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之权倾天下 > 第二百一十九章 心里的魔鬼

第二百一十九章 心里的魔鬼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宋之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赵桓最近忙的焦头烂额,根本没有时间出宫和吴熙说说心里话,又加上吴熙在朝堂上讲了一个买鸡蛋的故事,气的赵佶昏倒在地,所有的大小事务都由他来处理,显得有些心力不足。

    买鸡蛋的故事映射的是宋朝的皇帝把王爷都锁在京城里,哪里也不许去,每个人都是有封地的,但是只能拥有收租子的权利,没有管辖权。

    也就是说这块地的产出都归你,但是,地上的军队是归朝廷所有的。

    这也直接造成了靖康之难被金人一锅端的悲剧。

    什么事情都是有利有弊的,从长远的利益来看,就算是内部混乱了,总比江山被外人抢走强很多,反正都要动乱,关起门来自己解决就好了。

    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很适合中原大地的发展规律,也就说明新的思想正在取代旧的思想,你的思想落后了,拖累了整个社会的前进,那么新的思潮定然会对你造成冲击,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是多少次流血冲突的验证。

    赵佶知道,大臣们知道,就连街上买菜的老王头都知道。

    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固然能保证鸡蛋一次性出售能换来丰厚的利润,但是如果鸡蛋价格降低足够的快,那么就会赔的一塌糊涂。

    反之把王爷们困在京城是能很好的监视他们,也能杜绝外出的王爷们有异心的出现,可是这样的话,要是敌人打来了,那么就只能仰仗外面的将军能誓师擒王,自己人是指望不上了。

    要是将在外有所不受,另立锅灶开过造饭的话,他连什么办法都没有。

    相比较而言,让王爷们自己出去摸爬滚打,大宋朝很容易就能强盛起来,因为连王爷都视死如归,底下的那些人岂能坐吃空山?

    吴熙只是为了在东京城外三十里没人要的空地上建一座小镇而已,还得把他们老赵家的心思说出来,也太难为人了。

    搞的现在满城风雨的,吴熙也不想这样。

    赵佶悠悠转醒了,其实他早就醒了,只是不愿意醒来而已,睁开眼睛就说明他已经想通了,想通了这件事情的处理方法,也想真正看看他在弥留之际,身边人的反应。

    还好,大家虽然心里有些想法,终究还是没有做出出格的举动。

    大宋朝什么时候有了这样一个妖孽,让人狠的想要把他侵猪笼,但是又杀不得,你要是和他较劲,那么最后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赵佶能躺在床上下不了地,就是拜他所赐。

    醒来之后还要迎着笑脸,来为他的想法铺路,这究竟是自己的臣子,还是自己的仇人?

    没办法,看的出来,他是真心为了大宋朝好,遇见事情不退缩,不回避,迎头而上,哪怕头可断血可流,也不会弯曲了自己的脊梁,但是,为了自己的家人,哪怕让他现在去死,可能都不会皱一下眉头。

    输了,输的一塌糊涂,自己没有太祖的实力,没有唐太宗的霸气,对于这样的刺头根本没有办法降伏,能做的就只能是步步妥协。

    是该开始培植自己的力量了,以前的那些诸如皇城司啊,密法司啊什么的,都还太弱,说不定青阳之类的密探,现在已经成了人家府上的人,要是吴熙有心篡位的话,说不定这些人会成为帮凶也说不定。

    好吧,既然你想要地,那么就要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了,要是不符合实际,纯粹为了个人的享福或者是自己的私利,那么不好意思,即便你再有本事,也要把你除掉。

    想好了自己要做的事之后,马上宣吴熙进宫。

    他要好好听听,这小子究竟要做什么!

    命令传达了下去,不消时候,吴熙就屁颠屁颠的进了宣武门,一个人来的,马匹交给了城门官好生照顾,然后踏着御道两边的官道,来到了皇帝的御花园。

    赵佶大病初醒,本来身边的人都让他好好修养的,可是他就是这么一个暴脾气,非得马上把这件事情解决了,要不然就算是躺在龙床上,龙床下面好像有一根钉子,日日夜夜的在刺痛自己,想要自己马上投入到工作中去。

    这是吴熙带给赵佶的改变,一个人不努力,那么有人会替你努力的。

    艮岳的建设现在停滞不前了,原因就是方腊起义带来的后果,现在只要是谁敢提重新开建艮岳,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必定是吴熙。

    如果反对不成,那么他就会开始杀人,不管你是谁,第二天早上,人头就会挂在城门楼子上示众。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行幸局的头头就是吴熙杀的,但是和他也脱不了干系,没有直接的证据就不能下结论,于是这件事情就再也没有人敢提了。

    “来了?”

    赵佶搬了一把椅子坐在艮岳的门前,前面是潺潺流过的内河,身边是一块比城门楼子还高的大石头,上面书写了大气磅礴的两字——艮岳。

    身后就是赵佶自己的心血,园林式的建筑,郁郁葱葱,彰显着皇权的威严。

    这处地方要是在杭州的话,绝对会是文人墨客游玩的一处好风景,或许还会出现很多佳句。

    但是,这注定是皇家的私人领地,一辈子也不会有老百姓看的到,也不会为老百姓的吃穿住行有什么提高。

    “臣吴熙叩见皇上!”

    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不用这么客气,你现在就是朕的心头肉,你乱动一下,朕就在床上躺好几天,不过还算你有良心,在朕病了的时候,偷偷摸摸的看过朕一回,还送来了一些别致的点心,朕还是要谢谢你啊!”

    赵佶说的语重心长,吴熙不为所动。

    “那是作为一个臣子应该做的事情,一个臣子,连马屁都不会拍的话,注定不会走的太长远。”

    “有自知之明,还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会为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际行动的人,普天之下恐怕也只有你吴熙了。”

    “皇上过奖了,微臣只不过是为了大宋的江山能够万古永存才不得已做出的选择而已。”

    吴熙这就是要开始阐述自己的思想了。

    “那好吧,你就给朕好好说说,还是那句话,说的好了,有赏,如果有半句口不对心的言语,恐怕你今天走不出皇宫了。”

    赵佶似乎已经下定了决心,今天就要把自己的心结给解了,食不知味的味道他实在是不想再体验了。

    吴熙心里一震,没想到老赵家的皇帝心里素质这么差,只不过是自己临时起意的一件事情,就能让他们食不知味,夜不能寝,这是自己的不对啊,马上单膝跪地,向赵佶认错,吴熙可以藐视一切威胁自己存在的危险,但是,万万不能藐视皇权,这样的话,其实就是等于在和天下的士大夫为敌,绝对讨不到什么好处。

    赵佶的脸上这才出现了一点笑意。

    刚才吴熙下跪的瞬间,不远处的陈染身子明显一动,要是吴熙有加害赵佶的意思,恐怕现在他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们把吴熙想的过于神话了,导致他的每一次出现都伴随着风声鹤唳,看的出来,陈染是个高手,高手中的高手,平时盛藏不露,就是给敌人一种他很弱的表象,但是动起手来,吴熙想就算是周侗站在他的面前,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吴熙和赵佶聊了很久,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艮岳的门前说了些什么,只是远远的看见,他们刚开始的时候聊的并不愉快,一直聊到后来的时候,两个人的关系明显有些好转,甚至到了后来,赵佶让人拿过去了一些米酒和小吃,他们就地开始解决吃食。

    从中午就开始聊,一直聊到月亮挂上树梢。

    要不是皇家有规定,晚上任何男人都不能在宫里过夜的话,他们两个能在这里聊一个晚上,看他们分开的时候,心心相惜的表情就能看得出来。

    “你觉得朕的艮岳修的怎么样,首先不说他是不是劳民伤财了,单纯的以你个人的视角来看,说说你的看法,尤其是那些升起的的烟雾,像不像是身在此中的神仙?”

    临别了,说些自己领域的话,还是希望吴熙能够提出一些表扬的,皇帝也是人,他自己所做的事情还是很希望得到臣子们的肯定的。

    “不怎么样,真的不怎么样,至少艮岳放在这里就显得不伦不类的厉害,您要是喜欢这些东西,完全可以把都城搬到杭州,那样的话,随便您怎么折腾也绝对不会有人说您的不是,还会给历史留下一座无与伦比的林园建筑。

    建在这里,注定是要被埋没的,哪怕是您的园林技术再怎么厉害,别人都是看不见的,一个什么价值都不存在的东西,您还企图它能给你带来什么?更何况这件事情的过世远远大于园林价值的本身,所以,抛开劳民伤财,那也是大大的不妥。

    还有你说这些烟雾是神仙的象征,微臣以为这就是炉甘石浇上水产生的化学反应而已,你看着吧,只要微臣的小镇建立起来,学校成规模之后,您意想不到的事情还会出现很多,若干年之后,人们从东京到岭南之地,再也不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了,只需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可以走一个往返。”

    这就是吴熙给的答案。

    “你总是这么的爱说实话,其实朕自己也知道这些道理,但是就是心里的那个魔鬼在作怪,好了,你去吧,朕知道该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