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终将爱我 > 第6章 爱·唯一

第6章 爱·唯一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你终将爱我 !

    单身的人爱说自己天煞孤星,

    嗯,

    他们当然没想到,

    每颗孤星都有一个终结者。

    就好比,

    世上每一颗螺母都有专属它的螺丝钉,

    每一把锁都有唯一可开启它的钥匙,

    每场“连连看”都是预设可通关的游戏。

    《因为要在此刻遇见你》

    by金陵雪

    Love,

    love,

    My season.

    每个人都有被剩下的原因。

    可能是挑剔,可能是懦弱,

    可能是孤傲,可能是笨拙,

    当然,也可能是,

    对的人此刻也还在剩着,

    等你。

    马尚和忽冉,简单又平凡。

    女士优先,先来介绍忽冉。大龄女青年,都市小白领,宅属性,爱美食,爱养生,爱电影,偶尔会痴迷于美好的小东西。

    再来说马尚。大龄男青年,工科IT男,呆属性,爱睡觉,爱运动,爱干净,生活刻板而有规律。

    两人的缘分,源自忽冉的七大姑认识马尚的八大姨。上一辈人对于婚姻的理念更多基于社会责任与世代繁衍而建立,所以对家族仍有大龄未婚晚辈深感痛心。两人在牌桌上得知马尚和忽冉都在同一座城市打拼,而立之年茕茕孑立,使命感油然而生,一拍即合,要将家境相当、资质相当的两人撮合在一起。

    马尚:“是和我同龄的忽冉?”

    八大姨:“对呀!从小就聪明伶俐、乖巧可人的冉冉。”

    马尚:“我知道。她怎么可能还没结婚?”

    八大姨最会说话:“说不定就是你的缘分,在等着你。”

    忽冉就没那么好骗:“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什么高大英俊,那就不会剩下来,一定是性格有问题,不然就是父母难相处。”

    七大姑:“你就是这张嘴巴讨人嫌。好好的男孩子、好好的一家人被你说成这样。那你也是个剩女,你是有什么问题?”

    忽冉:“我的问题就是一个人待着感觉太好了。人类在进化上的飞跃大概就要从我的单性繁殖开始了。”

    七大姑:“……马尚比你小一点儿,人不错的。”

    忽冉:“什么?比我小?不考虑。”

    七大姑:“小月份而已,人家不介意。”

    忽冉:“我介意。”

    七大姑:“滚。那我还是去中山公园替你找。我把你的照片拿去印,每个进公园的老人家都发一份。”

    每座城市都有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的小小一隅,都有相亲角。牵在花间的细绳,横七竖八地张挂着未婚男女的信息。含蓄一点儿的父母会将子女的照片紧紧攥在手中,戴上老花镜一行行地看征婚启事上的信息--他们集合了身高、体重、职业、家庭背景等种种搜索条件,其强大足以媲美任一款搜索引擎。

    也许他们晨练完就去了,也许他们买完菜就去了,也许他们会在相亲角耗费一整天,为了找到一个可以让子女托付终身的良人。他们为子女所做的这一切,其实和青年男女在网上交友没有什么不同,只是长辈不习惯于这种虚拟的体验,而更倾向于实在的接触。

    中山公园是中年父母的撒手锏,是未婚男女的命门。

    忽冉的好处在于内心强大;马尚的好处在于波澜不惊。

    那就见见吧。

    在相亲场中打滚的青年们往往会风尘仆仆地来赴约。一副老练的模样,快速而不露痕迹地切入正题,掌握对方的资讯,打分,然后借着喝水的机会一抬腕表,离下一场还有十分钟。但忽冉与马尚不同,他们尊重对方,空出整整一个晚上来相会。

    一见面两人心中都是“咯噔”一声。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或者只是因为长了一张不讨厌的大众脸。

    你好,我是马尚。

    你好,我是忽冉。

    大众脸自有可取之处。马尚虽然长年对着电脑,但因为休息充足,运动有素,双眼炯炯有神,腰腹也没有横生赘肉。忽冉做人力资源工作,头发乌黑,声音悦耳,不需要搽粉便唇红齿白。

    那就先用餐。

    两人的生活圈子完全风马牛不相及,好在忽冉平日里的工作总要与人打交道,侃侃而谈,绝不冷场。从今天天气真好哈哈哈到剑拔弩张的国际局势,从浮躁暴戾的社会怪象到酸辣可口的金针肥牛锅。马尚不善言辞,却能在适当的时候表达自己的观点,交谈居然出奇愉快。

    马尚学工,毕业于俗称“男子技术学院”的工程大学;忽冉习文,毕业于俗称“女子职业学院”的政法大学--这明明不是很好笑的笑话,他们却都笑了。

    很少有人会笑起来不好看,所以快吃完时,马尚很自然地发出了“等下去看场电影如何”的邀约。忽冉没有矜持,答应了。

    一年一年过的是孩子,一学期一学期过的是学生,对于性急的白领们来讲,一旦过了三十岁,生命的计量单位就变成了小时。时间越来越浪费不得。不是假期档,电影平淡枯燥,但马尚和忽冉都觉得那是很有意思的两小时,就连话题也变得玩味起来。

    你以前相过亲吗?

    当然。

    遇到过我看得中但对方看不中,也有对方看中了我却看不中的情况。

    你要的是美若天仙,我有的是温婉可人;你要的是狷狂邪魅,我有的是温柔体贴;你要的是有权有势,我有的是小家碧玉;你要的是家财万贯,我有的是小富即安。

    总而言之,供求没有达到一致。

    你会不会因为不喜欢相亲对象,就故意做出一副奇形怪状的样子来逼退恶灵?

    不会--你遇到过?

    也许我在他们的眼中也很奇怪吧。

    一上来就问房子、车子、工资、津贴、公积金,坐姿不正,抖腿抠鼻。标榜男女平等,为两三元花费要AA。一面大肆抨击社会怪相,一面随地吐痰闯红灯。自命清高之余,又用怨恨的眼光剜着豪车。将母亲当神一般崇拜,还要拉着对象一起三拜九叩。

    有些相亲对象会让你怀疑自己是不是就只配和这样的人共度余生?

    别泄气。不过是因为介绍人根本不了解你。

    每个人都有被剩下的原因。可能是挑剔,可能是懦弱,可能是孤傲,可能是笨拙,但绝不可能是因为你不够好。

    幸好马尚和忽冉都不是这样的人。他们一直单身得很有质感,并未因为孤独或寂寞而怨怼暗生。

    单身久了,遇到约会后肯送女性到家门口的绅士,能自行拎一袋米、一桶油回家的忽冉很是意外,但并不受宠若惊。

    忽冉,再见。

    马尚,再见。

    忽冉给马尚的第一印象是大方健谈,马尚给忽冉的第一印象是老实体贴。最重要的是,他们都还想再见。

    这样连续见了三周,吃了六次饭,看了三场电影,过了十次马路,经历了两次夜色撩人,他们却连手也不曾牵。那一点儿小爱苗摇曳着,却始终燃不起来,七大姑八大姨嘴角起了火泡,当事人却老神在在。

    都市里的单身男女不是动物园里亟待繁衍的珍稀动物,仅凭几次见面的好感就想迅速成为爱侣进行交配真的很难。更重要的是,单身久了,心灵上已经形成了一层结界--闲杂人等请速速弹开。爱与逍遥,本来就会相互制约。周末见一见,是很好的生活调剂品。进一步,是否值得他们去牺牲自由,还是未知之数。

    就在这小爱苗将燃未熄的当口,忽冉的父亲突然病了,忽冉请假回了老家。

    忽父躺在病床上输液,嘴里念叨的还是女儿的个人问题:“马尚不好吗?为什么不能进一步?”

    忽冉道:“我已经超脱了个人的情情爱爱,我追求的是理想的升华,世界的大同。”

    忽父道:“放屁。我就是做鬼也要去中山公园帮你找。”

    忽冉:“咦,昨天说的还是如果看不到我结婚,你死不瞑目。”

    忽父翻个身,背对女儿:“真是家门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