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品娘子:夫人,求圆房 > 第1084章 太子点将

第1084章 太子点将

作者:司药娘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医品娘子:夫人,求圆房最新章节!

    接到信的第二天,江齐就带着王嬛娘到了徐府。

    “大哥大嫂咋就这么不知道让着弟弟呢?非得抢在前头把老大给占了……”江齐一进门就苦着脸向江夏抱怨。

    秋娘这一胎怀的不太好,折腾了将近五个月,因而也没将怀孕的事跟旁人知会。江夏脱不开身,就让医馆里最擅长经产调理的程郎中和石榴送了过去。

    江齐耍赖撒泼地闹了两句,就笑道:“大侄子的洗三满月咱们都没法子参加了,一起打发人去一趟吧?”

    江夏笑着觑他一眼,道:“我的人明儿一早走,你回去跟嬛娘商量了,让人跟着一道就好。”

    其实,王嬛娘早早就给江夏商量了,甚至给越哥儿家孩子的洗三礼都赶在预产期前就出京了……满月礼,王嬛娘也给江夏说过了,已经准备好了,江夏这边打发人去的时候,一并去就好了。

    看样子,王嬛娘没告诉齐哥儿?这小子一个大男人,这是惦记着嬛娘怀孕辛苦,主动替她操心吧?可也不想想,邢夫人教出来的闺女,事事周到的,这种事怎么会遗漏了?

    把江齐打发走了,江夏继续在听风轩里乘凉。微微的湖风透过窗户吹进来,带着丝丝凉意,不知不觉地,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一年的民女采选已经落下了帷幕。

    皇后本有意给太子挑个太子妃的,却因太子拒绝,大兴帝也不热衷,暂时搁置了。镇南王府准备的那位,还有其他两位皇后属意的姑娘,都暂时留在皇后娘娘宫里做了女官。

    后宫里留的不多,只留了六名,其中,淮安府的两个姑娘竟然一起被留下了,而且,据说是大兴帝亲自看好的。这些日子,大兴帝都是叫其中一位刘姓美人伴驾。这位入宫后短短不到半个月就获封六品美人,也算是一时风头无两了。

    经过前段时间,后宫的动荡和清洗,皇后娘娘似乎也有意宽泛一段,对刘美人和她的那位淮安同乡也格外优待,小小的六品美人,就专门拨了一座钟粹宫给她们两人住着,这在大庆朝也算是头一份了。

    春上雨水少,夏粮欠收。入了五月后,天气又热的厉害,江夏也懒得再带孩子们去田里折腾了……

    五月二十一入伏,睡了一觉醒来的江夏琢磨着,也该重新拾起游泳课程了。孩子们练习游泳、玩一玩水上排球,运动了还解了暑气,她也能躲得一片清闲。

    可就在江夏犯懒,决定让孩子们松乏松乏,多上几堂游泳课的时候,河南发了大水,无数失了家园的游民,一路北上,过直隶,直奔京都而来。

    大兴帝紧急调拨粮米,沿路赈济。又打发人往河南查看水情,梳理安抚灾民……

    江夏虽然已经离了防疫院,却也没叫进去商议,疫情防治。大灾之后有大疫,几乎成了惯例,朝堂上下,皇上百官无不把心提溜得高高的……大水淹不到京城,疫情却有可能随着流民传过来。

    再说,诸人也不是没来由的紧张,据说沿途灾民饿死病死的太多,永定门外的乱葬岗上,死尸堆不下了,京府尹奏报上来,已经找了人,专门过去每日收敛,将那些尸体聚到一处火化。有从南门边儿过来的人说的更瘆人了,说是那边化人的黑烟一天到晚都不停的……那得烧多少人啊!

    其他事情江夏不参言,说起防疫来,她算是比较主动,拿出两个方子来,一个方子是洗漱喷洒消毒用的,另一方子则是针对这一次肠胃型病的,健脾止泻,清热透毒,利水渗湿的。

    其实,她更想说,瘟疫防大于治,想要杜绝瘟疫大爆发,唯一的办法就是政府出面,建立安置点安置流民,给予相对充足的生活保障。流民们得到安置,有饭吃了,有病也能得到治疗,死人少了,自然就没有瘟疫什么事儿了。

    但是,她很清楚,这个时代,没有那么完善的救助系统和机制,更主要的是,朝廷也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救助安置灾民……

    等从宫里回来,江夏再次上课时,就跟太子和学生们提了一个概念:以工代赈!还是结合着麦子欠收,兴修水利的事情来说的。

    太子听得眼睛发亮,强自按捺着上完课,回到宫里,当天晚上就写了一道奏折,第二天一早,就送到了大兴帝的御案之上。

    太子的折子就以京郊为例,说的很详细,取永定河、通州河等四河之水,合理规划,开渠挖沟,引水贯通,以水浇地,以利百姓。

    大兴帝看着太子的奏折也是满心欣慰,当日早朝后,就召见太子,就‘以工代赈’法当面询问。太子被江夏带着几乎跑遍了京郊之地,地理水利等情况极熟悉的,说起来竟是头头是道,半点儿不迟疑的。

    大兴帝抚须颌首,道:“若将此事交给你,你可敢担?”

    太子从没办过差,一下子就是这么大担子,大兴帝还真担心他不敢承担。或者纸上谈兵,实际操作起来却没了头绪。

    却不想,太子竟是只是微微一愣,随即就一脸喜色地跪了下去:“儿臣必定完成父皇所命,若无法完成,甘愿受罚。”

    “哈哈……”大兴帝是真心地开怀笑起来,亲自起身,绕出御案来,将太子扶起来,“不愧是我的儿子!”

    太子起身,却没有欢喜地忘了形,而是跟大兴帝要了两个人:给事中江齐和工部郎中任川南。

    他亲去江太保的庄子,见识过江太保庄子上的沟渠水利,阡陌纵横,却规矩井然……太过细致专业的东西他不是太明白,但却知道,能够设计建成那等工程的是真人才,这样的人只在工部善膳司带着人修缮旧屋子,无疑是暴殄天物,浪费人才。

    至于给事中江齐,太子更熟悉了,这个年轻官员心思灵活、处事机变,看着天天笑呵呵的,却从来不是老好人。加之他在给事中位置上做了两年多,朝中上下人头熟悉,让他牵头去管理灾民,也是恰用其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