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等你长大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三日还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三日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重生之等你长大最新章节!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三日还

    许庭生前一晚被暴怒的项小姐一直折腾到凌晨两点多,早起脑袋发沉。因为项凝趴在他身上睡了一晚的关系,四肢也有些酸痛。

    这段时间的精神压力较之以往确实大了太多,再加上身体上奔波的劳累,就算他还年轻,也有些支撑不住了。

    吃过早餐按约定开车把项凝送到了叶青在远航集团的办公室。

    “接下来三天,你就跟着你青姐。白天她上班,你在她办公室看书做题,晚上就跟她回家,住在她家。总之你做什么都跟着她就对了。谭耀要是找她,你就说我说的,让他滚蛋。”

    当着叶青的面,许庭生拉着十七岁的项凝,像叮嘱七岁的小女孩一样细细的叮嘱。先前凌萧提醒过他小心这次有人浑水摸鱼,在项凝身上做文章。他不能辨别真假,却还是放在了心上。

    项凝乖乖的点头,表现得很听话。从许庭生的话里,她已经听出一些不对劲了。

    许庭生手握上门把手的时候,项凝在身后说:“万一这回也要打架,记得多叫点人,还有叫他们别像上次那样来晚了。你挨了打,我又要心疼。”

    许庭生说:“放心,已经骗到手了,就不用再故意惹你心疼了。我永远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三天后就回来。”

    他离开后,项凝问叶青,“他这次到底什么事呀?我听到一些人在说,包括我爸爸妈妈,说得好像很大,可是又说不清楚。”

    叶青想了想,没有把事情跟项凝说清楚的必要,就说:“我也只知道是方余庆家的事,具体不是很清楚。”

    “那他会不会有事?”项凝紧张的看着叶青。

    “当然不会。”叶青笑着伸手安抚了一下她。

    “真的?”

    “当然是在真的。小凝……”

    “嗯?”

    “我想跟你说,其实你所见到的许庭生,是独一无二,别人都见不到的。他会为你去买菜,给你做饭,洗衣服,在你面前撒娇扮可怜,耍流氓,耍无赖,逗你开心,也会因为你而怕你的爸爸妈妈,因为你,挨打不敢还手……就好像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很好的男朋友。

    但是你不知道,在别人眼里的他其实不是这样的……在别人眼里,他是不好接近,从不犯错,又让人猜不透的许庭生。外面有的人说,他简直就是传奇。”

    “我知道,他很厉害。”

    “是很厉害。可能比你以为的还要厉害。厉害到他做什么,外面的人都相信他一定会成功。他怎么做,我们都觉得他肯定有道理。就像那时候我们还不知道你,可是他说那个小区要叫做凝园,要建一座小.蛮.腰,要抓紧工期赶在今年七月前完工,我们就都听他的,觉得里面肯定有特别的考虑。

    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原来只是为了哄你开心,跟你玩笑,让你上学方便而已。小凝你听过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吗?”

    项凝点头。

    叶青感慨说:“要不是结果不同。他其实跟周幽王差不远了。”

    项凝有些窘迫,但止不住嘴角甜蜜的笑。烽火戏诸侯哦……说是昏君误国,但其实哪个女人不希望被这样珍视,不希望在自己爱的那个人心里……高于天下。

    “总之你记住。除非没有办法,否则没有人愿意招惹你家男人,许庭生。他厉害到一件本来结果很明显的事,只是因为他决定参与,就让所有人都不敢下定论。”

    “嗯。那个,昨天,他还刚被我欺负个半死……”

    “……,你看我,说多了。小凝你不会因为我说这些影响和他相处的感觉吧?”

    “不会呀。反正他在我这里,就是胆小如鼠的臭流氓,骗子大叔,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可不怕他什么溪山塔下许庭生。”

    叶青笑着拍了拍额头,“真是幸福得让人妒忌。你肯定不知道,岩州内外现在有多少出身很好的女人,都在羡慕你。”

    项凝笑着摇头,“我不想知道。”

    这一刻看着项凝灿烂的笑容,叶青恍惚抓住了一点什么,关于那个事实上每个人都困惑的,许庭生为什么就喜欢了面前这个小丫头的问题。

    “若是换一个女人拥有许庭生,能像她这样吗?一切都这么真实、自然。”

    …………

    从叶青那里回来,许庭生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没办法开车回丽北了。因为回家要呆至少三天的关系,也不好跟人借司机,许庭生难得一次,坐客车回丽北。

    客车途径城郊上高速,许庭生坐在车窗边,沿途看见了曾经丁森雇人意图撞死自己的那个路口,突然心头一紧:“如果有人要做掉我,现在应该是风险最小,最好的时机。事情会被自然而然的联系到凌、萧两家身上。会有人吗?”

    许庭生在脑海里仔细把人过了一遍,一时半会没想出谁有这样做的必要。

    同一时间,盛海,两个许庭生都见过,但是根本无法联系到一起的人坐在一起。丁森同父异母的哥哥,曾经和黄亚明联手做掉自己弟弟的丁淼说了一句和许庭生所想一样的话。

    “我根本没有做掉许庭生的必要。就算在地产方面有一些利益冲突,也没有到这一步。”丁淼对坐在对面的何二十七说道。

    何二十七笑了笑,“如果你现在知道,就是那么凑巧的,那两个被你们一起设计撞死你弟弟的傻子在国外混不下去,偷偷跑回国,恰好在并州的一个矿上做事。然后,被我的人找到了,又被我推理出了整件事情真正的经过……你还觉得没有这个必要吗?”

    他把自己所推导的整件事的经过说了一遍,竟然和真实情况相差无几。

    “我听说,你爸爸快要把家里的生意全部交给你了。你那个后妈好像挺反对,而且神经也有点不正常了,总是到处跟人说,她觉得你弟弟的死和你有关……那两个人又恰好在我手里。”

    何二十七笑容满面,阳光,温暖,但是丁淼怎么看都觉得毛骨悚然。

    丁淼偷偷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色厉内荏说:“你不用威胁我。我提醒你,我只接受合作,不怕威胁。这件事风险这么大,我跟你合作,有什么好处?”

    “首先,纠正一下”,何二十七缓缓喝一口酒说,“风险……不大。眼下岩州的情况,给了我们最好的时机。否则我就不会选择这个办法了,我就会用那两个人直接去威胁许庭生……”

    “我猜实际是因为你怕他吧?你怕许庭生,怕到不敢跟他慢慢斗,只敢想,一下弄死他。然后自己还不敢动手,所以,你才找我。否则我应该也是被你威胁的其中一个。”

    恢复了部分冷静的丁淼很快作出了分析判断,让何二十七不得不高看一眼。

    “没错,你说的都对。一个从没错过的人,我不想跟他慢慢斗。怕夜长梦多。我一向认为,电视电影里那些明明占着上风,却因为废话太多最后被人弄死的人,都是活该。”何二十七坦然承认,然后说:“你很不错,我喜欢和聪明人合作,而且是一个能亲手布置弄死自己弟弟的人,你很对我胃口。”

    “别废话,我问好处。没有足够的好处的话,我为什么不干脆选择和许庭生站一起,慢慢陪你玩?那可是从没输过的许庭生。何况你手上只是握着那两个人而已,缺的证据还很多。”丁淼说道。

    “你爸爸恐怕不会这么想?”

    “他就我一个儿子了。只要我最后不出事,他怎么想还重要吗?李渊……你知道吧?”

    “好。那就说好处,好处,好处……”何二十七有些神经质的一边点着头一边念叨了几遍,扭动着脖子说,“那两个人用完之后会埋在矿井里。你后妈会死。你爸要死吗?不如一起弄死吧,那样你家就彻底由你做主了。还有……地产项目合作。然后……还有一座矿,并州的矿,现在是黄亚明的,以后归你。还有,能通过黄亚明在许庭生死后弄到的东西,我给你一份。”

    “黄亚明……对了,还有黄亚明,他怎么办?他也知道这件事,事后肯定能猜到是我。”

    “他现在就在并州,春风得意,乐不思蜀。等到许庭生出事以后,黄亚明自然就会控制在我手里,最后……会死。”

    “你在说谎。据我所知,许庭生跟你们金二十四的感情很好。而金二十四,你应该还玩不过。”

    “感情很好?哈哈……”何二十七突然放声大笑,“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你知道金二十四吃掉过多少‘朋友’吗?能在并州做到我们这一步的,谁会真的讲感情?!他现在看中的只是许庭生,还有他能带给他的利益。我跟你担保,只要许庭生一死,他肯定不会管黄亚明的死活。而且,会跟我们一样,急着去从这件事情里获得更多。他跟许庭生的利益牵连很多,最后能拿到的,也许比我们都多。老实说,要不是怕他吞了我,我这次都想找他合作。”

    丁淼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索了一会,抬头,“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这么想弄死许庭生?除了利益。别跟我说你只是为了利益。”

    “你太聪明了。好.讨.厌。”

    何二十七突然之间的“阴气”,让丁淼浑身鸡皮疙瘩。

    “第一,我跟金二十四几年内必有一个要被吞掉,我不想他有一个许庭生这样的助力。第二,我就是纯粹的……很想弄死一个这样的人。名声很好,人很好,重感情,还有很多女人真心真意对他死心塌地……他太顺了不是吗?凭什么?!第三,他身边有个贱人叫做彤彤,我想玩一玩,然后弄死。那个贱人竟然宁愿在他那里做一个小管理,就为了这个,你知道吗?她拒绝我……她拒绝我……”

    丁淼不说话,身体有些颤抖。他知道了,面前这个何二十七,是个疯子……变态。真正的魔鬼。

    ***

    祝我生日快乐——生日可以请假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