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 > 六 麻烦的约会

六 麻烦的约会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最新章节!

    麦高锋就站在窗边,看着远方的海,海水是深邃的,却深邃不过他的眼睛。

    虽然早已上了年纪,但他其实真的不怎么显老,而且与年轻的女人约会,总能让感觉又年轻了几岁吧。也不知这是生理还是心理作用了,但对于上了年纪的成功男人来说,或者都会有这种感觉,这也是老牛常爱吃嫩草的原因,只不过有点责任心的人是否也该自问一下,这么做真的好?

    酒店门前的香榭大道上,有一只用纯金打造而成的美人鱼,美人鱼的胸前还有一颗如海水般深蓝色的宝石,晶莹如珍珠的泉水就从美人鱼手里的瓶中喷洒而出。

    不过因为忐忑不安,云紫蕾走过时却没有心思看美人鱼一眼,不知情的人还会以为这少女是出自于什么大富之家,根本看不上这点东西。因为那颗宝石可是酒店的东家以亿元天价在苏富比的秋拍中拿回来的,知道这个故事的人,总难免要多看几眼。毕竟破亿的宝石可不多见,而且这宝石特别的质地居然能够承受露天放置。还没有进入酒店时,云紫蕾的心已感觉不怎么正常的了,当进入电梯后,他心中的起起落落比那瞬间就把人拉到三十多层的电梯还要拉升的快。

    她没有多少这种经验,紧张是难免的,但其实她也不希望自己有这种经验,虽然冯琪说没有这种经验就永远成不了大人,但云紫蕾始终不这么认为。

    当她到达富丽堂皇的包房时,麦高锋居然早已到了,他穿着很合适的西服,不停地在里面踱着慢步,只不过厚实的地毯把那或许能反应他心情的脚步声都弄没了。其实云紫蕾到的并不晚,冯琪三番四次警告过她,若是敢让麦总等,明天就可以收拾包袱了。

    她也在冯琪的催促加上直接拉扯下,足足提前了二十分钟,但麦高锋居然已经在了。

    看到他的背影,云紫蕾的手心已都是汗,她走得有点别扭,固然是因为穿不惯这么高的鞋子,更因为紧张已令她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绷紧。

    粉红色旗袍下的胸脯起伏得厉害也更诱人,粉裙下露出了一双洁白的长腿,她还戴着一条宝石项链,这些东西都是冯琪要她穿的。

    已经到了门口,但她却犹豫着要否走进包厢里,走进去又该如何打招呼。但麦高锋已转过头,刚好看到她的脸。云紫蕾也说不出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但除了惯于卖弄风骚的荡妇,估计也没有谁喜欢这样被人静静地看着,云紫蕾当然也不会喜欢这样。

    麦高锋慢慢移动着他的目光,从云紫蕾的脸移到了她的身上,又慢慢落到了小腿,然后他又恢复了那种威严但又让人感到温暖的微笑,看着云紫蕾的眼睛。

    “云小姐,怎么还不进来,初次见面,或者你不认识我,也难怪的”,这名振本圈子的巨头居然快步走出来要迎接自己似的,反而让云紫蕾有些不知所措,赶紧走进了里面,不然可就太失礼了。

    麦高锋本伸出手了,好像想扶还是拉云紫蕾一把的,但很快又改成了握手的样子,云紫蕾赶紧与他握了握手,久居海外,就算没有经过培训,这点礼仪云紫蕾还是懂得不错的。

    她只感觉麦高锋的手很宽厚,也很温暖,他的握手也很有力,可以说有力过头了。

    麦高锋指了指带有华丽椅套的椅子,请云紫蕾坐下,看到麦总的贵客已经到了,本来还好像空荡荡的贵宾房里,也不知从哪就冒出了好些美丽的年轻女侍应。云紫蕾可不惯这样被别人招呼,赶紧在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对于殷勤上前的侍应,她也没有心思听清楚她们到底说什么了,只是连连摆手,把一切都拒绝了。

    麦高峰对一个看似领班模样,穿着华丽旗袍的女侍应低声吩咐了几句,那些本还殷勤得如同蜜蜂一样的可人儿,就一下子退了出去。

    云紫蕾本觉得她们让人有些不知所措,但当所有人都走了,仅留自己与麦高峰独处在这,他又感到了还是有些人比较好。

    好在大门很快又打开了,一辆接一辆精美的餐车被鱼贯推了进来,饭桌上转眼间已摆满了精美的菜肴,总共九菜一汤,都是最精美的菜系。看到满桌的佳肴,云紫蕾倒是挺惊讶的,那不是因为菜肴有多名贵,而是因为没想到麦高锋还想得这么周到,毕竟久居海外,虽然还常在家里会弄中餐的,但其实云紫蕾吃的所谓中餐已有很大程度的西化,麦高峰倒是挺用心的。他居然能让最高档的酒店大厨弄出这种西化中餐的不伦不类东西,当然这种不伦不类可是在厨师们的眼里,但在很多华侨眼中,却是很普遍的。

    云紫蕾连连点头表示感谢,但除此之外,她真的不知现在该说什么,更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应对,也难怪她妈妈常说她不是一个能在职场有很大作为的人了,其实留在高校教书反而是一个更好的选择,这也是他立志要获取学位的原因。

    此时麦高锋倒是笑了一笑,先开口道:“您不妨把鞋子脱了。“

    云资蕾愣了一下,脸上虽然故作镇定,但腿却抖了起来。她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但不知为何一见到这个人,她心里就有一种奇异的不安,而且麦高锋的话也太奇怪了,甚至比让人脱衣服还要奇怪。

    作为一个阅人无数的领导者,麦高锋当然看出了云紫蕾的戒心,他连连摆手:“你看我的嘴突然多不流利,我没有别的意思,因为我发现你脚上的这双鞋子并不适合你,无论是色调、华贵程度乃至高度,恰好我过世的妻子倒是留下了很多名贵鞋子,有些甚至是从拍卖会上买回来的,有一定历史的珍品,而她都没有穿过,我正好有一双想送给你的,就算我给一位有才华的小姐的见面礼吧。”

    这麦总非但行为古怪,送的礼物更是奇特,本来以他这样的身份送礼给一个想当演员的小毛孩本就很让人惊奇的了。

    不过麦高锋倒是觉得很平常似的,说完就从身旁的一个黑皮包里拿出了一双浅金色的高跟鞋,鞋跟比云紫蕾现在穿的要低,但曲线却更流畅,更令人惊讶的是鞋头有一颗小拇指头大小的钻石,在淡黄色的灯光映照下,显得分外闪烁,

    “这双鞋子没问题,我,我不需要换的”,云紫蕾想拒绝。

    麦高锋笑道:“就算给机会你出境,也总得把你包装一新,你若拒绝这些东西,是否也就是说你要拒绝机会呢?如果你连我们让你穿一双鞋子的胆量都没有,那还有什么资格穿上戏服饰演不同的角色?”

    云紫蕾没有办法,麦高锋的声音缓和却威严,犹如命令一般,况且云紫蕾现在也真的需要他给的机会。

    所以她慢慢把洁白的脚从高跟鞋里抽了出来,其实换双鞋子当然没什么,大不了就让人尴尬一下而已,真正让云紫蕾有所畏惧的是后面还不知会发生什么。

    看到云紫蕾听了自己的话,麦高锋居然弯下腰,把浅金色的鞋子放在了红地毯上,“我自己就行。”紫蕾赶紧抢过鞋子,套了上去。

    说来也怪,鞋子刚刚合脚。

    此时服务生拿来了一瓶红酒,麦高峰把酒接过,就示意服务生出去,门又被轻轻地关上。

    这空间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这空间其实并不小的,但云紫蕾却渐渐觉得拘束了起来,她也不知道该与这个年龄和身份都与自己有巨大代沟的人说什么?

    红酒慢慢倒进了她的杯里,如同鲜红色的玛瑙一样。麦高锋拿起了自己的酒杯,摇了一摇,“这酒很纯的,就得这样用嘴唇慢慢、慢慢喝,才能喝出味道。”

    看到云紫蕾还没有拿起酒杯,麦高锋伸出手把酒杯推倒了她的面前。

    “我酒量很浅,只怕不会喝,扫了你的兴,有什么若我做得不对的,请你见谅,我知道以你这般有气量的大人物,肯定是会原谅一个没有社会经验的女孩所犯的错。”

    麦高锋愣了一下,然后就笑着摇了摇头,“你突然说这好话,又说得吞吞吐吐的,肯定不是真心话,我爱才,跟我讲老实话吧。我看你是不想喝吧,你为何不把不想喝的理由说出来,只要你的理由合理,我决不让你喝一口,而且会更加器重你。”

    云紫蕾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居然真的脱口而出,“我不喜欢随便跟男人喝酒,尤其是陌生的老男人。”

    麦高锋眨了眨眼睛,哈哈大笑,“你倒老实得很,也很直接,平时想跟我喝酒的女人多到我一天得吃六顿饭才行,你却拒绝?不过陌生的男人有时反而难骗你,越能骗你的往往是你最以为熟悉的男人。”

    云紫蕾咬住了嘴唇,也不知自己是否已得罪了麦高锋。

    麦高锋却悠悠道:“没事,我最喜欢直接的人,我可以不勉强你。”

    云紫蕾也知道拒绝麦总劝酒是很没有礼貌的事,况其麦高锋这么大度,反而让人不好意思拒绝他,“请见谅,我没有什么喝酒的经验,所以刚才也说得只能喝一点点。”

    麦高锋却摆了摆手,突然拿起了云紫蕾的酒杯,把里面的酒全倒进自己的杯里,然后一饮而尽。

    这一代枭雄居然对一个小女孩这么礼遇,到底有什么目的?这宴会接下来又会有什么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