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三十九章 话中有话 何时酒肉可穿肠

第三十九章 话中有话 何时酒肉可穿肠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北冥雷微微一笑,若有所指的道:“西城兄真是心急呀!”然后看着西城秀树窘迫的模样,不禁哈哈笑道:“放心吧!阿雪回来的。女儿家吗,总是要矜持一些的。”

    西城秀树不禁面露喜色,挠挠头,有些憨厚的笑道:“那就好,那就好!”

    西城秀树憨厚笨拙的表现,北冥雷看的不禁暗暗摇头,这个西城秀树又丑又蠢,他那位心高气傲的妹妹如何会看的上?更别说还有那个惯会偷奸耍滑讨人喜欢的小白脸南宫问天在。

    两人正在谈话之中,整个大厅暮然安静了袭来。

    北冥雷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原本正和他说话的西城秀树两眼圆睁,一脸欣喜的望着他的背后,一张大嘴因为过于欢喜,竟然忘了合拢。

    北冥雷转过身躯,只觉得眼前蓦地一花,一袭雪白狐裘的北冥雪正袅袅而入。

    北冥雪的装扮与平时稍稍有些不同。她前额乌黑的留海盘成一个个细圆小涡,平贴在额鬓,额间环着一条镶嵌着宝石的精致的发冠。脑后青丝如瀑、长及腰身,滑*顺光亮得如明镜一般。

    北冥雪容颜殊丽,腰肢婀娜。一袭贴身的狐裘,更是衬托的她的身段极为苗条。雪白的狐尾环绕着她的脖颈,露出半截天鹅一般优美的粉颈。她的肌肤莹润若雪,隐隐间有着水晶冰玉一般透明质感。

    她一进入大厅,便带起一阵淡淡的仿佛晨间朝露一般的清新芳香,似有若无之间,已经充满了整个大厅,缭绕在了所有人的鼻尖。这并非是她的体香,而是先天功体有成之后,消除了所有的异味杂质,而带来的一种清新的味道。

    几乎所有人都为北冥雪的容光所摄,看的目瞪口呆。

    独孤凤早已经习惯了此类目光,对众人的注目不以为意。两世为人,她都是丽质天然,再加上修为日深,潜移默化之下,诸内形于外,除非她刻意修改容貌,将自己故意变得丑一点,不然怎么都会长成倾国之色。所以,这样的注目是避免不了的。独孤凤也早已经学会了无视这些路人的目光了。

    独孤凤走到北冥正跟前,撅着嘴巴叫了声:“阿爹!”本来她是不想来参加这种无聊的宴会的,不过到底架不住北冥正三番两次的派人来催促。虽然却不过老爹的情面,但是独孤凤也不介意在其他方面表示一下不满。

    北冥正哈哈一笑,无视了独孤凤的不满,一指西城秀树道:“阿雪,来见见你西城世兄。”

    独孤凤转过身,冲西城秀树微微点点头,淡淡的道了句“西城世兄!”

    西城秀树在神兵玄奇世界的主线故事中可谓是标准的龙套。他出身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的西城世家,是十大天神兵之一太虚的天命兵主,修炼的是当年轩辕黄帝所遗留的轩辕通天劲这套神级武学,论出身,论际遇,绝对是十足十的主角待遇。可惜,这个人物的定位本身似乎只是为了衬托主角南宫问天的出彩而出现的。别说在南宫问天成长起来的后期,就算是刚开场,他都不是南宫问天的对手。

    纵观全书,他重来没有雄起过一次,这份待遇,连南宫问天的另一位情敌“牛郎”都远远不如,牛郎好歹还风光过一段时间,更是有着成功干掉“南宫问天”战绩。若非南宫问天身为主角,有着不死光环在身,只怕两人之间的已经彻底的分出胜负。而西城秀树,则是被南宫问天从开头压制到结尾,他的表现,甚至大大的影响了天神兵太虚和神级武学轩辕通天劲的在读者心目中的形象。

    对西城秀树,独孤凤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对于这种难得的老实人,独孤凤也没有兴趣折腾他。而对于他的追求,独孤凤更是以冷淡的态度表示最直接的拒绝。她又不是玛丽苏,即没兴趣享受什么追随者环绕众星捧月的虚荣,更没兴趣和人搞什么暧昧。对敢于追求她的人,她向来不惮于用最直接的方式让他们放弃。

    “雪……雪小姐好!”西城秀树看着独孤凤,就像是看着自己心中的女神一般,有些激动又有些畏缩。

    北冥雷看着西城秀树笨拙的表现,不禁暗暗皱眉,心理更是替他着急。他这幅样子,别说是她心高气傲的妹妹了,只怕他老爹看在眼里,也不会选他做女婿。

    独孤凤和西城秀树打完招呼,就径直在北冥正身旁坐下,不言不语,一副默默赌气的摸样。

    北冥正微微一笑,对女儿露出的小儿女姿态不禁不生气,反而老怀大慰。说起来,北冥雪虽然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女儿,但是很多时候,总是给他一种十分神秘的感觉。她自小性格**,十分有主见,武学天赋更是高的吓人,虽然独孤凤极力隐藏,但是偶然间露出的一鳞半爪,已经让北冥正惊为天人。

    而且北冥雪的身上有一种神秘的气质,很多时候,她身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威仪,让北冥正面对她感觉不像是面对自己的女儿,而是在面对某种神圣一般。随着她不断的长大,这种威严在她身上也越来越明显,让人面对她,不由自主的升起敬畏之心,就连北冥正自己,很多事要也下意识的不想违逆她的意愿。

    这种情况,在一年前却是突然有了变化。自从北冥雪离家出走,在江湖上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之后,北冥正惊讶的发现北冥雪竟然变得越来越富有人性了,她身上不但没有了那种让人不敢直视的神圣感,性子也是活波了许多,偶尔也会做做赌气怄气之类的小儿女姿态,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妙龄少女了。

    对北冥雪这样的变化,北冥正自然是倍感欢喜,女儿出众是好事,但是太过异于常人了就不好了。因此看到女儿一副赌气的摸样,他更是开怀的大笑起来。

    北冥正一边大笑,一边扫视着宴会的诸人,看了一圈之后,见没有发现南宫问天,不禁问道:“问天呢?怎么没见他来?”

    北冥雷听到北冥正提起南宫问天,不禁心中微微一沉。他不喜欢南宫问天,就像南宫问天不喜欢他一样。对于南宫问天这个无论是武功还是相貌都远远超过自己的家伙,他心中从来只有嫉妒和忌惮。因此,这样的宴会,他向来是能不通知南宫问天就不通知南宫问天。只是如今北冥正问起,他也不好回答。

    就在北冥雷觉得难办的时候,突然看到正侧坐着身子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独孤凤,顿时灵光一闪,连忙看了独孤凤一眼,故意有些迟疑的道:“问天,他……”

    北冥正的目光在北冥雷和独孤凤之间扫了一圈,顿时“了然”,不禁收捋长须,微笑道:“怎么,阿雪和问天又闹别扭了?”

    见到将北冥正诱导到自己预想的方向后,北冥雷不禁暗暗松了一口气。不过当他看到西城秀树一副痴迷的看着独孤凤的样子时,心中又不禁郁闷起来。

    对于北冥雪这个妹妹,他的感情很复杂,亲情有之,但是敬畏和忌惮也同样有之。作为北冥家唯一的嫡子,他从来都视北冥世家为自己的囊中之物,但是北冥雪这位妹妹,却让他产生了深深的不安。而南宫问天的出现,更是让他感觉自己的地位受到了严重的威胁。

    如果南宫问天只是父亲的弟子,哪怕他武功天资再出色,他也没有半点担心,说不定还会将其收归麾下,作为称雄江湖的好帮手。但是他和北冥雪的关系太亲近了,两人从小一块长大,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而父亲北冥正视南宫问天为衣钵传人,亦是对北冥雪和南宫问天的“感情”乐见其成。这样一个可能入赘北冥家的人,对他的威胁太大了,因此,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怎么阻挠北冥雪和南宫问天的“婚事”。最好的结果,自然是北冥雪远嫁他乡,南宫问天黯然离开,一举去掉两大威胁。

    可惜的是,西城秀树这个竞争对手实在不够给力。无奈之下,北冥雷忍不出悄悄出声提醒西城秀树道:“西城兄,私下提醒你一句。想要得到我妹妹,最大的阻碍就是我父亲的目前唯一的入室弟子南宫问天。”

    独孤凤对在场的所有人的想法一清二楚,不过她也懒得理会。因为她正在看着另一边的一场好戏。

    三叔的住所之内,轮回者中的和尚又借着谈论佛法的名头来上门拜访了。只是今天北冥山庄正大摆筵席招待宾客,三叔作为北冥家的头号厨师,自然是在厨房忙个不停。所以和尚没有见到三叔,却“碰巧”遇到了南宫问天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兄台所为何来?”南宫问天知道这和尚对北冥山庄图谋不轨,自然懒得对他客气,连声大师都懒得叫。

    和尚倒是一改在三叔面前的宝相庄严,而是背着的一个大包随手放在桌子上,洒然一笑道:“前番在宴会上吃过三叔做的一道‘鸡舌羹’,让贫僧记忆犹新,一直念念不忘。本打算借着和三叔探讨佛法的机会,厚颜来蹭上一顿。没想到三叔不在,实在是遗憾。”

    南宫问天对着和尚的借口嗤之以鼻,不过倒是不得不感叹这和尚的演技,言辞恳切,态度坦然,要不是自己知道他的真面目,只怕还真被他给糊弄过去了。

    如此想着,南宫问天不禁冷哼一声,道:“你一佛门弟子,却连荤腥都不禁。又算的了什么和尚?”虽然三叔孥信佛教,但南宫问天却不知道佛门还有不能吃肉食荤腥的戒律,这一条还是独孤凤传音提醒他后他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