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引导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引导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烛堡的藏书十分丰富,除了魔法神术一类携带力量的知识之外,也同样包含了无数天文、地理、历史、人物传记、小说史诗、异位面知识等等方面的丰富知识。而且,秉承尊重知识的传统,这里也汇聚了许多的预言师、博学士、学者,他们孜孜不倦的收集和整理着无数的书卷,每一天每一日都为烛堡的藏书增加的数量。

    每一个走进烛堡图书馆的人,都会被郑重告诫:“任何破坏知识的人,无论用墨,用火,用剑,都是他自取灭亡。在这里,书比人命更重要。”

    独孤凤对这里的知识也十分感兴趣,烛堡是一个幸运的中立之地,虽然自从建立以来也没少遭遇挑战,但是奇迹般的在众多历史重大事件中都完好的保存了下来。从某些方便说,这里其实是比银月城、深水城这些著名城市还要安全的避风港。

    “艾莉塔姐姐,您不准备抄录一些书带回去吗?我听说您要在博德之门开办一座魔法学院,难道您不需要魔法书来扩充学校的收藏吗?”

    爱蒙跟随在独孤凤身边,看着独孤凤仿佛走马观花一般的随手拿起一本书,随意翻翻之后,又随手放下,不禁脸色苦了起来。她可是知道,像杀戮公主艾莉塔这样强大的传奇人物,可都是有着过目不忘能力的,他们。 翻看过的图书就是一定不会遗忘,根本不需要抄录带走。

    只是这样下来,艾莉塔是方便了,但是她作为引导者却赚不到多少外快了啊——作为烛堡默认的潜规则,每一位引导者陪同的客人只要抄录书籍,引导者都会获得一定的抽成,这也是引导者成为烛堡中的学徒都积极争取的职业的原因。

    “什么,抄录一个1级法术竟然需要二百金币,这也太黑了!就算把一个人卖了也不值二百金币……”

    就在爱蒙苦着脸劝独孤凤多抄录一些书籍的时候,旁边不远处正好传来一声愤怒的抗议。

    “您说得对,根据我们所掌握的各地人口市场报价表来看,一个人确实卖不了两百金币——但这里是烛堡,先生,在这里,书比人贵重得多。”

    然而,这位来自阴魂城的小巫师的抗议,却并没有引起他的引导者的多大反应,似乎是见惯了这种被宰的读者的反应,这位引导者很有耐心的解释道:“如果您只是抄写普通的书籍,那么按照珍惜程度,一般收费一般是每本五个金币到一百金币左右;但您要抄写的是法术,那么价格就比较高昂了。先生,您是法师,应该明白,知识就是力量,1级法术,两百金币的定价,我相信是恰如其分的。”

    听到这番对话,独孤凤不禁微微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爱蒙一眼。

    而爱蒙则是很有些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虽然自己也是在烛堡长大,但是也觉得烛堡的抄书价格太坑人了,简直就是拿所有的读者当肥羊宰杀。

    “虽然说,知识确实是有价值的,但是我可不愿意做一个闷头被宰的肥羊啊!”

    独孤凤轻轻笑道:“相比于将金币浪费在抄录这些我已经记录下来的知识上,我觉得直接将金币付给你当小费倒是更好一些!”

    “啊,真的吗?”

    爱蒙听得顿时眼睛一亮。

    “当然了,我正缺一个魔法顾问,如果你来做的话,我会为你开出很高的薪水的呦!”独孤凤微微一笑,继续循循善诱的诱惑爱蒙。

    爱蒙听得顿时有些心动,不过犹豫了片刻之后,她还是只能黯然放弃,说道:“不行的!父亲不会允许的!上次哥哥想要偷偷的跑出去冒险,结果被父亲狠狠的骂了一顿……而且,我又不是一个合格的法师,我只是偷偷的学了一点戏法,父亲希望我能成为一个优秀的游荡者呢!”

    对于爱蒙的拒绝,独孤凤并不意外,竖琴手们虽然表面上是在引导和培养着两位巴尔之子,但是实际上却是对两人进行了很大限制。为了不让外人对两位巴尔之子产生过于强烈的影响,他们的养父葛立安严格的限制着两位巴尔之子的交集圈子,并且杜绝了两个巴尔之子在命运开启前的任何试图离开烛堡冒险和生活的行动。

    “现在不能去也没关系,雏鸟总是会长大的,总有一天要厉害巢穴,自由的飞向天空。”独孤凤并不在意的说道:“爱蒙,你很有魔法的天赋,不要让游荡者的训练浪费了你在施法者上的天赋。虽然说作为一个游荡者未必不能成为一名强者,但是这个世界毕竟是一个超凡力量为主的世界,施法者的路总是比其他职业更为宽阔和有前途!只要你不放弃自己的梦想,我想你有一天总会成为一名伟大的施法者的。只要你愿意,我的魔法的顾问的位置就为你留着!”

    “恩,艾莉塔姐姐,谢谢你的鼓励,我会努力的,我不会放弃学习魔法的!”

    爱蒙很早就知道自己其实很有魔法的天赋,她知道自己很聪明,甚至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这其实是神子的基本能力),那些在烛堡中的魔法学徒看来非常艰深的问题,她总是很快就能想明白。

    只是可惜,学习魔法除了天赋之外,还需要有大量的金币和财富作为后盾。就像烛堡内那坑爹的魔法书籍的抄录价格一样,与魔法相关的知识或物品都是无比昂贵的存在,基本上烛堡内的学徒,除非本身就是出自富裕家庭,不然就只能背负着巨大的债务,作为学徒和低级法师一辈子在烛堡内打工还债。

    而至少名义上爱蒙的养父葛立安只是一个潦倒的小法师,根本支付不起让爱蒙学习魔法的学费和资源,所以不论是爱蒙还是阿伯戴尔,都不是法师。

    当然,这本来是很正常的情况,并不是所有家庭都有倾家荡产送子女去学习魔法改变命运的气魄。只是因为独孤凤还有其他一些人的搅局,葛立安总是拒绝各种“好心人”帮助的行为,还是让两位巴尔之子产生了疑惑和不解,神子基本上没有笨蛋,来自神性的天赋让他们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些背后可能隐藏着秘密。

    所以,与原著剧情相比,现在的爱蒙和阿伯戴尔的性格和命运,一开始就被独孤凤这样的有心人给引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