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上门佳婿 > 第408章 不需要你可怜

第408章 不需要你可怜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上门佳婿最新章节!

    “平庸的女人?”

    江志文淡漠的眼神,看了眼江湘,面无表情道,“若蒋青的命运平庸,她又怎么会被人诅咒?”

    说完,江志文不再理会江湘,而是来到了蒋青所在的病房中。

    病房里,光线昏暗。

    蒋青脸色憔悴的躺在一张病床上,微眯着眼,也不知是醒了还是在昏迷中。

    江志文走上前,看着神志不清的蒋青。内心,隐隐有些作痛。

    “怎么会这样?”

    江志文轻声自语,紧接着,他又想到了不久前,蒋青在金陵,提出的一个月约定。

    “难道,蒋青早就知道,自己活不长么?”

    江志文叹了口气,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蒋青,神色,空洞且失神。

    不管怎样。

    蒋青也是他生命中,第一个女人,而即便是妻子周诗语,都不曾和江志文睡在一起。

    如果……

    蒋青就这么离开人世,江志文的心里,肯定会无比失落。

    就像是一种习惯。

    在江志文的潜意识里,他似乎已经习惯了,被蒋青不依不饶的纠缠着……

    这种习惯,长久下去,也就衍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

    “江志文?这里是哪里?”就在这时,病床上的蒋青,醒了过来。她朦胧的看了眼四周,倾城而动人的脸庞上,浮现出些许的疑惑和茫然。

    在蒋青印象中。

    自己明明和江志文,在参加江南所的年会啊,为什么?会跑到这么昏暗的地方。

    难道是梦么……

    “这里是江南市人民医院。”看到蒋青醒来,江志文强挤出一抹笑容,近乎无力的回答。

    “人民医院?”

    病床上的蒋青微微一愣,“我们来医院干什么?我又没有病。”

    “……”

    闻言,江志文却是陷入了无声的沉默。

    “江志文,你怎么不说话?有心事?”

    见江志文不吭声,蒋青又是追问道,“对了,你表姐呢?乔素素离开江南所的年会了么?”

    听着蒋青问一些有的没的,江志文也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江志文?你傻了啊?听不到我说话么?”

    看到江志文一脸无动于衷,蒋青下意识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蒋青……你,你有什么愿望么?”

    看着没心没肺的蒋青,江志文则有些眼红的问道。

    “愿望?”

    蒋青一愣,她皱眉看向江志文,小声嘀咕道,“你这个人好奇怪,在医院问我有什么愿望,搞的好像,我马上要离开人世一样。”

    抱怨过后。

    蒋青虚弱的身子,缓缓从病床上下来,就要往外走。

    “站住!你干什么去?”

    见状,江志文一把拽住了蒋青,严肃道,“你回床上躺着。”

    “为什么啊?”

    蒋青闷闷不乐的撅起嘴,委屈道,“我要去江南所的年会上找乔素素,我还没要到乔素素的签名呢。”

    “你现在还有心情,找乔素素要签名?”江志文复杂的看了眼蒋青。

    不得不说。

    蒋青真的很乐观,当然,也可能和蒋青这半生的经历有关。

    任谁遭遇了凄凉的命运 。

    只怕,都会很乐观。

    “我为什么没心情?要了签名,我还得陪江子涵吃饭呢。”

    蒋青理所应当的道。

    昨天在雨桦苑,她可是答应了江子涵,年会过后,两人要一起共度晚宴。

    “蒋青,你之前不是说,要和我结婚么?”

    “要不……我们明天去领结婚证吧?”

    江志文止口不提乔素素和江子涵的事情,反而转移话题道。

    “结婚?”

    蒋青一下让江志文给逗笑了,就见她双手抱胸,打趣道,“我说江志文,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啊?”

    “和我结婚?你老婆周诗语怎么办?”

    江志文没有回答,只道,“周诗语的事情,以后再说。”

    “以后?”

    看着一脸认真的江志文,蒋青却是一瞬间,想到了什么,就见她低着头,目光黯淡道,“人民医院的医生,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

    江志文没有吭声。

    “说话啊,我问你,人民医院的医生,都和你说了什么?”

    见江志文沉默,蒋青的情绪,一下有些高涨,她伸手,扯住江志文的衣服,近乎疯癫的质问起来。

    “人民医院的大夫说……说你没几天可以活了。”

    江志文极不情愿的开口。

    “所以你和我结婚?是因为可怜我?”

    蒋青缓缓松开江志文,自嘲的笑了起来,“江志文,我不需要你可怜。”

    “你去找周诗语吧。”

    “以后不用再管我了。”

    江志文站在原地,并没有走。

    “走啊,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就为了看我笑话么?”

    “是,我蒋青这辈子,是活的卑微,可怜。”

    “但那能怪我么?”

    “你以为我想喜欢你江志文?”

    “但那都是身不由己,身不由己!明白么?”

    “谁让你在我最浑浑噩噩的日子里,出现在我生命中,让我重新看到活下去的希望?”

    “我当时就想。”

    “等从恋爱培训班毕业后,找个没人的地方,永远消失好了。”

    “可你为什么要出现?”

    “为什么要请京都的医生,给我做烫伤手术,为什么要带我去参加金陵音乐学院的歌手比赛?”

    “为什么要闯到我的心里?”

    “……”

    越说,蒋青的声音,就越是难过,最后,她双手抱着膝盖,无助的坐在床上,哭了起来。

    “蒋青,我……”

    看着哭泣的蒋青,江志文莫名有些心疼,他很想去安慰蒋青。

    可是。

    这一刻,江志文却发现,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安慰一个快要死的人?

    有什么意义呢。或者说,又能改变什么?

    昏暗的病房中。

    蒋青哽咽的哭声,如悲鸣的乐声,轻轻回荡着。

    许久后。

    蒋青抬头,抹去眼角的泪水,她看了眼身旁的江志文,轻声道,“江志文,你明天,去陪我坐摩天轮吧?”

    “摩天轮?”

    江志文先是一愣,又问道,“那结婚的事情?”

    “算了,我一个将死之人,何德何能,和你这名江南所的大少爷结婚啊。”

    蒋青哑然一笑。

    闻言,江志文欲言又止,半晌,他点头道,“好,我陪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