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破碎 > 第十九章 鹰隼翱翔 欲比心剑寻最强

第十九章 鹰隼翱翔 欲比心剑寻最强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无尽破碎最新章节!

    来人气宇轩杨,剑眉星目,线条硬朗的五官配合一头修剪的整齐的短发,尽显其铁血冷厉的风范。不用问,此人正是神兵玄奇中的女主角南宫铁心。

    独孤凤的目光在南宫铁心的身上上下巡梭了一遍,不禁微微感叹。不得不承认,南宫铁心的女扮男装极为成功。若不是事先知道她的身份,只看她比南宫问天还要显得硬朗的脸部线条,以及那刚强冷傲的出世风格,绝对是一个足以迷倒无数年轻少女的硬派青年偶像。

    与之相比,她自己当年在大唐双龙传世界的男装就太失败了!这个认知一产生,不禁让她微微有些郁闷。

    南宫问天现在可不知道南宫铁心的身份,更不知道两人以后会有着怎样的孽缘纠葛。他现在只觉得这个臭屁哄哄,一副不把天下人放在眼中的家伙十分的讨厌,因此一弹手中的赤麟长剑,笑嘻嘻的道:“南宫世家果然不愧是百年豪族,不但财雄势大,而且遍地是宝,随便一挖都能找到这种地神兵级别的神兵,那个兄弟,要不要一起来挖挖,放心,江湖规矩咱懂得,见面分一半嘛!”

    南宫铁心的目光落在南宫问天手中灵光盈盈的“赤麟”宝剑之上,顿时勃然大怒,大喝道:“好胆!”

    南宫铁心眼中寒芒乍现,仿佛利剑一般直刺南宫问天。

    同时一剑刺出,迅若奔雷,直捣南宫问天的眉心。

    南宫问天毫不畏惧的和南宫铁心冷峻锋利的眼神对视,足以让普通人胆寒心裂的冷锐目剑对他毫无影响。

    南宫问天与独孤凤经常战斗,早已经习惯了她那仿佛能够洞穿己身所有秘密的眼神,南宫铁心这种粗浅的以精神气势压迫人的目剑功夫,又怎么能对他产生影响。而且,南宫铁心的这一剑虽然迅捷,但是习惯了独孤凤念动剑至的瞬剑神速之后的他眼中,却是太慢了点。

    因此南宫问天好整余暇的站在原地,等到南宫铁心这凌厉的一剑刺到眉心前三寸之时,才施施然的伸出两指头,夹住南宫铁心的剑鞘。

    “找死!”南宫铁心见南宫问天竟然敢用两指夹住自己的这一剑,顿时心中微怒,毫不犹豫的鼓荡真气,转眼间将功力有八层提聚到十层状态,剑气排山倒海一般的蜂拥而去,意图将这个狂妄之徒毙命于剑下。

    南宫铁心的剑气如潮,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而去,而南宫问天的两根手指却像是两道坚固的闸门一般,将南宫铁心澎湃的剑气尽数阻挡在外,任她如何的催谷真气,也难以越雷池一步。

    “剑气凌厉,剑灵灵动,还没出鞘都能让我感受到它的锋芒,果然是一柄好剑,可惜这剑虽好,剑主的武功差了点,人剑难配呀!”南宫问天本就善于嘲讽,又跟着独孤凤学了那么久,也沾染了独孤凤几分居高临下肆意指点的前辈做派,评点起南宫铁心来自然是毫不客气。

    “狂妄!”南宫铁心勃然大怒,不再留守,反身抽剑。

    寒芒乍现,剑气冲霄而起。

    南宫铁心将澎湃的怒火关注到剑锋之中,顿时剑气激荡,瞬间暴增数倍。

    层层叠叠的剑气锋芒激荡出一**的剑气浪潮,山崩海啸一般的席卷向南宫问天。

    千百道剑气如强弓劲弩一般激射而来,南宫问天负手而立,举首望天,周身浮现出一圈碧绿色卦劲,卦劲流转,滴水不漏,将如潮的剑气尽数以柔劲卸开。

    南宫铁心一剑无功,豪不停息,瞬间冲天而起,直上十余丈的高空,剑势转换,气势如虹的施展出心剑神诀第一式“心高剑翔”。

    独孤凤看的微微点头。南宫铁心现在的武功修为不过是五星初级,约等于大唐双龙传世界的大宗师层次,而南宫问天却是七星高级,只差一步就晋级八星级的绝世高手,两者的差距可谓是云泥之别。两人之间的战斗没有半分悬念,唯一的看点就是南宫铁心的表现。

    而只看其抽剑和变招时的果决,就可知道南宫铁心虽然功力火候略差,但是其心性、决断、锋芒都是上上之选,还没有经历过江湖挫折打击的她,此刻正充满初出茅庐的年轻剑客独有蓬勃锐气,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哪怕是对上老天都敢斗一斗。这正是一个优秀剑客所需要的基本品质。

    “初生之鸟,不可拔其羽,新培之木,不可损其根!”

    看到南宫铁心如此出色,独孤凤怜才之心大起,这样优秀的剑手苗子,若不好好教导,再如原著一般走了歪路,实在可惜。因此也不管正负手卓立在那里一派渊渟岳峙宗师风范的南宫问天,一步抢出,赤麟出鞘,同样一式“心怒剑激”,带起万千点金鳞一样的激扬剑气,向着半空中的南宫铁心激射而去。

    南宫问天顿时郁闷起来,他习武以来,大多数战斗都是被独孤凤单方面欺压蹂躏的血泪史,如今好容易碰到一个远比自己弱小的对手,正要过一把高手瘾。哪知道还没来得及享受单方面碾压对手的快感,这个对手又被独孤凤抢去了。

    南宫铁心长剑激刺,千百道锐利的剑气汇聚成一对巨大的鹰翼剑翅,如鹰隼翱翔,铺天盖地的向着独孤凤席卷而来。

    “锵锵……”

    冲天的金鳞剑气与鹰隼剑翼连绵对撞,发出一阵仿佛雨打芭蕉一般的连绵声响。

    独孤凤的剑劲激扬,如龙蛇点头,每一剑都恰如其分的点在了南宫铁心的剑锋之上。

    南宫铁心越打越是心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对手用的分明就是“心剑神诀”,而且看起来比她更加的老道、娴熟。

    惊讶之下,南宫铁心一个旋身,借势弹开,远远的落地,惊疑不定的问道:“这是‘心怒剑激’,你从哪学来的?”

    独孤凤轻轻一笑,手腕了一个剑花,笑道:“当然是从……嘿嘿,不告诉你。”

    南宫铁心顿时双眉倒竖,一丝煞气浮上脸庞,冷笑道:“好贼子,竟然敢偷学南宫家的绝技。你们今天都统统留下吧!”不管眼前的人时从哪里学来的心剑神诀,为了保证南宫世家的绝技不外传,她只能狠下杀手,将这些贼子永远的留在这里。

    决心痛下杀手的南宫铁心气势陡然高涨,整个人都仿佛化作了一柄利剑一般,锋芒迫人。

    面对她的气势,独孤凤和南宫问天自然是毫不在意。问莱却仿佛受惊吓的小兔子一般,躲到南宫问天的身后,糥糥的道:“哥哥,我们把东西还给人家吧!拿人家的东西,是不好的。”

    南宫铁心目光一凝,落到打开的剑匣之上,她的目力极好,自然看到了上面刻着的“心空剑神”的口诀,顿时心中一惊,“心空剑神”是传说中《心剑神诀》的最高境界,在南宫世家早已经失传了,没想到今天竟然能够在这里见到。大惊之下,南宫铁心瞬间明白了为何眼前这人懂得《心剑神诀》了。

    独孤凤转过身,伸手捏了捏问莱可爱的脸蛋,笑道:“哎呀呀!阿莱你怎么把真话说出来了。这样一来,我们不是真的成了小贼了吗?”

    南宫铁心冷笑一声,长剑直指独孤凤,满含杀气的道:“竟然敢偷学我南宫世家的绝学,我若让你们生离此地,就不姓南宫!”

    “咦咦!”独孤凤一脸惊讶的看着南宫铁心,这就是女子的直觉吗?南宫铁心好像本来就不该姓南宫吧!莫非这种无意间的誓言,才是真的直指本心吗?

    南宫铁心心中杀意沸腾,不再废话,一剑刺出。

    这一剑迅若奔雷,却又不带半点破空之气,无声无息之中,已经刺到独孤凤身前,正是心剑神诀的又一式“心狠剑疾”。

    独孤凤的目光澄澈,转瞬之间已经将南宫铁心的一切秘密洞穿,她的剑招、剑势、剑意乃至内功心法,甚至精神波动,一切的一切,都在独孤凤目光之下无有遗漏的呈现出来。

    记得《风姿物语》中有“太上天魔,能知世间一切法”之语,而不知不觉之中,独孤凤也有了类似的能力。世间任何武学招式,一看就会,并且瞬间推陈出新,将其推演到创始人都无法达到的完美境界,只是独孤凤现在的基本能力而已。

    独孤凤的目光落到南宫铁心身上,无穷无尽的信息自动浮现,如潮水般的涌入独孤凤的心灵之中。瞬息之间,独孤凤不但看到了南宫铁心的过去,甚至还看到了她无穷无尽的可能的未来,无尽的可能仿佛流沙一般汇聚成一条宽阔的命运长河,最终确定了一个唯一的流动方向。

    南宫铁心剑势雄浑,刚猛凌厉,仿佛雄鹰一般,连续施展“心冷剑锐”“心雄剑猛”等剑诀,向独孤凤发动起狂风暴雨一般的迅猛攻势。

    而独孤凤仿佛灵巧的雨燕一般,在南宫铁心密集的剑气风雨之中自由穿梭,意态轻松,胜似闲庭信步。偶然间的反击,仿佛惊雷电闪,于无声处见旬烂,迫的南宫铁心不得不改招应变。

    南宫铁心越打越是心惊,眼前这人的招式、身份、剑意甚至心法,无一不是最纯正心剑神诀。而论招式之娴熟,剑意之精纯,时机之把握,无不在自己之上。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想她自六岁起,在母亲的督促之下,刻苦修炼,日月不息,十余年来,没有一日在床上睡过觉,更没有半刻松懈过,才有今日的成就。然而看对方只是凭着偷学来的剑诀,顷刻之间的展示,就已经完全超越了她十余年的努力。

    南宫铁心积蓄着忿怒的火焰。独孤凤每破解一次她的攻击,那随意挥洒的写意神态都是对她的莫大嘲讽。,她的不甘、她的不解、她的愤怒,就仿佛被堤坝阻挡的潮水一般,在一层层的叠加着。

    “我的努力,怎么会输给你这个小贼。”南宫铁心愤怒的高喝,身形猛然跃起,长剑直指天空,强烈的忿怒剑意直冲云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