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高飞 > 1-4 多余的人

1-4 多余的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少年高飞最新章节!

    女儿是老包的逆鳞,除了殷秀丽之外,谁都碰不得,尤其这种十七八岁的半大小子,在做父亲的眼里,简直就是糟蹋自家庄稼地的野猪,老包迅速进入临战状态,面色比那帅哥还冷,两人面对面站着,更衣室的气温似乎在一度一度的下降着,直至冰点。

    就在老包准备出手的一瞬间,更衣室的门开了,一群男生说说笑笑涌了进来,剑拔弩张的两个人互相瞪了一眼,各自背转身开自己的柜子去了,下一节是体育课,他们要换运动服和跑鞋。

    老包懒得上体育课,他也不和体育老师打招呼,径直回教室,一路上恶狠狠地脑补着自己拎起板凳给帅哥脑袋开瓢的场景,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啥时候变得这么暴戾了,在公司自己可是有名的老好人啊,难不成年轻的血液带来了冲动?

    回到教室,几个女同学围坐着闲聊,想必是来了例假不去上体育课的,可是沈晓凯居然也在,这货正埋头看着什么,见老包过来便将手机藏在书桌,对他神秘一笑:“高飞,我问你个事儿。”

    “啥事?”

    “你和包佳佳什么关系?”

    老包警惕起来,自己可从没说过这层关系,女儿对“表哥”这么反感,恐怕也不会告诉别人,那么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呢。

    “我可以告诉你,你也得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真相的,可以么?”老包决定迂回一下。

    “成交。”沈晓凯说,“在你说出答案之前,我先猜一下,你是包佳佳的表哥或表弟,准确的说,是她姑妈家的孩子。”

    “你怎么知道?”老包很诧异,“你猜对了,现在该你了。”

    “这个学校里就没我不知道的事儿。”沈晓凯推了推鼻梁上下滑的眼睛,有些得意,“我推理出来的,就这么简单。”

    老包故意倒吸一口凉气,继续追问沈晓凯是怎么推理的,胖子卖够了关子才说:“上课的时候,你的目光在包佳佳身上停留了十七分钟,再加上刚才课间王媛故意吊我胃口,说你和包佳佳有特殊关系,你姓高,她姓包,那么肯定不是堂兄妹,前一段时间包佳佳的爸爸来学校办事,想必就是为了给你办转学,那么你就是包佳佳父亲的姐妹的孩子了。”

    “你怎么不猜是包佳佳舅舅或者姨妈家的孩子呢?”老包对这孩子的推理能力有些佩服了,现在的孩子真不得了。

    “很简单,包佳佳没有舅舅和姨妈。”沈晓凯耸耸肩。

    老包心里嘀咕起来,这小子心思缜密,又喜欢扒别人的秘密,看来可以利用一下。

    “小沈,坐我这边的同学叫什么来着,他什么来头,我看好像对我表妹有点意思。”老包故意问道。

    “他啊,咱们班的忧郁王子,哈姆雷特,张昊天。”沈晓凯停了停又道,“至于其他情况,我有点记不清楚了,对了,你怎么不去上体育课,被雷老虎知道了要发飙的。”

    “还哈姆雷特呢,真当自己是王子了,张昊天的昊是不是日天昊,真嚣张,小小年纪就想日天啊。”老包深谙对付这种人的招数,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进裤袋,摸出一张百元钞票。

    沈晓凯干咳一声,看看角落里的女同学们没有注意这边,便快速伸手捏住钞票拽过来,小声说:“我有点记起来了。”

    “那就快说。”

    “张昊天是喜欢包佳佳的,不过他还没表白,包佳佳也还没接受他。”

    老包松了一口气,得亏这份爱情还在萌芽状态,掐死很容易,他又问:“小沈,你认识包佳佳的爸爸?”

    “不认识,但我认识我们学校很多家长的车,包佳佳她爸开一辆黑色奔驰,还有,以后别叫我小沈,挺别扭的。”

    正扯着,一个高大威猛的汉子走进教室,一身运动装,脖子上挂着哨子,厉声喝问:“为什么不去上体育课!”

    他是冲俩男生问的,沈晓凯赶忙解释:“我脚脖子扭了,请过假了。”

    “你呢!你新来的吧,新来的就能逃课么,给我去操场上跑一千米!”体育老师不由分说,把哨子塞进嘴里急促的吹了起来,老包吓得如同尾巴被踩到的猫,一溜烟跑向操场。

    “我早说过,雷老虎要发飙的。”沈晓凯摇摇头,拿出手机继续上网。

    ……

    老包岂能被区区体育老师制服,他瞅个机会就溜了,跑去找刘璐请假说家里有事要处理,刘璐当即拒绝,训斥了他一顿,老包悻悻离开,沿着校园围墙走了一遭,果然发现前人留下的通往自由的窗口,一处浓荫下不经意的散放着几块砖头,叠起来踏上去,跳起来就能抓到墙头,十八岁的身体弹跳能力赶得上皮筋,他没用砖头,助跑几步上墙,翩腿轻轻从两米高的墙头上落下。

    外面车水马龙,包小宏跳出了纯洁的校园,回到了污浊的现实社会。

    他先打开自己的主手机,一堆未接电话、微信和邮件跳了出来,一条条的看下去,他的心也越来越冷,最后坠到了谷底。公司的事情终于恶化到了尽头,他待不下去了,但是董事长碍于老包是元老,不会主动辞退他,走不走人就看自觉了;林莉发了条微信,问自己为什么不去公司;殷秀丽只打了一个电话;唯一让他暖心的是陆克文的信息,说已经回国,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解决了没有。

    老包的脑子迅速转动起来,他现在这副样子没法去公司,去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只能以退为进,争取时间和空间来翻盘,家里暂时也回不去,唯一能去的地方,除了学校,就是陆克文那里了。

    陆克文的生意做得很大,旗下有酒店和地产公司,这货常年住在酒店高级套房,日子过的不要太潇洒。老包先打电话确认陆克文在酒店,然后直接打了个车过去,直奔套房,连敲门的节奏都没变,,砰砰,砰砰砰。

    门开了,陆克文穿着睡衣,看也不看他就往回走:“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快散架了,你怎么样,你……”

    陆克文转身落座的时候,终于看清楚老包的面目,他愣了几秒钟,忽然激动起来:“包包包,包小宏!你丫怎么变小了!”

    老包很欣慰,死党就是死党,从小玩到大的老铁,他哭丧着脸说:“唉,一言难尽,就你一个人认出我来了。”

    陆克文说:“废话,你化成灰我都认得,你咋回事啊,吃了仙丹还是进了时空隧道,赶紧告诉我,哥们一起变年轻,这世界不得是咱们的。”

    老包正要说来话长,陆克文忽然挤着眼睛狡黠道:“腰好了吧,昨晚上把嫂子伺候到天上去了吧。”

    “我不是说了么,就你一个人认出我来了,秀丽还有佳佳,都把我当成我外甥了,昨晚上我在宾馆睡的。”老包拿出外甥的驾驶证递过去,“就这小兔崽子,娘俩根本不把我失踪当回事……”

    陆克文看看驾驶证:“这小子和你还真的挺像的,快说快说,你怎么变年轻的。”

    “偶发事件,我记得那场车祸么……”老包将自己的经历娓娓道来,陆克文点燃烟斗认真听着,听完严肃道:“看来这好事没法复制,你摊上奇遇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你有什么想法,说说吧。”

    老包来的路上就想了一个计划,告诉陆克文之后,对方颔首:“可行,我帮你实施。”

    于是老包先打了个电话给总经理,向他请三个月长假,并且说自己已经在国外了,总经理当即应允,实际上老包自己不请假,公司也得给他放大假,其实就是变相停职,如果期间没有奇迹发生的话,就是离职走人了。

    随后,老包深吸一口气,拨通了殷秀丽的电话,他要为自己的失踪做个解释,如果老婆能认可离奇事件,那么怎么都好办。

    电话通了,殷秀丽的声音很沉静平稳:“包小宏,你在哪,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个家了。”

    老包的火气噌的一下就上来了,他努力镇定着情绪说:“秀丽,我遇上大事了,身体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包小宏,你别给我来这套,我够了,不想再听你的鬼话连篇!”殷秀丽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林莉是谁!你别说不认识!……包小宏,你别以为把我蒙在鼓里……”

    老包浑身无力,电话什么时候断的都不知道,他把自己陷在沙发里,捂着脸,半晌不语,陆克文陪坐在旁边,拍着他的肩膀:“兄弟,节哀。”

    “我这个样子,没法处理任何事,连离婚都没法亲自去。”老包说,“我把外甥弄丢了,有家不能回,女儿见我都嫌弃,我怎么一夜之间就成了这个世界上多余的人了呢。”

    陆克文倒是不以为然:“兄弟,你他妈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你知道有多少人情愿付出亿万身家,也要换一副年轻的身体,你外甥失踪那事儿别发愁,我帮你找,至于你自己,我只能说,你小子重新活了一回,重回十八岁,多少机遇多少未来,多少鲜嫩的妞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