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竹马又在作死 > 第九章 踏春

第九章 踏春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竹马又在作死最新章节!

    四年后,裕华谷。

    暮春时节,携三两好友,沐着春风,踏阶而上,岂不惬意?不过东方媚身后跟着的是两个小童,他们如今身量倒是高了不少。

    穿着绿色长袍,头上扎着绿色方巾的是曲果果,她如今已经七岁了,竟然比唐怼怼还要高上那么一点,眉眼已经张开了一点,倒是清隽得很。她正是淘气的时候,猫着腰在地上抓蚂蚁玩。

    他们身后跟着一个穿着水蓝色纱裙的小姑娘,她头发全部挽起来,耳旁留下两缕半卷的头发,眉心的红痣若隐若现,随着年岁增长愈发鲜艳欲滴了。髻上插着几只黄色绒花,孔雀步摇上的眼睛在阳光下发出璀璨的光芒。风吹起她的衣袖,她迎风站立,背脊挺直。

    曲果果半蹲在地上,仰头看着女子,奶声奶气道:“怼怼,你长得真好看,就像这朵花。”说着,她便摘下一朵粉色的小花,冲过去递给他。

    唐怼怼无奈地接过花,还轻声说了一句:“谢谢果果。”本来以为今天出游,东方姨娘就会让他换上男装,但是他想错了,不仅不是,反而比之前穿得更加花枝招展,美曰其名“人比花艳”。至于,对他的称呼,他已经成功地让曲果果改了过来,只要不是“姐姐”什么都好说。

    看他接过了花,曲果果一本满足地牵着他的手,往上面走。台阶上面有一块空地,侍琴和几个侍女将带来的桌布铺好,快速摆好了东西,便也坐了下来。东方媚穿着一件水红色描花长裙,上面穿着一件乳白色刺绣缎袍,手上的绞丝银镯随着动作叮当作响。见曲果果目不转睛望着她,她笑道:“怎么了?你这个小冤家又是看什么入了迷?”

    曲果果瘪了瘪嘴巴,委屈道:“我只是看姨姨手上的镯子,想起了爹爹。已经四年未见爹爹了,他怎么不来看我呢?”苗疆少女手上素来爱戴银饰,倒是睹物思情了。东方媚啜了一口果酒道:“你爹爹正忙呢,听说收了几个徒弟,现如今又开了家店,自然是没空来看你了。”她故意说得薄情寡义,以报那曲荇子乱送礼之仇。

    曲果果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但是又不肯哭出来,唐怼怼看不得她这个样子,便只能说道:“我娘亲也是许久未来看我了,我怕不是有了后爹,你可别哭。你要是哭了,我也要哭了。”其实,说的是实话,唐素素自四年前那一别,就再也没来过裕华谷。

    曲果果想了一下,怼怼果然比她惨,于是便忍住眼泪对他扯出一个笑容来。唐怼怼摸了摸她的头,又拿了一块牛乳膏塞到她嘴里,这件事算是平息了,但是两人心情都不是很好。

    东方媚已经喝了几杯果酒了,这两个小人真有趣。她有些微醺了,红着脸道:“等过几年,果果和怼怼成亲了,我就可以抱孙子了。”她不知又想到什么,嘴里嘟囔道:“喏,镯子给你,你戴上,果果就会更喜欢你了。睹物思情,移情于物……”他将手上的镯子褪下来,塞进唐怼怼手里。

    侍琴和众侍女一头黑线,如今主子却是更加任性了,这说的都是些什么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