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自未来[娱乐圈] > 99|过去的故事

99|过去的故事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来自未来[娱乐圈]最新章节!

    联邦历3702年。

    星际浩瀚无边,壮阔的银河旁边,有一列舰队正极速前行。

    “小心着点儿,这次的货可重要着呢。”

    “没事儿,最近尽管放心,听说黑森纳的首领被抓了,联邦法庭正要审判他呢,估计逃不过一个死刑。”

    “那又怎么样,那群海盗死了一个首领还会有一个新首领,你真当黑森纳就会这么完蛋吗?”

    “是啊,更别说还有其他海盗在呢。”

    “该死的星际海盗……”

    一边咒骂着星际海盗,他们一边打起精神来,其实他们骂得正义凛然,自己也不是就真的这么正义,这是一列走私舰队,专门在星际走私倒卖一些违禁物品。

    所以他们不会走联邦制定的商用通道,而是用的私人跳跃点,被星际海盗打劫的几率也更高一些,因为不受联邦保护,星际海盗也乐得黑吃黑。

    “滴滴滴滴——”

    这警报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所有人都赶紧跑了过来,看到探测器上出现了一片红点。

    “妈的,没发现有舰队痕迹,这探测器是不是出问题了?”

    “是很久没检修了,老板又不舍得换新的型号,在这种事上总是这么抠门,探测器多重要的东西啊。”

    “说的也是。”

    仔细看了一下确实没有舰队,他们放下心,又去吃喝玩乐了,干他们这行也是在刀尖上跳舞,和星际海盗没多少差别,都是游走在灰色地带,醉生梦死也就不奇怪了。

    不一会儿,警报又一次响起来,他们谨慎地派出两艘无人巡查舰四处搜索了一下,确实没有什么警报上显示的舰队,顿时又是一阵怒骂,这不靠谱的探测器一次次让他们神经紧绷。

    这样重复了十来次之后,即便是探测器响起来,他们也不在意了,他妈的一直响,烦都烦死人了。

    到晚上他们休息的时候,只留下了两个轮守人员,其他都直接坠入了梦乡。

    一艘隐形舰就这样悄无声息地靠近,没有引起半个人的注意。

    等到隐形舰上的金属手稳稳抓住了比它大十倍的舰体,打开了一条通道的时候,舰队里的人还懵然不知。

    “你没事吧?”

    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年轻姑娘扶住了安德,她比安德还要大两岁,身材高挑,只比他要稍稍瘦小一些,这年代没有什么长得不好看的人,但她们家的基因硬是如此强悍,代代鼻头附近都有一片小雀斑,但这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

    “没事,乌尔里克,你去看看赫尔怎么样了。”这时候的沈闲还叫安德,同样是二十岁的相貌,与多年后的那个他却完全不一样,一双黑沉沉的眼睛深不见底。

    然而这会儿,才是他真正的青春时期。

    赫尔是一个高大的黑发男孩儿,和他们差不多大,乌尔里克给他做了简单的治疗,他重重地咳嗽了几声,“老大,这一笔我们做成了,是不是能申请下来假期了?”

    看着他期待的眼神,安德点点头,“接下来的三个月好好休息,暂时就不接单了。”

    赫尔露出一个笑,挣扎着坐起来,“那就好。”

    乌尔里克没好气地说,“行了别乱动。”

    他的伤势是三个人里最沉重的,乌尔里克是后援,赫尔却是突击手,哪怕有安德的掩护,他们毕竟只有三个人,对方可是有一整个商队,哪怕危险评级只有d,但对于人数太少又缺乏经验的他们而言,仍然算得上是搏命的买卖。

    可是没有办法,总要习惯的,他们这些星际海盗,哪一天不是在生死线上挣扎。

    回到据点将收获整理好,又弄了一些简单的补给,他们这才返回学校。

    安德化名安德·库里斯,乌尔里克化名乌尔·里克,赫尔化名赫尔·赛恩,在联邦第三军事学校上学,很显然,即便是当海盗,狐鲣内部还是很坚持在科技基本水平上的与时俱进的,联邦第三军事学校最有名的就是它的实践课,现在的联邦舰队里最优异的第九舰队里头,有三分之一的新兵都来自于这所学校。

    一整颗灰蓝色的星球出现在他们面前,这颗星球叫埃里克星,是以曾经毕业于第三军事学校的一名联邦上将的名字命名,他曾经在一次对外战争中不幸牺牲,这颗星球在那时被攻打占据,就以这种方式来纪念他。现在埃里克星是联邦星系里最繁华的星球之一,第三军事学校就在这颗星球上。

    他们的小型飞行舱经过了学校的三道检查,才被准许通过。学校里的气氛有些紧张,因为再过两天就是考核日,他们紧赶慢赶在这时候赶回来,就是为了不错过这场考核,哪怕他们念书连名字都是假的,却还是想拿到一张真的结业证书。

    “恐怕到时候你和赫尔的伤都还没好。”乌尔里克忧愁地说。

    赫尔满不在乎,“那又怎样,难道论操作机甲,那群连机甲身上的离子炮都没开过的蠢货能比得上我们?”

    “不,只是那种强度的操作,你们的伤口肯定会崩开。”乌尔里克哼了一声说。

    安德露出一个浅笑,“不过一场游戏,不用太担心。”

    他们返回宿舍的时候碰见同班的几个同学,同他们打过招呼,对方还热情地问他们复习地怎么样。安德很清楚其中一个男孩儿想要追求乌尔里克,她是个漂亮的姑娘,哪怕在这个年代人人经过基因优化,全都长得水准线以上的时候,仍然算得上漂亮,尤其她还很有性格,学校里喜欢她的可不算少。

    可是安德很清楚,她不会对他们有丝毫兴趣,甚至是有些不耐烦的。

    他们根本没有心情去想这些东西,当你连生命都无法保障的时候,其他的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爱情这种东西或许对一般的女孩儿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对于乌尔里克来说,只意味着麻烦和浪费时间。

    随便敷衍了几句,回到宿舍之后,她给两人设定好治疗仪,才开始查看一些最新消息,他们这些星际海盗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黑森纳出事啊……”乌尔里克叹了口气,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但很快抛开了,毕竟只是“邻居”出了事,不是自己家,“咦,居然在第七军事法庭审判,不就在埃里克星吗?”她摇了摇头,消息这样明目张胆,怕是还想吸引一些黑森纳的人来救呢。

    其实怎么可能呢,连乌尔里克都知道,既然他被抓了,哪怕是首领也没什么用处,在被抓的那一刻就已经意味着他被舍弃,没有什么人情道理可讲。

    以往的星际海盗也有被联邦军警抓住的,只是不太多,因为这么多年的斗智斗勇,星际海盗也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想要抓住他们的尾巴得到实际上的罪证很难,像黑森纳的首领这样被抓住还有证据能够公开审判的,大概几十年都没有过了。

    回头看了一眼正躺在治疗仪里的安德和赫尔,她想了想还是没把这事儿拿去打扰他们。

    安德和他们又不一样,银狐现在可是他们狐鲣的首领,黑森纳也是首领,可能他看到会不太高兴吧?乌尔里克想着。

    第二天他们感觉好多了,赫尔吵着要去大吃一顿,第二天就要考核了,乌尔里克才不想去,更何况今天还是黑森纳的审判日,她一点都不想出去,免得又招惹什么麻烦。

    安德却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

    “为什么要答应他?”一块儿申请外出之后,乌尔里克才不满地问。

    安德弯了弯唇角,“你以为他是真的想要吃东西吗?”

    “那是为什么?”她不解。

    安德轻轻叹了口气,“恐怕我们很快就要离开埃里克星了,他舍不得。”

    乌尔里克沉默了一会儿,“这里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吗?”她除了努力汲取知识之外,并没有觉得这里有多好,还不如他们狐鲣的据点星。

    “赫尔和你不一样,他——”安德思考了一下才说,“他原本是有机会过这样平凡的生活的,只是自己选择了做星盗,这三年的学生生涯,恐怕又勾起了他的一些回忆,才会对这里有些留恋。”他解释着。

    虽然年纪不大,安德却早早地就拥有了看透人心的本事。

    哪怕那些回忆多半是不好的,赫尔在内心深处对它仍然有一丝眷恋,这才使他对埃里克星产生了一些移情心理,考核过后他们就会离开这里了,所以他才会有些舍不得。

    这一条街上,都是一些还算不错的餐厅,安德站在街边,看着赫尔与乌尔里克挑选地方,他抬起头来看向埃里克星那浅灰蓝色的天空。

    街边种着一排排紫色的柠铃草,一个男孩儿旋风般刮进旁边的一家餐厅,将一棵柠铃草直接踩得歪倒在地。安德俯下来,轻轻抚摸着那棵柠铃草厚厚的肉嘟嘟的叶片,将它重新立了起来。

    他不知道,旁边那家餐厅的弧形墙面在外面看来是金属色的墙壁,里面看却是开阔的落地窗,就坐在窗边的一个青年眼下有着深深的黑影,唇色苍白眼神冰冷,今天是审判日,可是他只能坐在这里,遥遥地看上一眼而已。

    然后,他就看到了窗外那个人的微笑。

    几年后再见,杨森已经彻底忘了曾经见过这个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心动。

    其实,这才是他第一次见到沈闲,在彼此都只有二十岁的青春时光里——

    擦肩而过,记忆不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