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高飞 > 1-3 高二五班

1-3 高二五班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少年高飞最新章节!

    包佳佳一眼就认出门口这位转校生就是昨天出没在自家客厅的表哥,这货真是个奇葩,T恤束在牛仔裤里,脚下一双正装黑皮鞋,混搭混到一塌糊涂,想到这货和自己有亲戚关系,包佳佳就感到无地自容,正要低头装作不认识他,恰好同桌王媛递来默契的目光,朝门口飞一眼,眼神中充满鄙夷,包佳佳只好撇撇嘴耸耸肩予以回应,然后再不抬头。

    刘璐老师面向门外道:“高飞同学,你自我介绍一下吧。”

    对于即兴演讲这种事儿,老包熟稔无比,他上前一步准备走上讲台,看到刘璐并没有让出讲台的意思,居然说道:“刘老师请让一下。”刘璐笑笑,退到一旁,将三尺讲台让给这位牛逼哄哄的转校生。

    老包俯视着讲台下的同学们,目光还特地在女儿身上停留了片刻。

    王媛拿胳膊肘捣包佳佳,低声说:“包佳佳,他看你呢。”

    包佳佳恨得牙根痒痒,心说高飞你要是敢当众宣布是我表哥的话,我和你拼了!

    老包不知道女儿心中怒火熊熊,他刚找到在集团公司大会上发言的感觉,威严的干咳一声,抑扬顿挫道:“同学们,我叫高飞,是一名转校生,我来之前,对金海高中就已经久闻大名,如雷贯耳,今天走进贵校,顿时感到闻名不如见面,干净整洁的校园,绿草如茵的运动场,还有和蔼可亲的教职员工,积极向上的同学,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不禁想起著名教育家邹韬奋的一句名言……”

    他在上面洋洋洒洒,长篇大论,全班同学都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老包,后排已经有人在窃窃私语了,王媛也低头说:“包佳佳,这人是老干部附身吧,说话全是陈词滥调。”邻桌同学听到王媛一针见血的评价,立刻将这老干部这个词发到班级微信群里,从此给老包确定了人设。

    老包依然在滔滔不绝,自我感觉还相当良好,目光时不时扫向女儿一眼,希望得到眼神上的交流,无奈包佳佳就是不抬头。

    “高飞同学,请不要耽误上课时间,尽量简洁一些。”刘璐实在忍不住了,出言提醒。

    老包只好草草收场:“今后还请同学多多关照,谢谢大家。”

    说完,他就等着欢迎的掌声了,也许是被他的发言震慑住了,全班同学没一个鼓掌的,刘璐给他指派了最后一排的座位,宣布上课。

    这堂课恰巧是刘璐的英语课,全程用英语教学,老包的心思不在听课上,他先瞅瞅身边的同学,左边靠墙是个头发油腻,眼镜片似乎蒙着一层雾的胖少年,右边是个长得有点像韩寒的帅哥,坐得笔直,目不斜视。

    老包主动和两位邻居打招呼:“嗨,怎么称呼?”

    胖少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沈晓凯。”迟疑了一下,还是握住了老包伸出的右手,右边的帅哥就不给面子了,冷冷看他一眼,手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噤声,老包讨个没趣,又和沈晓凯搭讪:“能听懂么?”

    沈晓凯还没回答,讲台上刘璐说话了:“高飞,你到黑板上来,把这个完形填空做一下。”

    老包抓瞎了,走到黑板前拿着粉笔抓耳挠腮,啥也写不出。他的英语撂下很多年了,即便是高中英语题也做不出来。

    刘璐点了那位冷酷帅哥上来做题,帅哥三下五除二就写完下去了,英语板书飘逸潇洒,老包老脸一红,也想跟着下去,被刘璐叫住。

    “不会做是吧,不会做就要认真听课,不要交头接耳,影响课堂纪律。”

    “知道了。”老包脸皮厚,承认了错误,灰溜溜的下去了,那帅哥冲他投来不屑的一瞥,让他明白在高二五班,学习成绩不好是没有人权的。

    一堂课四十五分钟,刘璐不拖堂,打铃就下课,老包烟瘾犯了,从包里摸出软中华和打火机打算去厕所抽烟,他没有像在公司那样邀请同事同去,毕竟这里是中学,这点觉悟他还是有的。

    金海高中有好多洗手间,教学楼每一层都有,但在这里容易遇到老师,吞云吐雾的岂不尴尬,所以抽烟的同学都去操场上的大公厕,老包虽然没在金海上过学,但在这一点上倒是无师自通,一溜小跑直奔操场,跑动的时候心里是荡漾的,当他身为一百八十斤的胖子时,跑步等于负重行军,和折磨没啥区别,十七八岁的少年身轻如燕,跑起来都带风。

    进了公厕,一股烟味飘来,几个看起来痞气十足的少年正聚在一起抽烟,他们的打扮很相似,短袖白衬衣上面三颗扣子解开,细条领带松松垮垮的系着,下面是私自裁剪成九分裤的校服裤子,然后是一双名牌运动鞋,当然看不到袜子的踪迹,脚踝上一截雪白的运动袜,那是老土的象征。

    操场男厕中就这么几个人,突然有陌生人闯入,好比狮群的领地闯入了外来的雄狮,那几个不良少年纷纷将目光扫射过来,为首一个小子冲老包勾勾手:“你,过来。”

    老包走了过去,如果真的是十七岁的转校生,这会儿怕是要心惊胆战了,但他毕竟是快五十岁的老油条,什么场面没经过,他不卑不亢问道:“有事么?”

    那小子个头很高,足有一米八五以上,脸上一道淡淡的伤疤,更添英气,他注视着老包的眼睛问道:“你新来的?懂规矩么?”

    老包混了半辈子了,三教九流都熟,当然是个懂规矩的,摸出软中华散了一圈,自我介绍说叫高飞,初来乍到的,还请老大罩着点,这帮小子的眼神立刻变得柔和了,还帮他点上火,高个子说:“我叫厉锋,金海高中的旗我抗,以后有事提我的名字。”

    抽完了烟,老包和这伙人离开了男厕,穿过大操场走回教学楼,他没注意到楼上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自己。

    包佳佳收回眺望的目光,没好气道:“我就知道,他是个不良少年,果不其然,刚来就和这伙人沆瀣一气了。”

    王媛奇道:“包佳佳,你怎么对高飞这么关注,莫非你们认识?”

    包佳佳矢口否认:“谁认识他呀,一丝一毫的关系都没有,也不想有。”

    王媛眼镜片后面闪着狡黠与八卦光芒:“那他为什么看你,佳佳,我们是不是最好的朋友?”

    包佳佳受到情感上的压力,无奈道:“真的没有关系啦,只不过他是……唉,算了,不说啦。”

    王媛不依不饶,又是胳肢又是威吓,最终包佳佳不得不说出这个其实她也不吐不快的秘密:“其实啊,高飞是我大姑的孩子,我爸把他弄到金海来读书的,王媛,我只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王媛赌咒发誓:“你还不了解我么,我保证不让第三个人知道。”

    事实上,当天晚自习的时候,转校生是包佳佳表哥的秘密就全班人尽皆知了。

    ……

    上午四节课一晃就上完了,课间休息的时候老包多次试图去找女儿套近乎,但包佳佳总是躲着他,等到吃午饭的时候,老包打了一份饭菜,端着不锈钢托盘颠颠跑到包佳佳那张饭桌旁坐下,包佳佳一言不发,端着餐盘换桌子,王媛也跟着换了桌子,只留下讪讪的老包。

    沈晓凯坐了过来,一边扒饭一边说:“高飞,老师让你去领校服,办住宿手续,对了,加个微信吧,我拉你进班级群。”

    老包除了日常使用的手机外,还有一部iphone5作为备用机,他用这部手机注册了微信号,昵称就叫“少年高飞。”和沈晓凯加了微信,被他拉进了两个微信群,一个是有老师的,一个是纯学生组成的。

    趁着午休的空档,老包去领取了教材和校服,交了伙食费,办了一卡通和住宿手续,外甥跑路的时候把钱都卷走了,包括学费在内的各种费用都是老包自掏腰包,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刷卡的时候老包心都在滴血。

    金海高中是一座独特的学校,号称全市最接近重点高中的一般高中,最像私立学校的普通高中,省教委教改试点在这里进行,师资力量不亚于省重点,但是在教学上又没有那么高压,学校大力培养学生的素质教育,协调发展,而不是只为了升学率。

    金海高中的校服也向私立中学靠拢,男生是帅气的藏青西装和浅灰西裤,左胸有学校的丝绣徽章,女生是同样颜色搭配的小翻领上装和裙子,这是校常服,另外还有夏季的短袖衬衣,冬季的加绒外套,运动服等,花样繁多,式样新潮,所以全市穿着红白相间宽松涤棉运动服的高中生们都无比羡慕金海的同学。

    还是那句话,不是谁都能进金海高中的,除非你给校董会捐上一笔钱,或者有过硬的关系,那么在学习成绩上就可以打个折扣,这也造成了金海高中良莠不齐的短板,很多老师对此诟病,但是老校长对大家说:“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负责的老师。”一句话就把众人怼回去了。

    老包在更衣室把校服换上,衬衣扣的严严实实,红白相间的窄条领带一丝不苟,校服裤的腰围一尺九,不用腰带也能挂住,直筒裤的裤脚垂在Ferragamo正装皮鞋的鞋面上,看着镜子里年轻的自己,老包搔首弄姿,得意洋洋。

    忽然班里那个冷酷帅哥走了进来,面色不善,他冷冷对老包说:“以后你离包佳佳远一点。”

    ………………

    这本书和春秋故宅一样,不是日更连载的,总体量也就是三十万字左右,所以得细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