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之权倾天下 > 第六十九章 饥饿营销

第六十九章 饥饿营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宋之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崔家在大宴宾客,这是老头子得知小儿子的媳妇怀孕之后做的疯狂的事情,已经等不到吴家的花轿抬进家门的那一天了。

    任何人,只要是抱着拳头站在门口恭喜几句,就会被笑的花枝招展的婶子们拉进去,饱餐一顿流水席,知道的说他们在大宴宾客,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开了妓院。

    已经整整三天了,上门的客人还是络绎不绝,看样子再开个十天八天的没一点问题。

    道士死干净之后,坊间的谣言迅速就消散的无影无踪了,主动前来祝贺的人也有很多,尤其是老家伙的损友,明明老的都走不动了,还让自己的儿子背着来,非要吃一顿,才算是祝福过了。

    这才是朋友啊,一起经历的太多,直到老的时候,都不能放下。

    崔家的声望在短时间内迅速的得到了攀升,感情以前都是那些道士在骗人。

    崔家的小婶子,每天都要挺着肚子在人群中转几圈,诏告天下,不是她不能生养,而是这一切都是道士在搞鬼。

    虽然不能明着说,毕竟皇帝还没有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但是这些行为,无疑不是在告诉在场的所有人,他们崔家深受道士的祸害,已经很久了。

    此时要说高兴的人,非崔妙彤莫属了,受了这么多年的冷言冷语,终于在今天得到了洗白。

    可是她却哭的像个月子里的婴儿。

    婶子在一旁不停的安慰,说他已经长大了,过几天就嫁过去做人家的主母,这个样子可不行。

    一句话说的崔妙彤噗哧就笑了起来。

    那个天杀的自从自己回来就没有出现过,难不成还等着自己去看他不成?

    这就是个小气的男人。

    差小美去送些礼物过去,今天的盛会是人家的功劳,人家不来,也不能怠慢了人家不是么?

    再过几天就要嫁过去了,按照祖制,新人是不能见面的,如果做出什么事情来,那才是给崔家的脸上抹黑。

    就算那个登徒子要求见面,她也不准备见,有关门风的事情,和感情无关。

    吴家很安静,不能和崔家比,崔家是大户,人家是主角在唱大戏,他这个配角陪着演戏就行了。

    时常很不要脸的把自己比作是一颗大树,树上结满了果实,其他人来采摘就行。

    而自己默默无闻的在享受结果实的过程,然后很长时间以后,就会被很多人记住,赢得了口碑,也赢得了人心,广撒人脉,然后做起事情来才能显得得心应手。

    就是有的时候狂躁起来控制不住脾气,难免得罪一些人,得罪就得罪了吧,一个人再好也不能讨所有人的欢心。

    做好本心的事情就好,自己本来就不属于这里,随着自己的到来,貌似历史的轨迹已经开始发生了偏移。

    原本的事情变得有些不可捉摸,至少赵佶就有些不一样了。

    不知道是史书上记载有误,还是历史上的赵佶根本就是想要自己的空间,然后被朝臣和道士把持,而不得已为之。

    在一切还是未知数的时候,就不要轻举妄动,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带好自己的兵就好。

    老孟是这几天最开心的人,根据吴熙的图纸,做出了很多妇女儿童喜欢的东西,现在在市面上很受欢迎,尤其是香水,更是供不应求。

    老孟想要扩大生产,被吴熙狠狠的骂了一顿,如果香水生产的和灞河里的水一样多,那样还有几个人来买?

    吴熙很亲切的告诉他,好的东西一定要实行饥饿营销的手段,让市场饥渴到极点之后,然后放出一小部分,就能让你的盈利扩大化。

    就相当于说,我们使用了同等数量下的香水,经过这么一折腾,利润至少多一倍。

    老孟恍然大悟的骂吴熙是个黑心的商人,一面美滋滋的走了,过了一会儿,差人把账本拿了过来,让家主翻阅。

    吴熙看都没看就又交给了仆役让拿回去,这些事情老孟一个人全权处理就好,看见古代的那些数字他就头疼的厉害。

    再说了,这里面牵扯到了一个信任的问题,老孟也是一个贼精的人,能不知道吴熙的想法?

    站在背地里嘿嘿的笑了好一会儿。

    果然是一个缺心眼的,要是自己是一个贪财的,过不了几天吴家就要上街要饭了。

    过几天等崔妙彤娶过门之后,就要把后世的阿拉伯数字交给他们了,这样一来,不仅能起到保密的效果,而且还能用在军事上。

    现在军事的保密系统很不发达,随便被人劫了道,揣在身上的机密被人家一览无余,要是每个将主都配上抗战时期的密码本,就算是被敌人获取了情报,也不知道上面写的什么。

    正在胡思乱想之间,小美从后门偷偷的进来了,站在他的身后看了好一阵子。

    起初的时候,这个登徒子直往自己的领口里面看,没想到竟然成了自己心目中的英雄,虽然是小姐的夫君,但是,自己也会跟着嫁过来的,到时候……

    想着想着,自己都有些脸红。

    “不要再看了,过几天就是一家人了,到时候想看就看个够,如果你们家小姐愿意的话,做个通房的丫环也不是不可以。”

    小美撅着嘴,笑骂道:“果然还是一副登徒子的嘴脸,小姐说我们家那么大的场面,唯独不见你来,就差我过来送些礼物,顺带看看你是不是变心了。”

    “变不变心的我说了不算,得由心说了算,心里很坚定的要做一家人,就算是天雷滚滚也不能拆散,如果根本就是石头心,再怎么捂都无济于事。

    回去告诉你们小姐,五天后,我会准时去娶她的,让她做好准备才好。

    你们家的宴席结束之后,天觉先生就会上门求亲,三媒六娉一次性就全齐活儿了。

    我这个人最怕麻烦,所以还请你们家主不要怪罪才好。”

    “这件事情,我会回去禀告老爷的,想来不是什么大问题,我们家老爷最是个不讲道理的人,想必不会为了这件事情就为难你。

    只是你一直不出门,算是什么道理,难道杀了区区几个道士就把你吓的魂都没有了么?”

    “别乱说,隔墙有耳,不过这件事情也不是我做的,你凭什么把什么事情都忘我的头上扣,有的事情,我会承认,没有的事情,我不会承认的。”

    吴熙说话的时候,转过身给她使眼色,小美以为吴熙调戏她,咬了咬手里的手帕就要离开。

    就在这时,正好周侗和邱神医游玩归来,最近两个人真的是形影不离了,好的就像是一个人。

    看见墙头上鬼鬼祟祟的有人,扬起手,一把暗器就打了出去,那个人的脸瞬间就变成了马蜂窝,连抽搐的机会都没有,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好久没出手了,手生的厉害,要是以前的时候,就这个距离,只需一发,就会命中,现在不行了,为了提高打中目标的几率,只好多仍几把,老喽,不中用了。”

    周侗谈及杀人,就像刚刚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轻松,邱神医这几天已经习惯了他的做事风格,也是见怪不怪了。

    小美见自己闯了祸,站在原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你说,这种情况之下,我能出去么?我已经在给你使眼色了,你就是不明就里,还以为我在调戏你,我都是有家室的人了,不会那么不正经。”

    一句话说的小美就哭了起来。

    吴熙头都大了,开了个玩笑,把这小妮子给吓哭了,马上站起来,想要安慰。

    谁知道还是一个烈性子,甩了甩手帕就原路返回去了。

    走的匆忙,尽然把礼物都没有留下,走到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手里提着礼物,然后赌气似的就放在了门口,冲着吴熙做鬼脸。

    多么可爱的小姑娘啊,不知道要便宜谁家的小子。

    总算是见到传说中的二位大神级别的人了,和刚开始不同的是,周侗也没有要催着吴熙离开的意思。

    看来两个人最近聊的真的很不错。

    “你是不是想问,我们是什么关系?”

    周侗问道。

    吴熙赶紧摇了摇头。

    “知道我该知道的就好了,不该知道的,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小子害怕和墙上那小子一样的下场。”

    两个人哈哈大笑着就走开了,对于刚才墙上出现了一个陌生人,毫不关心。

    反正这样的消失,吴熙自己会搞定的,如果连这个都搞不定的话,那他这个家主也别当了。

    终于要开始了么?沉默了这么长时间,不会就为了派一个人来试探一下这么简单吧?

    谁知道呢,反正有护院呢,只要不是飞机大炮来攻,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准备五天之后的洞房大战才是关键。

    小年轻的根本就不懂得爱惜身体,一个又很希望自己能早点生个孩子,向世人证明,自己很好。

    虽然她小婶子的怀孕已经可以证明,所有的事情都不是他们的问题,但是,她宁愿相信自己。

    “登徒子,你干什么呢?”

    “没事,我就是随便看看,你继续洗你的,就当我什么都没看见。”

    说话间,吴熙笑的已经不能自抑,蝴蝶的脸黑的如炭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