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 > 五 演员的旅途

五 演员的旅途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最新章节!

    “我都听到了,你如果喜欢去,就随他们去吧。”

    云紫蕾万万没有想到母亲会说得如此平静,好像她只是去一趟旅行,但实际上她却是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从事一个仅在媒体上了解到片言只语,根本不知道内情的职业。很多真正的内情又岂是通过“狗仔队”就可以知道的?

    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么一趟远行只不过是一种冒险,一种刺激。云紫蕾也真的有点想去,但自小而来的单亲生活,却让她远比那些人想得要多。她舍不得留下自己的母亲,她已够孤独,忍受了大半辈子的孤独,自己若走了,她岂非更孤单?这种孤单不是距离上的,因为飞机一下子就可以抹平这种距离,这种孤单应该是情感上的。而这种孤单有时候远比距离上的要让人难受。

    云紫蕾拿起筷子,欲言又止,她母亲突然转过脸,并且沉着脸色,“那里四季如春,是个好地方,如果喜欢,你,你就去吧!不过一到夏天蚊子很多,你可要当心。”

    “妈,那你??????”,云紫蕾实在没有想到母亲会说得如此轻描淡写,而且她担心的事,居然是这么的简单。

    “没了你这小丫头在这里烦着,我倒省心多了,连煮什么菜,都不用再想来想去,也不用再怕有人偷店里的东西去喂猫了。”

    云妈妈突然摆出一副跟不耐烦的表情,“不要再说这么点小事了,就这么定。”

    云紫蕾真的再说不出话,她已把下唇咬出深深的齿痕,她当然知道母亲会这样说,是为了自己。但她妈妈为何会如此放心让她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说起来以前若她要远行一段不长的时间,她妈妈都会想来想去的?

    因为自己是她的宝贝,更是一个单亲女人唯一的寄托。虽然自己已经长大,但在她眼中却永远是孩子。

    当天夜里的雨下得很大,云紫蕾却在漆黑的雨夜中飞奔了好几回,她的衣服、头发、鞋子全湿透了,平常的她可是决不会有这样的行为。但现在的她却是如此的疯狂,因为好像这样才能让心中一切的欢喜、担心、压力全抒发出来。

    她感到自己的人生或许面临着巨大的转变,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这种改变是好的,还是坏的。一提起改变,人们往往想到的都是好的,却不知道很多时候好意的改变,却会让自己更糟。

    第二天,她就答复了影视公司,也知道了那个戴粗框眼镜的女人,叫冯琪。曾经是一位没有太大名气的演员,现在转行当了经纪人。本地区初试的前五名也将飞赴公司的所在地,准备参加第一轮的初选,而云紫蕾则是从入选的名单中划掉了,因为她已不用再通过参选来圆星梦。

    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事,自己实际上哪有这么好看。云紫蕾想不明白,她也想问问别人,可是没有任何人可以告诉她答案。

    在出发前,云紫蕾曾多次到过秦相惜在这里的家,这位大小姐可是在此留学的第一天,就购置了一栋很不错的别墅,既为了自住也算是为她那个富豪老爸做些投资,云紫蕾也曾在她的泳池里陪她游过泳了。云紫蕾本意是想去祝福秦相惜的,因为她知道这位千金一向有舞台梦,只不过她爸爸不喜欢她抛头露脸,不然早自己贴钱都把她捧红了。这次她通过这些活动终于得偿所愿,应该是很开心的。而且听说她爸也答应让她可以一展所愿,其实秦相惜也可以不参加选举,就获得签约的,以她的富足可是随时可以办成很多事。但显然她要在活动中出尽风头,把其他人都比下去了,再圆演员梦,她就是有这种品性。

    不过可惜的是云紫蕾去了两次都没有找到秦相惜,管家说秦小姐病了暂时不能见她,云紫蕾有些许的失望,既因为见不到秦相惜,也因为无法把自己现在的情况相告,她却没有细想,以秦相惜的耳目灵通,还会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如此走运?

    过后想想,云紫蕾虽然有些察觉到了什么,但她不愿意那么推想下去,她只希望秦相惜的病快点好了,反正在那个遥远的美丽都会,或许会有很多合作的机会。至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秦相惜必定是她一个更好的姐妹。

    出发那一天,朗日当空,她们是坐麦高锋的私人飞机回去的,可能是刚好顺路,公司也省下机票的钱。在她出门的时候,她妈妈一再叮咛,叮咛了大半个小时,却没有来机场送她。

    或许是不想流泪吧,她早就说过,在年轻的时候,泪早就流干了。

    将近十个小时的飞行,云紫蕾没有合上过眼睛,那是一座怎样的海滨,自己有一个怎样的未来,她想的全都是光明的,因为她生性乐观,更因为她涉世未深。她想到了无数的闪光灯,她更想到了或许会在花前月下与他有对手戏??????

    可惜她忘了童话里固然有白雪公主,不过不是也有可恶的皇后跟巫婆吗?况且她现在只不过是一个或许会有些许机会,默默无名的新人。这样的新人要等来爆红的机会,除了自己付出以外,还要偶然的机遇,那种机遇或许是几个月、也有可能是几年,甚至是一辈子也说不定。

    她还在想着美梦,飞机一个俯冲,地平线已至。

    冯琪把云紫蕾暂时安置在一间不错的公寓里,据说这里本是公司的物业,可以给她暂时落脚,但什么时候要搬走就说不定了。云紫蕾一进入屋子就躺在床上,感受到自己原来还在脚踏实地。

    她刚掏出手机,想随意地上上网的,却从梳妆镜里看到冯琪在门边探头探脑的,云紫蕾赶紧坐了起来,冯琪已笑着走了进来,“把你吵醒了?”

    这女经纪倒是对云紫蕾相当客气,云紫蕾摇了摇头,“我不累,该累了的也是冯阿姨,可是你帮我忙前忙后的。”

    冯琪干脆就在床边坐了下来,她轻轻地推了推云紫蕾的肩膀,显得很亲近,“那你发迹了,可不要忘了我啊。”

    “我都不知哪天才能小有成就”,云紫蕾看着冯琪笑了笑,虽然这经纪很热情,但相识的时间毕竟不长,云紫蕾又生性内向,所以她倒不觉得与对方很熟了,说起话来还有些拘谨。

    “这话是谁说的,紫蕾啊,我看你发迹的机会很快就到了”,冯琪笑到眯起了眼睛,云紫蕾不敢猜测她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心跳却不知觉在加快。

    冯琪已把她拉了起来,拉到大梳妆镜前,用透着木香的梳子帮她梳理着那一头柔如流云的曲发。

    “有什么工作要安排我的?”

    冯琪靠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又坏坏地笑了起来。

    云紫蕾差点跳了起来,“是他,是他吗?”

    “就是他,一下飞机就让我偷偷通知你,明晚他订了晚餐,在紧邻江畔的美人鱼宫,你务必准时出席。”

    “他,他找我干什么?”

    “他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想起自己能干什么,他若没想到的,你也不妨???????,嘿嘿?????总之,我想好处绝不会少了你的。

    说完冯琪又笑着轻推了一下她的肩膀,“那里可是世界名流最有名的偷情圣地??????

    云紫蕾已有点厌恶,她本想立刻拒绝的,长期较为独立的生活,早已教会了她该如何拒绝。但转念一想,她现在又无法拒绝,毕竟不知道对方有什么目的,若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是犯了大错?而且无论是谁突然来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都会有所畏惧,胆子也会变小了些,何况若第一天就把事闹僵了回去,她如何向同意她远行的 妈妈交待?

    何况她自己也说不出为什么,她居然不反对见见这个人,虽然仅是有数面之缘,但她总感到有些很微妙的感觉,只能说那是一种复杂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