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之权倾天下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小凳子

第一百九十一章 小凳子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宋之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投降的人并不是方腊本人,而是一个中枢官员娄敏中。

    洞里面虽然很大,而且方腊说绝对安全,就算是水攻,火攻,都不能奈何他,粮食储备很多足够吃个三五年的,什么都不用害怕。

    到时候,朝廷首先扛不住了,听钟明亮说,北方的金人走开犯边,朝廷不可没用这么多的兵和自己耗在这,他们吃早早撤走的。

    到时候,朝廷只能接受他的合法地位,就算是封个王,他也认了。

    手下的人一听,他就是这点抱负,觉得跟错了人,纷纷出来投降,说当初猪油蒙了心,希望朝廷看在主动自首的份上,从轻处罚才行。

    刘子山有吴熙的亲口授意,对于主动投降者,一律免于死罪,洞里面的人见娄敏中获得了特赦,再也不想跟着方腊钻在洞里了,于是成群结队的开始出来接受投降。

    牛眼娃似乎对他们这种行为感到很不满,因为他还没打够,心里憋着一股子气还没撒完,眼看着就要结束了。

    回去之后,就要开始平静的生活了,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个灾难,所以他很希望方腊不要那么的怂包,让他好好过过瘾头也行啊。

    就在这时,方腊开始杀人了,所有有投降意图的人,都被他斩杀在了洞里,而且,下一步动作不明。

    一个帮在洞里的人,吴熙除了往进扔火药弹,还真没多少办法。

    ‘咚’的一声巨响,侧面的石头墙壁开了一道口子,从里面走出来一个步人甲,手持开山巨斧,猛的杀到了人群里。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个步人甲转移了过去,牛眼娃更是兴奋的抄起铜锤怒吼着杀了过去。

    韩世忠率领的西军见刘子山这边有异动,都想过来抢一杯羹,但是被韩世忠阻止了,因为敏锐的他发现,这只是敌人分散注意力的手段罢了,好戏恐怕在后头。

    果不其然,那边牛眼娃单枪匹马大战步人甲,谁也不许帮忙,谁要是帮忙,他就和谁急,尤其是板牙,他的暗器厉害,不知不觉就会变成两人打一人,这对步人甲是不公平的。

    所以在来打之前,吴熙用眼神警告过了板牙,板牙因为有了冯六特种营的历练,成熟了很多,就算牛眼娃的眼瞪的再大,说出手,还是会出手的。

    步人甲的威力不是一般人能撼动的,上去玩玩可以要是丢了性命,将主第一个饶不了的人就是他。

    然后,成群结队的步人甲纷纷从墙壁里跑了出来,开始了对宋军的反击。

    宋军的头领开始变得兴奋异常,各自接下一个步人甲,开始一对一作战,剩下的全部被军卒合围,笨重的身体,根本没有多少进攻的招式,就湮没在了新式武器的摧残之下了。

    这边打的热闹,韩世忠有些郁闷,功劳躲着自己走,再怎么努力都是白费力气。

    正郁闷间,身旁的草丛动了一下,下面似乎有人在试探上面是不是有人。

    韩世忠马上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周围的人马上屏住呼吸,害怕打草惊蛇。

    过了一会儿,一颗脑袋先漏了出来,栖霞里打量了片刻,开始往外面搬运东西,大大小小的包袱有很多,落地的时候声音很重,似乎是金银多一些。

    扔出来的东西大概足足能装一马车了,才停住了动作,不一会儿,草丛有些微动,漏出了一颗黑乎乎的脑袋,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人是个太监。

    环视之下,一阵欣喜,因为他没有看见一个人,前山炮火连天,后山静悄悄的让人害怕,宋军也不过如此,要是找人驻扎在这里,他们根本没有逃走的机会。

    现在好了,一个人都没有,只要顺着后山一直走,就可以出帮源山,走对面的山路,然后就可以乔装改扮,混入茫茫的人海中,就算宋军有天大的神通,找起来也费劲,等他们反应过来,找到自己之后,主子的大业就要完成了。

    掀开全部杂草,把洞口完全漏了出来,爬上来之后,开始嘀咕这个做暗道的人,明明可以做成平行的,偏偏要做成立体的,从下面爬上来,费不少劲,真为那些需要带走的宫娥担心。

    这次需要走的人有不老少除了投降的大臣,还有不少被杀了,剩下的就是忠实的粉丝,必定会跟着他东山再起的。

    杭州搜罗来的女人一定要带上,逃跑的路上寂寞难耐,没有这些宫娥伺候,睡觉都成了问题。

    以前也不见得自己有这种臭毛病,自从起事之后,没有女人在旁边伺候着,根本说不着觉。

    底下的大臣都劝说逃亡的时候,为了避免目标太大,就不要带着女眷了,宋军不会为难女流的。

    可是方腊就是不停,非要带着全部的女眷走,这就不是逃亡,而是带着女人去见阎王啊。

    小太监在草地上坐了一会儿,机警的在周围转了很久,除了前山放出去的步人甲吸引着大批的敌人,为主上的逃离做好准备之外,整个天地间一片寂静,就连平时出没的山间猛兽,似乎都害怕这火药弹带来震撼。

    是啊,别说野兽了,就算是人类,也对自己未知的领域有所敬畏,更何况是野兽?

    幸亏前些日子和宋军作战的时候,缴获的步人甲派上了用场,要不然,还真不知道如何脱身了,火药弹的威力实在是太厉害了,本来还以为能在里面待个三五年的,可是,这火药弹就是要把这洞府炸蹋的节奏啊。

    所以,逃跑计划不得不提上日程,正好赶上手下的大臣武士打着谈判的幌子去投降。

    主上开始杀人了,很可怕,不过是该杀,要不然,人心不稳,迟早会发生窝里斗,能不能逃出去,都不知道。

    现在好了,终于可以呼吸自由的空气了,虽然变成了一个小太监,只要不在那个洞里待着,哪里都可以。

    给里面发出了一个安全的信号,这是他们早就商量好的,自己先上去,看看周围的环境,等到外面安全了之后,就学几声鸭子叫。

    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想的,非要让自己学鸭子叫,鸡叫不是很好么?

    难道自己是太监,就一辈子就遭受那些人调侃?他们以为太监就是标准的公鸭嗓,就非得学鸭子叫啊?其实他的鸡叫学的真不错。

    一会儿他们上来之后,一定要在他们面前好好的叫上几声,让他们听听自己究竟是鸭子叫好听,还是鸡叫好听。

    一只芊芊玉手首先伸了出来,小凳子是没有多少感觉的,要是放在以前的话,身体的某个部位肯定是会有反应的,可是现在,看着那只芊芊玉手,和猪手没有什么分别。

    叹了一口气,还是上去抓住了那只手,把她从洞里拉了出来。

    小凳子连死的心都有了,被拉上来的这个女人,因为在黑暗中住的太久,看见阳光之后,眼睛被刺激的一下子什么都看不见了,于是就开始大呼小叫了起来。

    问题是她又是那种长的很难看的女人,让小凳子没有一丝的欲望去帮助她,那么就只好把他打晕之后,再去帮助下面的人往出走。

    别看这小小的洞口,简直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似的,里面不停地有人钻出来,以女人为主要生力军,每当出来一个人的时候,小凳子都要提醒把眼睛闭上,要不然就会在阳光强烈的照射下,损坏眼睛。

    还好,大家都很配合,上来的人,都闭上眼睛,躺在草地上休息,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把眼睛拉开一道缝,然后整个世界都清亮了。

    当方腊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心慢慢的在往下沉,不管自己算计的多么精确,都逃不过今天的这一劫,一个面容清瘦的人骑着马,手里端着枪,有些鄙视的看着他。

    身后黑压压的站着的全是红衣毡帽的宋军,他们的脸上似乎都挂着嘲讽。

    方腊很生气,真的很生气,小凳子是他最信任的小太监,让他最先出来就是让他好好看一下周围有没有敌人在埋伏,这下好了,被人一锅烩了,还谈什么东山再起。

    一气之下,从身边侍卫的腰间抽出一把砍刀,走过去,就把小凳子砍翻在地。

    小凳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主子尽然是这样一个人,自己为他敬忠职守,不离不弃,紧要关头,尽然把屠刀伸向了自己人。

    要是他举着砍刀冲锋的话,他一定在跟在他的身后,哪怕被万箭穿心,他都不会有任何的怨言,现在敌人兵临城下,没有做一点儿反抗,就把全部的罪责强加在了自己的身上,这样的主子不跟着也罢。

    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他的这一辈子注定不会完美无瑕了,因为自己已经不是一个完璧的人了。

    那就走吧,不要留恋了,这辈子也该结束了。

    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剩下的事情注定和他是没有关系的。

    方腊瘫软在了地上,韩世忠以为他不会再有反抗的决心,就让人上前控制住了他,哪里知道,方腊突然暴起开始伤害自己身边的侍女,就连他的老婆也不放过。

    这不是韩世忠的初心,马上让大批的人马上前,控制局势。

    远处二狗子见场面被控制之后,带领着人,悄悄的潜伏下山了,这一幕刚好被韩世忠看在了眼里,马上移开了视线,看向了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