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零开始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假鬼和真鬼

第一百八十七章 假鬼和真鬼

作者:雷云风暴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从零开始最新章节!

    “艾尔莎?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应该和冰封女妖会长一起被包围了吗?”

    来人并未回答这些俄罗斯行会会长们的话,而是扫了一圈众人之后问道:“怎么就你们几个了?其他人呢?”

    “是这样的。”其中一个俄罗斯行会会长出声解释道:“冰封女妖会长带着你们去接管主力部队的指挥权之后我们这边就遭到了冰霜玫瑰盟联军的大规模攻击,熊堡那边的伪装部队也不再伪装,而是依托艾辛格移动要塞的火力推平了熊堡,现在我们在这一地区的支撑点已经不复存在,附近的都是一些综合类都市,战斗力都很一般,而且主力部队全都不在家,剩下的城防军根本就有能力保卫城市。现在冰霜玫瑰盟和那些联军部队正在趁着这个机会分三路抢占我们的城市,并且根据我们的情报人员传回的信息,他们在已经攻下的城市之中执行的是劫掠政策。这一点和之前的冰封女妖会长推测的结果是一样的。”

    “我问你其他人呢?”

    “他们都是被袭击的城市的会长,现在都去指挥战斗了。”那个俄罗斯行会会长说完之后又问道:“你们那边的主力是怎么回事啊?不是冰封女妖会长已经过去了吗?怎么反而被包围了呢?”

    艾尔莎听完之后神情冷峻的说道:“主力部队没有被包围,只是在我们的周围出现了大量冰霜玫瑰盟的流动猎杀小组。这些人都是空骑兵,速度太快。我们要是大队人马追上去他们就跑,我们的人一撤回来他们就又盯上来了,跟苍蝇一样烦人。你们派来联络的人和我们派出来的人都被这些人给截杀了,我们还追不上他们。但是他们也不敢攻击我们的大部队,只能在外面围着我们的部队兜圈子找机会骚扰。另外,因为这些人的干扰,我们的主力部队几乎失去了全部的侦查能力,现在根本就不敢乱跑,就怕再遭到暗算。”

    “可是你们的主力运动速度这么慢,我们的城市要怎么办啊?”那个俄罗斯行会会长说道:“再这样下去我们这边的损失肯定会越来越大。这些城市可都是人口重镇。要是都被劫掠了,我们之后的发展会受到很大影响的啊!”

    “我也知道你们这边需要我们的增援,但现在情况如此,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艾尔莎说道:“我们的主力在那里多少还能威慑一下冰霜玫瑰盟联军不让他们太嚣张。要是因为我们急忙赶路再遭到暗算彻底失去兵力优势。到时候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比我清楚吧?”

    那个俄罗斯行会会长被这么一说也是没办法了。实际上他也就是因为着急才会这样说一说。相当于是在发泄心中的怨气了,但实际上他自己也知道,这个事情真的不能怪冰封女妖。因为他们确实是不能急着赶路,不然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有时候你虽然可以理解,但感情上却还是那样,该着急还是着急,该难过还是难过。尽管理解冰封女妖他们的行为是正确的,但是轮到自己的城市被洗劫了,那些城市的所属行会自然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除了拼命的抵抗之外,那就是剩下对冰封女妖的埋怨了。虽然他们也知道冰封女妖现在的行为没错,可走到今天这一步,难道都不是冰封女妖的错吗?之前的假情报虽然起到了关键作用,但冰封女妖的错误判断总不能推卸的一干二净吧?所以虽然嘴上不说,其实很多俄罗斯行会的会长都已经开始对冰封女妖有意见了。

    就在这种僵持状态之下,我们行会的进攻部队在艾辛格移动要塞的帮助下已经一口气将第二批次的三座城市全部拿了下来,不过因为推进的太快,第一批次的两座城市的劫掠工作都还没有完成,因此这边的城市只能让我们的主力部队来进行劫掠了。这样一来无疑就耽搁了之后的推进速度。不过这种事情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第二战场这边的部队只是我们这支联军的一小部分,大部分都在守卫那边的主阵地,所以能有如今这个进度已经是相当不错了。至少参加行动的那些行会会长们都没有任何的抱怨心思,毕竟眼前的利益已经多到来不及抢了,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也没用啊!

    我们这边因为人手问题推进速度限入短暂的停滞阶段,但是另外一边我们的部队可是没闲着。

    眼看着已经接近黄昏了,此时主战场那边俄罗斯进攻部队的主力都已经被杀了个七七八八,目前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作,而松本正贺这家伙也不是那种闲得住的人,所以在将后续的工作丢给了一个他手下的日本玩家负责之后就将这边的主力部队全都给拉了出来,然后沿着本来应该是俄罗斯玩家的推进线路的道路逆推了回去。

    说实话带着这么大一支军队出来,松本正贺感觉还是相当刺激的。之前他虽然也领导过日本玩家的战斗,但那毕竟是日本玩家,数量有限。但是这次可不一样。他这边可是带着多国联合军团的主力啊,光玩家就有接近八千万,npc更是高达三亿多。如此庞大的兵力,他只留下了一亿多npc和三千万玩家守卫占领区,剩下的全都要给带了出来,也就是说松本正贺带出来的人马足有两亿五千万。

    两亿五千万的大军是个什么概念呢?整个军团的正面是一个十七公里宽的锋线,而后面的部队则是绵延数百里,先头部队已经抵达了最近的城市,后续的兵力还在占领区那边没出来。这也就是游戏里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用考虑,要是现实中有这么大一支军队行动起来。后面的后勤单位估计能吓死人。不过游戏里因为玩家的消耗很低,外加空间装备的携带能力远不是一般的运输车辆能比的,所以即便是这么庞大的一支军队,竟然也可以轻装简从的跑出去打仗。

    当然了,松本正贺敢这么干是因为他这里有详细的战场情报,知道俄罗斯方面已经快要被虐出翔来了,所以他才敢带着这支大军出来显摆,毕竟我们那边走的时候带走了大量的指挥人员和几乎全部的重武器,所以松本正贺这边剩下的就剩人了。打野战还凑合,攻城的话就有点费劲了。

    对于松本正贺的行动我在艾辛格移动要塞那边就知道了。毕竟松本正贺的战场指挥也是依靠军神进行中转的。所以战场动态什么的当然逃不出我的眼睛。不过,对于松本正贺的行为我没有过多的干涉,一来确实是没有什么危险可言,二来则是因为我想要松本正贺去感受一下那种千军万马至于手中的感觉。不是为了让他爽一下。而是要让他害怕。

    可能有人会说。这手下并将如云的感觉应该是意气风发才对。为什么要害怕呢?能问出这种话就说明你不是个统帅,因为只有真正领导过庞大军队的人才能明白那种万千人的安危全压在自己一个人头上的责任感。

    指挥这种大军初期的时候确实是很兴奋,就好像小孩子偷到了大人的汽车钥匙将汽车发动了起来一样。那种感觉相当的兴奋。但是,当这部车真的在自己的控制下跑起来之后,多数孩子都会吓哭,因为他这个时候会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让车子像在爸爸妈妈手里一样走直线。看着蛇形的汽车,感觉随时会撞到东西,这个时候的恐惧感是孩子们无法承受的,所以多数偷开汽车的孩子如果没让车真的跑起来还好,一旦车速真的上去了,多数孩子都会被吓到。

    松本正贺当然不是个孩子了,但是他却没有那种统帅亿万大军的能力。事实上这种能力很少有人有,即便是我自己都不敢说自己搞的定。我依靠的是军神这个事无巨细的辅助器,外加上红月、鹰、玫瑰以及素美他们这些人的分担,这才是我们行会指挥系统能够高效而稳定运转的核心所在。

    松本正贺虽然已经投靠了我们,但人的思想也会变的,就像她当初他从一个鉴定的日本民族主义者变成了现在的反日份子一样,如果我不能合理的控制松本正贺的情绪,他也是有可能再变回当年的那个松本正贺的。当然,现在他现实中的身体已经跑到了我们这边来,被我们监管着,所以他就算想背叛也要掂量一下。不过,毕竟松本正贺的能力还是相当不错的,所以我不希望失去这个手下,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杜绝他出现这种想法,不让他有背叛的心思。而我之所以不反对他的这种行为就是要让他知道,有些事情我们能玩的很轻松,但是他玩不转,这样他就会依赖我们,从而不会再想背叛之类的问题。

    想要和一个人永远保持良好的关系,最好的方法就是一开始就不要让双方之间出现裂痕和隔膜。我相信这一点,也是这么做的。

    松本正贺刚开始指挥着两亿五千万大军出了集结点之后确实是和我预测的一样意气风发了一阵子,然后当大军遇到了一座俄罗斯城市之后问题就出现了。

    因为这两亿五千万大军铺开的面积太大,根本不可能绕开这个城市,所以攻击就成了必然的问题。但是,直到这个时候松本正贺才发现,这两亿五千万大军就像是那部被孩子启动的汽车一样,让它动起来很容易,但要控制他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本来松本正贺是计划在城市外围暂时停下,然后将位于后方的重步兵调到前面来攻城的。毕竟行军过程中骑兵速度快都在两翼和前锋,现在步兵都被丢在了最后面。但是,虽然他下达了这样的名利,可是因为这些军队实在是太多了,结果在停止前进的时候就出了问题。因为有些队伍要给别的队伍让路,结果发现了拥挤情况,前面的队伍被推挤之后直接进入了敌人的城市防御范围。

    对面城市里的俄罗斯玩家也不知道是吓到了还是怎么的,看到这边有人进入射程之后直接手一抖就开炮了。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被攻击的部队直接开始冲锋。然后周围的部队都动了起来,后续部队不知道前面为什么跑起来了,于是也跟着动。虽然松本正贺通过军神下达了不许前进的命令,但这个时候前锋已经冲到人家城墙下面了。面对着头顶上的敌人发动的攻击,傻瓜才会站在那里挨打呢。所以这些前线部队的攻城行动在完全没有指挥的前提下就开始了,而且冲上去的还是一支骑兵。

    战斗开始之后指挥变得更加混乱,后面刚稳定下来的队伍又动了起来,而且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这边的玩家更加的难以指挥,看着前线城市那边的战斗引起的爆炸和火光。整个部队都在骚动。然后有些部队不听指挥越线攻击,有些则是没有动,而那座倒霉的城市就是在这种完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被攻陷了。不是因为我们这边战斗力多强,指挥多么得好。就因为一个原因——我们人多。

    战斗结束之后城市内的东西被哄抢一空。然后松本正贺气急败坏的命令重新整队清点伤亡。结果一直忙了三个多小时才在军神的帮助下搞定了战场报告。就为了这么一座小城市,这两亿五千万大军足足减员十万。这点人在两亿五千万这个大基数之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问题是他们攻击的只是一座平平凡凡的小城市啊!这座城市的防卫力量根本可以说是等于没有。如果是正常的战斗,松本正贺觉得自己带上两三万人就可以在伤亡不超过十分之一的前提下攻下这座城市,结果现在直接损失了十万人,就为了这么点大一个城市。

    更让松本正贺难以相信的是,军神之后给了他一份报告证明,这十万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死于踩踏事件和友军误伤,也就是说是他们自己弄死了自己十万人。敌人杀死的还不到这个数字的零头。

    这一下就好像三九头给松本正贺兜头浇下去一大盆冰水一样,瞬间让他之前的意气风发和得意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从极度浮夸的情绪中缓和过来的松本正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命令队伍原地休整,然后开始以行会为单位将带出来的部队一支支的往回带。他是真的吓到了,而且也明白了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松本正贺这边暂且不提,另外一边冰封女妖带领的大军终于在天黑后接近到了己方的城市群附近,但是这只是接近,还不是进入,所以冰封女妖暂时还不敢放松警惕。不过,事实也证明了她这样做是完全正确的,因为白天只是在外围游猎的那些猎杀小队竟然借助黑夜开始主动出击了。

    其实从被围起来开始冰封女妖就知道他们的部队一直在减员,我们对这支部队的骚扰从来就没停止过,但是这毕竟是骚扰,我们也不敢做的太过分,不然搞不好骚扰部队就会将自己给赔进去,所以虽然减员一直在进行,但其实从头到尾加一块伤亡数字也没超过两千。这人数看着不少,但是和这支过亿人的大军比起来那就真的是九牛一毛了。当然,伤亡比例这么低主要还是因为冰封女妖沉得住气,要是她顶不住这种不断有人伤亡的精神折磨直接发飙带着队伍出来追击,那我保证他们的伤亡数字后面至少还能再加两个零。

    虽然冰封女妖充分发挥了缩头乌龟的精神,一路安全的移动到了己方城市附近,但是,我们是不会就此轻易放过他们的。

    本来按说天黑之后俄罗斯玩家应该是有优势的,因为俄罗斯这边有些地方是处于北极圈内的,也就是说俄罗斯这边有极夜现象,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黑夜。这种情况下俄罗斯玩家对夜战的适应性应该是要超过别的国家的玩家的。

    但是,很可惜,他们碰上的是我们冰霜玫瑰盟带领的多国联军,虽然那些国家的部队都是五花八门,而且大多数不擅长夜战,但架不住我们行会擅长啊。至于说为什么我们冰霜玫瑰盟这么擅长夜战……看看我们行会部队里面那成片成片的亡灵就知道了。

    别忘记了我们行会是我建立的,而我是从黑暗系发展起来的。所以我们行会最初的时候就是黑暗系出身,包括艾辛格这个最重要的城市都是魔都,原本就是个亡灵满地爬的地方。所以,本行会的战斗部队和后勤部队之中都有大量的亡灵生物存在。而亡灵生物作为黑暗生物,最喜欢的就是黑夜了。所以,黑暗神马的我们最喜欢了。

    天黑之后原本的天兵天将部队就开始后撤,虽然还是保持着对敌人的监视,但却已经脱离了直接接触,但是我们并没有放弃攻击,而是直接将亡灵部队替换到了内圈开始进行大规模行动之前的骚扰战了。

    其实我们的真正行动还没开始。当然我们在冰封女妖他们进城之前还是会给他们来一次印象深刻的战斗的。但现在他们距离城市还有点距离,还不适合干这种事情,所以我们就需要先预热一下。

    在亡灵军团抵达冰封女妖他们的军团外围之后,最先动手的就是我们集中起来的巫妖大军。不过这次他们不是直接杀进去。而是先弄出了一大片的死亡迷雾。为了制造这个雾气。我也用手里的邪龙守护戒指帮了点忙,然后克里斯蒂娜客串了一把邪恶巫师,直接借用几千名高阶巫妖的法力释放了一个战役法术——黑暗天幕。

    这东西本来是亡灵城市用来挡太阳的。不过其实在野外也是能用的。黑暗天幕的特点就是可以吸收光线,并且转化光能为黑暗能量。这种效果的直接作用就是会导致亡灵生物高度活性化,即便是一些新战死的尸体也会迅速亡灵化。

    在这个魔法使用完成之后,原本的一点点月光就彻底看不见了。之后加上大雾弥漫,冰封女妖他们所在的区域几乎是变成了一片漆黑,说伸手不见五指那是一点都不夸张,因为即便是手牵手的两个人此时也根本看不见对方。

    黑成这样大军的移动速度也就可想而知了。前锋部队几乎都是一手举着火把,另外一只手用手里的武器当导盲棍在地上敲击着前进,因为此时他们根本就看不到路。

    “告诉前面的人,不能停,慢一点都没问题,绝对不能停,这是冰霜玫瑰盟发现我们快要到家就狗急跳墙了,我们一停就中计了,所以千万不能停。另外,告诉前面的队伍,做好应付敌人的突然袭击的可能性,这么大的雾,他们不会仅仅是吓唬我们那么简单,肯定还有后手。”

    被叮嘱的那个玩家听完之后立刻转身走了出去,和多数人不一样,她在这黑暗之中行动自如。虽然此时她的视力范围也被压制到了只能看见周身十米之内的情况,但相比之那些瞎子一样的人,她这样已经相当不错了。起码十米的可视范围能让她行动如常,不至于撞到墙上才知道前面有障碍物。

    就在这个玩家将冰封女妖的命令通知下去之后不到十分钟,那些正在黑暗中摸索的俄罗斯玩家突然就发现周围的情况出现了变化。首先他们发现周围的能见度似乎是恢复了那么一点点,原本是真的伸手不见五指,即便手里拿着的火把看起来都是暗淡无光的状态,可那火把明明就烧的异常的旺盛,可就是没有多少光亮。但是现在,不但火把的光亮恢复了一些,而且周围的雾气之中也开始出现了一丝淡淡的蓝紫色的光芒。当然,这个光亮度依然是超级低,只能说勉强能看到人影轮廓了,而且距离还不能远,超出三米范围依然是啥也看不见。

    除了光线亮度有所恢复之外,俄罗斯玩家还发现周围的温度正在下降,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这是一种错觉,而且是集体错觉。该地区在俄罗斯并不算是多高的维度,所以温度还算凑合,也就是零下几度而已。这种温度在俄罗斯实在是太正常了,根本就不会让他们觉得冷。但是,就在刚才,这些完全不怕冷的俄罗斯玩家突然就感觉周围好像起风了,而且这些风吹到身上感觉有一种从骨头里冒出来的冰冷,仿佛整个人都要冻僵了的感觉。但是,使用各种方法测试之后大家确定了环境温度没有下降,感觉到冷只是一种集体幻觉。

    其实也怪俄罗斯玩家倒霉,这个国家虽然人不少。但是亡灵系的却特别的少,主要是因为低级亡灵在太冷的地方没有办法生存,所以这边的亡灵系玩家就特别的少。要是这边的亡灵系玩家多一点,他们肯定会发现,这不是寒冷,而是周围的空气中负能量高度聚集的结果。

    “喂,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啊?”正在前进中的几个俄罗斯玩家中有人问道。

    “声音?”旁边的俄罗斯玩家侧耳倾听了一下,然后道:“没有啊!你听到什么啦?”

    旁边的俄罗斯玩家表情有些紧张的说道:“好像是女人的哭声。”

    “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人哭?再说……”那家伙正要说教一番,结果话说到一半就突然卡主了,因为这次他也听到了那个哭声。这是一种相当奇怪的哭声。他可以确定这是女人的哭声。但绝对不是俄罗斯女人的哭声,因为俄罗斯的女人不会这样小声的抽泣,这种让人一听就觉得万分委屈的声音太过细腻,俄罗斯女人粗犷的性格就算是哭起来那也是相当的豪迈。绝对不会这样。

    事实上如果是中国玩家听到这样的声音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他们:“不用猜了。这是女鬼的声音。因为我们国家的电影里女鬼的哭声都是这样的。”

    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人在哭,而且之前没有听过这种声音,但这并不妨碍他们领会其中的意思。那两个玩家瞬间就感觉到一种从头凉到脚的感觉。因为他们好像无师自通的理解了这大概是那种鬼怪类的东西发出的声音。

    其实相比之有形的东西,大多数人更怕的是那种未知的东西,所以游戏里的怪物虽然千奇百怪,但时间长了大家都能适应。但对于那些鬼怪之类的未知事物,却依然是有很多人无法适应,以至于直到现在还经常听说有玩家可以淡定的和一千多级的死亡骑士对冲,结果却被二百级的怨灵给吓晕过去了。虽然从游戏角度来说,一百个怨灵也干不过一个死亡骑士,但死亡骑士除了一身黑,基本上和一般的其实就没啥区别了,反倒是怨灵不但身体是半透明的,而且经常性的披头散发并长着一张抽象派的面孔,这一切都和鬼怪电影里的那些鬼一模一样。结果就是死亡骑士明明很猛,结果根本没人怕,而怨灵其实很菜,结果却吓得一帮子高级玩家死活不敢打。

    这帮子俄罗斯人虽然胆子很大,但那是面对自己知道和了解的东西,突然听到这种声音,脑子里立刻就联想到了那些恐怖的场面,然后这些人就越是想越害怕。

    就在这边的俄罗斯玩家情绪越来越紧张的时候,蓝紫色的迷雾之中却是突然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性的人影。这个影子一闪而逝,速度很快,但结果却是将聚精会神盯着迷雾的那帮人给吓得惊叫了起来,因为那个人影的面孔实在是太恐怖了。其实比起一张丑恶的怪物面孔,扭曲的人脸反倒更有威慑力一些。刚刚那张脸就是极度扭曲的状态,以至于尽然将几个身高一米九的俄罗斯大汉给吓叫了起来。

    这边的叫声当然是让周围的人紧张了起来,而这种情况却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到处都在发生。这些俄罗斯玩家正在逐渐的紧张起来,并且不时的看到各种恐怖的生物在附近一闪而逝,最终有人终于忍不住爆发了。他突然狂吼着朝着一张鬼脸冲了过去,然后一刀砍了下去,但是,很快他就愣住了,因为那被砍中的家伙居然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同伴,然后那个人就在大家惊愕的目光中倒了下去。

    这种情况一出现就好像瘟疫一样的四处蔓延,而冰封女妖那边也是迅速的了解到了这种情况的原因。毕竟有这么多俄罗斯玩家在,虽然亡灵系在俄罗斯这边属于弱势项目,但因为很多精神系的东西必须要亡灵系支撑,所以冰封女妖曾专门扶植发展过一段时间俄罗斯的亡灵系玩家,也正因为她的远见,所以现在俄罗斯这边好歹还是有一些亡灵系玩家的,而这些内行人士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并报告了上去。

    “你说的是黑暗能量?”

    “不是黑暗能量,而是负能量。”这个来报告的亡灵系玩家看着冰封女妖说道:“黑暗能量虽然是和光明能量对立的存在。但本质上它依然是能量,是一种正向能量,区别只是属性和光明能量刚好相反。但是,负能量却是一种完全逆反的能量类型,这种能量在黑暗系中只有亡灵生物才会有,而且这种能量可以和正能量发生中和反应并消失掉。”

    “可是这个和我们周围的幻象有什么关系?”一个俄罗斯行会的会长问道。

    那个亡灵法师玩家立刻道:“我说了,那不是幻象而是幻觉。”

    “有区别吗?”

    “当然有。幻象是一种通过外在手段产生的图像信息,本质上它就是一种光线。受术者看到了这些虚构的光线,于是以为自己真的看到了那里存在什么东西,这就是幻象。当使用某些反抗技能的时候既可以抵消这种光学误导。从而识破幻象。但是。幻觉是你自己脑子里臆想出来的东西,是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刚刚已经发生了那么多次自己人误伤事件,你们有人用破解幻象技能发现什么了吗?显然没有,这就说明那根本就不是幻象而是幻觉。”

    “那么这些人的幻觉是怎么产生的呢?就因为你说的负能量?”冰封女妖问道。

    那个玩家点头道:“没错。负能量是一种和正能量对立的能量。会自主的中和掉正能量。因此当我们处于这种环境中的时候身体会感觉到冷。因为自身的能量正在损失。但是因为身体本身没有问题,所以并不会立刻就出现其他反应,只是会感觉到冷而已。但是。随着能量侵蚀的加强,身体会逐渐丢失能量,所以会越来越冷,并且感觉四肢无力,更重要的一点是精神能量也是正能量,所以长期处于负能量之中会导致精神能量过度耗损。这种精神能量耗损的情况就好像人睡着的时候精神能量处于休眠状态一样,而我们睡觉的时候会做梦,这也是一种类似于幻觉的存在,只不过睡觉做梦时精神能量休眠造成的,只要人醒过来就没事了。但是如果是精神能量耗损的话,虽然短时间内不会有问题,但是随着时间的增加,幻觉会越来越严重,并且逐渐危及生命。另外,因为法系职业和战斗类职业的属性不一样,所以法系职业的精神能量更强,受到的影响较低。”

    “难怪出现幻觉的都是战士类型的玩家。”旁边一个俄罗斯行会的会长说道。

    “好了,原因我们知道了,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对抗呢?”冰封女妖问道。

    那个玩家想了一下说道:“解决问题的最终目标只有两种,一是想办法让周围的负能量指数下降,重新恢复正常能量的比例,或者就是干脆将玩家和周围的能量场隔离。”

    “这两种方法哪个好实现一点?”一个俄罗斯行会会长问道。

    那玩家摇头道:“都不容易。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是正常地图,也就是说不应该出现负能量高度集中的情况。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先找到负能量集中地原因,然后才能考虑如何解决问题。可是现在这个样子,我觉得我们不大可能找到原因,而且即便是找到了,我看也未必有办法解决。”

    这家伙的话倒是让周围的几个俄罗斯行会会长都点起了头,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种现象肯定不是自然形成的,那就只能是我们冰霜玫瑰盟搞得鬼,而现在周围一片漆黑,还有浓雾遮挡,他们要想出来调查情况无异于自己找死,所以说,这个方法基本不靠谱。

    “你说的隔离方法要怎么隔离?”

    “法师好办,魔法护盾就可以隔离负能量,只是需要持续消耗魔力。但是战士类玩家就麻烦了。他们本来精神能量就低,抵抗法术都不会,所以要想让他们也抵抗这种负能量就要想办法让他们的体表充满正能量。只是先不说我们上哪去找正能量物质覆盖满他们的全身,就算有,这个消耗量也将非常恐怖,而且这个消耗还是持续进行中的,一旦那些能量互相中和之后,我们又要重新找正能量物质去补充。所以在我看来这一招比第一招更不靠谱。”

    “那岂不是没救了?”旁边的一个俄罗斯行会会长问道。

    “那倒也不是。”这个玩家大喘气一样的说道:“其实换个角度想想,我们要破除负能量状态不容易,敌人要维持这个状态应该更难吧?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就是一个正能量的世界,他们人为的制造这种负能量环境,而且面积这么大,那些负能量必然是需要不断的被周围的正能量中和掉的。这期间需要消耗的负能量绝对是海量的,我不觉得敌人可以撑多久。所以我的建议是尽量约束住自己人,只要不被幻觉所左右,坚持一段时间之后敌人撑不住了自然就会撤掉这个负能量环境。”

    “有道理。”冰封女妖转身对身边的人吩咐道:“马上去通知各部队约束好自己的部下,注意不要被幻觉迷惑,坚持一段时间幻觉自然就会消失。”

    冰封女妖找来的这个亡灵系的玩家分析的确实是很有道理,而我们也确实是无法长时间维持这里的负能量环境,但是,我们的目的本来也不是用这个东西弄死俄罗斯玩家,因为我们还有别的玩法。

    就在俄罗斯玩家纷纷知道了这些只是幻觉,只要控制好自己不要被吓到就行了之后,那种自己人误伤自己人的情况就被基本控制住了。虽然偶尔还是会有人误伤自己人,但是数量已经降低到微乎其微的地步,基本可以不用管了。只不过,就在他们以为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的时候,新的威胁又来了。

    一名处于军团外围的俄罗斯玩家忽然就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只飘荡着得巫妖,这个巫妖也是个女性,看起来还算漂亮,但是一身白衣飞来飞去其实还是蛮吓人的。不过,这个家伙谨记之前的通知,提示着自己:“这是幻觉这是幻觉。”

    就在这个家伙神神叨叨的念叨着的时候,他盘边的家伙却是忽然问道:“你在那里念什么呢?”

    “我……”这个家伙刚要说话,没想到前面的巫妖却是突然冲了上来,然后手指一划就将他的气管给切开了。瞬间血水喷了对面那家伙一脸,不过对面那家伙只是愣了一下之后就忽然恢复了正常,然后转头对自己另外一边的一个玩家说道:“这幻觉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刚刚居然看到贝塔斯被一个巫妖给杀死了。”

    旁边的那个玩家听到这个愣了一下,然后突然就想要叫,结果声音还没发出来就被那个巫妖又给抹了脖子。其实这个家伙之所以要喊,就是因为他发现了这其中的秘密。

    幻觉是一个人自己脑子里臆想出来的东西,这一点和幻象不一样,除了你自己,别人是看不到你的幻觉的。但是,刚刚这个家伙听到盘边的人告诉自己他看到了同伴被杀,这就不对了,因为他也看到了。两个人如果同时看到一样的画面,那么除非这是幻象,否则就一定是真的,反正不可能是幻觉。所以,这家伙突然就意识到这是有敌人借助大家的幻觉真的混了进来。不过很可惜,他还没来及警告就被干掉了。

    因为事先得到了通知,所以这些俄罗斯玩家都以为看到的那些飞来飞去的女性身影都是幻觉,却不知道就在刚刚,一大群巫妖以及中国的鬼怪系生物已经彻底的进入到了对方的本阵之中。而此时大部分人依然还以为这些都是自己的幻觉。这一错误认定很快就让俄罗斯玩家们吃了大亏,因为他们居然将敌人当成了幻觉完全没有进行任何抵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