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 > 一 蓓蕾的春晓

一 蓓蕾的春晓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演不了情:一部娱乐圈的爱慕迷情最新章节!

    柔和的阳光照进大学东区的草坪上,空气里弥漫着草香,还有好像略带着咸味的海风。旭日一离开地平线后就变得不可收拾了,犹如脱离了情人看管的负心浪子一样。

    仲夏夜之梦还没有散尽,新的春光却已经开始。

    巴黎,一座梦幻般的城市,而我们更为梦幻的故事,也就是从这里开始。

    云紫蕾对着镜子,瞪大眼睛看了又看。其实这幅面孔她已经看了无数那么多遍,她也不是犯了什么自恋症,因为她本就没有多少可以自恋的。不过每天早晨她对会这样对着镜子说上几句话,没有人能听到她到底说了什么,但说完之后,她脸上总会恢复一些自信的色彩。

    不过其实在镜子里,她的大眼睛还是无比的动人。她最喜欢的也就是这双大眼睛了,因为她身上能够偶尔得到别人称赞的东西,也只有这双眼睛。

    在这里没有人会赞她,别人甚至注意不到她的存在。无论是在圣母雕像下,还是在白璧的课堂旁,人们只会在她身旁匆匆走过,因为这里是一间有超过一百五十年历史与法西两国皇室都曾有渊源的贵族学院,而且她所处的更是为了亚洲新贵们特意开设的一个校区。这些亚洲来客当中,一部分人可是比欧洲的老上流们更懂得摆谱和看不起人 。

    不过也难怪别人看不起她,因为她的身份确实与这里格格不入。

    凭借一位在移民局工作的远亲帮忙,她妈妈在学校一偶经营一间很小的杂货铺,她偶尔还要帮忙打打杂,好在文学院的院长也是个华裔,觉得她有一定的才华,同意让她以借读生的身份旁听。

    或许如果她安于本份,就当一个最不起眼的售货员,也没有什么机会让别人给脸色她看,但偏偏云紫蕾就是不服输,定要走进不适合她的课堂里,那就少不了受点气了。

    她也确实没有太多朋友,毕竟这些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又怎会看得起她?

    她知道他们看不起她,她也不愿意与们为伍。不过她的日子还是过得颇惬意的,每天早上出门上课前,她会先打开店铺,整理好货品。她去上课只因为喜欢,更因为要与那些人堵堵气,文凭反而不是她最看重的。

    她自认唯一的朋友,只有秦相惜。

    云紫蕾也不知道她为什么愿意做自己的朋友,她可是一位来自某宝岛的千金,她父亲是功成名就的商人,还刚刚入股,成了这间贵族学院的校董之一。

    但她们就是朋友,很聊得来的朋友。

    或许是这位小姐觉得云紫蕾健谈,虽然往往都是这位小姐在说,她在听,因为秦相惜知道的太多,她却一无所知。也有人说是因为与她在一起,这位秦小姐就能显得更高贵,更楚楚动人,而她就是一只用来衬托的丑小鸭。而若是与其他大小姐们在一起,秦相惜就难免有成为斗败公鸡的时候。

    不过对于这些旁人的推测,云紫蕾都不在乎,至少她不介意做好友的丑小鸭,反正丑小鸭也有丑小鸭的可爱之处。

    看着镜子,她微微转动了一圈身子,然后脱下了睡衣,换上了一套杏黄色的长裙,这是一件旧衣裳,是那位秦小姐在她去年生日时送她的。虽然说是旧的,其实还很新,因为对于秦小姐来说,穿过三次的衣服就是旧的了。

    云紫蕾自己有的衣服也不少,俗话说女孩子再穷也不能穷衣柜,只不过这个小姐给的都是名牌中的名牌,据说只有三千欧元以上,出自著名设计师之手的限量衣服,秦相惜才会去买的。

    今天云紫蕾可得穿着高贵一点,因为学院的院长同意为他破格举行一次面试会,若过关了,她可以成为学院的正式学生,并同时安排她在校办里工作,就算做抵免那笔高昂的学费。

    其实学费只所以这么高昂,云紫蕾一直不觉得是运营成本所致的,根本是由于越昂贵越能显示出那些在校者的地位,才会出现越贵就越吃香这么奇怪的现象。

    若自己也能成为正式的学生,保证那些人气坏才怪,想到这一点,云紫蕾就不禁笑了起来。

    衣服总算是穿好了,看着镜中的自己,丰满的胸部,绷紧的小腹,光滑修长的腿,云紫蕾自己居然也脸红了,可惜就是肤色不够白。不过现在云紫蕾想到的却是没有能够配合衣服的名牌鞋子。虽然秦小姐有无数镶金带钻的高跟鞋,但偏偏就是没有送过给她,反而是一些云紫蕾根本用不上的东西,还给了不少。

    或许是秦大小姐遗忘了,但也有人曾对云紫蕾说,那时因为她本长得比秦小姐高,这背后的潜台词,就谁都懂了。

    不过云紫蕾却根本不想推测秦相惜到底是怀有什么心思,因为对方根本就没有送她东西的义务,秦相惜如此对她,她已很知足,秦相惜永远是她一辈子最好的朋友!

    她在心中发过很多次这样的誓,因为秦相惜给她的已经够多,自己又给过她什么,自己给过的只有花时间弄出来的一些根本不可能入她法眼的小东西。

    云紫蕾的头发有些微曲卷,轻轻梳理一下,又会变得很柔很顺。她会有这样的头发,据说是因为她的父亲是一位白人,这位负心汉子,在她妈妈怀着她五个月的时候,偷偷走了,她的母亲为了寻他独自跑来澳大利亚,被迫落地生根。

    云紫蕾知道或许是没有寻到,也可能是寻到了,那个人却负心到底,她从来没有问,她也不需要问,因为身边的人早已跟她说了一千遍一万遍,唯独她的妈妈从来没有提起过。而且云紫蕾总觉得自己知道的事,或许不是很完全,或真实的。

    她已整理好商铺里的商品,最近生意都不太好,唯独卖得多一点的只有花生酱,她妈妈还高兴说两天就卖了二十八瓶,其实只有二十六,因为有一瓶是她偷吃了,一瓶她偷偷拿去喂了附近的猫,还把那只猫吃到拉肚子。

    整理好一切,她就提醒自己要自信,就踏上了前往文学院的路。

    今天路上的人特别少,偶尔看见一些女生走过,都穿得花枝招展,那衣服肯定不是往常能穿的,因为不是过于暴露,就是太不方便了。

    云紫蕾起初也没想起到底是为了什么,但转念一想,加上看到路两旁的宣传海报,以及巨大显示屏上的广告,才想起了是有一个全球性的什么最美海外华人选举的初选宣讲会会在这里举行。

    那些爱慕虚荣的人不过就是贪图最美这两个字,打算用手上的戒指亮瞎评委的眼睛,实际上丑得要命,云紫蕾心里悄悄这么骂了一句。

    反正她是既不想参加,也不会有参加的资格,说实话让他那样去卖弄风骚,她确实有些害怕,虽然她又不会怯于与那些人斗气,真是很矛盾的心里。

    不过这也好,难得校园里有一个安静的早上,云紫蕾虽然挺喜欢热闹,但也不反对这样的宁静,反正那些人也不过是叽叽喳喳说谁买了个新LV手袋,谁又从哪里搞来了辆绝版保时捷。

    要到文学院,必会经过艺术楼。

    向来人不多的艺术楼前,居然聚集了一大群人,远远就听到欢声笑语。大家簇拥着的人群里有两位校董,他认得一位正是秦相惜的父亲,但最引人注意的是一名高大,略微上了年纪的中国男子,他穿着时髦的西装,两只大眼睛很有神,留着点点络腮胡子,显得威严又有魄力。

    此时此刻正打算快步走过的云紫蕾,是怎样都不会想到错有错着的奇妙之旅,很快就会开始,而她的一生也将与这个男人扯上一些无法砍断的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