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之权倾天下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考验

第二百二十七章 考验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宋之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皇家就是这副德性,总是不信任身边的人,疑心病上来的时候,总是觉得人家要夺他的江山。

    这也是他们老祖宗留下来的心病,他们的皇位就是这么得来的,然后理所当然的以为,别人也会这样夺走他们的江山。

    殊不知夺江山的手段千千万,他们唯独防着身边的人,似乎这成了他们的心病,对外界的起义啊,邻国的骚扰啊,反倒不那么当回事,因为他们始终认为,银票可以解决一切。

    朝堂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朝堂了,大家开始变得贪婪,变得毫不讲理,只认钱和他爹,赵佶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自从他明白过来开疆拓土才是他的职责之后,琴棋书画,女人都成了方外之物,可有可无,一个帝王就应该有帝王的样子才行。

    整日想着长生不老,美女左拥右抱,那是亡国之君,历史一次次的证明这是不对的,他赵佶又何能例外?

    那个郭京道士就是一个骗子,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神仙,都是人们美好的愿望,万万岁喊了多少年了,没见哪个帝王活过一百岁的。

    那些成天想着长生不老的帝王并不比自己下的功夫少,这么多年过去了,也没见有一个一千岁的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吴熙还算是孝敬,送上了一本养生之道,看样子是他自己写的,因为在之前根本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书。

    不过里面的见解很是了得,与其说是养生之道,还不如说是一篇劝进的奏章。

    通篇大道理横行,说是宋朝的江山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要是在这么下去,三五年就会出现大灾难。

    这些话是诛心的,也是犯上的,但是他了解吴熙,他是一个惜命的人,不会这么莽撞的写这样的东西,那就说明,宋朝的问题并不是大臣们说的那样歌舞升平。

    本来要狠狠的惩罚他越级上奏,但是最后还是忍了,还在心里表扬他是个睿智的人,要是走正常程序,这东西根本就不会出现在他的案头,他也根本不会看见这东西,那么他的心境也就不会改变,这对整个大宋朝都不是好事。

    现在看来,还是还要谢谢他了,所以朝会的时候,赵佶主动解了吴熙的棒下之苦,动用的武器就是太子。

    吴熙也算是赚到了。

    就他那个眼里揉不进沙子的性格,以后会得罪很多权贵,有些事情他能帮助吴熙处理,比如说今天挨板子的事情,有些事情他是处理不了的,比如说,权贵之间的仇恨,这需要他们个人之间比拼,皇家是插不上手的。

    除非伤害到皇家的利益,要不然皇家不能随随便便介入。

    皇家之所以能够稳坐宝座,那也是得到了权贵的支持,少了权贵的支持,那么皇家也就被架空了,那么赵佶现在所能做的事情,就是培植新的权贵,无疑,吴熙就是最好的选择。

    一个权贵倒下了,新的权贵站起来了,也符合历史展的必然规律,也不会伤害到皇家的本质地位,赵佶乐意看到他们这样相互斗狠。

    赵佶其实是为很睿智的皇帝,要不是下面的奸臣作梗,他现在也能算的上是以为明君。

    直到现在遇见吴熙的时候才明白过来,其实也不算晚,他祈求后世的史书不要把他写的太过荒淫无道,顶多写一个功过相抵他就满足了。

    吴熙见赵佶出现,见过礼之后,就邀请赵佶入席。

    赵桓自然的站在了赵佶的身边,吴熙垂而立在对面,等着赵佶训斥。

    没想到赵佶笑的很开心,还让他们两个坐在自己的身边。

    吴熙见赵佶久久不愿意动筷子,知道这是皇家的毛病,于是拿起筷子每样菜都吃了一口,然后在酒杯里都倒上酒,喝每样喝了一口之后,才坐下来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赵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拿起筷子,夹了一根菜放在自己的嘴里慢慢的咀嚼着,开始夸赞吴熙家的菜肴是独一无二的。

    这本身就是皇家的御厨做的,采用的是吴熙家的食材而已。

    “你们刚才就是坐在这里演戏的?”

    赵佶也要扳回一城,因为吴熙狠狠的鄙视了他一回。

    “回陛下,怎么能是演戏呢?那是受刑啊!”

    吴熙还最硬不承认,不管赵佶怎么说,一口咬定就是在受刑,哪怕是在吃饭,也说是在受刑。

    因为只要进了皇家,吃饭和受刑其实没有多少区别。

    “少贫嘴,这次饶过你,不代表往后都能有这么好的运气,你们不是都说伴君如伴虎什么的吗?朕告诉你,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只要哪天朕不高兴了,就会杀几个人玩玩,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赵佶说话的时候,坐姿端庄,保持着皇家一贯的威严,说完之后,才动了筷子,随意吃了几口,就停了下来,上层人的生活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接受得了的。

    不像吴熙一样,吃没吃相,坐没坐相,只有见到皇帝的时候,才稍微的约束一下自己。

    “皇上教训的是,微臣一定会注意的,下次朝会的时候一定生个病,崴个脚什么的,不会给他们攻击的机会。”

    吴熙这明显是在给赵佶添堵。

    “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什么时候,吴侯会在人前示弱?朕不是看不不起你,要是你这么干的话,你以后的日子会更难过,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赵佶也没生气,对他来说,吴熙来不来,对他一点伤害都没有,最好还是不要见面的比较好,他还能多活几年。

    “这个就不劳皇上费心了,微臣自有手段。”

    赵佶见吴熙说的肯定,也就没有坚持己见,喝了一杯酒,说了声好,让吴熙改天送过来几坛子,权当是答谢今天的救命之恩吧。

    也不问吴熙是不是有存货,直接开口就要,对于他们皇家的这种不要脸的行为,吴熙也是无言了。

    不过嘴上还是说好好好,不敢有半点的违和。

    赵佶走后,赵桓一脸的汗水,不停的擦拭,说道“我刚才不停的提示你,好在你反应的快,要不然,我们两个都要倒霉了。”

    “就因为我和你走的近,而我的来路有不明不白的吗?”

    “是啊。你不会认为你现在是侯爷了,就不会有人把你怎么样了吧?”

    赵桓对吴熙也是无言了。

    “这也无可厚非,本来就是的,其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来到大宋的,但是心里对大宋绝对不会有二心,是爱着大宋的。

    你们试探一次也就够了,三番五次的试探,会失去人心,刚才我明知道是你在提醒我不要乱说话,本来想说一些大逆不道的话来着,但是看你比较为难也就算了。

    好在皇上迷途知返,还算是个明君,要不然我早就过自己的日子去了,天下很大,总会找到适合我生存的地方,要知道,我绝对会有这个本事的。

    我本来就不是大宋人,但是心里却对大宋充满了向往,要说我是这个星球上哪一个国家的人,就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

    也许天上的哪一颗星才是我的栖身之所吧!”

    吴熙说的语重心长,赵桓连连感叹,门外站着的赵佶总算舒了一口气,搭着司马林的手,回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