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少年高飞 > 1-1 归来仍是少年

1-1 归来仍是少年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少年高飞最新章节!

    老包驾车驶入锦官城小区地下停车场,倒车入位,按下电子手刹,不熄火,让车怠速空转,出风口喷出冷气,奔驰车载Burmester音响里传出空旷悠远的《蓝莲花》,他听了一会,把音乐关掉,封闭良好的车厢彻底隔绝了外界的杂音,地库的灯昏黄,无人经过,老包把座椅调到仰卧姿势,闭上眼睛,享受着这难得的静谧。

    每天下班后回到小区停车场到上楼进家门之间,老包都会刻意留出二十分钟让自己放空,只有这个短暂的时间内他是最放松的,仿佛与世界隔绝,四十七岁的中年人,似乎整个世界都在和他们作对,昔日同事早已创业成功,在纳斯达克敲钟,当年同学也靠杠杆在房市上大展拳脚,身价上亿,只有他还在职场上披荆斩棘,负重前行。

    老包经常有一种幻觉,自己是一名登山者,身上背着全套装备,攀附在峭壁上,左脚上挂着一串人,是领导同事和生意伙伴们,右脚上也挂着一串人,是妻子女儿和各路亲戚们,耳畔全是这些人的聒噪,他不但不能撂挑子不干,还得倾尽全力向上攀登……

    手机铃声将老包从绝岭雄峰拉了回来,是女儿的班主任发来的微信,提醒老包关注佳佳的数学成绩,并且隐晦的提到了佳佳似乎有早恋问题,老包叹口气,女儿早就不是五六岁时候那个乖乖萌萌的小娃娃了,十七岁的少女叛逆独立,做父亲的无能为力。

    手机显示邮箱里有三封未读邮件,点开来看,都是公司发来的,最近老包负责的部门遇到了大麻烦,基本上没有解决的可能性,他有预感,这一场职场滑铁卢在所难免,快五十岁的人了,真离职了上哪儿去找高薪的工作,他住的这套一百三十平米的高层豪宅和屁股底下这辆奔驰E300轿车,都是贷款买的,光是每月利息都能把人压死。

    老包顺便看了下股市里的资产数值,前年投进去的五十万还剩下十五万,对于股票他已经麻木,收拾东西,下车,锁车,进电梯上楼,拿钥匙开门,一只苏牧早就等在门口,热情的扑上来试图舔老包的脸,这是女儿养的狗哈利,实际上是老包在喂和遛,也是家里对他最亲的“人”。

    家里没人,妻子没下班,女儿没放学,老包换了拖鞋,先去马桶前淋漓了五分钟,前列腺的问题愈加严重,有时间得去医院检查一下了。望着镜子里自己猥琐的地中海发型和眼角的鱼尾纹,老包有些黯然,以前学校里的排球健将竟然沦落到如此田地,无休无止的应酬侵蚀了他的健康,不到五十岁就高血压脂肪肝,最痛心的是肾还没怎么用,就虚了。

    老包在厨房做饭,冰箱里有切好的肉和洗好的青菜,妻子的工作很忙,经常加班,所以夫妇俩很有默契的谁先回家谁做饭,在炒菜的过程中,老包的手机响个不停,全是闹心的事,就没有一件喜讯。

    最后一道菜上桌的时候,开门的声音传来,佳佳回来了,老包说:“佳佳,看看爸爸今天做的什么菜……”

    包佳佳耳朵里塞着耳机,低头换拖鞋,伸手摸了摸哈利,连脸都没转一下,径直走向自己的房间,“爸,我吃过饭了,你自己吃吧。”

    老包听到房门反锁的声音,放弃了和女儿探讨一下数学成绩的想法,双手在围裙上擦擦,坐在餐桌旁摆弄手机,人民币汇率又在下跌,房价环比增长超过两个百分点,忽然一条微信跳进来,是林莉发来的,点开语音,放到耳边,轻飘飘三个字如同雷劈一样:“我有了。”

    老包冷汗都下来了,上个月公司年会,他喝多了没回家,醒来后发现躺在酒店房间,身边睡着林莉,林莉是自己招进来的职员,名牌大学毕业,总是白衣飘飘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公司里好多年轻人对她觊觎,没想到最终是自己这个大叔拔了头筹。

    那件事之后,老包忐忑了好几天,担心林莉抓着把柄要挟自己,但是林莉就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倒让搞不懂了,他偷偷问大学同学兼死党陆克文,这是怎么个路数,老陆说现在的年轻人就是这么open,看对眼了就来一发,你别当回事,就这样,老包一颗心才彻底放到肚子里,但是总觉得睡了人家得负责才行,于是把林莉调到了核心项目组,两人一直相安无事,直到这条微信。

    他正愁怎么回复,钥匙开门的声音再度传来,妻子进门了,一副疲惫的面容,一边换拖鞋一边说:“我在外面吃过了,你今天回来的挺早啊。”

    平素夫妻俩工作都忙,很少有机会一起吃晚饭,今天提前回来,也是老包的刻意安排,他起身说:“秀丽,吃完也陪我一起坐坐,有事和你说。”

    殷秀丽看看桌上丰盛的饭菜,再瞧瞧一脸殷勤的老包,冷冷道:“如果是你外甥的事情就没必要说了。”

    老包急眼了:“我姐帮我们承担了赡养老人的义务,现在他们两口子有事请咱们帮忙,咱们没法拒绝啊。”

    殷秀丽毫无表情:“包小宏,是你没法拒绝,不是我,你姐照顾你爸妈是没错,可是你爸妈走后房子存款不也都给他们了,你们家是你们家,你外甥是你外甥,和我没有关系,我说的够清楚了么。”

    老包的脾气早就磨平了,他没发火,调整心情打算再争取一下,忽然女儿的房门打开了,包佳佳从屋里冲出来,站在妈妈一边冲他大吼:“我才不要什么表哥到我家来住,坚决反对,没有商量的余地。”

    老包勉强解释着:“不是住到我们家,你们学校不是有宿舍么……”

    佳佳脸色大变:“什么!爸爸,你不会想让他和我做同学吧?我告诉你,绝-对-不-可-以,我是认真的,你敢这么做,我就敢离家出走!”

    老包强颜欢笑:“好了好了,都别生气,我再想想吧。”本来他还打算将自己面临失业的事儿和妻子谈谈,这会儿也没了交流的动力,一肚子话咽了回去。

    妻子和女儿各自回房,只留下哈利蹲在饭桌旁摇着尾巴,老包倍感孤独,来到书房坐在床沿上,他和妻子分房睡已经一年多了,貌合神离,感情日渐淡漠,眼下这件事情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可是他又没办法拒绝姐姐的要求,事实上外甥的入学手续已经办好,高铁票都买好了,明天中午就到,到时候只能直接送学校了,尽量减少来舅舅家的几率,把冲突发生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老包心烦意乱不想接,生怕又是什么噩耗,犹豫了一会还是接了,果不其然,是物业保安打来的,说是有一辆车擦碰了老包的奔驰,把左后视镜撞掉了。

    老包下楼处理,肇事车辆是个破烂不堪的外地牌照五菱之光,早就逃之夭夭,他先和物业吵了一架,然后打电话报警,肇事车辆脱审已经两年,根本联系不到车主,他只能认倒霉走保险,奔驰车维护保养费用很高,配一个新的后视镜恐怕要好几万,花钱是小事,最怕耽误事,这几天是没法用车了。

    他给陆克文打电话借车,老陆爽快答应把自己的车借给他开几天,这死胖子还故意压低声音问:“怎么样,还行吧?”

    “什么怎么样?”老包不明白。

    “你的腰子啊,那个叫莉莉的绿茶,最近没把你榨干?老兄,要补肾啊,改天撸串去,大腰子走起。”老陆一阵怪笑,“好了不说了,我出差呢,明天你来我店里拿车,钥匙在前台。”

    晚上,老包躺在书房的沙发床上发呆,林莉没有再发信息来,他也没回复,脑子里盘算着各种麻烦事,忽然眼光落在墙上的照片上,三十年前的青春热血都被封印在这小小的相框里了,那时的自己还有浓密的头发和矫健的身材,会弹吉他,会唱郭富城的歌,而现在……他捏着肚皮上的赘肉沉沉睡去。

    ……

    次日,老包先把奔驰车送到4S店,随后打车去陆克文的酒店把车开出来,今天是周末,依照他的习惯是要去公司加班的,但现在大势已去,加班也没了必要,他开车来到高铁站附近,在旷野中抽了一会烟,看时间差不多了,开上去接人。

    老包没在出站口等到外甥,最终他是在高铁站警务室把外甥领出来的,这小子在列车上抽烟触发了警报,要不是未成年,行政拘留是免不了的,老包赔了半天好话,缴纳了罚款又写了保证书,这才把外甥带走。

    外甥没当回事,大大咧咧出了警务室,走到停车场,上下打量着丰田车,不屑道:“老舅,你怎么开个日本车来接我?你的奔驰呢?”

    老包压着火气说:“上车。”

    外甥拉开前排左侧车门,一屁股坐在驾驶座上,伸手要钥匙:“老舅,我来开吧,我开车技术老好了。”

    老包没好气道:“下来下来,我没空和你开玩笑啊。”

    外甥咕哝着换到了副驾驶位子,老包上车系上安全带,启动回程,他的计划是先斩后奏,无论如何,姐姐嘱托的事情没法推脱,只能先让外甥住校,然后慢慢让妻子和女儿接受现实,每逢周末让外甥来家里吃顿饭什么的,一家人其乐融融,当然,前提是这个外甥不要是个惹祸精……

    汽车行驶在公路上,老包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外甥闲聊着,这小子是姐姐和姐夫的大儿子,后来国家放开二胎政策,他们又要了一个小儿子,现在送到国外读幼儿园去了,两口子都去陪读,顺便在国外发展事业,这个大儿子就丢给舅舅管了。

    外甥一双眼睛滴溜溜乱转,一边玩手机一边敷衍着舅舅,他嫌老舅开车四平八稳,很是不满,嚷嚷着:“老舅你开太慢了,老舅你技术不行啊,老舅你会漂移不?要不要我教你?”

    老包被他烦的不行,脑子都快炸了,前面一个急转弯,外甥手痒难耐,一把拉起了手刹,大喊道:“漂移!”

    一阵刺耳的摩擦声,天旋地转,汽车在公路上翻滚着,老包最后的念头是:死就死吧,一了百了。

    ……

    老包从昏迷中醒来,发现头发遮住了眼睛,他纳闷,自己地中海的发型哪来的长刘海啊,一群人围着侧翻的锐志,七手八脚将他从车里拽出来,这辆车是废了,维修起码要花了大几万,老包恨得咬牙切齿,却又担心外甥出了意外,自己没法向姐姐交代,可是车里车外都没有那个臭小子的踪影。

    交警已经抵达了现场,这是一场单方事故,责任清楚,警察问老包要驾照和行驶证,他从包里摸出证件递过去,警察看了一眼驾驶证,抬眼看看他:“你叫包小宏?”

    “我是包小宏。”老包说。

    警察对同事说:“送医院吧,这孩子脑子撞糊涂了。”

    老包这才意识到不对劲,自己的头发遮住了眼睛,腰带松松垮垮,衣服也大了两号,他摸摸身上,赘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结实的肌肉,扭头看看车窗玻璃上的倒影,竟是个似曾相识的翩翩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