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 > 836.第836章 爱,就是占有!

836.第836章 爱,就是占有!

作者:妖妖仙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豪门蜜宠:恶魔的专属甜心最新章节!

    温安安这么一说,裘洛感动得几乎要跪一舔了!

    满满的感动,跟在温安安后面,像条听话的小狗狗一样!

    呜呜呜,老主人不要他了,总算是有新主人了!

    小莫捏了他一下,这没有出息的!

    裘洛拉着她的手,竟然胆大包天地和温安安坐到一辆车上去!

    温安安侧头看着他没有出息的样子,哼了哼:“怎么回来了?”

    “当然是……看了报纸了!”裘洛扭了扭脖子,讨好地说着!

    温安安哼了哼,没有说话,只是侧头看着外面的夜色!

    裘洛和小莫没有出声,他的手握着她的,感受着温安安的寂寞!

    良久,温安安轻轻地说:“爱一个人,是应该尊重他,给他过他想要的生活……但是我做不到!我爱他,爱就是一占一有!”

    她的手轻轻地划上玻璃,呢喃着说:“我的男人,没有那么脆弱!他得好起来!”

    她忽然坐直了身体,看着裘洛和小莫:“他也必须好起来!”

    至少,他的腿,要能站起来!

    裘洛不知道说什么了,他的脑袋有些糊了!

    之前,他觉得她胡闹,但是现在他又觉得她英明神武极了!

    “在婚礼那天,在教堂的四周,你都安排好了!”温安安的声音平淡但有力:“只要他出现了,就绝不能放走他!”

    那个他,此时坐在某处小木屋里,正在看新闻!

    屏幕上,放着的,正是温安安那句震撼人心的话:“我要努力地不幸福给他看!”

    当然这句话,后来成了流行……

    他看着她坚定的眸子,她在说这话的语气,他了解她,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她不是在开玩笑,她就是在用自己的一生幸福和他赌气!

    他逃避,他不要她,她就不幸福给他看!

    龙泽蓦地关掉视频,躺着闭上眼睛!

    这里,正是当初他为她建的奶牛场……

    是的,今天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龙泽了,可以呼风唤雨!

    他甚至,连纽约市都走不出去,没有了裘洛和小莫在身边,他哪儿也去不了!

    当然他也并不是买不起一间屋子,而是他逃不过她的追踪,只有这里,她大概暂时还想不到!

    可是逃到了这里,真的就平静了吗?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想着她说那话时的坚定神情,觉得自己像是掉到了旋涡中,不能自拔!

    真的要,她和别人结婚吗?

    他闭上眼睛,不敢去想……更多!

    与此同时,温安安忽然接到一个电话,她的手指掐到肉里,声音克制着,但是还是颤抖着,又重复地问了一次:‘那里,灯亮着?’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温安安蓦地闭上眼睛,“不用!”

    她挂上电话,裘洛和小莫都紧张地看着她!

    温安安抿着唇,声音轻轻地:“他在那幢木屋里!”

    裘洛觉得自己的嘴巴特别地干,舔了下唇瓣,这才干着声音问:“那你要带他回来吗?”

    温安安的手握紧手机,慢慢地摇了摇头,她轻轻地笑了起来,“不!我要让他过来找我!”

    她忽然对司机说:“在这里下车,将裘洛先生送到他的别墅去!”

    她从包里拿下一串钥匙交给小莫,声音温柔极了:“这是新婚礼物!是……他以前就准备好了的!名字是登记在你的名下的!”

    小莫的声音有些哽咽,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

    虽然裘洛也有,但是这些都不是她自己的,现在她有自己的家了!

    裘洛也有些感性,跟着主人那么久,从来不知道,主人……那么重视他!

    他看着小莫,声音有些暗哑,“傻瓜,哭什么!”

    他将小莫搂在怀里,轻声地安慰着!

    温安安的眼睛也有些红,她静静地看着,有些替他们高兴,也有些羡慕……

    车子停下,裘洛不太肯让她独自下车,温安安摇了摇头:“裘洛,让我静静!”

    裘洛很想问静静是谁!

    温安安关上门,在华灯初上的夜晚,独自一个人慢慢地走着!

    她无法平静,走在大道上,仰着头,不让热泪流下!

    他竟然没有走……她没有高兴,而是替他伤心,为他心疼!

    以前,他是一只雄鹰,这世界的任何角落,他都可以自由地去,而现在,他没有了翅膀……

    她捂着脸,蓦地哭出声,蹲在地上,不顾路人的注视,就这么地哭了起来……

    经过的人,一个一个古怪地看着她,但是她不在乎!

    她像个孩子一样,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有谁知道,这是纽约或者应该说是整个西方最有权势的女人呢!

    穿着一身名贵的礼服,蹲着,不顾形象地哭泣……像个,无人认领的小狗一样!

    她哭了好久好久,裙子皱了,抹了好多的眼泪在上面,小脸上的妆也花了,特别是眼睛下面,黑黑白白的,看起来狼狈至极!

    她招手拦了出租车,没有人敢带她……因为她看起来,很像是站街女!

    最后,还是一家私家车停下来,一个极绅士的男人温和地看着她:‘甜心,想去哪里?’

    温安安一把拉开车门坐了上去,抽过一旁的面纸擦着小脸,一边用浓重的鼻音说:“去##路口,还有,你不要想对我怎么样!我是温安安!我的钱就可以砸死你!”

    她的任性让男人笑了,笑得极温暖,一边开车一边极愉悦地说:“第一,我不会对你怎么样,会在路边哭的女人一定是失恋的女人,很没有意思!第二,我还不想被钱砸死!”

    这位小甜心竟然就是市长大人的‘未婚妻’,那个对着前夫说,要努力不幸福的那个!

    真人,竟然这么地可爱,不过一样地嚣张!

    他在心里只了声口哨,很快将温安安送到了她想去的地方!

    温安安下车,道了谢,她脱下高跟鞋拎在手里,缓缓朝着那幢木屋走去!

    这么晚,他应该睡了!

    温安安站在纽约的街头,站在满天的星空上,凝视着她的男人的方向,不敢靠近……

    她,她不要靠近,这一次,她要让他自己走向她!

    她就不信,他会真的看着她嫁别人!

    她抿了抿小嘴,看着屋子里的灯光……

    夜色更浓重了,她有些冷,但是她不愿意离开!

    这时,里面传来一声声响,是门吱呀一声开了!

    温安安吓了一跳,连忙躲到一旁去!

    接着,龙泽推着轮椅慢慢地走了出来……轮椅在草地上辗出一种极奇特的声音,一下一下地敲在她的心上!

    温安安侧耳听着,目光死死地盯着他!

    龙泽朝着一边推过去,在一根像是电线杆的小柱了上按了下……

    外面的草地上,慢慢地亮了起来,一闪一闪的,像是无数的小星星一样!

    他推着轮椅,缓缓地来到那片星空下,仰着头,动也不动地看着——

    温安安捂着嘴,刚才才止住的眼泪一颗一颗地又落了下来……

    这是他的浪漫,他在想她的方式!

    她不敢出声,就只能死死地咬着手掌,将手掌心都咬得破了!

    龙泽静静地看着,身体靠后,俊容上有着些许的温柔……

    温安安泪如雨下,她多想过去,多想抱着他,告诉他,她也想他!

    可是她更知道,他如果不朝着她走过来,他随时可能再度消失,她不愿意这样,她要逼着他走出来……

    他足足在外面等了两个小时,她也跟着冻了两个小时,等他回到屋子里,那片星空还亮着……

    温安安走过去,轻轻地触着那片小星空……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只知道回去的时候,她的头很晕,身体也不像是自己的了,脚步很滑!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坐了什么车回来的,躺在西园二楼的豪华主卧室里,她昏昏沉沉地做着梦,总是梦到了那幢小木屋,梦到她和龙泽在那里有过的缠绵!

    小谨欢跪在妈咪的面前,小手探着她的额头,声音小小的:“妈咪还是很烫!”

    小莫将她抱起,放到一边安慰着:“医生说只是着凉了,欢欢不怕!很快就好了!”

    裘洛在一旁走来走去:“我就说不能放她一个人离开!她现在,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出来!”

    他有些犹豫,是不是应该告诉主人,温安安已经知道他的下落了!

    但是他才问小莫,温安安就有些迷迷糊糊地听到了!

    她的小手用力地拽着他的袖子,声音凶狠:“你要是敢说……我会做出比这更疯狂百倍的事情来!”

    裘洛哪里还敢说什么,再看她,额头上全是汗,而眼睛都是闭着的!

    他低叹一声,这丫的简直是基因突变!

    裘洛甚至觉得,温安安是不是也注射了和以前龙泽注射过的一样的药,这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啊!

    小谨欢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裘洛叔叔,欢欢要爹地!”

    爹地骗人,说过要和谨欢永远在一起的!

    裘洛没有办法,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好,叔叔帮你找回爹地……”

    温安安捉着他袖子的手蓦地松开,好像又睡着了!

    两天后,是她和乔治的婚礼,乔治已经被完全地控制……

    小莫看着温安安的病容:“安安,你这样,要不,婚礼改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