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九星门 > 第四百零八章 索贿的使者

第四百零八章 索贿的使者

作者:小刀锋利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第九星门最新章节!

    进入这条路的第三十七年,凌逸终于遇到了一个人。

    一个早已经去死不知多少年的圣域大能。

    尸骨不坏,身体宛若神金铸成一般,凌逸告罪之后,试探两下,发现其坚硬程度,甚至超越了他的肉身!

    这虽然不能说明这个死去大能就已经是超越他的,但至少,人家未必比他差多少!

    这样的存在,都默默无闻的死在这条路上,这让凌逸的心里,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阴影。

    信心自然是有的,信念也是有的,可遇到这种事情,终究还是会受到一些打击。

    他没有选择去动这具不知来自什么时代的前辈尸骨,哪怕他手边一件明显是顶级圣器的古灯法器,他也没有去动。

    认真拜了几拜,选择继续上路。

    就这样,凌逸在这条几百米宽的崎岖土路上,一走就是三百年。

    后面他又陆陆续续遇到一些尸骨,有些衣物还在,但无法判断其年代。

    但有些则能看出来,是来自八大星门的人。

    就像曾经在仙王殿遇见的那个大圣一样,八大星门内部惊才绝艳的大能实在太多了!

    总有一些虽然默默无闻,不愿参加星门的各种活动,也不愿出人头地,但却实力通天的可怕存在。

    能够进入这条古路的,几乎都是对轮回有一定研究的人。

    否则,连那道不存在的“门”都不知朝哪开。

    终于,当凌逸进入这条古路三百三十三年的某一天,他突然间听见一道冰冷至极的机械声音——

    “阴间重地,生者勿入。速速退去,免遭不祥。”

    凌逸的精神一震,心说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吗?

    他迅速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支极细的香,以自身道火将其点燃,双手持香,高举过头顶——

    “阳间凌逸,有问题请教使者!”

    接下来,便是一阵沉默。

    那冰冷至极的机械声音,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待凌逸高举过顶的那支极细的香燃过三分之一时,那机械的声音,再次响起——

    “准!”

    凌逸发自内心的长出一口气,下一刻,他飞快的开始念名字。

    “墨云舞、江云童、廉平平、严凡……”

    凌逸用最短的时间,化身修行界好舌头,一口气念了几百个名字。

    最后,他无比诚恳的道:“吾欲知这些人如今下落。”

    机械声音久久无语。

    估计是懵了。

    怕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之徒。

    一炷香,就想要打探几百人的真灵下落?

    轮回之主是你二大爷?

    凌逸静静等待着。

    直到手中那柱无比特殊的香燃烧到就剩下十分之一的时候,那道无尽冰冷的机械声音才再次响起。

    虽然还是那么机械,但却似乎带着一丝怨念:“香,太少。”

    凌逸:“……”

    他深深鄙视这种公然索贿的行为!

    虽然只有一炷香,可这柱香……却是他和周棠用几百年时间才炼制出来的大道之香!

    根据那些先贤们留下的资料来看,用这种香是可以请求轮回路上的某个存在答应一个请求的。

    虽然他这个请求比较长……但就是一个请求啊!

    帮忙找人,这不是一个请求吗?

    凌逸跟这冰冷的机械声音据理力争。

    讲了半天,对方依旧无动于衷,反复重复着那三个字——

    香,太少。

    直到凌逸高举过顶的这柱香彻底燃烬。

    他终于怒了。

    “说不说,不说老子就砸烂你这里!”

    “阴间重地,岂容放肆?死!”那冰冷的机械声音说道。

    随后,一股可怕的冰冷能量,瞬间朝着凌逸这边笼罩过来,那冰冷意念中,蕴含着无穷杀意。

    那种道,是凌逸在修行界,在星门世界,从来未曾经历过的!

    无声无息,瞬间而至,要杀他于无形。

    下一刻,凌逸身上猛然间绽放出一股更加冰冷的气息!

    那是一种极为特殊的法!

    是那些先贤留下的,专门应对轮回路上意外情况的……适合这种地方的无上法!

    轰!

    两股气息相互碰撞,交织在一起,接着,一道黑色身影,影影绰绰,从虚无中走出,穿过冰冷的能量乱流,来到凌逸面前,一掌拍向凌逸头顶。

    终于现身了吗?

    凌逸反手就是一刀。

    玄阳刀上,瞬间绽放出无尽阳刚之气!

    至刚至阳,凶猛到极致!

    那黑色身影被凌逸一刀劈成两半!

    但接着,竟化成两道身影,再次向凌逸杀来。

    凌逸再斩!

    对方化成四道身影!

    就这样,几个回合之间,已经有十六道朦胧的黑色身影,将凌逸团团围住。

    每一道身影都散发着专属这条轮回古路的冰冷气息。

    凌逸深吸一口气,左手捏着拳印,一拳打出!

    此地空间,随着凌逸这一拳,都变得有些震颤起来。

    剧烈轰鸣声中,一道黑色身影直接被打得粉碎。

    这一次,没能再生。

    凌逸继续狂轰,一拳又一拳,拳罡如烈日!

    涌动着可怕的阳刚能量。

    一道又一道黑色身影,被凌逸打得粉碎。

    直至十六道黑色的身影都被凌逸给打光。

    这里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

    霍地!

    一道璀璨光芒,自幽暗中亮起,斩向凌逸!

    这一刻,凌逸一下子有种脊背生寒头皮发麻的感觉。

    对方这一刀……蕴含无上天地至理!

    仿佛是一种无上的杀道,没有哪种比它更精妙。

    时间在这一刻,如同被凝固住;空间在这里,也失去了原有的作用。

    这一刀,宛若从另一个世界斩出。

    凌逸身前,大量法阵纷纷破碎,就连坚固到不可思议的轮回古路上,都卷起一股不可思议的风沙!

    要知道,这条路上每一粒细小如尘埃的沙粒,都如同一个小世界,蕴藏无上法则力量,沉重到极致!

    如今却被这一刀卷起大片!

    凌逸接连后退,运行无上法,跟对方这一击抗衡。

    同时他也没闲着,大量的法阵在遥远的虚无之地纷纷爆开。

    那里似乎有很多生灵在潜藏,随着法阵的爆开,发出一阵阵嘶吼声音。

    噗!

    凌逸一口鲜血喷出,但一双眼,却在这一刻变得明亮无比!

    他一直没有停止对轮回古路上各种法则的解析,但之前因为没有太好机会,无法进行验证,进展也十分缓慢。

    眼下这场战斗,虽然只有片刻,但凌逸对此地法则的认知,如同画龙点睛一般……瞬间明悟起来!

    “不过如此!”

    凌逸脑子里闪过这样一个念头,他抬手就是一击。

    轰!

    这一击,至阴至暗!

    但其核心,却如同一轮煌煌天日!

    就像是太极图上黑色的那一面,无尽的黑暗中,带着一抹白……

    整条轮回古路,仿佛都随着凌逸这一击,剧烈颤抖了一下。

    那道可怕的刀芒,瞬间消失!

    接着,凌逸飞身而起,离开轮回古路,朝着头顶上方的一个虚无空间一拳轰出。

    随后,有一道身影,无比狼狈的从那里滚落出来。

    落在凌逸面前。

    跟之前那些朦胧虚幻的黑色身影不同,这道身影非常凝实,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但他身上却散发着无尽的冰冷死气。

    头顶带着一个破旧的草帽,身披蓑衣,手里拿着一把豁牙漏齿的弯刀。

    滴答,滴答,滴答……

    有鲜血般的黑色液体,顺着这身影持刀的手,一滴滴落在轮回路上。

    哐当!

    那把残破弯刀掉落在地上,连同弯刀一起的……还有一只黑色的手。

    破旧草帽下面是无尽的黑暗,根本看不清楚他的脸,但有机械声音,从他口中发出——

    “挑衅轮回使者……死!”

    凌逸上去就是一刀!

    黑白相间的刀光中,凝聚了他刚刚掌握的无上法!

    面前带着破旧草帽的轮回使者用断掉手掌的那条胳膊来挡。

    锵!

    一声金铁交加的巨响。

    简直震耳欲聋!

    凌逸手臂被震得发麻,五脏六腑都有些翻腾。

    喉咙痒痒的,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

    半人半机械的怪物!

    凌逸心中暗骂。

    刚刚他斩掉的手掌是人的,至少也是类人的,因为相对柔软,而且有血液流淌出来。

    如今斩在对方小臂上,却如同斩在坚固无比的神金之上!

    就连已经被他祭炼成顶级圣器的玄阳刀,刀刃之上,都磕出两个细小的缺口!

    肉眼可见的!

    凌逸心疼不已,这还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但对方明显也不好受,面对迅速逼上来的凌逸,连连后退。

    凌逸收起玄阳刀,双手捏拳印,一拳拳轰过去!

    空!空!空!

    一声声巨响从这人身上发出。

    这个自称轮回使者的古怪生灵,全身上下,竟然大部分都是神金铸造而成。

    而且还是凌逸从未曾见过的神金!

    凌逸也不管那个,不断疯狂轰着这古怪生灵。

    “好说好商量不行,非得逼我动手是吧?”

    “老子让你索贿,臭不要脸的玩意儿,今天打爆你!”

    几乎眨眼之间,凌逸便轰出去了数百下。

    这古怪生灵被凌逸打得连连后退,不断从口中喷出黑色液体。

    那黑色液体散发无尽的阴寒气息,落到轮回路上,迅速就被吸收了。

    而这身披蓑衣,头戴破旧草帽,身体大部分神金铸造的生灵,也像是被凌逸给打傻了一般。

    甚至有火花从身体里窜出!

    机器人?

    凌逸继续猛攻!

    “别……别打了,草,算你狠……停手!”

    一道充满人性化的机械音从这身影口中传出。

    凌逸嘭嘭嘭又打了十几下,这身影口中又喷出十几口黑色液体。

    这才停手。

    “不是让你别打了?”机械音充满愤怒。

    然后低头看着迅速被轮回路吸收掉的黑色液体,明显异常恼怒。

    “抱歉,打嗨了,没能收住。”凌逸一点诚意都没有的道歉。

    “……”

    轮回使者有点想自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