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你终将爱我 > 第2章 爱·钦定

第2章 爱·钦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你终将爱我 !

    某天,我的瞳孔、

    我的鼻腔、我的肌肤、我的怀抱,

    突然渴求你的气息。

    如同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自你吻我的那一刻起。

    这样俗气的爱情,俗气的温存,俗气的你……

    为何我内心却胀满了欢喜?

    对不起,在遇见你之前,我错认了太多的路人。

    《风流人物》

    by刘贞

    Love is colorful,

    like the flush in the face of a patient.

    亲爱的,

    你知道吗,

    神会有他的安排,

    春天到了,

    一切就会好的。

    之一 ……………

    在超市遇到贝扬古,我穿着一条没有个性的棉裙,头上别着一根簪子,左腮上还有一颗顽强的痘痘,气质介于潇洒和邋遢之间。他不再蓄须,穿着图案艳丽的T恤衫和夹脚拖,一望便知是有了年轻的伴侣,在忙不迭地攀扯青春的尾巴。

    我们亲切地交换了意见,对近期的物价、天气和地铁、航班准点率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会面的气氛融洽和谐,中途他身后绕出一个姑娘,扭股糖似的附在他手臂上。

    他介绍说,叶小翠。

    翠姑娘水蛇腰杏仁眼,从上往下看,眼睫毛能戳瞎你的狗眼;从下往上看,鞋面能刺破你的苦胆。忽略浮表的过度装饰,姑娘的五官底子不错。如果不是钟婳婳在我右手边一路直眉瞪眼地盯着小翠姑娘,这次重逢可以说是接近完美。

    我说,你讨厌这女孩儿呀,人家都走了,你眼神里的杀气可以释放了吧。

    她说,哼,我刚在货架上找了半天,原来最后一盒小熊饼干被她给拿走了。她眼珠子转一转然后盯在我脸上说,你不生气呀。

    我说,我又不爱吃小熊饼干,我生什么气。

    她说,也不知道贝扬古那么奉承她是为什么?

    我说,人家年轻貌美嘛。

    钟婳婳撇撇嘴说,年轻女孩子当然是好看的,她也就是一般女孩子那种好看,没什么突出的,最大优势就是年轻。

    我说,看这些包包,比起上一季,有何突出之处,除了够新,你还不是一样趋之若鹜。

    她点点头说,看来你是真不在乎贝扬古了。

    我说,个人有个人的本分,现在啊,轮不到我在乎贝先生。我该在乎的另有其人。

    时移世易。

    初识我曾经问过他,你在乎我吗?

    他说,在乎,在乎生命一样在乎你。

    要分手的时候,我说,你不是说过你在乎生命一样在乎我吗?

    他说,我允许我的生命有残破。

    他没有前兆就离开了,我还是勉力地活着。那时候真是年轻,晚晚睡不着,可第二天额头仍是光洁的;每天三杯咖啡,胃也居然没有造反。只是心里忽一下荒凉得能长出草来,忽一下燥热得如同赤地千里。我仍然在吃饭,开会,聊天,写报告。遇到横穿马路的人会骂一句shit。看到海报上美丽的小腿会吹口哨说“哇噢”。坐在电影院里看到The End仍会哭泣。听到营养不良的笑话仍然会笑。黄伊仟这个人看起来还在,但是魂魄被打散了,特别是夜深的时候,心简直有分崩离析的势头,创口刺啦刺啦,有长出裂缝的声音。那时候我想:这个裂缝要么会给时间焊死,要么会颤颤巍巍红艳着,每一季开出一片桃花。

    那个冬天冷得出奇呢,晚上钟婳婳常常会从她的房间跑到我这边来,坐在我的床上咔嚓咔嚓地吃饼干,留下一床碎屑。

    她说,真寂寞啊,留点儿饼干渣,要是有两只小强来投奔,也好啊。

    有一晚她抱着我说,黄伊仟,你哭了你知道吗?你在梦里哇哇地哭你知道吗?

    她说,我本来以为你是江姐一样的人,你看人家失恋了眼神没有乱,连头发丝也没有乱。原来你忍得这么辛苦。

    她正色说,亲爱的,你知道吗,神会有他的安排,春天到了,一切就会好的。

    果然,神有他的安排,某个春天,张岸来了。

    钟婳婳望着我说,那些过往你都忘了吧,我这梨花一样的心灵,真不理解你们这些冷酷的成年人,萝卜皮一样粗糙的灵魂。

    我拍拍她的肩膀说,梨花,走吧,不是要买衣服吗?

    之二 ……………

    钟婳婳说,你看你看,前方有个美人。比起这个姑娘,贝扬古的新女友真是路人一枚。说起来也还是那一路的锥子脸假睫毛,身姿妖娆,好看程度就像电视剧里熟脸儿的闲角儿小旦,在天姿国色的女主角面前可能被瞬间艳压,可是一旦出现在商场酒肆寻常巷陌,还是很吸引人的。

    我和钟婳婳傻头傻脑地看了半天,跟着人家到了内衣专柜,经售货小姐提示,确认这个姑娘是拍过杂志照的模特。女孩子选了件藕荷色的内衣走了,钟婳婳也跳过去要求试同一款,然后假装闲闲地问售货员,刚才那个女孩子买了什么尺寸的。

    钟婳婳说,不公平,我的A还是小写的,她居然36C。最讨厌这种皮肤白眼睛大的青春少艾,知道她还有如此伟大的上围,真是恨得牙根痒痒。

    我说,那你买不买呀?

    她说买,为什么不买,敝帚自珍。

    在二楼吃冰,钟婳婳说,嗨,你看那个美女在等车,我倒要看看载她的是什么样的香车。

    一辆黑色的卡宴驶过来,牌号非常熟悉。果然,我们的老友苏子富殷勤地下车开门,伺候美女上车,微翘着兰花指潇洒地关上门,顾盼自得欲待扬长而去,抬眼看见了坐在窗口的钟婳婳和我,羞涩地挥了挥手。

    钟婳婳拿小勺扒拉冰激凌,说,早知道要杯沙冰了。出门全是年轻小妞,不是比你高就是比你白,再不济人家也比你年轻。这还让不让我们身材平板性格丰满的人活了。

    我拍拍她说,你综合素质高,单只年龄,高她一大截。

    她瞪着我说,我还有眼袋也大过她。张岸等一下要来接你对不对,问问他是二十岁的小姑娘好看呀还是你好看。

    看看门口,我说,他来了,你问吧。

    张岸谨慎地说,她们的美貌没有新鲜感。

    钟婳婳说,对呀,我的脸方得多有个性呀,雀斑多灵动,胳膊上的赘肉多么洒脱不羁。

    张岸说,她们的美是静态的,你们的美是动态的。

    钟婳婳说,是啊,赘肉和皱纹还在增长中。

    张岸瞧瞧我,说,小钟何事如此消沉?

    我说,哼哼,有所思吧,或者是没吃上小熊饼干。

    张岸说,早说啊,他把手里的纸袋递给钟婳婳说,小熊饼干和Hello Kitty公仔。

    我说,你买的?

    他说,我侄女给的,她说这么幼稚的东西,只有伊仟阿姨的好朋友才喜欢。

    钟婳婳拉住张岸说,能克隆一个你吗?你有失散在海内最好是海外的孪生兄弟吗?

    把钟婳婳送到家,回程中,我告诉张岸今天遇到苏子富的事。张岸笑起来,说,怪不得小钟情绪不佳,看来苏子富的新女友很美啊。比马丽珍如何?

    我想了想说,论五官新人更好看,论姿态呢,还是马丽珍婉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