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之权倾天下 >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是我做的

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是我做的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宋之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下午才有的喜,下午就有皇家的人络绎不绝的前来道喜。ggaawwx

    如果说吴家没有赵佶的探子的话,吴熙打死都不相信。

    吴熙不准备找这个人究竟是谁,其实一点都不重要,找出来一个处理掉之后,赵佶还会再派人来的,那个时候就更难对付了,不像现在这样,虽然家里基本没有什么秘密,但是人还算不错的,至少吴熙知道这个人绝对不会对吴家有害。

    他们下一次派过来的人谁知道会是谁,他会不会因为前任的死而对吴家有所防备。

    人在精神压力太大的时候,就会做出一些乎想象的事情,甚至会威胁到吴家的安全。

    一个新进的侯爷,还经不起这样的大风大浪,顺其自然就好。

    谁知道其他大臣家里新换的仆役,有没有官家的人。

    说了要大动干戈,那么就要做的有声有色,这口气千万不能泄了,稍微有所动摇,就会酿成更为严重的后果。

    还没等金人攻来,自己人已经杀的片甲不留了。

    有小生命正在孕育,吴熙觉得不必要做杀那么多的人,雷豹准备把狗剩碎尸万段的时候,被吴熙阻止了,而且还把他的那块玉佩还了回去给他在这个世界上重新来过的机会。

    狗剩也是多年的老油条,心里头有些怨恨,拿了吴熙手里的玉佩,转身就走了,甚至连一句谢谢都没有说。

    “这……”

    雷豹心里有怨气是应该的,这是他的猎物,理应由他来处置,吴熙这样越俎代庖好像很过分。

    但是吴熙又是主人家,这样做貌似也不对,心里有气不能撒,于是就把目标对准了家里的奸细。

    吴熙还是没能让他如愿。

    “你究竟要做什么,你不是说家里的安全的问题全部交给了我吗?狗剩的事情我能容忍,但是这件事情,我一定要亲自处理,你不要拦着我。”

    “知道你心里有气但是不是现在撒出去,过一段时间有的是你撒气的时候,到时候你有多少气尽管撒出来就好,千万不要憋着。

    现在我要交给你一项很重要的任务,关乎我们往后还能不能继续住在东京城的大事!”

    雷豹一听马上就会有好玩的事情出现,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赶忙说道:“赶紧说,我保证办的妥妥当当的。”

    吴熙在雷豹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雷豹跳起来就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又回来了,焦急的问道:“为啥不处理那个奸细?”

    吴熙摇了摇头,叹口气,实在不知道怎么给他说才显得形象,最后还是想到了一个故事。

    “两军对垒,各有射雕手藏在暗中伺机杀掉对方的主要人物,有一次他们又去打仗,现了一个射雕手,但是这个射雕手的技艺明显有些欠缺。

    营帐里就有人建议除掉这个人,遭到了主将的强烈反对。

    部下不解,主将解释说,这个射雕手在这里对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威胁,我们除掉他的话,要对方换一个厉害的过来吗?

    一句话说的部下心服口服。”

    虽然是一个笑话,但是吴熙觉得正好可以形象的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

    雷豹不算太笨,很快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哈哈大笑着走了。

    吴熙摇摇头,继续躺在花园凉亭的藤椅上休息。

    这几天皇家的人来的太多,根本没有机会休息,好不容易有一个好机会,吴熙绝对不会错过这样一个惬意的午后。

    家里人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两位夫人的身上,他这个家主再一次被人无视了。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但是想想觉得这才是个家的样子。

    最近生的一些事情总是觉得有些诡异或多或少的都会和自己有些,吴熙觉得他快要倒霉了,而且就在最近。

    心里有一个想法,很疯狂,但是现在有了牵绊,不知道还要不要在继续下去了。

    雷豹今天出去就是去试探了,如果能收到回应的话,吴熙打算孤注一掷了。

    没有做出什么成绩的话,他这辈子恐怕不会再有寸进。

    虽然现在的位置已经足够衣食无忧的生活一辈子了,但是,金人还没有放弃对大宋的威胁,就不容的吴熙有半点的松懈。

    入夏以来,雨水特别的足,庄稼的涨势自然很好,这一切自然是赵佶的功劳,本来心里已经很坚定的要放弃道家的赵佶,心里又有些蠢蠢欲动了。

    这就是不坚定的表现,没有一点想要做大事的态度。

    既然下不了决心,那么有人就会帮助他下决心。

    第二天,宫里传来消息,说是道士郭京在自己的炼丹炉里暴毙了,人都被烧成了灰,根本没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下子,这件事情就传遍了大街小巷,说什么的都有。

    不过,更多的确实夸赞官家英明终于醒悟,要为才行做些事情了。

    赵佶本来要大雷霆的,一看舆论和风向标,紧紧的闭上了嘴巴。

    不过敢在天子的眼皮子底下行凶,也是没谁了,明显就是要挑逗官家。

    赵佶也不含糊,马上成立了专案组,开始调查,一级级查下来,有人开始心虚了。

    最先有反应的是孟揆,最先崩溃的也是孟揆,方晚就下了大狱,等候秋后处决。

    杀郭京的人没有找出来,反倒栽在其他事情上的大臣却有很多,一时间,朝堂上的大臣人人自危,觉得这就是官家开始整顿朝堂的讯号,一个个把尾巴夹得很紧,头埋在地里,鸵鸟一样的过日子。

    赵佶看来下决心了,动用的是秘法司的人手,目标就是朝堂上的大臣。

    李纲现在自家院子里大声笑的时候,同时做这件事的人有好几个,其中就有吴熙。

    总觉得他的行为是值得肯定的,现在就是一个机会,机会抓好了就会一步登天,要是站错了队,这辈子再无出头之日。

    吴熙笑眯眯的看着雷豹说道:“好样的,就知道你会干的漂亮,没想到你会对郭京下手,这样也好,误打误撞的成全了官家。”

    雷豹摊摊手一脸无辜的说道:“不是我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