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一百八十章 七虹之晶 错位时空

第一百八十章 七虹之晶 错位时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七虹晶、玲珑玉?原来真正的五彩石是这么来的!”

    独孤凤轻轻抬手,看着自家浑然无暇的玲珑玉质,不禁一笑。神话传说总有其原型,不过真实的情况却是往往走样的,女娲的五彩石,黄帝的息壤,其实并非是天地原本就有的灵物,而是他们各自的道气所显化,是秉承了他们各自道性的混成物质,看似是单一属性,其实包罗万有、自成根器,与混元真气一样可以演化出一方天地。如今独孤凤也走到这一步,她的七窍玲珑根本气也渐渐大成,赫然有显化出混成物象的趋势。

    玲珑剔透、晶莹无瑕,却又七彩流光,仿佛穷尽了世间的一切神彩华章一般,至纯至贵至真至美,就是独孤凤的混成物象所具有的独特秉性。

    “恩恩,这么晶莹纯粹的质地,灵动鲜活的色彩,果然是符合我心意的物象啊!到底该叫什么比较好呢,七虹晶,还是玲珑玉?”

    独孤凤的人生哲学是在生命中寻找感动、在感动中升华生命,极尽生命的灿烂与精彩,自然先天道气显化的物象也是与她本性十分相符的纯粹与绚烂。

    “气彰于形,形上而为道,形下而为器。原来如此,有物混成之境竟是要上化为道,下显为物吗?”

    圣姑伽因看着独孤凤显化出的玲珑物象,不禁露出羡慕之色,金仙之上,再进一步是何等的艰难,然后看独孤凤现在的样子,显然是已经道性有成,将要显化出根器物象了,此时她距离证道大罗,位登帝君只有半步之遥了。

    而对于独孤凤纠结于自家根器物象命名,圣姑伽因不禁觉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种幸福的烦恼,实在是一种赤裸裸的炫耀啊!

    圣姑伽因微微摇头,也不再看独孤凤洋洋得意的样子,沿着陵寝通道向前走去。按照她原本的推算,圣帝陵寝原本真正的开启时间还要在一年之后,此时进入,虽然未必不能成功,但是一路行去必然要阻碍重重,有许多禁制需要冲破。

    然而出乎圣姑伽因的预料,她沿着陵寝通道走了里许左右,直到走到内寝石门之前,赫然没有遇到任何阻碍。

    “咦,不对,圣帝陵寝竟然已经完全开放!”

    圣姑伽因心中惊讶,静中推算之后,却赫然发现,与她再圣帝陵寝之外推演的结果不同,圣帝陵寝内部的时刻竟然与外界有了一年的差异,原本应该是一年之后才真正开启的陵寝,竟然在今日彻底开放了。

    天机屏蔽,在圣姑伽因这等人的感应之中,只是一层窗户纸,在外界她没有发现圣帝陵寝的异常,但是进入之后,她就立刻醒悟过来。她微微抬手,顿时由一青一白两股真气喷出,当空一绕,顿时化为一个青气混茫、长圆不甚整齐的大球。

    大球悬浮虚空,徐徐转动,好似实质,又似气团混成,只是气层中隐现着好些脉络,密如蛛网,期间更有无量大小星光明灭闪动,演化万千,变幻不定。

    圣姑伽因盯着这个宙极缩影看了片刻,突然回头,十分惊讶的向独孤凤说道:“你竟然偷偷改变了地轴长短、天枢缠度,难怪圣帝陵寝的内外时间不一致,好一招瞒天过海,天下群仙竟然都被你给瞒过了,了不起!”

    “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因势利导罢了!”

    独孤凤笑语嫣然,嘴上说着谦虚的话,但是那脸上的洋洋得意之色却是怎么也瞒不过人的。蜀山世界天机显露,因果严密,佛道两门的一些老家伙又都道行高深,默察过去未来如明镜观物,任何一点天机变动都很难瞒过他们。

    独孤凤虽然强势,但是以一对敌众,想在这些老家伙关注之下,拨弄玄机,还是需要很下一些功夫的!

    独孤凤气染天地、梳理气脉、消化混元真气、厘定乾坤,作为天地动力源泉,源源不断的为天地提供了三百年的能量,自然也可以乘机在天地之中动一些手脚。虽然说蜀山世界体积扩大、地轴变长,以及由此引发的天枢缠刻、时序刻度变化,也瞒不过这些精通数算的高手。

    但是这种变化也只是相对于蜀山星球外界的变化,在居于蜀山内部的众人看来,时序刻度、大地尺寸,其实并没有任何变化。正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独孤凤就是利用相对时空的差异,刻意隔绝了圣帝陵寝与外界天地的时序对流,造成了一个微妙的时间差。

    而圣帝陵寝作为昔日轩辕黄帝飞升之所,自有帝君气息留痕,屏蔽外界天机感应,哪怕是金仙一级的高手,不真正深入到圣帝陵寝之中是绝对发现不了异常的。

    “你倒是深谋远虑呢,三百年前就开始埋下了伏笔!”

    圣姑伽因美眸流转,盈盈若水的看了独孤凤一眼,对于独孤凤处心积虑,三百年前就开始为自己谋划之事,顿时不禁心生感动,同时心中暗叹道:哎,我这番欠她的情谊,却是越来越多了,人劫情劫,果然是身不由己。我若不能偿还她的恩情,只怕就是真个演成大千,也难以成道。只是,这番情缘,到底该如何偿还呢……

    对于圣姑伽因的烦恼,独孤凤自然是一清二楚,不过她才不会刻意解释,这个圣帝陵寝中的先天一气混沌元胎,她一开始是想要自己用,才花了那么大工夫瞒天过海,抢占先机。至于圣姑伽因怎么还她的因果,渡人劫成道,她自然也是早有定计,不过具体的方法嘛,嘿嘿……

    独孤凤偷偷一笑,为自己的算计成功暗暗得意几下之后,却是伸手一指内寝石门,向圣姑伽因说道:“伽因姐姐,这些事情,你自己知道了就好了,干嘛说出来呢!现在既然说破了,我可是再也没法蒙蔽天机啦,现在该知道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呢!我们还是快点进去,不然被人抢先了就不好了!”

    与此同时,就在圣姑伽因说破独孤凤算计的瞬间,远在川边倚天崖的龙象庵中,原本正入定参禅芬陀神尼突然睁开眼睛,面色微变,脱口道:“好深的算计!”

    芬陀神尼豁然起身,一步迈出,已经到了龙象庵外。

    倚天崖上,一个正在演练剑术的少女,见了芬陀神尼,连忙俯身下拜:“师傅……”

    事态紧急,芬陀神尼也不多言,只是一挥衣袖,以大旃檀佛光卷起少女,再一步迈出,原地消失不见。

    除此之外,此界之中,所有道行高深、精通数算,或者一心关注圣陵二宝的高人全都心有所感,获知了圣帝陵寝提前开启的消息,顿时恍然、惊讶、苦笑等等表情,成了此刻主流。

    不过不管外界反应如何,独孤凤和圣姑伽因既然已经抢占了一先机,自然是一派从容悠然的进了内寝宫殿。

    这座内寝大约有八九亩方圆,形式正方,四壁许多浮雕,皆是昔日黄帝平定九州擒拿蚩尤的许多战迹。

    陵寝正面是一座数丈长方的石案,上设樽俎鼎彝之类的祭器。案前地上,有九座大鼎。两旁一面一个大油釜,釜中各有一朵万年灯,灯油还存大半,光焰停匀,静沉沉的,高达尺许。

    轩辕圣帝灵柩,就停在案后石榻悬棺之上。而在灵柩前后左右,许多顶盔披甲、执戟佩弓的卫士端然正立,这些卫士服饰奇古,身材高大,与现状的世人颇有差异。这些卫士看似是木石制成的古诵,但是个个神态欲活,与生人无异,却并不是秦始皇陵兵马俑的那种石质兵俑,而是真真正正的殉葬卫士。

    独孤凤看的颇为新奇,这种上古殉葬之风,她以前只是听闻,现状还是第一次见到。也幸好这个世界是仙道世界,这些圣帝臣属虽是殉葬,但是元神却是早已作为圣帝眷属,一同飞升上界。此种殉葬行为倒也说不上残忍。

    不过圣姑伽因却是没有独孤凤这般轻松随意,圣帝即是前辈祖宗,也是上界五帝,无论是为人为仙,都理当礼敬。因此她在圣帝陵前默祝一番后,才去寻找昊天镜和九凝鼎。

    圣陵二宝放置的地点并不隐蔽,就在那案前五座大鼎之后。圣姑伽因上前,以太清仙法解开禁制,没费什么功夫就取出了两件至宝,过程轻松的连圣姑伽因都不敢置信。

    “竟然这样简单?”

    看着到手的二宝,圣姑伽因不禁微微惊讶,她早已经做好了准备,预防着禁制厉害,或者有人半路杀出来干扰呢!

    “那是理所当然的嘛!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想要取宝的人都在我们后面吃灰呢!”

    独孤凤轻轻一笑,圣帝陵寝虽然不大,但是因为禁制厉害,哪怕是芬陀神尼这等层次的高手,晚了一步,也要老老实实的沿着通道走进来,这一点时间差,足够她们轻松取宝成功了。

    “这就是昊天镜和九凝鼎,此界最强的两大法宝?”

    独孤凤从圣姑伽因手中取过昊天镜,不禁注目观看。昊天镜青光蒙蒙,其质非金非玉,入手沉重。背有蝌蚪文的古篆和云龙奇鸟之形,看似隆起,摸上去却又无痕,非刻非绘,深没入骨。而从正面看去,只见其中青濛濛的一片微光,定睛注视,越看越远,其中花雨缤纷,金霞片片,风云水火,在金霞中现形,随时转幻,变化无穷,十分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