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八十九章 方寸之地 剑剑饮血搏天地

第八十九章 方寸之地 剑剑饮血搏天地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罗刹四绝之萤火轰!

    刚强、霸道,凶悍无比的拳意贯穿全身,宗主抬手间轰出千百道拳劲。

    拳劲破空,仿佛万炮齐轰,喷射出无数枚炮弹,铺天盖地的向四周覆盖轰炸。

    不动则已,一动惊人。

    宗主的雄躯仿佛变成了一个有着无数炮塔的重型装甲坦克,雨点一般的密集喷射着加农炮弹。

    如有实质的拳头撕裂着劲风,宛如锥子,带着崩天裂地的劲力轰向独孤凤。

    独孤凤身形无影,仿佛融入到了空气中一般,面对着仿佛大军作战,万炮奇轰的火力覆盖,丝毫没有显露出半点身影。

    无数的雨点一样的细小锋芒,不断下落,似暴雨,又似流星,又像是铺天盖地而来的导弹群。

    拳劲足以撕裂虚空的劲风不能动摇雨点锋芒的下落速度,无数的剑光浮点与炮弹一般的拳劲正面交锋。

    “轰隆隆……”

    仿佛点燃了引信一般,数万道炮弹同时爆炸,内敛的拳劲陡然四方爆破,炙热的仿佛火焰一般的冲击波纹猛烈扩张,转眼间都就横扫百丈方圆,无数的碎石粉屑被排斥横扫,整个多灾多难的山顶瞬间变得干干净净,没有半分石屑。

    剑气浮点撕裂了拳劲,却又如坠落大气层的陨石一般,没有丝毫动摇的向着宗主砸去。

    宗主双拳紧握,爆喝一声,不退反进,赫然主动一头撞进流星雨一般的剑雨之中。

    在无数的剑气浮光就要切割到宗主身体的瞬间。宗主浑身罡气鼓荡,身躯上刹那间覆盖上一尊凶悍绝伦的邪神巨像。

    这是一尊全身覆盖着冰冷战铠,额头和胸膛有着醒目的十字战纹,面容仿佛鬼面骷髅一般凶横邪异的邪神。

    邪神尊像出现的一瞬间,一股冰冷、凶悍,带着横扫九天十地的无匹战意轰然扩散。

    “叮叮当当……”

    仿佛铁剑敲打金属铠甲一般的清脆声响,连绵不断的响起!

    神兵世界的最强防御战技,以“硬度”而言,还在“苍穹血甲”“天晶战甲”“乾坤无极身”之上的“罗刹战铠”以绝对强硬的姿态将无数的剑气浮光硬顶下来。

    够坚够硬的“罗刹战铠”陡然扩张,瞬间将十丈方圆内的一切异种真气排斥开来。

    独孤凤消失在空气中的身形在罗刹战铠的排斥之中突然出现。

    以守代攻,宗主悍勇的承受着密集的剑光打击,以纯粹的防御“罗刹战铠”排开一切异种气劲,终于成功的迫出了独孤凤的身影。

    “轰!”

    “罗刹战铠”轰然崩散。

    “现在该是我反击的时候了!”

    防御破碎,宗主不退反进,猛然突进,身形犹似鬼出电入,快逾绝伦。

    上一刻,宗主巍峨挺立的身影还停留在原地,而下一刻,仿佛鬼神一般冲到独孤凤身前。

    “哼!”独孤凤冷哼一声,目光清冷,近身搏杀,出身大唐世界的她又怕过谁来?

    寒光一闪,赤麟宝剑再度出鞘。

    宗主俯身前冲,一步一印,铁拳贯胸。

    独孤凤长剑出鞘,一刺一冲,瞬间跨越数尺距离,直略其锋。

    “轰!”

    大地颤动,无数的碎石从宗主脚下纷飞。拳剑交锋,竟迸发一处一抹耀眼的火星。

    宗主身躯纹丝不动,不顾一缕尖锐的剑气沿拳而上,迈步欺身,五指如钩,电光一抓,瞬间摄出。

    独孤凤目光清冷,毫不相让,长剑一刺一转,闪电击出。

    剑器青光凝练,如一泓秋水,带着跨越千山万水之意,贯穿而入。

    “噗!”

    剑锋抢先一步,切入宗主内圈,毫不留情的刺入。

    宗主攻势不停,受创处的肌肉急剧收缩,仿佛铁钳一般的夹住剑锋。

    剑刃入肉,发出切入陈年木头一般的酸涩难入。

    切割、旋转、爆发一气呵成。

    赤麟剑带着一丝血迹,瞬间抽离,来去自如,不受半点拘束。

    “好!”宗主爆喝一声,双拳连锤,在空气中炸出朵朵浪花,却诡异的没有声音传出。

    独孤凤踏脚抬步,或进或退,牢牢的和宗主保持着恒定的距离,青光激闪,或切或刺,连连击出。

    剑光与拳影交错,金属与血肉碰撞,上下翻飞,左右纵横,却诡异的没有半点声音传出。

    这并非是他们的力道太弱,而是他们的速度早已经远远的超越了声音的传播速度,在第一缕交击的声响传递到其他人的耳朵之中的时候,两人已经进行了无数次的搏杀碰撞。

    近身搏杀,方寸之地,瞬息万变,生死立判。

    宗主的拳法迅速、简洁、凶猛,每一招每一招都是千锤百炼的完美经典。

    独孤凤的剑法精确、灵动、迅捷,每一刺每一斩都是无可复制的巅峰一剑。

    一寸长,一寸强。

    独孤凤身形灵动,进退如影,与宗主的距离始终保持在一个恒定的范围,牢牢的把握着长剑的优势杀伤范围,敌进我退,敌退我打,一丝一毫,一步一尺都毫不相错。剑器刺击,每一着都必在宗主身上留下一道伤痕。

    长剑翻飞,纵横切割,剑剑见血。

    转眼之间,宗主的身上就多处了数十道皮肉开裂的恐怖伤口。

    然而宗主毫不在意,流星贯,萤火轰,电光摄,鬼斧劈罗刹四绝连绵轰击。横拳、摆拳,直拳……拳拳轰击,突入闪电,狠辣精准。丝毫没有因为攻击不到敌人有半分迟疑。

    宗主双目明亮,战意高昂,仿佛身上绽裂流血的伤口不是自己的一般,宛如一台开动马力的精密杀戮机器,在不知疲倦的向独孤凤连绵攻击。

    而独孤凤的目光清冷,仿佛专注下棋的国手一般,牢牢的掌控着棋局。

    一时之间,战圈之内,只有纵横的剑光,和来去的拳影。无数道一闪而逝的剑光和横贯长空的拳影将两人周围的空间分割成无数的碎片,交战的两人身影瞬息万变,时而在山峰最顶,时而在悬崖壁立,时而升上高空,时而紧贴地面。整个山峰之上,几乎都是两人运动中留下的视觉残影,让旁观的高手不禁眼花缭乱,分不清两人真正的身影。

    拳劲厚重,摧山断岳。

    剑锋凌厉,斩金断玉。

    独孤凤心神凝聚,贯注剑锋,神剑合一,犹如一道流光,瞬间洞穿向宗主的咽喉要害。

    剑光无匹,一剑封喉。

    面对着直指咽喉要害的一剑,纵然以宗主强悍汹涌的战意,也不敢直掠其锋,首次放弃攻势,闪身退避。

    “轰隆隆……”

    独孤凤身如云鹤,拔剑而起,一剑封喉,直直而去。

    而宗主身如急电,闪身后退,一路直下,遇树断树,遇石碎石,转眼之间,已经开辟出一条从山顶到山脚的笔直道路。

    “罗刹战铠!”

    凶悍冰冷的罗刹邪神巨像再度覆盖宗主全身,阳刚至极的罗刹魁罡气组成的坚硬战甲,硬生生的档下独孤凤如影随附的封喉一剑。

    “轰!”

    罗刹邪神巨像轰然碎裂,而独孤凤必杀的一剑也被彻底的瓦解。

    “好,够痛快!”宗主双手握拳,运功闭合浑身绽裂的伤口,止住流血,畅快的笑道:“中原武林果然卧虎藏龙,能让我痛快一战。”

    独孤凤缓缓平伸手臂,长剑直指宗主,淡淡的道:“直接用你最强的一招吧!罗刹四绝在我面前还不够看!”

    “好!你很强,比现在的我更强,正是我要寻找的对手!”宗主雄躯挺立,虚空踏步,宛如天神。

    宗主五指张开,一手指天,天空风云巨变,原本晴朗的天空陡然汇聚成无数的乌云,天地一片昏暗。他一手指地,大地蓦然轰鸣,原本在大地深处静静流淌的无尽地脉突然震动,山河飘摇影动。

    宗主雄躯高涨,缓缓的在空中悬浮,地心引力被他彻底的排开。他的双手仿佛陡然变成了天神的巨掌一般,上接苍穹,吸扯着无穷的九霄雷霆之气;下连九幽,吞纳着无尽的九幽地脉之气。

    “罗刹二绝,九霄雷霆霸,九幽冥空霸,二霸合一,霸绝天地!”

    汲取了九霄雷霆之气与九幽地脉之气的宗主,身躯猛然涨大一圈,恍如泰坦巨灵。他的双手高举,仿佛如盘古托天,二霸合一,一拳轰出。

    “轰隆!”

    大地晃动,乾坤颠倒。

    所有围观的人都仿佛看到须弥山倒,天塌地陷,四极崩溃,洪荒碎裂一般的世界毁灭的恐怖场景。

    这一拳瞬间抽干了方圆百丈内的所有天地元气,一时间所有的武者都仿佛脱水的鱼儿一般,浑身虚荡荡的,憋闷窒息,难受无比。

    而直面这霸绝天地、洪荒粉碎一拳的独孤凤,却只是看到了一记简简单单的直拳。

    这一拳没有任何花巧,也没有任何后继变化,更是没有泄露任何的气劲,就像大道一般,简单直接,堂堂正正,却让人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独孤凤双目微瞑,鼻息轻柔,仿佛熟睡的婴儿一般,混茫胎息。

    剑器在锐,剑锋在利,一剑在手,天下无不可斩之物。

    独孤凤双目猛张,一道闪光,划破天地,仿佛开天辟地的第一道雷光,贯穿混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