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医者无眠 > 148 院长的红包

148 院长的红包

作者:真熊初墨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医者无眠最新章节!

    精壮汉子愕然看着对面椅子里坐着一个穿着普通的年轻人,虽然长得好看,但……那也不能当饭吃不是。

    也不一定,那个年轻人长得太好看了,估计来个姑娘对着他能吃三大碗饭。可这也不能治病啊,治病都得是老医生,做民俗的也是长须飘飘的那种看着更靠谱。

    这特么的是什么意思?不是说小师祖么?按照林道士的年纪,这位小师祖不得八十开外,就算是年轻,六十岁也得有。

    怎么是个年轻人,虽然看着英俊硬朗,但这也太年轻了,到底靠不靠谱。

    无数的疑问在精壮汉子脑海里出现,他瞬间变身成十万个为什么,整个人都不好了。

    “吴科长,吴科长,我这儿有个患者没看明白,您帮着掌一眼。”韦大宝客气到了卑微的说道。

    还没等吴冕说话,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周院长急匆匆的赶进来,没注意到韦大宝,差点撞了个满怀。

    “吴科长。”

    “哦,周院长啊。”吴冕依旧懒洋洋的在椅子里,一丁点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周院长并不在意,似乎也没注意到,他大步走到吴冕桌子前,隔着桌子伸出双手。

    “吴科长,我爸送到省肿瘤,又复查了一边,肾功能降下来了,医生说简直是奇迹。”周院长恭恭敬敬的说道,“他已经开始化疗,我跟您汇报一下。”

    八井子这地儿很少用敬语,您这个词除了吴冕和楚知希经常说以外,几乎算是国家保护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特别罕见。

    而如今周院长竟然恭恭敬敬的用了您字,看那意思是情急之下不顾一切的要和吴冕握手。而且真真假假,他也是院长,竟然用了汇报这个词。

    吴冕手压根都没抬起来,他只是微笑说道,“肾功能恢复了就好,抓紧时间化疗。”

    “嗯,嗯!”周院长兴奋的说道,“我周一一早带着老爷子来做检查,说起来真是不好意思,我不想做,觉得根本不可能,我儿子坚持,我们爷俩差点没打起来。”

    “行啊,没事儿就好。”吴冕点了点头。

    “嗯!您放心,那面的医生已经开始用药。”

    周院长说话都不利索了,有些颠三倒四的。

    说他是高兴,估计能占一半。毕竟他家的老爷子是癌症晚期,再怎么他心里也有心理准备。而且只是肾功能恢复正常,不是病好了,犯不着那么高兴。

    旁边两个医务科的科员大姐都看傻了,前几天不是段科长带着一起去看周院长家的老爷子的么?那时候还说老爷子肾功能太差,连化疗都化不了。

    怎么这才过了几天,人就好了?!人都送去化疗了。

    看周院长的表情不像是作假,关键人家凭啥作假?而且周一一早周院长就在门口等着,今天又来报喜,应该假不了。

    吴科长对周院长家的老爷子做了什么!两位大姐一脑门子问号。

    “嘿,那我先走了。您……忙着,忙着。”周院长说道。

    韦大宝和精壮汉子耳朵竖成了天线,主动接收一切有关信息。周院长的表情与动作都看在眼里,韦大宝不知道周院长为什么一脸卑微,难道说是吴乡长?看着也不像。

    古怪。

    “小吴,我听人说老鸹山的林仙……林道长叫你小师叔?”周院长虽然说走,却没直接离开,而是开始八卦起来。

    吴冕在他心里,愈发神秘。

    这次不是大家坐在一起八卦的玄之又玄的东西,而是自己亲身经历。小吴就去了一次自己家,看了眼病历,回头打个电话老爷子的急性肾功能衰竭就好了。

    在周院长那来想,真心找不到任何科学依据,只能认为吴冕这个别人家的孩子从小被仙人点化。

    “嗯,我和他爸认识。”吴冕含糊说道。

    “小吴……”

    “周院长,今儿您没手术?”吴冕眉头微微皱了皱,虽然自己不忌讳老鸹山,可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封建迷信的事情,真的好么?

    而且这里是医院,大肆宣扬,吴冕还真有点接受不了。

    “哦哦,那我先告辞了。”周院长四周看了看,最后还是犹犹豫豫的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板板整整的红包,一看就是刚买的。

    只是这个红包应该是结婚用的,上面的双喜临门的图案是那么的喜庆。

    “一点小心意,请您务必收下。”周院长深深鞠躬,双手托着红包,恭敬的放到了吴冕的桌子上。

    “我去……”

    似乎泰山压顶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吴冕一下子跳起来,“周院长,您这是干嘛。”

    “老规矩,老规矩,香火钱。”

    听到香火钱,吴冕觉得好生荒谬,他无奈说道,“周院长,您这是要吓死我。在帝都,收一次红包要是被告。要是事情闹大了,至少1年不能行医。在美帝那面也没这规矩,您赶紧收回去。”

    “……”

    周院长也没想到这里,在他心中,小吴是世外高人,哪里是什么医生。

    一场误会,吴冕伸出两根手指捻着信封,红色底儿,白玉一般的手指,很是醒目。

    “拿回去吧,你是院长,在医务科给我拿钱,像什么样子。”

    周院长根本不伸手,只是客客气气,满脸赔笑的看着吴冕。

    吴冕皱眉沉思,2秒钟后他说道,“周院长,赶紧回去做手术看患者,我这面没别的说法。”

    周院长磨叨了很久才走了,吴冕微微摇了摇头。

    他懒得和周院长说那么多话,这事儿要是讲清楚,至少一堂100分钟的大课,从病理学讲到生理学,再讲到诊断与治疗。

    麻烦。

    没事就好,抓紧时间化疗,吴冕估计老人家还能活一年左右。

    楚知希知道里面的原因,她看着吴冕,吃吃的笑着。眼波流转,活色生香。

    “韦医生,什么患者没看明白?”吴冕见周院长走了,转过头问道。

    听着周院长卑微的语气,看着他恭敬的表情,韦大宝陷入了沉思。说是沉思,其实是放空,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以至于吴冕说什么,他都没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