。难道要靠拼刺刀维持坚持三天吗?到时候不知道还能不能剩下10万人?这15个师团可都是以满编状态前往赤塔的!差不多有35万皇军官兵,没想到不过两三个月,就损失了超过25万。这场战争真是惨烈到了极点!而且鲜卑利亚共和国也没有保住,看来帝国已经输掉这场战争了。

    白崇禧看着脸色铁青的秋山继续侃侃而道:“秋山大将,在下也知道让贵国的鲜卑利亚派遣军再坚持三天将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可是相比输掉战争。再高昂的代价都是值得的......现在苏俄东方面军的主力也云集在了嵯岗镇一线,总数可能高达20万以上,而且他们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正是我们将其一举全歼的机会!只有打光苏俄在东线的主力,我们两国才有可能在短期内赢得这场战争......我们两国的家底毕竟不如曾经是世界一等列强的苏俄雄厚,如果战事无休止的拖延下去,就只有耗尽我们的国力!”

    秋山听完翻译转述的白崇禧的话,默然无语地低头,半晌才道:“现在也只能如此了。接下去的72小时会非常残酷的,不知道有多少日本青年要把性命留在异国他乡了......这样的代价真的值得吗?”

    白崇禧没有回答秋山好古的提问。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日本固然为了这场战争付出了惨重的伤亡,可是他们的收获也同样巨大!苏俄彻底输掉满洲里——哈日干图苏木会战以后,估计是没有力量再收复远东州了。这块近四十万平方公里,在东亚大陆上的富饶土地算是让他们彻底吞下去了,而这个国家始终都是中国的强敌啊!

    ......

    一阵滚雷一般的炮火在嵯岗镇西北的雪原上掠过。中东铁路沿线又重新打成了一团。从一架正在嵯岗镇上空盘旋的纽波特28C1式战斗机上向西看过去。那里正翻卷着火光烟尘,看来战斗正进行到最激烈的时候。撕心裂肺的喊杀声即使在天空中,也可以隐约听见一些。

    在空中执行侦察任务的,就是中国国防军空军总队侦察支队的飞机。驾驶它的飞行员是罗耀国上尉,他是现在的中央保卫局局长罗翼群中将的侄子,从小在美国接受教育的。高中毕业以后回国,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黄埔军校空军分校学习飞机驾驶。

    和陆军分校的速成班不同,黄埔空军分校的学制长达两年,接受的也是最正规最严格的训练。而这位年仅20岁长相儒雅俊朗的年轻人,则是黄埔空军一期的200名学员中最优秀的,所有科目的考核都是全校第一!而且几乎都是满分,甚至连黄埔空军分校的白俄教官们都称其为“天才般的飞行员”和“中国的红男爵”。

    不过由于天气的原因,这位天才飞行员在这一场战争中却还没有取得任何战果,连出击的机会都少得可怜。今天总算是老天开眼,肆虐了多日的风雪天气总算是过去,罗耀国也终于等到了出击的机会。虽然上面给他的命令不过是侦察,可他却希望能和苏俄红军的飞行员较量一下,如果能击落一架飞机就太理想了要不然这个上尉得干到什么时候才能升官啊?我们的天才飞行员可早就将自己人生的奋斗目标定位为未来中国的空军作战部长了!

    在嵯岗镇的上空盘旋了几圈以后,他就没有什么耐心去观察下面红军修建的好像是儿戏一样的工事了。红着眼睛就朝嵯岗镇西北正在激战的战线飞过去了。他隐约看见几个俄国人的气球飘在空中,应该是指挥炮兵杀日本人的气球......不过罗耀国对日本人没有什么好感,他可不打算把有限的子弹浪费在拯救日本性命这种无聊的事情上,于是就只当没有看见,继续在空中寻找红军飞机的影子。

    很快他的搜索就有了结果,三架同样由法国制造的属于苏俄航空兵的FE2B推进式战斗机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这种飞机的螺旋桨装在机身后面,是1916年夏天以前。协约国获得机枪射击协调装置以前的产物,应该是俄国革命之前法国政府送给沙俄的吧?

    三架红军的FE2B飞机呈V字形编队,正朝着罗耀国驾驶的纽波特28C1式战斗机飞过来。看来他们也发现了这架属于中国人的战斗机。不过这些参加过欧战的俄国飞行员却丝毫没有把他们的中国对手放在眼里,虽然对方驾驶的飞机远比他们的先进。可是他们却有三倍的优势!而且对手应该是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中国或日本的飞行员,根本发挥不出纽波特28C1式的优良性能。

    而这架纽波特28C1式飞机的反应似乎也证明了他们的判断。当双方的距离拉近到大约三四千米的时候对方似乎才发现他们,立马就在空中拐了个弯,然后就向高空飞去,似乎是想要逃跑!这样的举动顿时就激起了红军飞行员的战意,三架FE2B飞机也都加大马力猛追上去,其中一架紧紧咬着纽波特28C1式飞机的屁股,另外两架则是从两翼包抄。

    就在中间那架尾追的FE2B飞机和罗耀国的纽波特飞机的距离拉近到不到四百米的时候,就看见纽波特飞机突然来了个高难度的空中翻滚,那个俄国飞行员还没有反应过来,罗耀国就的纽波特就从高空俯冲下来。当双方的距离拉近到七八十米的时候,机头的刘易斯机关枪射出了一连串致命的火舌,在FE2B飞机的机翼机身上开了一连串的孔洞,其中一发子弹更是打掉了那位参加过一战和德国飞行员面对面较量过的红军飞行员的半片头盖骨,顿时就是脑浆飞溅。这架FE2B飞机一头就载了下去。

    完成了自己同时也是年轻的中国航空力量的第一次杀戮的罗耀国没有丝毫耽误又一推拉杆。朝着左翼的那架FE2B飞机扑了过去。那架飞机上的红军飞行员刚才目睹了对方熟练的驾驶技术和杀戮技巧,已经知道不敌,调转机头就往低空逃窜,可是FE2B飞机的速度却没有更新式的纽波特快,双方的距离越拉越近,最后几乎就在交战的日俄两军的头顶上完成了杀戮。二十几发子弹打进了FE2B飞机的机身,其中的几发打穿了油箱,将这架飞机在空中点燃!底下交战的日俄士兵都发出了一阵惊呼,只不过日本人是惊讶,而俄国佬是惊恐罢了。

    而这场精彩的空中杀戮也被底下的日本随军记者用照相机拍了下来,在两个星期以后登上了日本报纸的头条,也让年轻的飞行员罗耀国入了常瑞青的法眼,从此走上了飞黄腾达的道路。同时这场空战以及接下来中国航空兵的表演也让日本军方意识到他们的航空兵发展,似乎已经落后于中国了。

    在罗耀国上尉完成了国防军空军总队的首战之后,刷着青天白日标记的中国战斗机开始频繁出现在战场上空,包括苏俄红军的战机、观察气球,还有他们的炮兵阵地和后勤输送车队都变成了中国飞机的攻击目标。而罗耀国上尉的战果也从两架迅速变成了七架之多!

    与此同时,国防军陆军的三个军也推进到了嵯岗镇一线,又一场残酷的攻防战随即展开了。

    整个嵯岗镇就像被打着了火一样,空中都是飞溅的弹道,地面上不断升腾起一个个黑蓝色的烟柱。枪炮声喊杀声象怒涛一样传来。让伏罗希洛夫他们还有红军第一骑兵集团军和第五集团军上下的官兵们心胆欲裂。现在整个战线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红军的两个集团军在嵯岗镇面临全军覆没的危险,而在嵯岗西北不过十几公里的地方,十几万日军也面临着同样的危机。现在就看谁先坚持不住了,是伏罗希洛夫手下的GC主义战士,而是日本鲜卑利亚派遣军的十几万军国主义分子了。小小的嵯岗似乎就成了决定这场由中日俄三国参加的战争胜负的关键点了。十一月十二日傍晚的时候,苏俄伟大导师列宁给嵯岗镇内还在坚守的红军战士发去了热情洋溢的电报,鼓励他们为了GC主义事业而奋战到底。几乎在同时,中国国防军空军总队的飞机也给嵯岗西北正在苦战的日本鲜卑利亚派遣军空投下了他们大正天皇的诏书,大正天皇同样告诉他的武士“皇国兴废已到关键时刻,望我皇军将士浴血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