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九十五章 浑天地动演宙极

第九十五章 浑天地动演宙极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仙山入境,蔚然大观。

    天外神山地处地磁南极,终古光明如昼,长空万里,青碧如洗,天空之中,除了那时时闪过瑰丽光之外,只有在那山峦峰崖之间,白云如带,舒卷回翔,似欲飏去而外,又似沉沉而下,在纵古光明的极光照耀之下,堆出万重锦绣,千重彩影,花光浮泛之下,让人目眩神迷,应接不暇。

    独孤凤引领着叶缤、初凤、慧珠三人看罢万千云海奇丽,又自云头下降,穿越重重云霭,正看到下方万里平野,其白如银,其滑如镜,整个万里方圆不见半点起伏,就像一片奇大无比的银镜平放在大地上一般。

    初凤和慧珠平时见惯了地阙水府小巧精致,如今看到天外神山的宏阔壮丽,不禁为之惊叹不已。

    初凤笑道:“我以前只听说过小南极光明境,终古光明,只有每年夏至时有个把时辰的黑夜,已经觉得颇为新奇。却没想到这天外神山是如此的壮丽,这山峰,这原野,乃至这些奇花异木,都是如晶似玉,绮丽辉煌,真不愧光明境之名。”

    “既然是光明境,自然是要光辉灿烂,明镜无尘,才算名副其实嘛!”此时众人正行到一带峰峦原野交界之处,山野之间,生者无数奇花异树,枝叶晶莹,锦绣辉煌,随着独孤凤的嫣然一笑,无数的花朵油然盛开,姿态生动,灿若锦霞。

    “这光明境是亿万年灵气所钟,天成仙府,除了是大地两极元磁的一极之外,亦是子午交替,晦明交接的一端所在,不仅仅是从空间上代表了大地南极,亦从时间上代表了正午时光,所以终古光明如昼……”

    独孤凤一边信手摘起一朵碗口大小的奇花,一边侃侃而谈。蜀山世界虽然也是一颗星球,但是因为其底层结构是阴阳五行元气,而非粒子元素类的物质结构,因此虽然从宏观上看与其他的物质宇宙有所相似,但是也因根本的不同,诞生了许多奇异的现象。

    比如这位于大地南极的光明境与位于大地北极的玄冥界,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如果是从行星公转自转的角度来看,想要形成南极光明永昼,北极暗黑永夜,必然需要一种类似月球绕地球公转的奇葩轨道,这样的话,大地上大部分地区的四季交替、昼夜循环的周期都将变得极为奇葩甚至不可能稳定存在。

    就独孤凤所知,大地之上,除了少数如天蓬神山、光明境、玄冥界之类的特殊地点以及如紫云宫、凝碧崖、幻波池之类的洞天福地外,还是有着正常的四季循环和昼夜交替的。而且从太虚之中看去,蜀山星球的自转轨道也并不奇葩。

    真正形成南极光明境的原因,却不仅仅是地理上的原因,更多的是光明境代表了这个世界时间上正午的概念,所以终古笼罩在光明之中,只有一年一次的夏至时进行短暂的子午交替,才会出现几个时辰的黑夜时光。

    这种玄学概念上的交替变幻带来的奇异现象,对于独孤凤来说也是颇为有趣的东西。她之前所经历的世界,无论是大唐世界还是神兵世界,虽然也有着武功秘技等等神秘现象,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是以物质为基础的世界,像蜀山世界这种底层构架为截然不同的元气结构的世界,独孤凤也是第一次遇到。

    这种世界间的宏观相似,而细微处截然不同现象,正是在某种层次上昭示了世界的根本奥秘,期间的差异对比,现象的解读,理念的碰撞,足以擦出无数的智慧火花,揭示笼罩世界真实面貌上的迷雾与面纱。

    对于独孤凤来说,作为降临者最大的优势,正是这种穿梭不同世界而见识到的世界差异,以之为镜,互相映照,修正砥砺,最终去伪存真,而得到的那不移不易的本性真实。

    独孤凤一路前行,一路侃侃而谈。然而初凤和慧珠却是将更多的注意力投注到天外神山的瑰丽风景之上,对于独孤凤的闲谈妙语只是略略入耳,便又放下。倒是叶缤虽然一路不言不语,但是却双目中灵光烁烁,时而露出若有所思的的样子,显然对独孤凤以新奇的角度解读南极光明境的形成与结构感到颇为感兴趣。

    独孤凤将一切看在眼中,不禁心中微微一叹。果然是人之先天禀赋,各有不同,等闲难得逾越。与一般的修道中人想比,初凤和慧珠的资质也算的上出色,有循径而上之力,却无另辟新径之才,在一般散仙中或许算得上出类拔萃之流,但是与圣姑伽因、叶缤等超卓人物相比,却是到底差了一层灵机慧根。

    独孤凤历经数世,所见的顶级人物,如寇仲、徐子陵、南宫问天之类,无不是闻一知十、见微知著,善于触类旁通,从不起眼处领悟出大道至理的智慧悟性。他们的本身资质未必如何,但是最难得的是其中的灵性机运,是一个世界的气运所钟的位面之子,不是别人能比的。

    以她的唯心神域之能,看世间众生情思变幻如掌上观纹。自然分得清人之贤愚良肖,性灵禀赋。只是就她看来,这世间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如牵线木偶,思维意识浑浑噩噩,性灵之光被尘埃蒙蔽,善恶人格简单机械,极容易为外界影响和操纵,只有极少数人才有着某种觉悟的特质,保持着天真的好奇和灵性的自由,不被世俗中的种种规则和束缚所污。

    有大气运,才得大自由。

    独孤凤另眼旁观,若有所悟。整个红尘人世,其实与一个大号的网络游戏没有什么区别。大部分普通人浑浑噩噩,庸碌一生,与智能低下,只有几句简单台词的npc小怪有何区别。而大部分的王侯将相,世外仙人,其看似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精彩纷呈的人生,又与则是剧情波ss之流有多大区别?

    从这个角度看去,漫漫红尘,茫茫人海,偌大乾坤,千万年岁月,其实只是为几个主角人物搭建的舞台而已。

    透过表象看内涵,所谓气运气数,其实是一个人在天地大舞台上所拥有的戏份而已。

    不过蜀山这个世界,有点水平有点背*景的人物都能拿到剧本,也实在太过无趣了些。

    如此想着,独孤凤淡然一笑,引着向叶缤和初凤来到湖心的白玉台之上。

    这湖心白玉石台原本是万载寒眩盘踞修行之地,正是这天外神山天成仙府的灵脉荟萃的中枢之地,独孤凤见其便利,风景也不错,就干脆在上面修建了几座亭台水榭,充作修炼和闲居的场所。

    叶缤和初凤来到白玉平台之上,首先看到的并不是湖边的天府玉莲,而是玉台中央的放着一块形如罗盘的碧玉,大约三尺,离地七寸,上方悬着大小七根铁针。

    “宙极磁光盘?”叶缤看的微微惊讶,她自然认得眼前的物事是什么,这块碧玉罗盘正整个天外神山守护大阵的中枢,其中蕴含了天星缠度与阴阳两仪上下相生,七宫五行之妙,可以演化宙极缩影,有无边地轴、天枢妙用。

    独孤凤见叶缤认出了这样东西,亦是一笑,她微微伸手一指,那罗盘指针宛如钟表一般自行拨动,两两相对,各自激射出一青一白两股细长的精芒。

    精芒对射,互相激荡,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整个碧玉罗盘放射出亿万道豪光,同时急电一般的飞速旋转起来。

    不过片刻功夫,玉台上已经换了一种景象,原本大片的水晶地面消失不见,四下里青气混茫,当中裹着一个长圆不甚整齐的大球,当空徐徐旋转。

    那大球混茫厚重,好似实质,表面的气层之中隐约密布着好些脉络,精密深藏,宛如蛛网,其中更有无量的大小星光明灭闪动,小若微尘,灿若星空。

    最引人注目的是在球体的横面南北两端各有一道光线,在圆球表面绕行。两道光线在南北两极汇合之后,一青一白两股光气合二为一,但颜色却并不相混,而是由极点中心,再向四方射出一片奇光,青白二气交缠激荡,放射出形态各异,变幻不同的奇异光芒,蔚然大观。

    “此物我称之为浑天仪。”独孤凤一边催动碧玉罗盘演化宙极缩影、演绎地轴、天枢妙用,一边笑道:“浑天洗象,法映万物。玄门诸般奥妙,尽在一气化生之中。有此物演化地轴天枢奥妙,与我们的修行来说,也颇有助力。只是可惜我的功行还是略有不足,尚做不到观大千世界灵气升降如掌上观纹,只能略尽功力,演化此界一方宙极缩影,聊做一观。”

    独孤凤虽然说得轻松,但是叶缤却不敢小。别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圆球,但是其中显示的却是整个蜀山星球的一切元气运转规律的缩影,能够如此清晰、纤毫毕现的将整个大地宙极缩影投影出来,那就代表的独孤凤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念之间将整个大地囊括其中的高深境界,法力之广,道行之深,已经是毫无疑问的天仙中人。

    叶缤虽然累世转修,福源深厚,但是毕竟这一世修行时间不长,功行修为比之地仙还略有不足,再加上她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自己六欲虽脱,但是情根难断,此生若无别的机缘,只怕最终还是要止步于地仙境界,难窥天仙上乘功果。

    独孤凤显露出天仙一流的法力境界,让叶缤颇为钦慕向往,因笑道:“道友太过谦了,观大千世界灵气升降如掌上观纹,那等境界,只怕是上界金仙一流才能做到。观道友演化宙极缩影的手段,只怕已经是天仙中人。如此功果位业尚嫌不足,让我等连地仙还未得的人如何自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