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高飞 > 1-2 外甥象舅

1-2 外甥象舅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少年高飞最新章节!

    对你爱爱爱不完

    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

    So we love love love tonight

    不愿意丝丝点点些些去面对……

    车窗上的倒影幻变成十七岁的少年包小宏,在舞台上狂歌劲舞,真情演绎着1990年代的港台流行歌曲,那是老包生命中最英俊的一段时光,留着和四大天王郭富城一样的发型,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背着吉他骑着变速山地车,简直不知道比现在的小鲜肉帅出多少条街。

    那是恍如隔世的记忆,老包一时间恍惚了,警察以为他脑震荡还没过去,就没继续追问,检查车内,从拉链敞开的双肩包里拿出另一本驾驶证,打开看看照片,又对照着老包审视了一下,正色道:“高飞是吧,你这拿驾照才几天就出车祸,你把这个吹一下,哎,说你呢,你是不是喝酒了!”

    老包从回忆中惊醒,赶紧往酒精检测仪上吹了一口气,证明自己不是酒驾,既然非酒驾,又是没造成第三方损失的单方事故,交警走完程序就撤了,而老包依然沉浸在巨大的心理冲击中,自己居然返老还童了!年轻了三十岁!怪不得二尺八腰围的杰尼亚西裤如此的不合身,手表带也松松垮垮,他想给妻子打电话,可是如此违反常理的事情自己都消化不了,殷秀丽是会计师,心思缜密,逻辑清晰,断然不会接受这样一个天上掉下来的少年丈夫,至于公司、派出所和自己所有的社会关系,更不会接受离谱的超自然现象,那么从法律层面和社会意义上来说,包小宏这个人就不存在了……

    镇定,一定要镇定,老包告诫自己。他先给高飞打电话,可是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掐断,再打就关机了,这小子肯定是闯祸之后溜之大吉,这笔账以后再和他算,得把眼前的烂摊子处理了,他又拨通了陆克文的电话,告诉他自己出了车祸。

    老陆很紧张,先问他人有没有受伤,得知人没事后松了一口气。

    “车撞坏了没关系,反正有保险,回头我摆一场大酒给你压惊。”

    老包说:“还发生了一些事情,你赶紧过来帮我想想办法。”

    “我还在墨尔本,一时半会回不去啊,有啥事你直接说,我在线帮你想办法。”

    “等你回来再说吧,一时半会说不清楚。”老包无奈,先挂了这个电话,再查找道路救援的号码,叫拖车来把撞坏的汽车拉走,他收拾一下车里的东西,高飞的行李都在,背包里的身份证、转学证明也都在,只是拿走了手机和钱包,再看那张被交警误会的驾驶证,确实是高飞的,都说外甥随舅,高飞和包小宏在外形上还真有九分相似之处,只不过一个是新时代潮人,一个是九十年代版的活化石。

    骄阳似火,老包提着裤子在侧翻的车旁苦等,忽然觉得这样不成体统,于是从外甥行李箱里翻出T恤和牛仔裤穿上,脚下却依然是自己的Ferragamo正装皮鞋,看起来多少有些古怪,他有些尿急,走下公路,解开裤子,手扶着树干,身体前倾,防止尿液滴到鞋上,可是掏出家伙就感觉异样,一股激流汹涌澎拜的喷涌而出,有力的冲刷着地面,犀利如消防水炮,老包翘起家伙,前列腺憋足了劲,水流一鼓作气射到两米开外,摧毁了一个倒霉的蚂蚁窝。

    老包欣喜若狂,返老还童带来的惊吓变成了惊喜,光是这一条就值了!心情一好,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再是烦恼,他顺利把车送到4S店,通知了保险公司,然后拖着外甥的行李箱,背着双肩包打了辆车回家去了。

    今天是周末,学校放假,本来老包是打算把外甥安排在自家附近的快捷宾馆住一夜的,现在外甥溜了,他只能自己回来,一进门,哈利照例扑上来舔舔,虽然主人变年轻了,但是对于狗狗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熟悉的味道没变。

    家里空无一人,老包胡乱弄了点东西吃了,坐在书房里回复邮件,处理业务,每隔几分钟他都会给外甥打个电话,但一直没能打通,这小子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

    下午五点,女儿回来了,老包从书房迎出来,刚想解释,包佳佳冷冷看他一眼,没搭腔,昂着头目不斜视的走进自己卧室,关门,反锁。

    老包闹个没趣,讪讪地坐在沙发上,筹措着语言,自己忽然变成女儿的同龄人,这事儿搁在谁身上都得消化一段时间。

    妻子和女儿前后脚进门,殷秀丽看见客厅里的陌生少年,倒是没象佳佳那样没礼貌,挤出笑容问道:“来了,吃过饭了么。”瞥一眼书房,又看看洗手间敞开的门,继续问道:“你舅舅呢?”

    老包尴尬的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妻子把自己误认为是高飞了,这也难怪,她最后一次见高飞是五年前,家里突然多了个十七八岁的不速之客,不是外甥高飞还能是哪个。

    “其实我……”老包想解释,殷秀丽却不再搭理他,高喊道:“包小宏!包小宏,你死哪去了!”无人回应,她搜寻了厨房和阳台,又敲女儿的房门:“佳佳,见你爸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我……”老包欲言又止,殷秀丽脸上的阴云越来越浓厚,拿起手机拨打电话,茶几上老包的手机响了。殷秀丽挂断,愤怒溢于言表,她看了看角落里的行李箱,努力控制着情绪问老包:“你舅舅去哪儿了?”

    老包条件反射的进入对抗状态:“我不知道。”

    殷秀丽去把卧室的门锁上,去女儿房间把包佳佳叫出来,同样锁了门,对老包说:“我和佳佳出去有点事,待会包小宏回来,让他带你去吃饭,然后去如家开个房间。”说罢娘俩扬长而去。

    一股怒气冲上头顶,老包去书房收拾了自己的细软,拉着外甥的行李下楼,去附近快捷酒店用高飞的身份证开了房间住下,晚饭随便吃了顿沙县馄饨,早早回到酒店躺下,千头万绪,他得好好梳理一下。

    深夜三点,老包仍未入睡,他太激动了,四十七岁的中年大叔忽然拥有了十七八岁的身体,就像乞丐中了百万巨奖,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挥霍好了,至于妻子那边,他一点也不着急,他倒要看看,这个家没了自己,殷秀丽如何应对。

    家里,殷秀丽同样辗转反侧,她并不是担心彻夜不归的丈夫,而是因为愤怒,她和包小宏做了三十年夫妻,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套路,这家伙不是第一次夜不归宿了,但凡闹矛盾就躲到陆克文那里去,这回肯定也是这样,他这是和自己置气呢,哼,我偏不搭理他,看谁先服软。

    次日中午,老包从睡梦中醒来,发现已经十二点钟了,这在以往可是很难出现的情况,他每天高度焦虑,失眠严重,只能睡三四个小时,而且质量很差,今天这一觉睡的实在太过瘾,他伸个懒腰,发现被子下面一柱擎天,居然晨-勃了,而且极其坚挺,双肾和前列腺都回到了巅峰状态,一夜七次郎不在话下,老包不由得想起了林莉,这小骚-货要在的话……最后还是洗了个冷水澡才把这幸福的小烦恼解决。

    高飞依然杳无音讯,老包决定亲自出马去把这小子的学籍办妥,金海一中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为了外甥转学他动用了省教委的关系,钱也花到位了,无论如何也不能浪费了这次机会。

    ……

    金海一中校门口,门卫看了老包好几眼,打了教务处的电话确认之后才把他放进去,来到教务处,熟人拜托的关系是教务处陈主任,这个老家伙阴沉着脸审查了转学手续,又盯着老包的脸长达半分钟,看得他毛骨悚然,下意识的伸手进包,刚捏住软中华烟盒忽然回过味来,现在自己就是高中学生高飞,在教务处主任面前递烟,岂不是茅房里点灯,找死。

    “高飞同学,你跟我来。”陈主任起身,弓着腰,倒背着手往前走,老包老老实实跟在后面,瞅见陈主任的手指甲被烟熏得焦黄,这是位老烟枪啊。

    陈主任来到高二年级组办公室门前,把高二五班,也就是包佳佳所在班级的班主任刘璐叫了出来,指了指老包,说这是你们班新来的学生,领走吧。

    刘璐看了看高飞,将陈主任拉到一边去低声交流着,老包隐约听到一些字眼:“人满为患……素质……摸底……”交流终于结束,陈主任倒背着手走了,刘璐走过来说:“高飞同学,我不管你家里有什么关系,想进我的高二五班,必须拿出实力来,我们班采取末尾淘汰制,每个月底都会进行考核,末位的人会被调整到其他班级,所以……我希望你有思想准备。”

    老包和刘璐在家长会上见过,知道这个教育学研究生毕业的女孩子做事认真,眼里不揉沙子,她的高二五班是金海一中的翘楚,正因为此,自己才想尽办法把外甥弄进来,没想到刘璐还有这一招等着。

    “知道了,刘老师。”老包说。

    “你知道我姓刘?好像我还没自我介绍吧。”刘璐眉毛一挑。

    “我……我听家长说过,刘老师是一中最棒的老师。”老包拍了个结结实实的马屁,刘璐却并不买账,略微颔首:“你跟我来吧。”

    来到教室门口,刘璐先走进去,嘈杂的高二五班顿时安静下来,一双双眼睛好奇地瞪着门外的新生,其中就包括老包的女儿包佳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