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九十六章 蔓延

第九十六章 蔓延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美丽的艾莉塔殿下,我能邀请您跳一曲吗?”

    一个曲子跳完,独孤凤和维利亚*罗兰女士刚刚分开,就见穿着性感的莎珞克张开双臂,扭动腰肢,以一个夸张而充满诱惑的姿态向独孤凤展开了邀请。

    少女腰肢纤细,身材挺翘,裁剪的紧身贴体的连体长裙,将她那火爆的身材显露的一览无余。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充满了诱惑力的少女。不过,对于她的邀请,独孤凤只是淡淡一笑,微微摇头道:“抱歉,我累了!”

    少女的身份自然瞒不过独孤凤,甚至她和自己哥哥的对话,也被独孤凤听得一清二楚。这对兄妹的身份可不大简单呢!

    他们的养父瑞塔是铁王座在宝剑海西岸地区的负责人,也是安塔*银盾大公之下最有力的反对者和挑战者。

    铁王座明面上虽然是商业联盟的成员之一,但是实际上,他们的成员身份很复杂,既是商人,也是走私者和强盗,甚至还贩卖毒品,可谓是一个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邪恶势力。

    在原著游戏博德之门的剧情中,他们曾经借由散塔林的名义污染那西凯的铁矿石,并暗中在斗篷森林开采新的铁矿。企图以此制造铁矿危机,彻底垄断整个博德之门以北的铁矿石和武器贸易。

    这是一个十分有战斗力的新生组织,在原著游戏剧情中它就是安塔*银盾大公的最大对手之一,而在现在安塔*银盾大公更加强势的情况下,铁王座的发展虽然在某些方面的发展被压制,但是暗中他们却得到了对安塔*银盾大公不满的势力的支持,在集合了不少商会、工会、以及地下势力的人力物力之后,它实际上已经成了一个对抗安塔*银盾大公的基地。

    独孤凤对此自然是心知肚明,安塔*银盾大公固然是以强力的手腕击败了其他几位大公爵,暂时掌控了博德之门的大部分力量,但是敌人也同样因为他的强势而走的更进了。

    比如,那位看起来正在和铁王座的年轻新星沙佛洛克亲密交谈的莉娜大公爵,虽然自从被迫隐居在神殿之后,看起来一直深居简出,没有任何动静。但是实际上,不论是独孤凤,还是安塔*银盾大公都知道她仅仅是表面退让,她真正的身份其实是暗夜女神莎尔的高级牧师,她真正的力量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

    “好吧!”没有料到独孤凤会这么直截了当的拒绝,莎珞克皱起眉头,轻轻叹息一声:“我想有时间的话,我们也许可以找个机会加深一下认识!”

    莎珞克虽然并不缺乏诱惑人的经验,对自己的魅力也很有自信,不过她到底不是百合,对于怎么诱惑同类也没有技巧,在认真的想了想杀戮公主传奇剑士的实力后,只是先暂时撤退。

    “喔,难得一个颇有魅力的小美人,你怎么拒绝了?”

    看到独孤凤拒绝莎珞克,还没离开的维利亚*罗兰女士不禁笑了起来,和独孤凤同行的这么时间,独孤凤的某些独特的爱好还是瞒不过她的眼睛的。

    “她的身份,就是麻烦!”

    独孤凤瞥了一眼维利亚*罗兰女士,这样淡淡的说道。

    “额,也是呢!一位巴尔之子!”

    听到独孤凤如此回答,维利亚*罗兰女士不禁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关于巴尔之子的预言和传言,虽然在大多数凡人之间是一个秘密,但是在传奇强者的圈子里,却并不是多么机密的事情。

    巴尔的子嗣散布在大陆上,新生的杀戮之主,必将在他们的彼此杀戮中诞生。而且,光于巴尔之子杀戮命运的起点就在博德之门的这个消息,也隐隐中被许多人知晓。所以,随着某个时刻的临近,博德之门已经渐渐成为很多强大存在关注的重点地区。

    “那么,你准备怎么对待这些巴尔之子呢?”

    维利亚*罗兰女士有些好奇的看着独孤凤,毕竟,无数的历史证明,一位新的神祇的崛起,必将带起无数的腥风血雨,而作为目前博德之门的掌控者家族,应该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无法掌握的变数。

    “不用太过在意!”

    独孤凤淡淡的说道:“巴尔之子之间彼此杀戮,必将带来死亡和混乱。不过这种混乱,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期望。大家都在等一个契机而已!”

    游戏“博德之门”的剧情很简单,其实就是讲述的巴尔之子之间的相爱相杀的故事。

    多年前,竖琴手葛立安带人袭击了已经陨落的杀戮之神巴尔的神殿,在神殿中,他们救出了一个被当做祭品的巴尔之子,这个被葛立安带回烛堡抚养的孩子就是主角阿伯戴尔。

    不过,当时被作为献祭的并紧紧是阿伯戴尔一个人,在弟弟被救走,哥哥沙佛洛克自己从邪神的神殿中逃了出来,后来他遇到了博德之门的大商人瑞塔,成为他的养子。(当然现实的世界线在此变动,沙佛洛克并不仅仅是一个人,他也同样有一个双胞胎妹妹。)

    沙佛洛克被铁王座的瑞塔抚养,一步步成长,凭借着过人的才能和领袖魅力,吸引了一大批富有才华的年轻人,包括部分中低级法师和被压迫的小商人,凝聚在他周围,并以此为班底,形成了他在铁王座内的中坚势力。

    而在觉醒了自己巴尔之子的身份之后,他被封神的前景给诱惑,果断选择和巴尔的教会合作,企图杀死所有的巴尔之子,收集玩全部的杀戮神性,最终登上杀戮之主的宝座。

    为此他借助铁王座和博德之门的矛盾,在负责铁王座在剑湾部分的计划的时候,巧妙的策划一场杀戮,试图将博德之门、安姆以及其他势力都卷入其中,掀起一场席卷整个大陆西部的连绵战争。

    只是可惜,他的阴谋和野望都在游戏主角阿伯戴尔的介入下化为泡影。博德之门虽然掀起了一场动乱,死了很多人,但是最后的胜利者却不是他们中的任何人。

    在游戏的剧情中,主角阿伯戴尔和沙佛洛克的斗争,其实也可以看成是博德之门内部纷争的一个缩影。沙佛洛克代表了雄心勃勃的年轻人,以及铁王座商业联盟这种外来的新兴势力对占据博德之门上层的旧势力的挑战。

    而主角阿伯戴尔在对抗沙佛洛克的过程中,受到的或明或暗的各种帮助,其实也是博德之门的老旧贵族势力在暗中插手而已。

    不论是阿伯戴尔,还是沙佛洛克,其实都是这两大势力的钢刀。只是借助巴尔之子之间的纠葛,互相清算对付而已!

    当然,在原剧情中,银盾家族也不是赢家,安塔*银盾被刺杀之后,缺乏了这位强悍而富有攻击性的杰出大公的引领,银盾家族的势力衰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不过,现在有了独孤凤的存在,事情自然不会这样发展。不管是原游戏剧情,还是现在的博德之门,安塔*银盾大公其实都在力量和势力上占据着绝对优势,所以只要保证安塔*银盾大公不被刺杀,银盾家族一方就是稳赢不赔。

    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政治游戏自然有安塔*银盾大公去做,独孤凤也懒得理会这些事情。反正她只要保证安塔*银盾大公的性命,整个博德之门的局势就会被一直掌握在银盾家族的手中。

    维利亚*罗兰虽然不知道独孤凤真正的目的,不过却也明白银盾家族必然也是想借这次巴尔之子互相杀戮的机会铲除博德之门的反对者,所以也就淡淡一笑,不在多说什么。

    而就在觥筹交错、歌舞奢靡,舞会的气氛正热烈的时候,正借口累了而退场,躲在休息室休息的精灵特使露丝雅*残光,忽然收到了从艾弗瑞斯卡传递来的消息,而当她看完之后,顿时脸色大变。

    断弦竖琴之年,也就是谷地开垦历1371晚冬,一队由格莱瑞恩大师领导的艾弗拉斯卡墓穴守卫在巡逻时发现,一伙人类正在一只眼魔俘虏的帮助下试图发掘一条地道,来通过一座古老的精灵墓穴的石墙。

    这些入侵者的目的就是抵达撒伦墙,也就是那个将费林魔葵禁锢于艾诺奥克沙漠之下的魔法障壁,并与一位名为阴魂王子碰头,他们的真实目的未知。但是格莱瑞恩大师率领的墓穴守卫与这群入侵者的战斗却引来了一场灾难性的后果。

    由于格莱瑞恩大师的魔网法术与阴魂王子的影魔网法术的意外交互,撒伦墙被撕裂了一个大洞,大批费林魔葵由此蜂拥而出,再次大量进入费伦。

    这就是当初艾弗瑞斯卡被费林魔葵袭击的原因。费林魔葵脱困之后,迫于形势,原本战斗的格莱瑞恩大师和阴魂王子一方不得不联合起来,他们向艾弗拉斯卡的统治者是希尔长老发出警告,但是希尔长老拒绝了阴魂王子的帮助,但是他们根本也无法用精灵的高等魔法来修复撒伦墙。

    因此在第一次与费林魔葵的冲突中,艾弗拉斯卡的精灵们完败,于是他们不得不向深水城的凯尔本“黑杖”奥罗桑以及周边的强大势力求助。

    而这一次露丝雅接到的消息,就是深水城的领主凯尔本*奥罗桑率领一只由深水人和精灵士兵组成的分遣队进入艾弗拉斯卡,期望可以建立一道传送门,以传送来大量的军队。只是在高荒原北部,这只分遣队在与费林魔葵和它们控制的奴隶战斗中损失惨重。

    现在来自深水城援军虽然设法及时抵达艾弗瑞斯卡,费林魔葵针对艾弗瑞斯卡的围城攻击已经打响,艾弗瑞斯卡周边的精灵城镇已经大部分陷落,所有的精灵都已经撤退到了这座要塞花园之中。

    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在费林魔葵发动的突袭之中,艾弗瑞斯卡一位山岭议会的长老已经陨落。除此之外,格莱瑞恩大师和阴魂王子带领的前往至高森林寻求援兵的队伍也和费林魔葵发生激战。费林魔葵现在已经不仅仅是艾弗瑞斯卡一家的问题,许多流窜的费林魔葵已经窜入了至高森林,甚至连远离哈特兰德地区的迷斯卓诺也出现了大量的费林魔葵的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