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一百零八章 千古绝响 神剑神技难再得

第一百零八章 千古绝响 神剑神技难再得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刺啦!宛如鼓起了的一个气泡。最初只是一点,一个刹那就布满了无穷无尽虚无真空。

    混沌之气鼓荡不休,随着呯的一声,仿佛一点火星落进沸油之中,雷光炸裂,无数的黑白漩涡,小如铜钱,大如星辰,永不停息的旋转奔流,疯狂涌出。

    大大小小的漩涡之间互相摩擦碰撞,雷光迸射,咕噜声响,仿佛沸腾的滚水一般,翻卷出无穷的气泡,沸腾撞击,越演越烈,言语难以形容。

    雷霆滚滚,开天辟地。

    鼓荡的黑白混沌气流越来越大,翻腾的雷光之中,烈火熊熊而起洪涛浊流奔涌,黄尘翻滚飓风呜鸣。

    独孤凤一剑破空,虚空粉碎,阴阳翻腾,地水火风狂涌。演出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开天辟地场景。

    无穷无尽的地水火风奔腾涌动,浩浩荡荡,横行虚空,所过之处,虚空崩塌,雷光轰鸣。

    破碎虚空,开天辟地的巨力,以无可匹敌之势粉碎虚无。

    无穷无尽的混沌气流横扫虚空,雷光炸裂,地水火风奔涌,化身虚无的玄天邪帝被瞬间轰出,顿时仿佛置身于绞肉机中一般,承受着无穷无尽的混沌雷光的轰击。

    化为虚无的刀剑承受不住开天辟地的无匹巨力,材质稍差帝恨魔刀无极的雷光轰击之下,轰然碎裂,魔兵的不灭精元仿佛受惊的蛤蟆一般,瞬间窜入玄天邪帝的胸膛之中,惊慌失措的躲藏起来。

    蓦然间,混沌雷光突然消失,鼓荡的混沌气流、奔腾的地水火风,在失去了动力之后渐渐的消散在天地之间。

    玄天邪帝半跪在满目苍夷的大地之上,手中拄着同样布满裂纹的星宿劫魔剑,不死不灭的魔躯布满了无数可怖的伤痕裂口,紫黑色的魔血像是泉水一般不断涌出。

    “为何留手?”玄天邪帝拄着近乎碎裂的星宿劫魔剑,缓缓的站起身来,纵然浑身重伤欲死,他的动作仍然稳如泰山。

    “可惜!”独孤凤注视着玄天邪帝,面露惋惜之色:“你的第三神技确实很完美,可惜力度不够。我本来已经找到突破气关的灵感,可惜你的虚无范围不够广阔,不能让我的力量继续演化下去。阴阳五行八卦,两仪三才四象,也许将开天辟地的真气演化过程全部走一遍,我就能找到突破气关的方向,只是,哎,可惜呀!可惜……”

    对手难寻,神关难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够水平的对手,更差点就摸到了突破的门槛,但是却突然嘎然而止,这样不上不下吊在半空的感觉,就像是沉迷于一本小说,正看到高潮时却突然中断,更悲剧的是还知道作者太监了一样,让独孤凤十分郁闷和遗憾。

    不过,独孤凤毕竟心境已经突破神关,自制力极强,虽然极为郁闷,但是心情微微一转,就将这些放下,她看着玄天邪帝,淡淡的问道:“你还是想做回人类?”

    “不错!”

    玄天邪帝从独孤凤的话语之中已经了解到她留手的原因,同样曾经站在巅峰的他,自然能够明白无敌的寂寞,突破的艰难,能有一个水平相当的对手相互砥砺,是多么幸运的事情。独孤凤对他留手,想来也是因为对手难寻,留下一个够分量的对手,以被将来再度挑战。可惜的是,独孤凤这番心思,注定的要白费了。

    “可惜!”独孤凤也从玄天邪帝的话语中听到了他坚决,不禁面露遗憾,微微转身,负手走向远方:“可惜了三神技,从此成为了天地绝响。”

    现在的玄天邪帝无情无欲,只有绝对的理智,却没有任何目的存在,正如他出世时低吟的“独在异乡为异客”的诗句一样,红尘大地,对他来说如同异象,天网天魔,也不是他的人生归处,天地虽大,却没有他心归之所,人世纷扰,却没有他牵挂之事。他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斩断了独孤星夜与尘世的牵扯,也斩断了玄天邪帝与元祖天魔的牵扯,得到了大自由大自在,却也失去了自我。因此,他现在的绝对理智所存在的唯一意义,只是重新变成人类而已。

    可惜的是,他所领悟的虚无神域,上苍天心一般,是绝对理智孤寂永恒的心境,变成人类之后,就如同轮回转世,明镜蒙尘,想要再回到原本的心境,已经彻底的不可能了。纵然他日后修为恢复,再度踏足神域,但是那是他所领悟的神域绝对不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虚无神域。

    三神技是根植于虚无神域和他对过去人生的总结,而玄天邪帝人化之后,不仅失去了虚无神域的神之境界,更是对过去人生的彻底否定,没有了神域和意境。所谓的三神技只是刀剑合击的一种演绎而已,再也没有了今天展现超越凡俗的耀眼神采。

    所以独孤凤才会说,三神技从此成为绝响。

    “人化之事,不必着急。等你伤势养好之后,我自会让阿菜帮助你完成仪式!”

    独孤凤越行越远,淡淡的话语顺着清风飘进玄天邪帝的耳中。

    “好!多谢!”

    玄天邪帝无喜无悲,既没有神技被破的震惊,也没有战败的沮丧。漫长的孤寂岁月已经磨去了他的一切情绪,对他来说,现在的人生意义只有变成人类而已,其他的生死胜败都不足一提。独孤凤既然答应了帮忙,他也不会着急,百年都等了,又何必急于一时。

    因此,玄天邪帝同样收剑转身,扬身离去。至于轮回者,他答应的事情已经做完,剩下的已经与他无关。

    此时的泰山战场,残边断崖,废墟一片。

    高耸入云的泰山,从山头被近乎完整的削去了一大截,山体的海拔足足下降了数百丈。

    遮天蔽日、顶天立地,几乎将整个泰山包裹起来的魔界亿年树,被从正中央劈成两半,残存的枝干仿佛利斧劈过的柴禾一般,随意的堆到在大地之上。残存的枝叶扭曲盘旋,组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圆球,将幸存者保护在最中间。

    原本魔界亿年树的主人幽香,却失去了一切活力,无力的躺倒在树球中央,一个触目惊心的贯穿她的前后胸膛,粉碎了她的心脏,几乎彻底的夺去了她生机或希望。而在她的身旁,问菜正努力的按着她的胸口,试图用血苍穹的生命之力来修复她的心脏。

    而在层层叠叠的枝叶藤蔓掩盖之下,还有着玫瑰那彻底失去了一切神采的脸庞,她身后九只硕大的狐尾无力的垂落到树枝上,原本如水银一般闪亮的绒毛彻底的失去了光泽,一个几乎贯穿了她的后背的拳印,正散发着森森的魔气,不断的腐蚀着她最后的生命力量。

    被树球保护在最中央的还有西城秀树和乐娃,这对幸运的天神兵使用者,外表看来没有什么外伤,但是惨白的脸色,嘴角喷出的血迹,以及抛飞到一边的天神兵,都显示着他们身受重伤。

    而在魔界亿年树收缩盘卷而成的树球之外,魔气纵横,战魂凶厉,澎湃的魔气鼓荡到极限,纵横十里方圆,蒸腾的魔气如有实质一般,不断的幻化出种种凶残巨兽魔神,一时间,群魔乱舞,万兽喧嚣,大地仿佛重归洪荒,魔兽横行,鬼神重现,互相厮杀争斗,吞噬竞争,重现蛮荒景象。

    一道道凶残邪异,蕴含着杀戮、争斗、竞争、吞噬种种气息的魔念魔气在虚空中扫来扫去,赫然以一人之力,将南宫问天,白滨,大罗刹宗宗主三大八星级高手尽数压下。

    而在远离四人争斗的地方,娟秀俊美的少年正手持英雄帝剑,展开八色领域,在一对将葵花宝典修炼到巅峰状态的双胞胎的帮助下,将南宫铁心和蔷薇牢牢的压制在下风。

    张邪宗身穿天妖战甲,全副披挂,大天魔刀和妖极灭世肆意挥洒,不要钱的轰击在魔界亿年树残体组成的防御树球之上,仿佛开足马力的挖掘机一般,每一招都带起漫天的残枝断叶。

    宫装美女则身如鬼魅,与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灭苍穹、燕王两人战做一团。

    这一刻,泰山周围的十里方圆,除了这些人外,再也没有其他的踪影。而红白玫瑰小队的疤脸、和尚、眼镜等人却全都消失不见。

    尽管泰山周围山崩地裂、魔气如潮,天地元气在近十位强者的战斗之下被撕扯的七零八落,但是独孤凤的目光一扫之下,过去发生的一切都在她面前尽数显现。

    原来,在独孤凤与玄天邪帝决战的时候。互相敌对的轮回者也同时开战,一开始,娟秀少年、宫装美女、张邪宗等人冲入玫瑰的树海国度进行客场作战,被南宫问天、白滨、大罗刹宗宗主等强者牢牢的压制在下风,眼看就要取得胜利。

    然而疤脸的被强行压制的心魔却被一直潜伏隐忍的地方队长以无上魔功悄然引发,骤然爆发的疤脸出剑偷袭,悴不及防之下,幽香一剑穿心,几乎当场毙命。

    而失去了魔界亿年树的主人的辅助,玫瑰的树海国度出现了一丝不该存在的破绽,而抓住机会的敌方队长,瞬间出现在玫瑰的身后,一拳轰中反应不及的玫瑰。天魔十绝的全力出手偷袭之下,玫瑰机会没有还手的机会,就被对方彻底重创。

    见势不妙,正在前方战斗的白滨等人正要回援,却被对方突然使出的英雄帝剑的八色领域所阻碍,迟缓了那么片刻。

    而等白滨冲出领域空间的屏障的时候,敌方队长已经将玫瑰彻底重创,从容的将树海国度彻底毁灭,还犹有余力的斩出十数刀天魔刀轮,将在场的和尚、眼镜等人一招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