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世入灯 > 第110章 破冰

第110章 破冰

作者:书中寻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三世入灯最新章节!

    说我假传圣旨?!

    你刁难我?!

    公报私仇?!

    老头儿你可以啊?!你知道站你面前的人是谁么?知道我什么身份地位么?你真的单纯以为老子我只是九天天神么?

    老子是魔后!我男人是大!魔!头!

    老子刚在龙宫门口跟你姘头界灵保持风度与素质是给你个小面子!既然你都给脸不要脸了我还跟你客气什么?

    然后我一怒之下抬手横刀,瞬间就把寒气森森的随影刀架在了老龙王的脖子上,凌厉的刀风刹那间扫荡掉了这老头儿下巴上的一半白胡子。

    东海龙王那老头儿根本想不到我真的会把刀架在他脖子上,当场就傻了,老态龙钟的身子瞬间僵成了木头人,然后结结巴巴的开口:“神、神殿大人,有、有话,好好说。”

    看着东海老头儿额头上冒出的密密麻麻的冷汗珠子,我阴森森的一笑:“开冰渊。”

    “神、神殿大人,这,这不合规矩啊。”

    我冷笑:“本后数三个数,数完您要是还没决定好,那本后就去找下一任东海龙王开冰渊,三、二……”

    “开!开!既然是神君有令本王必定遵从。”然后东海老龙王立即召回了界灵。

    当界灵看到我把刀架在东海龙王脖子上并得知要开冰渊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慌乱,反而故作惊讶的问道:“小寡妇,你这是做什么?快把老龙王放了!冰渊是说开就开的么?”

    啧啧啧,这演技,比我的还辣眼睛!真是婊.子无情啊,提上裤子就翻脸不认人!

    龙王当场就怒了,直接拍案板了:“混账东西!你是反了天了?连本王的话也不听了?”

    界灵妩媚一笑:“龙王息怒啊,开不开冰渊是神君说了算,万一这个小寡妇真的是不耐寂寞假传圣旨,然后入了冰渊把魔君给救走了,日后神君要是怪罪下来,谁担当得起?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咱们可惹不起!”

    啧啧啧,这个界灵也很有心眼啊,想要激怒我杀龙王啊。

    我朝界灵摇头一笑:“你以为我把龙王杀了你就自由了?和你签订生死契的是东海海眼,不是东海龙王,虽然海眼认龙王为主,但是龙王是流水的,海眼却是铁打的!”

    听完我说的话后,界灵的面色瞬间惨白,眼中充斥满了惊愕与惶恐。

    我笑:“你与海眼签订的是生死契,海眼在你在,海眼枯竭你也会消散,所以无论如何,你这一生一世都别想离开东海。”说完我拍了拍老龙王的肩头,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头儿,下次选小老婆的时候可是长点心吧,她可是个活了二十几万年的老妖精啊!”

    我把界灵想要借刀杀人的意图戳穿了之后,老龙王气的浑身都在颤抖,然后他咬牙切齿的警告界灵:“既然海眼认本王为主,那么本王想让海眼要你的命简直是易如反掌。”

    这老头儿也聪明,一语道破关键之处——界灵的生死不在她自己手里,而在东海龙王手里。

    像东海界灵这种危险人物,莫愆肯定不会对她放任自如,不然迟早会成为一方祸害,更何况她还有个能困万物的冰渊,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将她囚禁在东海。

    界灵瞬间醍醐灌顶,脸色又苍白了几分,然后浑身止不住的抖,再下一刻就给老龙王跪下了,不停地磕头:“龙王息怒!龙王息怒!龙王息怒!”

    老龙王被气的已经忘了自己的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刀,竟然还端起不怒自威的架子了,我直接让冰冷的刀刃贴上了老龙王的脖子,老龙王瞬间清醒,然后急切道:“还不快去给神殿大人开冰渊!”

    ……

    冰渊内依旧是冰天雪地,寒风刺骨,放眼望去满目惨白,刺得眼睛疼。

    如今的修为比上一世高,我倒是能在凛冽的寒风中向前走了,再也不会走出去两步再被风吹回来三步了。

    我双手握着随影刀支着地面,无比艰辛的朝着封印九卿的地方走去,一步一个深雪坑。

    风打在脸上跟被刀割了一样,我甚至感觉这风能穿透我的身体,径直将我吹个了透心凉,刹那间我无比怀念当年跟着九卿一起入冰渊的时光,他还能背着我走,帮我挡寒风。

    在风里苦苦挣扎着走了一段路之后,我才突然想起我肚子里还有一个九小二,然后彻底吓傻了,立即停了下来,用手捂着肚子静静的感受了一下,不疼,肚子里还有动静,这小家伙还能伸胳膊踢腿,然后又放下心来继续走,以后每走一段我都要这么停下来感受一下。

    好在九小二结实,这一路上都没有太大的抗议,虽然风大,但我还是较为顺畅的走到了封印九卿的玄冰阵。

    玄冰阵四周围了一圈高达数十丈的冰墙,所以这里的风小了许多,而玄冰阵说白了就是一座巨大的冰块,九卿就被封在了冰块之中,是我亲手封的他。

    玄冰极其晶莹剔透,不含任何杂质,所以我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被封在里面的九卿,刹那间心口像是被捅了一刀那样疼。

    此时的九卿就像是站立着睡着了一样,依旧是一袭黑袍,白玉冠束发,面色十分平静——眉宇舒展,薄唇微抿——这就是他被封印那一刻的神色,他一点也不担心,因为他知道我以后还会回来救他。

    我也是在这时才发现他两鬓的白发好像又多出了许多,我想那一段日子他内心的煎熬一定不会比我少。

    眼眶突然就酸了,眼泪珠子止不住的往外冒,心里难受的要死,我心疼这个大魔头又生他的气,而且我还特别委屈,这个大魔头干嘛老是折腾我啊?我招他惹他了?

    第一世的时候处心积虑的接近我,勾搭我,然后让我爱上他,嫁给他,最后在我最幸福的时刻给了我致命一击,说他根本不爱我,接近我只是为了凤凰心,然后逼死了我,根本不在乎我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

    那一世我死的冤不冤?被骗心骗.身就不说了,还被骗了感情,我都要委屈死了。

    我去魔界就是为了封塔,为了封印之神的使命,在去魔界之前我根本就没见过九卿好不好?无冤无仇的!就算是封塔我也没想过要他的命,都是他一直用心良苦的挖坑等我去跳!就算我不跳他也会在背后推我一把,直接把我推坑里!

    既然不爱我,折腾我一世就够了,干嘛还要来折腾我第二世?我下山就是为了去历练,结果这大千世界还没看够一眼就被这个大魔头给强制性带回魔界了,根本容不得反抗。

    之后又是对我掏心掏肺的好,他愿意为了我入冰渊,会在我心疾发作的时候被吓得心慌意乱,还要补给我前世欠了我的洞房花烛,可我已经不愿意相信他了,即使我相信他爱我,我也不会原谅他了。

    可是他依旧不愿意放过我,直到小坛死了,我以为是他杀的,然后为了报复他,直接撞死在了他的噬魂剑下。

    仔细想想,我第二世死的也冤枉,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这个大魔头!他要是不来折腾我,说不定第二世的我到现在还活的好好地!

    然后到了第三世,这个魔头依旧在锲而不舍的折腾我,趁着我还没回想起前两世的时候又让我爱上了他,这次他倒是有经验了,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先是行动迅速的娶了我,然后让我怀上了九小二。

    而且为了让我原谅他竟然小坛还活着的事情都隐瞒!还布下这么大一个局让我封印他!

    你以为你救了小坛我会这么轻易的原谅你么?你以为让我封印你一次我就会愧疚心疼你么?你以为有了小九大和小九二我就会跟你回去?

    你这个魔头想的挺美啊!

    我告诉你!休想!

    等我把你放出来我就回九重天,再也不会回魔界了!九大九二也不会回去了!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生气,我站在玄冰阵前不停地抹眼泪,气的肚子都有点疼了,然后我伸出手揉了揉小腹,低着头哑着嗓子一抽一抽的说道:“你先乖一点,等我把你君父救出来了就带你找哥哥去,然后我们就不要君父了!”

    然后我再次用袖子抹了抹眼泪,深呼吸几次平复了一下心情,随后将神力注入随影之后抄起大刀就朝着玄冰阵劈了过去。

    不知是因为我手上的伤刚好所以导致了挥刀的力度不够,还是因为这不是我的刀所以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反正一刀劈下之后玄冰阵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都没在它的表面留下一道轻微的痕迹。

    不应该啊,这玄冰阵是我启的,九卿是我封的,按理说我这一刀下去完全能砍碎这个大冰块啊!现在怎么连条缝都没有?

    难道真是因为我的手不行了?那也不应该连条缝也劈不出来吧?!

    我就是不信这个邪!然后抬手又是一刀,注入了十成十的神力朝着玄冰劈了上去,但,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就在这时,小腹突然传来了一阵剧痛,疼得我瞬间捂着肚子跪在了地上,根本直不起腰。

    镇魔印!

    都是因为压在玄冰阵上的镇魔印!

    我砍不动玄冰阵是因为肚子里有个小魔头!

    一阵又一阵剧痛不停地从小腹传来,犹如刀绞,疼得我在冰天雪地里冒出了一声冷汗,呼吸也愈加急促了。

    我捂着肚子瘫倒在地上,然后抖着手掀开自己裙摆看了看,完了,血又染裤子上了,我还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娘亲啊。

    我躺在雪地里无力地喘息着,心里又着急又害怕,冰天雪地里裤子上的那一片红尤为刺目,我手足无措的盯着那片不断扩大的血迹,少顷后脑子里突然灵光乍现。

    然后我忍着剧痛从地上爬了起来,哆哆嗦嗦的拿起了随影刀,左手猛地捂住了刀刃,顺着刀刃划了下来,让我的血涂满了整个刀刃。

    我是神,血也是神血,不沾魔气,这下应该可以劈开玄冰了吧?要是还不行,那我只能去砍镇魔印了。

    最后我咬紧牙关、孤注一掷的挥刀砍向了玄冰,就在刀刃砍上玄冰的那一刻,无数条裂缝顺着刀刃龟裂开来,然后在一片接连不断的‘咔嚓’声中不断地深入、扩大,随着一道急遽黑影的闪动,整个玄冰阵猛然爆发出了一声轰响,顷刻间破碎成了无数冰片。

    玄冰阵碎了,可是镇魔印还悬浮在半空,我依旧很疼,疼得我根本说不出话,像是被腰斩了一样,砍完那一刀之后我再次瘫倒在了雪地里。

    “殿儿!”从玄冰阵中脱身后的九卿立即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在看到我微隆的小腹和裤子上染得血迹后一下子什么都明白了,眼中瞬间布满了错愕与惊恐,原本就苍白的脸色又被吓白了几分,之后他惊慌失措的将外袍脱了下来,抖着手将我严严实实的裹了起来。

    再然后他拿起地上的随影刀一跃而起就朝着悬浮在半空中的镇魔印劈了过去,估计是用了十成十的魔力,仅一刀就把镇魔印劈了个稀碎,而且连带着几十里外的冰山都让他给劈成两半了!更别提地面上那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了!他简直要把整个冰渊给劈开了啊!

    也是这时我才明白,镇魔印根本镇不住他!

    还有,原来随影刀可以发挥出这么大的威力!

    镇魔印碎了之后疼痛有所缓解,可还是很疼,这应该就是未艾天天挂在嘴边的——动了胎气了!

    虽然我不知道胎气是个什么气,但是发作起来真的好恐怖!真的好疼啊!这小魔头气性怎么就这么大啊!

    九卿劈开镇魔印后随手就把刀扔一边去了,差点就扔进地上刚被他劈开的深沟沟里去了,然后着急忙慌的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刚要飞身而起,我立即拦住了他:“刀!刀!”

    “不要了!以后我再给你一把更好的!”九卿斩钉截铁,然后抬脚就走,根本没再看那把刀一眼。

    我急急道:“那是小坛的刀!”

    言毕,九卿的脚步猛然一顿,纠结了几瞬后还是回去了,迅速的把随影从地上捡起来之后背在身后再抱着我走。

    离开冰渊的路上,九卿一路沉默,脸色苍白的都快透明了,眼中尽是慌乱与悔恨,因害怕与焦急他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抱着我的手臂还在止不住的颤抖,他是运足了魔力往回赶,快的我都已经看不清路了。

    回去的路上,我也疼出了一身汗,整个人像是刚淋过一场大雨,双手死死地攥着九卿的前襟,手背上甚至已经爆出青筋了。

    “没事的,快到了,别怕,孩子一定不会有事的!”九卿极力想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沉着冷静,可是无论他再努力的掩饰,我还是能从他的语气中听出惶恐与害怕。

    我急喘了几口气后,攒足了浑身的力气却还是只能气若游丝的开口:“九卿,我的孩子要是没有了,我生生世世都不会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