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 > 二 千年等一缘

二 千年等一缘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最新章节!

    这个高大男人看起来没有五十也差不多了,但你若说他才只有三十,好像也能说得过去。那张棱角分明也略显冷峻的脸,实在是保养得很好,而贴身的深黑色西服也显得他有一幅很好的身材。举手投足间就有一方大人物的气派,不过他那份从容淡定之间,其实也隐约透出了些许的老态。

    云紫蕾已不再看他,虽然这个男人给人的印象实在是深刻,但云紫蕾第一眼就不是很喜欢他了。他也说不出那种不喜欢的感觉从何而来,或许是讨厌她被众多女生前呼后拥着,身旁还拉着一个约莫三十岁的美人。

    不过这又与云紫蕾何干?

    现场已经有不少记者,白人记者不算很多,倒是黑头发黄皮肤的记者不少,一个某知名网站的视频记者已扯着嗓门喊道:“麦先生,已海选了这么多站,在那些被接受进入初选的华侨中,可已经有你满意的人选?”

    这些记者或许有的真是为了消息而赶来的,但也有不少是主办方特意找来撑场的,如果连作势这么简单的技量都不会用,还能在这个圈子里混?

    云紫蕾此时才想起来,秦相惜说过,这个什么最美侨胞选秀的核心是有一个演员海选的,由一间在华语世界有举足轻重地位的影视大集团举办,好像他们的总经理,闻名海内的影视界操盘高手麦高峰也会亲自参与这个事。

    他的参与,或许才是把这次活动推向如此高潮的最大原因,因为经他手而爆红的演员实在是太多了,哪怕已经发霉了几年的人,经过他的包装和安排也多有变得大红大紫的。但很可惜这几年他越发转向负责公司的战略事务,已不具体负责个人的发展了,所以他这次肯重新出山,可也是一件很轰动的事,当然有不少想做星梦的人,想抓住这次机会了。

    毕竟这里虽然有不少巨富之人,但也有很多仅是属于稍高于中产阶级家庭的少女,她们咬紧牙关进入这种学校,本就有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动机,又岂会放过成为大明星的机会。

    但这些与云紫蕾都无关,况且就算真的让她有机会去参与,她或许也不会去的,毕竟平常偏向内向的生活,让她自认既无表演的欲望,更无表演的才能和雄心。

    所以她加快脚步想尽快从人群中穿过,不过看到好些人手中拿着的小票子,云紫蕾才突然想起了出席这个海选还需要有报名的票,秦相惜就给了她一张票,那票上还有号码的,秦相惜多次叮嘱她记得参加。想不到自己只顾着准备文学院面试的事,居然把这全都忘了。云紫蕾记得秦相惜把票给自己时,自己就随手把它夹在一本书里,这本书刚好应该在她的包中。

    她觉得要把票还给秦相惜的,因为机会难得,让她转送别人也好。而且云紫蕾也有些明白秦相惜是希望自己跟她一前一后地亮相,好衬托出秦大小姐的娇艳。云紫蕾倒不会对秦相惜这么做有什么不满,反正她从来就没打算参加的。只不过现在若自己不参与了,弄到没有当陪衬帮秦相惜一把也不好,所以他想当面把票还给秦相惜,让她另找别人。

    看到那些正在热情地等待,不断补妆的少女,云紫蕾突然又觉得自己把眼前的事看得如此与自己无关也是一种幸福。因为在这些人当中会有多少的失望,而且若真是技不如人败了也罢,但若从头到尾都是个骗局了?那岂非白费心思还免费给对方当了广告!

    据说已经在英国、加拿大、美国、法国好几个国家进行了初选,已经有不少人获得了进入复赛的资格,但同时可也有不少流言蜚语传出,有人说海选的初衷都是骗人的,什么麦总技痒想重新培养一个人才再退休,什么一部巨作电影因为在本土选不到合适的人,没有女性符合角色需要的古典气质、又明艳照人,所以要海选,这些说法不过都只是为了炒作之用。实际上真正的人选早就定了,就是麦高峰身边那位名媛,现在选的人大不了当个配角。

    这也不奇怪,若不懂炒作,他根本成不了影视界的巨子嘛。所以这些信息虽然都仅是从小报上看来的,但云紫蕾却有几分相信。

    麦高锋与一众校董已进了大楼,楼外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报名的女孩需要填写基本资料,还有作简单的自我介绍,跟着表演几个指定的动作和表情,才有机会确定自己是否通过了初试,获得了进入初赛的机会,要走到决赛的舞台上,路还长着了。

    云紫蕾并不是要排队报名,他跟看守的澳大利亚保安说,要进去找秦小姐,可是保安微笑道,跟她讲是要进去找人的女孩子太多了,若这样放了她进去,只怕会被后面排队的人用口水吐死。保安嘴里说的客气,但心里肯定是认定了云紫蕾是想插队的。

    云紫蕾还想解释,可是后面的人流已不答应。

    她被挤进队伍里,想不排队也不行了,反正顺着人流也该能进去找到秦相惜的,也只好这样随大流往前走。反正云紫蕾是不会报名的,她还赶着把票还了,就要去面试了。不过队伍移动得实在有些慢,让人不觉着急。大堂里早已被布置了一番,本来已经美轮美奂的多功能演艺大厅实在是与之前又完全不一样了,这些专业布场者的水平,真不是学校举办活动时,那些学生布置能力可比的。

    已经有过了测试的可人儿在里面闲聊卖弄着,云紫蕾好奇心下也往里面看了一眼。

    她永远忘不了那副面孔!

    云紫蕾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不过听旁边的人说是一位小有名气的华人男演员。但他却没有任何耍大牌的样子,对于那些已经接受过面试,却还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休息去闲聊的女孩子都显得温情脉脉。他穿着洁白的燕尾服,唇红齿白,面色如同白玉,鼻子很高,眉毛也很浓,他的笑还柔和过悉尼港里的海风。

    云紫蕾的脸突然红了,她踮起脚,还想再看这个人一眼,可惜已被一名女孩遮住。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攥紧了手中的票,票已被揉皱,揉出了裂痕。

    她心里起了一些变化,这变化看似唐突,实际上却又是如此的平常。换了任何的女孩子,在这种场合下,都难免会有些热血上头的。她突然想,若我也去报个名,说不定还真是有长长眼界的机会,况且都排了这么久了。而且,而且现在这么多人,要找到秦相惜也不容易,若找不到她,票就给不到别人,这样不是浪费了,与其浪费,不如??????

    她还在想,那名男演员刚好结束与一位小姐的交谈,仿若抬头向她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