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他化自在 我本非我

第二百二十三章 他化自在 我本非我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唉!”

    冥冥之中,时光长河,无量虚空之中,似乎响起了一声神秘的叹息,这声叹息似有如无,似是感叹,又似是惋惜,似是赞许,又似对独孤凤的回应,不知其来,不知其去,似乎无可捉摸。

    然而,借着化身未来法相,太真紫霄玉华高圣玲珑八景道君意念在无限时空中衍生自己的状态,独孤凤还是确定了这一声叹息即不是来自时光长河之中的亿万时空、无尽世界,也不是来自于诸天之上,他化自在天中,而是直接在她独孤凤的心灵内部响起。

    “不请自来,可不是一位好客人。”

    天魔来去无踪,诡秘异常,侵染人心,对于一般人来说,更是犹如春风化雨,在不经意中潜移默化,一点一滴深入人心,当你真正发觉时往往已经晚了。

    然而,对独孤凤来说,她的唯心神域,破除一切迷雾,我思之外向来无我,我思之中向来唯我,心容天地,心外无我,又有什么东西能够迷惑她呢!

    因此,独孤凤意念微微一沉,就已经进入到了心内的一个所在。

    没有天宫仙阙,没有千般幻境,没有六欲红尘,没有万世轮回……

    略略出乎意料的,这是一处十分美丽的所在,只见一池清泉,波平如镜,池旁繁花盛开,枝枝秋艳,倒影水中,花光水色,交相映照,景甚清丽,一派祥和安宁之景。

    独孤凤踏足在这片天地中,兴致盎然的看着这片祥和安宁的天魔幻境。沿着一池清泉溪流向前,并不见有什么宫殿。只有一带碎石小径,向着一带佳木葱郁处蜿蜒而去。

    天魔惑人,不外乎是勾动人的七情六欲,或是以权势富贵,或是于美色淫*欲,或是以功成名就,或是……总之,种种光怪陆离,世事轮回,不外乎是要让人在种种颠倒迷离之中,自我沉沦,不知不觉中化为天魔眷属。

    独孤凤自家所长,也是心灵变幻,本质上也与自在天人十分类似,自然不会畏惧他化自在天魔主的区区幻境。

    独孤凤一路向前,所到处尽是琪花瑶草,互斗芳妍,弥望繁霞,香光如海。更有山鸡舞镜,孔雀开屏,鹣蝶双双,鸳鸯对对,莺簧叠奏,鸾凤和鸣。全是一片富丽繁华景象,令人娱目赏心,应接不暇。

    独孤凤又走了几步,但见景色宜人,风光如画,就是隐约间有几分熟悉之间,顿时不禁一笑:“他化自在天魔主,这点小手段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

    说罢就要动念破去这片幻境,却见空中忽然起了波纹,四面花影散乱,一阵香风过处,一片粉红色的香光闪过,所有清泉花鸟全都不见。眼前只是一片粉红色的雾影,上不见天,无边无际,不问何方,都是一眼望不到底。人却和微微陶醉了一般,除带着一两分倦意之外,别无感觉。

    “天魔伎俩,总爱弄这些小手段,看来他化自在天魔主贵为一天主宰,也是不脱这种习性!”

    独孤凤不禁微微皱眉,这他化自在天魔主实在有些不知好歹,在她的心灵之中也敢卖弄这些小手段?若是换个普通的人来,被粉红迷雾一照,只怕就立刻沉沦红尘,种种光怪陆离的幻象人生接踵而来。

    但是在独孤凤的心灵之中,她就是绝对的主宰,哪怕是最善于寻隙而入,挑逗人心欲望,攻伐人心弱点的他化自在天魔主来到了她的心灵之中,也一样是自投罗网。

    “哼!”

    独孤凤冷哼一声,意念一动。下一刻,红尘迷雾消去,心内虚空又是换了一番景象。

    这是一处极为华美壮丽的宫殿园林,园林花树环列,水木清华。殿侧有个十字长廊,顺着地势高低,通向湖中朱栏小桥之上。桥尽头,有一块约三丈方圆的礁石,其白如玉,冒出水上约两三尺高。上面种着几株桃树,比常见桃树高大得多,花开正繁,宛如锦幕,张向石上。

    内中一株较大的桃花树下,有一架尺许高的玉榻,上面卧着一个美如天仙的少女。

    那榻前玉几上横着一张古琴,湖上轻风飘拂,吹得树上桃花落如红雨,少女身上脸上沾了好些花片,身前更是落花狼藉,仿佛熟睡多时。

    有时一阵风过,将少女衣角锦袂微微吹起,露出半截皓腕,越觉翠袖单寒,玉肤如雪,人面花光,掩映流辉。当此轻暖轻寒天气,不由得使人一见生怜,撩动情思。

    “天魔惑人,直指人心!虽然手段老套,不过确实比较有趣。”

    独孤凤卓然立于宫阙之前,身后是一片星河环绕的巍峨宫殿,身前一处真趣昂然的美丽园林。

    独孤凤眼前的这一片小小的园林,正是她的心灵意志和天魔无形之力交锋下而形成的一片交界领域。

    一带带九曲回廊阻隔在独孤凤和那酣睡少女之间,回廊中四方风来,轻纱叠嶂,一时迷幻如梦。那在桃花树下酣睡的少女,虽是侧面,又相隔着千百素纱,朦朦胧胧,让人看不甚真。然而正是这种朦胧隐约,娇姿憨态,却恰恰让人分外心动。

    独孤凤沿着九曲回廊一步步向前,每一步迈出,都将这片空间的存在压缩的更小一份。

    一步步迈出,独孤凤终于走到桃花树下,她并不急于与他化自在天魔主交手,反而坐在玉塌之上,饶有兴致的欣赏起少女酣睡的美态来。

    而当独孤凤打量到正面,看到少女面孔的瞬间。那少女忽然睁开了眼睛,向着独孤凤微微一笑。

    这一笑,似是酣睡未足的少女,还带着初醒的懵懂与娇憨。

    这一笑,似是眯起了朦胧的醉眼,还带着春睡初醒后的慵懒。

    这一笑,似是带着一点点的轻嗔薄怒,仿佛是被吵醒了美梦的少女一般,有些嗔怪的看着爱人。

    这一笑,似乎还是带了一点点的俏皮和歉然,如同发现错怪人之后,少女俏皮的吐舌道歉一般。

    几乎是一个笑容之中,少女就已经生动鲜活了起来。酣睡初醒的迷离朦胧,春睡未足的娇憨慵懒,以及被吵醒后的轻嗔薄怒、俏皮吐舌,全都在一个笑容之间,被自然而然的表现出来。

    独孤凤目不转睛的欣赏着少女全部美态,将她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一遍之后,突然叹了口气,说道:“果然是我的菜,可惜不能抱回家去!”

    玉塌上的少女不禁笑弯了眉眼,她的容貌体态几乎完全与独孤凤一模一样,虽然在气质神韵,风情气度之上,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存在。但是独孤凤这番说话,还是不免有自夸自耀之嫌。

    “若说是容貌体态,我倒是和你一模一样!但若说是此刻的一颦一笑,皆是我化用自杨映雪,你若是想要抱回家去!何不舍了那具化身与我?到时候是亵玩还是观赏,还不是都随你心意?”

    少女不仅仅是容貌体态和独孤凤一般无二,甚至连声音也是一模一样,都是如珠落玉盘、清冽婉转。

    只是独孤凤人如其剑,英气勃勃,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中,都自有一股智珠在握、从容自在的昂然自信,就算偶尔婉转娇语,也是不乏灵动矫健、逸兴飞扬之神韵。

    而这个少女虽然语出如韵,清冽合度,但是眉眼颦笑,眼眸婉转之间,却是百变横生,时而俏丽无双,时而轻嗔薄怒,时而俏皮活泼,偏偏又自然而然的在一言一语,一词一句之间,都富有一种动人的情怀,让人不由自主的随着她的一言一语而心情波动。

    这种来自根本禀赋上的差异,让任何人都能看出独孤凤和那少女的截然不同。

    看着少女的体态,听着少女的浅笑打趣。独孤凤不禁微微一笑,觉得这位他化自在天魔主十分有趣。一般的天魔惑人,都是拼命的强调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我一体,没必要抗拒抵御。

    而现在出现在她面前的他化自在天魔主的化身,虽然还保持着和她一样的体态容貌,但是却极为鲜明的表现出和她的不同之处,甚至还在言语中直接承认自己与独孤凤的不同,这种做法,可与天魔的惯常做派大有不同。

    “将化身送与你?”

    独孤凤呵呵一笑,玉手微探,抚上少女的面颊。

    此方乃是独孤凤的心内虚空,他化自在天魔主虽然能以他化之能潜入,但是独孤凤的唯心神域全力展开之下,却也是被彻底困在此处,全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独孤凤的玉手抚上她的脸颊,并且一路向下……

    少女的脸颊不禁红了起来,天魔惑人,操纵七情六欲,使人五蕴迷离,沉醉其中,一向都适合天魔亵玩渡劫者,哪里会遇到被渡劫者反过来亵玩的情况?

    若是只看二人现在的情况,只怕还会让人以为少女是渡劫者,而独孤凤才是域外天魔呢!

    少女很快眉稍含情,双眸似水,只是面带娇嗔,似喜似愠,恨恨的咬了咬嘴唇道:“我不知道,你还有亵玩自己的爱好?”

    “自己?”

    独孤凤一面以秘法逐寸逐寸的解析探索着他化自在天魔主化身的状态,一面淡然一笑道:“你又不是我?又何来我亵玩自己之说?若是只是容貌体态一模一样就是同体一人,那我家的两位姐姐岂不是与我也是同体一人了?”

    “我不是你,难道你就是你了吗?”

    少女的眼眸突然一变,她突然昂首望着独孤凤,嫣然一笑道:“方初凤、方二凤,又真的是你的姐姐吗?”

    面对少女的突然追问,独孤凤却毫无所动,她只是抽出探查少女状况的手,略带玩味的看了少女一眼,笑道:“你是想要我称呼你方三凤,还是他化自在天魔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