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 > 三 不可思议的选秀结果

三 不可思议的选秀结果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最新章节!

    云紫蕾本来是替那些排队等候这渺茫机会的女孩子感到可怜的,但当她自己也投身其中时,却也同样的忘乎所以。

    或许这就是人类身上一种奇特的天性吧,也正因为利用了这种天性,看似老旧的各类选秀活动,只要变一些的法子,就可以得到无数慕名而来者,还有那些狂热的观众。

    这也不能说是对人性的利用,毕竟在此期间,我们内心里很多东西都得到了释放,不知在看各类选秀节目时,你是否有这样的感受?

    在会场里,云紫蕾光等待就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说得难听点,这个报名初选好像就是比耐性的。云紫蕾很认真地把自己的资料填了一遍,她也觉得自己不会有机会的,但她居然就为了这个不会有机会的事,像着了迷似的忘了本来很有机会的文学院面试。

    报名后筛选的淘汰率已很高了,评委们也只是简略地看了看大家的资料,然后指定几个小表演,不过那些最简单的小表演,也可以被一些爱卖弄的人演得很不简单。但遗憾的是,这些不简单的表演,却没让那些评委动多少眼皮。

    显然在直播现场时,那些惊心动魄的评述,除了内心的激情外,或多或少还有些什么吧,毕竟好些评委本就是好戏之人。

    云紫蕾被指点表演的是看到自己久别,但依旧单方面深爱着的初恋与自己闺密走在一起时的表情。

    这该是吃惊、愤怒、茫然还是很大度地祝福?

    云紫蕾也不知道,她仅能做出一个很复杂的表情变化,身体也显得很僵硬,她自己也觉得自己不会行了,而且那些评委的脸上没有露出一丝的满意。表演过后,在那片休息区里,云紫蕾也没能看见那个男演员,据说他有别的事被叫到别的地方去了。云紫蕾居然有点迷茫,她也不想知道初选的结果了,反正她不觉得自己会有机会。迷迷糊糊中,她只知道自己想找地方上完厕所,就离开艺术楼,或许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在这里怎么走动过,居然不自觉就走进了里面的办公区。

    这里并没有多少人走动,失神的保安也没有理会云紫蕾,或许是因为以为她是学生助理,也或者因为保安刚想问她时,有人从办公室里跳出来,拉着云紫蕾的衣袖。

    那是一个身材高挑,留着一头褐金色长发的白人少女,云紫蕾旁听课程时认识的一个姐妹,葛雷.哈金斯。

    云紫蕾是被她拉扯进办公室里的,里面并没有别人,葛雷做出一个中国人的拱手状后,也不理云紫蕾是否答应了,就用那快得让人难以听清初的英语道:“flower,你在这里顶替我一下,有人打电话来就说我到上面取文件了,我一下子就会”,说完,也不理云紫蕾是否答应了,就捂着肚子跑了出去。

    毕竟不会花很多时间,而且自己现在也没有别的事了,刚才本是赶着去面试的,都可以在这里流连,现在为何不帮她一下了,云紫蕾也曾试过申请学生助理这份工作,但她不是正式的学生,所以并没有被接纳。

    曾听葛雷说过,她负责的是招生的工作,不过显然这里现在都借给影视集团举办活动,葛雷好像也需要帮些忙,当然不排除是这金发女孩自己捞外快。

    云紫蕾只好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桌上有两个麦克风,好像还没有关掉,不时有杂音传出。

    云紫蕾本也没有把这放在心上,所有当真的有人的说话声传出来时,可是吓了她一跳。

    “这么快就出结果了!”

    “出了,就只差报呈一下。反正不过是走走形式,不会有什么任何修改的了,人这么多,若一个个来看,不把大家看坏才怪,反正也只是给机会进入初选嘛。”

    只听另一人人接着道:“这里是贵族学校,都是些家庭环境不差的,也只有她们才会有如此高的学历和如此好的见识,能来这里读书的真是非富即贵。”

    “当然了,丑小鸭又怎能成天鹅,这个活动本来最初的构想,就不是那种草根的,据说还涉及一些其他东西,当然这不是我们该管的。”

    不久,一阵叹息声又混着笑声,从麦克风里传了出来。

    云紫蕾只觉得一愣,其实她本来就不抱有任何希望,她也不需要失望,因为知道自己没有机会了,她也突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让她真的去卖弄风姿,只怕那时候她又不敢了,没有机会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但她的心里实际上却真有一点的失望,很矛盾的心情,她反复告诉自己那绝不是失望,但不是失望又是什么?

    她责怪自己贪婪,但其实她无须如此,因为任何少女都会有一个花仙子的梦,而且或者她忘不了的,只是那副俊朗的面孔。

    “你复述一下,我在电脑上核对一下名单”,麦克风里又传出了声音。

    有一个人在念着通过初选者的姓名,和所属院校和专业,前五名中没有云紫蕾的名字,她犹豫了一下,本已站了起来,却又坐下了,很快对方就念完前十五名了,云紫蕾这三个字看来是不会出现的了。秦相惜倒是榜上有名,而且如她自己说的真是拿了个第一,不过试问她又怎可能会榜上无名?只不过第一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不过想起刚才见到她父亲就站在那麦高峰身边,其实也不奇怪了。

    云紫蕾忽然感到有些不适,她站了起来就往外走,此时麦克风里传出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好像有人闯进了刚才说话者所处的房间里,“你们谁看见王秘书了,麦总心脏的老毛病又犯了,放药的袋子是否被他拿走了?”

    云紫蕾没有听到回答是什么了,甚至连刚才那句话也没有听清楚,就茫然走出了这间房子,葛雷刚好回来了,连连说谢谢。其实只是她回来的比较及时,不然的话,她回来后若发现云紫蕾不在了,可得埋怨她不肯帮自己一下。

    云紫蕾只是笑了笑,就快步走出了这栋已渐渐隐没在夕阳中的大楼。

    云紫蕾真的觉得自己不是失望,因为她从来就没有抱过任何期望,她也真的为秦相惜感到高兴,她知道秦相惜虽然什么都不缺,但还是很喜欢把别人比下去的,攀比这种东西本就没有尽头。

    不过或许是因为整个下午都是阴天,总之她的心情也不太爽,好在进入自家大楼的电梯时,她的心情总算平复了些许,她可不希望把这种烂心情带回家里。

    她和老妈可是刚搬到这栋电梯新公寓里,在考虑到租金差不多的情况下,他们依然放弃了之前的老宅。不过那老宅已算不错了,记得刚到这里的时候,她们还曾短暂住在自家的店铺里,过着前店后房的生活。其实飘荡在外的不少移民,只是让人听起来光彩,却不是人人如同移民广告一样过得那么亮丽。

    家里的小饭桌上,已摆好了饭菜,她一进门就一屁股坐了下来,鼓起了嘴巴。

    “谁气到你了,今天不是说去见个名教授?”,她的母亲倒是轻易看出了云紫蕾的心情。

    “没事,就是我跟他讲灰姑娘的故事,他听不懂,所以我进入文学院的事,没戏了!”

    “名家都听不懂这小孩儿的玩意?”

    “就是听不懂,他说灰姑娘就是灰头土脸、灰溜溜的,前途一片灰的姑娘。”

    云妈妈笑了,“外国人也会这么解中文的?难怪人家能得诺贝尔了。不过,灰姑娘本来不就是外国人的玩意。”

    她们来这里已很久了,但总还是觉得那些金头发的是外国人,其实在这里人们的眼中,她们才是真正的外国人了。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阿蕾,听说初选的结果了吗?”

    云紫蕾一听就知道是哪个来了,她也懒得过去开门,只隔着门道:“哦,知道,相惜得了个第一嘛。”

    “但你也得了第二呢,真令人羡慕。”

    “你少骗我了。”

    “我没骗你,都公布结果了,你们会有机会参加初赛的!”

    这怎么可能,云紫蕾明明已亲耳听到结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