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一百章 昨日绿袍今又穿

第一百章 昨日绿袍今又穿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这是什么仙光?感觉好奇怪啊!”初凤好奇的伸出手,试图捕捉这种晶莹剔透的奇异仙光,然而诡异的是,任凭她施展何种手段,那仙光都仿佛不存在一般,自顾自的透过她的手掌,所过之处,一切都是如水晶一般透明,即真实的存在着,又仿佛超然于这个世界。

    “这种感觉……”叶缤亦是与初凤一样,试图以神通法力解析这种仙光,这种仙光实在是太诡异了,明明看起来在那里,但是却不可琢磨、不可接触,甚至能够无视她护体的元气元神的防御,照彻一切。

    叶缤心思敏捷,见闻广博,很快就从记忆和道书之中找到类似的描述:“天地不惊,万物不伤……这是修炼到大成境界的仙光?是太清仙光……不,不是,太清仙光是至纯清气,不是这种感觉……这种超然物外气息,也不是佛家的寂灭佛光,奇怪了,还从来没有听说有这种性质的仙光,和道佛两家完全不一样……”

    如叶缤这样的修士,对于气息最是敏感,佛光厚重威严,仙光清灵飘渺,这是佛道两家力量的根本气质,无论是修行何种法门,修炼出何种的佛光仙光,其气的本质绝对不会脱离这两种感觉,但是独孤凤身上发出的仙光却神奇的打破了这种常识。

    那光纯净透明,看似与仙光非常相似,但是究其根本气质,却与仙光的清灵飘渺之意有着微妙的差异,其中蕴含的是一种高高在上、超然万物的意境,如果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可以用清、华、高、洁这四个字来比拟。

    “这是玲珑仙光,独属于我自己的神光!”自无限遥远的不可思议之地回归现实的独孤凤,昂然起身,洒然一笑,回答了初凤和叶缤的疑问。

    这一次在无限宏大的视角观察中“看”到的那伟大的存在,即可以说是一种巧合,也可以说是一种必然。

    独孤凤在主神空间时,也听说过另一个来过蜀山世界的降临者绿袍的经历,据说他在蜀山世界觉醒前世起源,一直回朔到生命诞生的源头,最终借助无数生命的视角,在无限悠远的过去,见到了人类与生灵之母神,宇宙元初生命力的具现——女娲。

    因此独孤凤一直在猜测,是不是在蜀山世界,只要达到某个甚深层次与境界,都能见到那些已经与道合真,完全是大道的某种具现的伟大存在。

    只是独孤凤没有想到,她在主神空间兑换的《紫青宝录》,竟然同样蕴含着“太清”本质,在她以唯心神域承载这个世界无量众生的世界观时,突然自动激发,将所有纷乱破碎的世界观统成一幅完整的图画,让她一下子跨越那道不可见的门槛,以一种无比宏大的视角来观看世界真实。

    绿袍回朔到所有生命的本源,所以看到的是女娲。而独孤凤是超拔到不可想象的高度,以无比宏大的视角观看世界的全貌,所以她看到的是大道之体、万气之宗的“太清”。

    作为万气之宗祖,“太清”是天地一切元气演化的源头,包涵宇宙成住坏空劫灭轮回的具现,直视其存在,就等于洞彻了这个世界一切元气演化的奥妙。

    这一次直观的接触,对独孤凤有着无穷的好处。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她突破“气关”了。心内虚空之中,仿佛有一个无处不在又无处存在的根源与她相连,为她提供着无限的力量。如果说和以前相比,有什么不同,一是她的力量真正的无限了,以前的先天一气虽然也可以通过吸纳天地元气而获得源源不断的补充,但是她所能控制的力量还是有限的,而现在她的先天一气完全转化为了一种无处不在又无处存在的状态,宛若无垠虚空,可以承载无限的力量。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她的力量不在依赖于灵气、元气、情感、神魂之类的外在力量的转化补充,而是由内而生,自生自化,是独属于独孤凤自己的无根之源。

    玲珑仙光,是独孤凤力量的新生形态,与三清仙光,寂灭佛光一般,都是在力量达到无根之源的高度后必然会有的形态。之所以会以光的形态出现,那是因为无根之源是一种高度抽象的状态,即无处不存在又无处存在,而光本身就代表了可见,因此当其他人“看到”一种无根之源级的力量之后,无论这种力量有着何种的属性与威能,它在感知之中只会以最纯粹的“可见”概念来体现,也就是种种仙光、佛光、神光之流。

    也就是在真正突破了“气关”之后,独孤凤才暮然发现,自己对于气关的理解还是出现了很大的偏差。她其实早已经可以算是突破了“气关”,只是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错误的将突破心关的经验套用到了,心灵是意识,所以要知其然亦知其所然,但是气关却完全不必如此。

    气是客观存在,只要求得,修得,证得,知其然即可,未必一定要知其所以然。突破心关之后,获得的九星级心灵境界有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的层次区别,而突破气关之后,获得的九星级力量也同样有着不同的层次划分。

    昔日独孤凤在神兵世界获得的凤皇神能,就是最低一层次的九星级神力,其特征就是力量自成体系、自成循环,在力量的自我循环中获得某一领域的力量操纵权柄。突破这一关的难点在于怎么打破天地的既定规律,在力量中写入独属于自己的规则体系。

    一般来说,武者们突破这一关通常采用的是借用极端的力量冲突,如正负湮灭,阴阳相激,光暗大冲撞,冰火大爆炸一类的手段,抓住极端力量碰撞冲突时产生的那一极点混乱的机会,写入自己的规则体系。如果失败的话,自然是被极端力量碰撞的力量炸的渣都不剩,不过一旦成功,拥有自我循环、自成体系的力量就会自动成长壮大,跨入九星级的力量层次。

    独孤凤当时突破银白神能时,也是以凤皇神能撞击她的无极金丹,才跨出那一步。只是独孤凤当时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今回过头来看去,她当时还是取巧了,借助凤皇神能破碎金丹,在力量中写入自我规则的时候,不免掺杂了凤皇神能的原本规则,不够纯粹。

    也幸好她是降临者,不然这一步走错,再想要弥补根基,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少苦功了——当然,如果不是有恃无恐,不怕犯错的话,独孤凤也不会选择这种大胆的突破方式,更可能会选择《浑天宝鉴》第十层玄宇宙来模拟极点大爆炸来突破。

    比自成体系、自我循环的神能更高一层次的力量,自然就是如今这种即无处不在又无处存在的无根之源状态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修炼先天一气时不停的在有形与无形之间的转换淬炼,正是为了一步步接近这种无根之源的状态。

    至于比无根之源更高层次的力量形态,那就是自有永有、自在永在的大罗境界,与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的混元境界了。这两种境界,独孤凤虽然在太清境中“看”到了,但是也仅仅限于知道了方向,想要真正达到那种境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知道的越多,越感觉自己知道少,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带着这样的感概,独孤凤微微抬头,看向天空,贯通无根之源后,她的气机感应能力又跃升了一个层次,气若虚空,即曾见太极两仪生四象,那世间的一切灵气升降、物态转换,与她而言,都不过是掌上观纹而已。

    而就在独孤凤刚刚在想起同为降临者的绿袍,气机相牵引,这个世界的绿袍老祖的一切影像都已经展现在她面前。

    只是原本不经意的气机感应,独孤凤也只是为了验证新得的能力,动念之下推算了一遍绿袍老祖的过去现在未来。结果,却有了一个让她极其意外的发现。

    百蛮山,阴风洞。

    鬼火森森,阴风阵阵,冰冷的石床之上,正坐着一个长不满三尺,穿了一件绿袍,又黑又瘦的老怪物。

    这个老怪物头大身小,头发胡须乱草窝一般搅成一团,只有一双碧绿眼睛,冒着绿油油的凶光,在一排排阴暗不定的碧鳞鬼火的映照之下,透漏着一种凛然发毛的非人气息。

    只是这位原本盘踞一方,名震南疆,自开南方魔教的一派邪教教主,现在的状态却十分不对头。

    只见他双手抱头,将自己的头发胡须揪成一团草窝,眼中的凶光,时强时弱,时明时暗,口中更是时不时的喃喃低语。

    “我是谁?”

    “我是绿袍老祖……”

    “不,我不是绿袍老祖,我是……”

    如此种种,形若疯癫……

    ……

    这一幕情景,如果是被其他人看到,只会当成绿袍老祖练功走火入魔、神志不清了。然而独孤凤却一眼就看了出来,很明显,这个绿袍老祖又被人穿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