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宋之权倾天下 > 第五十一章 说实话而已

第五十一章 说实话而已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宋之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吴家的茶具终于做出来了,三原县的瓷窑是在重重压力之下才烧制而成的。

    已经烧了三窑了,要是这一次还烧不成,那么只好拿根绳子挂在树上一了百了算了。

    吴家在三原县开瓷窑的时候,他是夸下了海口,谁知道人家摈弃了传统的手工业烧制技巧,完全按照一个图纸,必须要烧的尽善尽美。

    把话说的大了,现在要后退,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吴家的那个监工听说是山上下来的强盗,凶神恶煞的样子,实在可怕。

    但是给工钱的时候,那笑脸绝对能甜死人,要是自己的手艺没能达到自己夸下的海口那么好,板牙手里的那把砍刀绝对会毫不犹豫的砍下来。

    好在是成功了,一个茶壶,一个茶碗,八个小杯,配上金丝楠木的茶桌,老孟笑嘻嘻的坐在茶桌前,按照吴熙交给他的方法,试了一遍。

    果然不同凡响。

    就是茶叶的质量有些差,下次商队路过闽南的时候,一定要带回来一些茶叶的原品种,家主说了,要自己制造茶叶,然后销售。

    这样的话,就形成了一套标准的商业体系,从茶具到茶叶一条龙服务,全部包圆了。

    那些上流士大夫么哪里能憋得住新工艺的冲击,没几天就会摈弃原有的工艺,把目光转向新型的茶具市场。

    下午的时候,老孟就把这套茶具送到了崔家的府上,教会了他们使用的方法之后,得到了十贯的赏钱,然后美滋滋的退了出来。

    原本天觉先生也有一套的,但是,只能等到批量生产之后了。

    崔世才望着这套茶具的做工,连连摇头,这就是一个妖孽啊。

    这就打破了宋人原有的饮茶的习惯,大碗斗茶的历史恐怕要结束了。

    “小子说话就是算话,瓷器还有些烫手,就给老头子送来了,你安的什么心。”

    崔世才知道吴熙就站在身后等着夸奖呢,要是不说点什么,这小子要吃人了。

    “小子看您老人家看的仔细,就没敢打扰,刚好营里休沐,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老孟他们的动作这么快,这才一个月,就有成品出现了。”

    吴熙弯腰施礼之后,很不要脸的说道。

    “就你小子能行,谁说营里一个月就要休沐一次的,虽然老夫多年不问军事,但是,军营里的事情还是知道的。”

    吴熙干笑了两声,说道:“刚刚得罪了人,怕牵连到家人,回来瞅一眼就走,你是不知道天觉先生的脾气,要是这么大的事情不亲自去说,小的害怕挨打,他的戒尺又薄又硬,打小子的屁股刚好。”

    崔世才笑的停不下来的,他觉得这小子就是一个孝顺的,这么隐晦的表达孝顺,他还是头一次听到。

    “算是一个孝顺的人,不过老夫想问你,你是不是觉得我家的宝贝孙女和你很相配啊?”

    这话问的就有问题,什么叫他觉得,本来就是啊,明摆的事情,让他这么一问还真不好回答了。

    “如果您说的是妙彤的话,小子觉得那就应该是我媳妇才对。”

    吴熙说的不比不亢,这样正式的事情回答起来必须要让人家看到你的决心,稍微有一些动摇,这件事情恐怕就要黄了。

    “何以见得啊?王公贵族多如牛毛,你为什么觉得老夫就一定会答应呢?再说了,老夫这个孙女是个天选之子,是注定了的祭品,否则那就是大不敬的罪名,难道你就不担心吗?”

    这就是故意挑刺呢,考验的就是吴熙坚定的信念。

    “小子刚才还和那个道士打了一架,就是要把我媳妇从那些贼人手里夺回来,这样的决心难道还不够么?”

    “那么人家说妙彤是个石女,你是怎么看的?”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吴熙呵呵一笑,回答的很从容。

    “这就是诛心的罪过啊,统治阶级为了巩固自己的地位,凭空捏造了天神的事实,是用来迷惑大众的。

    那么依附于上的就是道家学派的诞生,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编瞎话的本事越来越精湛了。

    可是这个世道就是这样的,你说的越是玄乎,反倒有很多人就相信了。”

    崔世才喝了一口仆人泡好的茶,啧啧的赞叹。

    “难道说这些诛心话,就一点儿都没有腐蚀到你?”

    “小子就是那冥顽不灵的木头,对于这些事情从来都不相信,就算是有其事,那也是人为搞的鬼,和人本身没有任何的关系。”

    崔世才眯起了眼睛,似乎在想事情。

    猛然睁开眼睛,说道:“天知道你小子打的什么鬼主意,不过你的话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吴熙对于这些顽固的老头子很头疼,是不是只要上了年纪,心里的疙瘩就会越聚越多,怎么都解不开呢?

    “说句不好听的话,老爷子家里是该整顿一下了,保不齐这些人里,就会有一些不安分守己的人,偷偷的在众人的饭食里做些手脚,那么不能生孩子的事情就会在家里蔓延。

    小子看过了,老爷子家里的人丁也不单薄,怎么看着后代里就那么寥寥几人。

    要说偶尔一个发生这些事情,还能说的过去,集体生不下小孩,这就有些奇怪了。

    巧合的事情越是巧合,那么就不是巧合了。”

    “你什么意思?”

    老头子有些发怒了,为了自己的屁股不遭殃,还是跑比较好。

    果然这话问完,老头子拿起身边的藤条就要抽上来。

    吴熙跳着脚就跑的远远的。

    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至于他怎么做就不是自己的事了。

    老头子心里的愤怒没有发泄出去,喊过糜烂成风的小儿子,藤条就抽在身上,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传入吴熙的耳朵,钻在心里,一阵阵肉疼。

    还好不是抽在自己的身上,要不然这几天就不要再起床了。

    老头子几十年的怒火发出来不是轻易的就能压下去的,要是刚好那些臭道士不长眼的上门来叨扰,吴熙不敢想那些臭道士能讨得了好处。

    小儿子蜷缩在角落里说什么都不肯出来,浑身抖得像秋风里的落叶。

    见打不着儿子,厉声换过管家,让他带着人在家里开始排查奸细,并且让自己的大儿子放下手头的事情,赶紧回家。

    老头子的愤怒被激了出来,吴熙的目的就达到了,他害怕这些人很久没有见过大阵仗,一会儿那些道人打上门来,没有个好应对的。

    就算是实力不济,自己救援起来也不至于那么困难。

    回到家里,青阳道士,智心和尚,还有蝴蝶很友好的在研究着茶具,在里面倒上酒,喝的风生水起。

    酒是老孟刚刚酿造好的,由于大宋不准私人贩卖酒,买的都是官家酿造的酒,于是这么好的酒只能在自己家里享用。

    “就是一些山野粗人,这么高雅的事情,让你们这么一掺和,什么都变了味道。”

    吴熙就看不惯青阳那张赖皮连,要不是看在他和那些道观的里的道士不是一类人,早就让人拿着棍撵出去了。

    “知道你看我们不顺眼,三教九流而已,能讨口饭吃就很不容易了。

    这次道家做的实在有些过分了,但是皇家的狗腿子哪一件事不是有理的?

    你是个明白人,和皇家做对,就没有后顾之忧么?”

    青阳和皇家的关系走的比较近,知道里面的那些勾当,但是也担心吴熙这么闹下去,对自己的前途没有一点儿好处。

    能耐人多了去了,也不在乎失去一个小小的都虞候。

    “这是小子的志向而已,一直以为你们密法司是皇城司之外天子的另外一个秘密机构,是比较了解皇帝的,现在看来,也只是些皮毛。”

    吴熙在茶桌上翻开一个茶杯,也在里面倒了一些酒,凑上去闻了闻,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二十一世纪。

    这才叫酒么,宋人喝马尿喝了那么多年,也该有新品种问世了,这件事情结束之后就去问问皇帝,他们家的酒这么好,为什么就不能卖?

    闵了一小口,那穿肠的毒药划过喉咙,瞬间整个人都变的清明了。

    “小子家里的酒还是不错的,从来都没有喝过,这是什么新品种?”

    青阳见说不过吴熙,就变着方法来逃避,毕竟这件事情和他们道家是有联系的,虽然自己只能算是半个出家人,但是心理面的渊源还是有的。

    “知道你绕不开心里的结,索性就没有通知你,喝完这顿酒,有多远就滚多远,到时候看你两不相帮,会寒了心的。

    说实在的,我在这个世界的朋友不多,你们算是交到心里的朋友,虽然各有目的,但是看的出来都没有恶意。

    这就很好,大家把话说的很开,彼此之间没有隔阂间隙,这是多么美妙的画面。

    那些见了面就知道打着哈哈,心里给你使劲的这些人,吴某人趁早就和他断了联系。”

    和尚笑的不能自抑了。

    蝴蝶扶了一把,总算是没有跌倒。

    “这小子就会说些诛心的话,总共才见了两会,就成了交心的朋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年头朋友廉价的几句话就能睡在一个被窝里互诉衷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