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之权倾天下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代表人民卸你腿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代表人民卸你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宋之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与此同时,胡员外的家里,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就站在院子的中央,话说的理直气壮,就是要胡员外亲自出来,有话要说。

    这伙人不用猜,就知道是吴熙他们上门来要粮食来了。

    昨夜的事情现在闹的闹得沸沸扬扬,胡员外胆子小,龟缩在后宅之内不出来,家里的护院全部都站在后院的门口,为他抵挡不明来路的杀手。

    听见有人来要粮食,心里一阵气氛。

    这帮刁民,就该抓他们去送官,刚刚生了命案,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敢来要粮食,简直翻了天了。

    气咻咻的从后宅内出来,来到这伙人的面前,他就是不给,看他们能把自己怎么样!

    在说了,推官大人不是没有出事么?他会为自己做主的。

    吴熙就站在雨里,手里端着一杯茶,一杯从茶摊上要来的茶。

    自从那天和蒋园喝过之后,就觉得这茶特别的好喝,现在尽然有些着迷了。

    天际的云层不在那么厚了,预示着这场雨就要停了,那么他和蒋园的约定必须要如期的进行。

    所以,胡员外是一个必须要拿下的人,作为商会的会长,他的行为,左右着别人的思想。

    还有那个刘敬梓,昨天晚上没有对他下手,就是想给他一次机会。

    因为人家一句话的事,就能让所有的富商和粮商心甘情愿的把粮食交出来,供农户们种地。

    这个人目前必须要留着才是。

    胡员外来到大院,一眼就看见院子中央站着的那个少年人,头带斗笠,手端茶杯,安静的站在那里,手底下的人,零零散散的说着话,和他们的护院没有任何的冲突。

    “你们来干什么?”

    胡员外站定之后,心里大定,一群小毛孩而已,他有四五十个护院,这些孩子还不够看的。

    “眼看雨就要停了,家里实在没有种子下地了,听说胡员外的善名,驰名乡里,所以就过来看看,看能不能借点粮食,秋收之后,加倍奉还,算是给你的利息。

    如果你不放心的话,自然会有州府衙门的印玺作为保证,你看怎么样?”

    吴熙也不和他废话,直截了当的要粮食。

    本以为昨天晚上的事情会给他们这些无良的商人一个警钟,但是,看他的样子,一点也不引以为鉴,还是那副高高在 上,我就不给你,你随便的嘴脸。

    胡员外一听这小子给自己带了高帽子,心里一阵窃喜,骄傲的神色更加浓重了几分,听他说,衙门愿意盖印来做保,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衙门算个屁啊,都不及推官大人一句话,所以很干脆的就拒绝了。

    “家里没有多余的粮食,小娃娃,你还是回去,如果惹怒了我的这些护院,有你们吃的苦头。

    要知道昨天夜里死了很多人,所以算是非常时期,就算是把你打死,也不会有人来给你收尸。”

    “这是你最后的决定吗?”

    吴熙喝一口带雨水的茶,淡淡的说道,眼睛连看都没看。

    “是,我的耐性是有限的,说了不会就是不会,你也不要费力去其他人那里去了,我想结果都是一样的。”

    胡员外自信的说道,给他自信的不是自己有多么的厉害,而是,这些小娃娃一看有多么的不济。

    别看他们穿着黑衣,手里拿着兵器,那些都是花架子,竟然还有人拿着扇子,一看就是读书人。

    这些人聚在一起能成什么大事?

    吴熙什么话都没有说,一口喝完了微凉的茶水,把辈子扔给最近的板牙,头也不会的就走了。

    胡员外高兴的哈哈大笑了起来,就你们这样的还学人家黑社会,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

    说着瞄了一眼他的手下,个个生龙活虎的,脸带怒气,要是刚才吴熙敢说半个不字,他相信,站在院子里的那几个人,早就躺在地上,抱着肚子嗷嗷的喊救命了。

    过足了瘾头,回到内宅,想睡各回笼觉,觉都没有睡醒,就被这帮小兔崽子吵醒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内宅是护院的禁地,他们只需站在门口执勤就是了,有事的话,他会喊后院进去的。

    所以很放心的进去睡觉去了。

    刚一进门,眼前的景象吓的他大叫了起来,因为他看见一个死人,那个人正是自己的官家,就躺在自己的上,和自己的姘头睡在一起。

    气不打一出来,但是这样的丑事,还是不要让人知道的好,只好从柜子取出一把匕,气愤的朝两个贱人走去。

    还没到跟前,闻见了一股子血腥味,这味道他很熟悉,当年起家的时候,手上没少沾血,这种味道他一直记在心里,这时候闻起来,那是最熟悉不过了。

    官家已经死了,上的血染得到处都是,凶手隔断了官家脖子上的血管,血流尽死了。

    姘头的肚子一起一伏,似乎还在睡觉,对自己旁边睡个死人全然不知。

    轻声的把姘头叫醒,姘头睡眼惺忪的看见旁边的官家,直接吓的晕过去了。

    胡员外这下着急了,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被外人看见,要不然,闲言碎语的不知道要传成什么样子。

    凶手的目的就是要搞臭自己,所以一定要秘密处理才好。

    这时候,外面的护院似乎听见了屋子里的动静,大声问胡员外是不是生了什么事,需不需要救援之类的话。

    胡员外赶紧说没事,在外面站着就好。

    护院觉得八成是这个老东西又在白日宣淫,这种事他干的乐此不疲,也就没有继续问。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黑影从房顶上慢悠悠落了下来,两只手抱在胸前,潇洒的站在了胡员外的面前。

    胡员外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而且他现,这个人和刚才站在院子里的那个人是一伙的,心下稍定,问道:“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外面的老百姓听说你不答应借粮给他们,所以就派我来,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

    “你想怎么样?”

    胡员外开始有些害怕了,毕竟这些小孩子下起手来没个轻重,万一没收住,杀了他,那就得不偿失了,刚才在前院的威风当然无存了。

    “不怎么样,他们让我进来卸一条腿给他们带出去。”

    “啊!”

    胡员外没想到这人真狠,说话还笑嘻嘻的,这些事情以前他干过,想起来心里就觉得恶心。

    不过他还是不相信这个年轻人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样伤天害理事情,毕竟推官大人还没有死,一切都在掌控之内,他没有必要害怕一个小孩子。

    想到这里,胆子也不免大了起来,挺起胸膛笑了起来。

    来人是红孩儿,一副秀才打扮,手里摇着扇子,有事没事,念几诗装装逼。

    红孩儿没想到胡员外这么淡定,现在还能笑的出来。

    外面的护院听见胡如海爽朗的笑声,更加确定他就是在白日宣淫,渐渐的放松了警惕,就算是有天大的事情,也等这位老爷把事办完了才行。

    手里摇着的扇子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就变成了一把长剑,手腕抖了抖,就朝胡员外肥硕的肚子刺了过去。

    剑身穿过胡员外的身体,从身后露出了剑尖,剑尖上不停的滴出几点血珠。

    “不是说,卸一条腿么?”

    胡员外直到现在还在想着一条腿的事,没想到这个小子还真敢下手。

    想要喊救命,喉咙里像卡住了什么东西,就是喊不出来。

    知道生命在慢慢的消逝,却没有任何办法。

    “本公子改主意了,以后到了地府之后,记得不要这么嚣张,对你没有半点好处。”

    说完就把长剑拔了出来,胡员外闷哼一声,就倒了下去。

    软剑在胡员外的身上擦拭了一番,揣进了怀里,踏地借力,高高跃起,从房顶上走了。

    胡员外的姘头早就醒了,看见一个人拿着长剑要杀胡员外,吓得她没敢出声,知道这个人走远了,他才大喊大叫了起来。

    起初外面的护院以为这两个人在闹着玩,听了一会儿,现不是那么回事,于是,领头的护院,直接破门而入,就看见了这血腥的一面。

    蒋园为了让整个系统恢复运转,早些时候,就已经能够让副职自动升为正职,来代替前主管,现在衙门有恢复的职能。

    听见有人报官,捕快马上就到了现场,和以前拖拖拉拉的情况想必,进步了很多。

    接二连三的生命案,蒋园也坐不住了,亲自到了胡员外的府上来看看。

    胡员外的正房夫人,爬在胡员外的尸体上哭的很伤心,角落里蜷缩了一个女子,想必是刚才挨了打,身上很多地方都有淤青。

    见知州大人驾到,赶忙迎上来让知州大人做主。

    蒋园看了看尸体,确实死的不能再死了,一转头,就看见了榻上还躺着一具尸体,手下人过来说那是官家的。

    蒋园摸了摸胡须,好像心里已经有了答案,说道:“时间很清楚,是官家通奸小妾,然后被胡员外撞见,两人杀了胡员外之后,小妾怕事情败漏,就杀了官家,事情就是这样。

    来人,把那妇人带走,打入打牢,择日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