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一百五十七章 斗剑未启 嘴炮当先

第一百五十七章 斗剑未启 嘴炮当先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许飞娘鄙夷的看了朱洪一眼,从法宝囊中取出一团五色烟岚和一本金页道书,双手奉送给太乙混元祖师,禀告道:“师傅,这是从朱洪身上搜出来太乙五烟罗和天书,多亏了岳师弟机警,看出不对,又有紫云宫的诸位前辈道友出手,才将这叛逆之徒一举成擒。”

    太乙混元祖师长袖一挥,将太乙五烟罗收回,去将那一册天书留在许飞娘手中,沉声道:“飞娘你做的不错!朱洪盗宝在前,叛门在后,罪大恶极,你们将其擒拿,就是立下了大功。有功不能无赏,那一卷天书就赏赐于你和琴滨吧!”

    太乙混元祖师此言一出,许飞娘不禁脸色一喜,连忙娇滴滴的拜谢师傅。而脱脱大师、玄都羽士、金身罗汉法元等等其他弟子却是纷纷露出羡慕嫉妒之色,要知道被朱洪偷去的这一卷天书可是非同小可,上面不但记载着五台派最上乘的法术禁制,更有着百毒腐仙剑,天魔诛仙剑,百灵斩仙剑、六六真元葫芦等等五台镇派仙剑法宝炼制之法,可以说整个五台派压箱底的功夫都在这一卷天书之上。

    太乙混元祖师虽然对弟子宽容放松,但是传法授业一事上还是谨守修道人法不可轻传的准则,对天书上的功夫,只有资质上好、立下大功的人才可传授一二。而现在许飞娘和岳琴滨仅仅凭借着追回朱洪的功劳,就轻而易举的得到了天书的传授,这样的优厚待遇不能不让其他人羡慕嫉妒。

    其实何止是太乙混元祖师的其他弟子眼热,就连绿袍老祖这样的穿越者也同样眼热不已,五台派的道统,虽然在修身的根本法门上不如玄门正宗,但是在练剑炼宝上的成就却是出类拔萃,其镇派的百毒、天魔、百灵等仙剑无不是蜀山世界中第一流的仙剑,不说别的,只看五台派的百毒腐仙剑连东海三仙炼制了几百年的金光烈火剑都奈何不得,还需要取出长眉真人专门炼制的七修剑才能克制。就可以知道五台派仙剑的厉害。

    只是谁都知道许飞娘名义上是太乙混元祖师的弟子,实际上却是其爱逾性命的妻妾道侣,这番只是借着擒拿叛逆追回道书功劳,光明正大的传授给其天书而已,至于岳琴滨只是一个恰逢其会的幸运儿罢了。

    然而众人心目中的幸运儿岳琴滨,却并不觉得自己有多么的幸运。通宵剧情的他,自然知道如果太乙混元祖师斗剑失败,必定会在坐化前将五台派的所有道法剑术传授下去,到时候无需天书,也能学到五台派所有的上乘法门。

    不过,这并非岳琴滨所期望的。也许是受穿越的这个身体的前身所影响,他本身对五台派是很有感情的,对太乙混元祖师更是有着一种亦师亦父的真挚崇敬。因此他自然希望扭转太乙混元祖师身死的命运,如今他通过种种努力,追回了被朱洪盗走的太乙五烟罗,有了这件护身至宝,至少可以保证太乙混元祖师被东海三仙围攻时,不再那么被太清玄门无形剑偷袭。

    当然,只是这样的话,想要扭转五台派这次斗剑失败的命运还不够。岳琴滨看了一眼

    泣涕横流的哭告哀求,把头都磕出血的叛徒朱洪,突然冷声喝道:“朱洪!你还有脸叫师傅?师傅亲手将你从凡尘中引领而出,传你法术,教你剑术,让你得享长生,不必在泥土之间辗转沉沦?可你又是怎么报答师傅的?你明明知道师傅与峨眉派斗剑在即,却偏偏将师傅的护身至宝太乙五烟罗偷走,你到底是安的什么心思?”

    脱脱大师等人原本见岳琴滨突然跳出来痛斥朱洪,心理顿时有几分腻歪,纷纷暗自腹诽这位小师弟得了便宜还卖乖,这种时候还不忘了跳出来表忠心,也难怪师傅这么偏爱他。初时还对他斥责的话还颇不以为意,不过当听到最后几句时,却同时心理一跳,突然想起朱洪盗宝叛逃的时机实在是凑巧了。

    仔细想一想,朱洪早不盗宝晚不盗宝,偏偏在太乙混元祖师与峨眉斗剑之间盗宝叛逃。太乙混元祖师失了这一件护身之宝,在斗剑时对谁最为有利,自然不言而喻。

    如此一想,众人不禁隐隐有了某种猜测。脱脱大师顿时冷喝道:“朱洪,师傅哪里待你不薄?你是因何要背师叛门?”

    朱洪在诸位师兄师姐利刃一样的目光逼视之下,浑身颤抖,小鸡啄米一样的磕头道:“师傅!师兄!是弟子糊涂,都是弟子一时糊涂!前些日子,弟子遇上了峨眉派的许元通,他大骂弟子是邪魔外道,一上来就与弟子斗法,弟子一时不慎,被他接连毁去了好几样法宝!他斗法胜后,还口出狂言,说我五台派弟子都是土鸡瓦狗,单个想要胜他绝对不能,除非有太乙五烟罗在身,才可在他剑下苟延残喘!还说若是弟子不服气,尽可在三月之后泰山顶上和他决一雌雄!弟子一时气愤不过,猪油蒙了心,就偷偷盗走太乙五烟罗……”

    “你这混账……”

    听到朱洪供述的盗宝缘由,果然与峨眉一方扯上了关系,脱脱大师等五台弟子顿时怒不可抑,纷纷怒斥朱洪:“太乙五烟罗乃是师傅的护身第一至宝,岂能任你盗走?”

    就在五台派的弟子义愤填膺的声讨叛徒的时候,烈火老祖、毒龙尊者等人却是看的面面相觑。临战之前,五台派竟然闹出了弟子叛逃的笑话,实在是有些丢脸,这种事情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以他们唯恐天下不乱的性格,早就开始起哄了。只是这次闹出丑闻的却是与他们关系良好的太乙混元祖师,而且又是当着峨眉派的那些老对头的面,他们也不好意思闹出内部不和的笑话来,因此一个个全都默然不语,只是眼珠子乱转,面色诡异,谁也不知道他们心里到底在转写什么念头。

    烈火老祖这些土著高手顾忌太乙混元祖师的面子,什么也不说。绿袍老祖这些穿越者却是没有半分顾忌,他们正愁没借口抹黑峨眉一方,好不容易遇到这样的机会,自然毫不放过。

    “呵呵!”

    绿袍老祖呵呵轻笑两声,嘲讽意味十足的道:“久闻峨眉玄门精于算计,前知后察,慧心默照,算无遗策!今日一见,果然更胜闻名!呵呵,混元道友,此事需怪不得你的徒弟!非是你的弟子无能,而是峨眉太狡猾啊!”

    绿袍老祖此言一出,太乙混元祖师本就已经很黑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而毒龙尊者更是连连向绿袍老祖使眼色,示意他不要再火上浇油!

    绿袍老祖嘿嘿怪笑两声,看到烈火老祖、白骨神君等人全都面色诡异,似有所思,知道自己已经成功的挑起这些人的疑心,将引诱朱洪盗宝叛逃的屎盆子扣到了峨眉一方头上,顿时心中颇为满意,怪笑两声后,也就住口不言。

    不过绿袍老祖住口不言,不代表其他的穿越者也同样说开口了。

    “师傅,峨眉派不是玄门正宗吗?怎么会在斗剑前弄这些小手段?”那位红发老祖的徒孙状似面脸不解,“悄悄”的低声询问起自己的师傅。

    “哼,好一个蜀山峨眉?好一个玄门正宗?明面约斗,暗中却用如此下作的手段,真实名不虚传!”那位来自海外碧渊宫的散仙谢风,更是冷冷一笑,直言斥责起了峨眉派!

    “噗!”

    这次就连杨映雪都忍不住掩口偷笑起来,这些穿越者实在是太能拉仇恨了,现在峨眉一方与五台派一方只隔了一个黄山绝顶的平台,双方的一言一行都能轻易的被对方捕捉到。这些穿越者原本就在峨眉派的关注名单之中,如今又当面毫不掩盖的表露出了对峨眉的敌意,这样的情况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想想就让人觉得有趣啊!

    ……

    “好,好!很好!”

    接二连三的刺激,让太乙混元祖师气的胡须发抖,他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朱洪一眼,曼斯条理的整理了一下仪容,一边飞向峨眉一方阵前,一边冷笑道:“好本事!好手段,了不起。峨眉派果然不愧是玄门正宗,这番引蛇出洞,借刀杀人的手段真是十分了不起!”

    “混元道友别来无恙!”

    对于太乙混元祖师指桑骂槐的讽刺,妙一真人似若未闻,他轻轻一步迈出,走到太乙混元祖师当面,从容的稽首为礼,叹息一声道:“五台峨眉皆是道家一脉,双方本无夙怨,只是道友对门下太过宽纵,门下弟子又良莠不齐,致使道友平白染上许多恩怨,这又是何苦来哉?”

    太乙混元祖师闻言不禁脸色一沉,厉声道:“齐漱溟,你休要大言欺人!当年你师傅长眉真人在时,我也不过是平辈论交,你区区一个晚辈弟子,又有何资格教训我?我太乙混元祖师如何管教弟子,还轮不到你峨眉派掌教来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