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之权倾天下 > 第二百四十五章 贫民窟

第二百四十五章 贫民窟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宋之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对于少了一只耳朵的老掌柜,小子自然是要安抚的,这个仇也一定要是报的,小子是有名的小心眼,护犊子,只有我割了别人的命,还没有人能要了我的耳朵。

    你是知道的,包袱这种事情向来都是要密谋的,谁知道,还没有开始,他就已经死了,这也算是老天有眼,替我报了这个仇。

    他们家遭受了灭顶之灾,都是咎由自取,和我没有半点的关系。”

    吴熙极力的为自己辩护,骈清和陈四海的关系。

    “哼哼!杀人有很多种,老夫也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杀人方法,有的人比较热血,喜欢亲自操刀,有些人不喜欢血腥的场面,只能假他人之手,在老夫看来,谣言杀人似乎是你的强项。

    即便是取证也有一定的难度,你要说这件事情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的话,老夫是不相信的,现在只是没有证据而已,等到证据齐了,你这个侯爷也就当到头了。

    虽然说你是侯爷,但是大宋律法保护的人大多数人的利益,不会因为你是侯爷就会对你手下留情,你是知道的,就算是官家犯了错误,御史言官也会参本的,更不要说你是一个小小的侯爷。”

    说完之后,甩了甩袖袍就走了。

    吴熙摇了摇头,觉得大宋的侯爷确实没有什么可珍贵的,说要杀头的时候,根本不看你的头衔是什么,就看你这个人是不是犯下了法律。

    这一点上来说,吴熙是认同的,毕竟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要是有些人拿来为自己谋福利,或者是这种方式没有得到很好的传承,那么就是社会的悲哀了。

    从现在看起来,下面的人执行的很好,还没有出现什么违规的事情。

    想当年包拯就是一个执行力很好的人,真正做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即便是他的侄子犯了一个很小的错误,就连官家都觉得是可以原谅的罪责,到了他这里之后,就变了味道,非要带着枷锁跪在开封府门前一天一夜才算是完事。

    这样的人,根本就不能和他讲什么规则。

    送走了孟揆,吴熙很快就召集起了家将,开始了自己的防御计划,这些天不管是谁,都不能随随便便进出吴家了,一股暴风雨要来了,希望波及的力度能小一点,刚刚开始的侯府还经不起那么大的风浪。

    下午的时候,门外来了一个乞讨者,看上去瘦骨嶙峋,两只眼晴却闪着白光,想要吃人的样子。

    老孟觉得这件事情有些诡异,就叫吴熙来拿主意。

    吴熙不知道这个乞丐的目的是什么,想来和陈四海是有关系的。

    陈四海死了之后,他的身后事是很麻烦的,以前的社会关系顷刻间就崩塌了,肯定是人家的债主找上了门。

    “侯爷,都说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你这算不算是把我的财路挡了,你让我们以后怎么过?”

    这就有些不讲理了,要是以前的话,吴熙肯定交雷豹出来打断他的狗腿,然后丢在乱葬岗喂狼,不过他现在不这样想了,他真的想知道,陈四海死了之后,他究竟留下了一些什么。

    或者说,他在生前造了什么样的孽。

    “前面带路!”

    “去哪里?”

    “你来的目的不就是准备把我当作是一个冤大头,继续你们的生意吗?那么断人财路的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既然有求于人,就要做出一些牺牲的,你都不让我看看你的团队,让我怎么相信你?”

    那精壮的汉子想了一会儿,就对着吴熙招了招手,对着身后的虎视眈眈的雷豹做了禁止跟上的手势。

    吴熙当然不会大张旗鼓的去人家的老巢,他一个人去已经是破天荒的了,如果陈四海这个时候活着的话,他根本就没有机会来接近这一群人。

    因为这些人根本就不属于他。

    东水门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所在,码头上依旧来来往往,交易繁盛的厉害,这里住着的人,大部分都是一些社会底层的人,没有权势的人呢,同时也是一个大杂烩,各色人都在这里聚集,消息非常的灵通。

    这里就像是东京城的一个贫民窟,不仅环境脏乱差,连这里的人都没有几个是爱好的。

    想想也是,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人,你期望他能在自己梳洗打扮上下多少功夫?

    饱暖思淫欲这句话是对的,人只要能吃的饱了,就会生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统治阶级不会让这些人吃饱穿暖,总是维持在一个相对温饱的环境下,只有这样才能维持一个相对平和的世界。

    快到东水门尽头的时候,精瘦的汉子突然带着吴熙拐进了一个胡同,这个胡同里的住户都是一个没有院子的门户,没有那么坐在门口绣花的妇人,也没有叫喊的货郎,整个就是一个安静的世界。

    想想也能想的明白,干了一天的活儿,这个时候正是好好休息一番的时候,要是谁还有闲工夫在这里要为自己的穿着打扮操心的话,他明天就不会填饱自己的肚子。

    七拐八拐之后,来到了一扇大门前,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跟上来,那汉子这才打开了门,里面的景象吴熙这辈子估计都没有办法忘掉了。

    在不到十平方的房间里,大大小小挤了很多人,这些人都是无家可归的小乞丐,有的甚至不到三岁,坐在一个半大的孩子怀里,眼睛里没有意思的光亮。

    看来很久都没有进食了。

    他们的面前放着刚刚乞讨回来的一只鸡,看着半大的孩子都有些流口水,但是没有一个人肯上钱吃第一口,他们一直等着这个精瘦的汉子回来,然后决定谁来吃这只鸡。

    能吃到这只鸡的人,肯定会背负很大的责任,要不然他们就会把这只鸡给最需要的人,没人会为了这只鸡大打出手,也不会有人质疑精瘦汉子的决定。

    这是一个团结的集体,就算是吃不到饭,也不会因为一点吃食就坏了他们之间的默契。

    “你看到了,就因为你的一个绸缎庄,这里的人都要挨饿,如果今天再吃不上饭的话,他们就要饿死了!”

    “你是说,你们这些人,以前都是陈四海来救济的?”

    本书由,请记住我们网址看最新更新就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