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之权倾天下 > 第六十六章 你的眼睛

第六十六章 你的眼睛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宋之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子介兄,真的是你吗?”

    “光祖兄?”

    “是我!”

    周侗回答的时候,已经老泪纵横了。

    “这些年你让我好找啊。”

    “谁说不是呢?”

    吴熙觉得自己开始变的多余起来,起身就离开了,看着这是一对患难之交,应该有很多的故事在他们的身上,久别重逢,定然有许多的话要讲,他就不凑热闹了。

    首先他听不懂他们说的话,有些话,也不一定愿意让他听到。

    “小将军怎么走了?”

    邱神医还比较好面子,这在人家的家里,自己会面老兄弟,把主家给赶走了,这不像话。

    “你不用管他,我们好好聊聊,他就是一个没心的,一会儿我去教训他不尊重老前辈,他就乖了。”

    周侗话说的很大气,完全不像是一个下人和家主说的话。

    这也是邱启明心里的疑问。

    还是去看看土豆吧,那才是自己安身立命的资本。

    永安门,大安坊。

    一个简朴的院子里,小夫妻两人生活的很甜蜜,男的身上似乎受过伤,拎重物的时候,总是要那个女的来帮忙。

    那女的看上去视力是不很好,总是需要男人来提醒她面前的障碍物。

    饭已经做好了,炒了两个小菜,还煲了汤,女人总是说男人的身体不好,需要好好补补,男人说女人的眼睛不好就要多休息。

    桌子上还放了一壶烧酒,受伤的人是不能喝酒的,但是今天女人破例给他上了一壶酒。

    蝎子感动的直流眼泪,这就是他一直追求的田园生活,现在总算是实现了,不,就差最后一步了。

    前几天他收到了教主的传书,说是只要把吴熙杀了,就遂了他的心愿,放他自由。

    这是激动人心的时候,还没有和教主说,教主就察觉到了他的意图,这怎么能不让他高兴?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觉了,就是为了等这件事情一了,就带着明心搬到一个谁也不认识的村落里隐居起来,过着田园般的日子。

    最好能生几个孩子,老来的时候,儿孙绕膝,那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情。

    蝎子现在的心几乎被家庭所占据了,杀心明显已经减弱,要是出任杀手的话,恐怕不妥了。

    他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这一缺点,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不去了,直接带着明月一走了之算了。

    但是教主对他的再造之恩,他不能忘记,挣扎了很久,还是决定去执行这次任务。

    “你下定决心了?”

    吃饭的时候,明心突然问道。

    “你什么意思?”

    蝎子明显有些意外,自己心里事情,她怎么会知道,难道她的眼睛能看见?或者说她有什么能力能窥视这一切?

    心里想了很多种可能,都不成立,或许是她的猜测吧,自己遇见她的时候受了伤,肯定不是无缘无故就受的伤,明眼人一猜就能猜的到。

    这么些天了,一直没有给她说自己的职业,这就是有意逃避了。

    一个瞎子虽然眼睛看不见,可是心里那只眼睛是睁开的。

    “难道你听不懂我说的话么?早就想和你说说心里话,你就是一直不开口,你让我的生活过的很没有安全感,我们不去了,成么?”

    明心几乎是用央求的语气说道。

    “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蝎子还准备狡辩几句。

    “不用在装了,我都知道了,都是在给人卖命,我理解,你不让我知道你的身份是在保护我,这我知道,但是我们已经融为了一体,我们共同进退才行。”

    知道装不住了,蝎子才缓慢的说道:“你听我说,这是组织最后一次任务了,做完之后,我们就走,不管成功不成功我们都走,我向你保证。”

    “终于实话实说了,好,既然你要报效你的教主,那么我也要守护我自己的家,听我一句,就不要去了,我知道你要杀的是谁,所以才阻止你的。

    这几天我老是感觉咱们家周围有人看着,想必人家已经知道了你重新潜回来了,人家没动你,就是在给你生路,你要是还坚持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听我的,我们现在就走,我以前住的村子就在这里不远处,很快就能到,一定不会有人找到我们的,你相信我。”

    两个人的谈话陷入了白热化,谁也不肯让步。

    “知道你是为我好,也是为了我们将来的考虑,但是你不知道我们教主的脾气,他容不得别人背叛,如果我没有遵守合约,而潜逃的话,那么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他也会追上你,把你杀了。

    指不定外面的那些人就是教主派来的人来监视我的,所以我没有退路了。”

    “你有退路,只是你不愿意走,非要在这里丢了性命,唉,我就是一个命苦的,碰到你这么一个执拗的人,好吧,既然坚持,那就去吧,我买好棺材替你收拾,也不枉我们夫妻一场。”

    “你就对我那么没有信心?”

    “不是对你没信心,而是你的对手太强大了。”

    “他再强大也是人,是人就会有弱点,就会犯错误,我每天都会去他们家的门口去看一会儿他的活动规律,已经找到了一些窍门,今天晚上,就会了结,我们明天就走。”

    “你很有把握?”

    “是的。”

    “唉!”

    “你叹什么气?啊!?你的眼睛?你的眼睛怎么能看见了?”

    “我本来也不是瞎子。”

    说着反手露出了一把匕首,斜刺里扎向蝎子的心脏,蝎子根本就没有防备,匕首径直就插进了他的心脏。

    从来都是自己把别人杀了,不知道被杀是一种什么滋味。

    现在体会到了。

    只感觉浑身一阵清凉,似乎都忘记了疼痛,然后视线开始变得模糊,平时那张令人怜爱的脸庞,变得那么的陌生。

    一股睡意袭来,本能的闭上了眼睛,然后就再也没有睁开。

    明心的心是哆嗦的,本来不想杀他,这样的日子过着就很好,可是他偏偏要去杀吴熙,这就是她不能容忍的。

    小姐就在他的院子里,而且为了他的那个宠物,已经暴漏了身份,要不是人家宽宏大量,小姐恐怕已经糟了毒手。

    既然他们能成为好朋友,那就说明吴熙这小子不是那么的坏,教主为什么三番两次的要杀吴熙。

    这和教义有明显的冲突。

    自从知道蝎子加入到了这次刺杀计划之后,小姐就找到她,让他盯着蝎子,让他收手,如果他还没有退意,那就杀了他。

    现在她做到了,也亲手杀了与她相处了一个多月的所谓的夫君。

    这一个月以来,她是真的把他当作是夫君的,一个女人,能有一个家就是最大的愿望,她真的很希望蝎子永远也不要提起去执行任务这回事。

    直到前些天看见教主的信使,然后就知道事情要遭,果不其然,他还是没有死心,一心想要杀了吴熙报答教主。

    教主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教主了,变得私心很重,有严重的功利心,据说和一个叫十三的人联系密切,似乎在谋划着什么事。

    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好像要造反的样子,造反就造反呗,和一个都虞候较什么劲?

    她就是想破脑袋也想不透,教主为什么要杀吴熙。

    想不通就不想了,蝴蝶姐姐一定知道的,只是他也不说,从今天开始做回自己就好了,这个院子已经住不了人了,得赶紧撤离。

    吴熙家的打手就在附近,她一个瞎子,想必不会为难自己。

    大摇大摆的提着个篮子就走出了院子,远远的有人跟着,就当作没看见,本来也看不见,装模作样的去了东市,看样子是要买东西的样子。

    今天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正好可以和他们玩捉迷藏。

    趁那人不注意,隐入了人群,然后去掉装扮,等再一次出现在人前的时候,一个俏生生的大姑娘诞生了。

    看着那个直挠头的小子,心里说不出的直乐呵。

    “大哥,就是这个女子,我已经注意他很久了,根本就不是瞎子,要不要我现在下去就拦住她。”

    “她对我没有害,拦住又能怎么样,还她自由就好,任她去吧。

    他刚才还替我除去了一个劲敌,这样的人就应该是我的朋友。”

    “大哥想的周到,狗子鲁莽了。”

    “你幸苦了,这几天就在家里休息,哪里也别去了。”

    “好的,大哥,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自己去玩玩了?”

    “去吧,去吧,看见就烦,兜里的铜子儿你花不完,晚上都睡不着觉,不过你要注意了,风尘里的女子最会骗人了,你要被人骗的连衣服都没了。”

    “放心吧,大哥,我有分寸。”

    二狗子刚走,就坐在醉心悦酒楼靠窗包间里的吴熙,就看见一个杀气腾腾的捕头,在人群里穿行,不时的问着路人什么事。

    这个人已经在长安城里打探事情有好几天了,听探子回报说,就是这小子把朱雀门道士的脑袋带走了。

    想必是查什么线索。

    让他去查吧,所有的线索都断了,就算是查出蛛丝马迹的,和自己也没有直接的关系。

    又喝了一点酒,浑身发困的厉害,结了帐,就走出了醉心悦,而在出去的时候,正好和边忠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