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国战隼 > 第686章 老二师的老战友都走了

第686章 老二师的老战友都走了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大国战隼最新章节!

    到了南港国际机场后,李战发现有好几拨人来接机,全挤到一起了。

    有二师的,有第三舰队的,有军分区的,甚至陆军的一个兵站也派人来接,那叫一个争执不下。

    李战并没有把休假的消息告诉家里,所以应婉君等人都不知道他已经回到南港。因此接机的队伍里唯独没有家属。

    各式车辆一溜的停在到达口前的军用车辆停车位上,不知道的还以为来了什么部队的大领导。

    十个一等功加身,使得李战成为了身份极其超然的人。给予他再高的礼遇都毫不为过,更不需要去考虑级别因素。两年前李战就被评为南港市一大杰出青年、粤省十大杰出青年、全国五四奖章获得者。换言之,他在部队获得了多少荣誉,地方这边同步跟上。

    几拨人为李战上谁的车争执了起来,这个时候就看哪一边来的人级别高了。第三舰队这边出来个大校副军级,一下子把其他几方的拿捏住了。人家舰司副参谋长亲自来接,你说李战坐谁的车。

    李战在海军部队工作期间作出了杰出的贡献,影响是巨大的。虽然离开海军了,但是海军方面没有忘记李战的功绩。反观老部队二师,前来接人的少校参谋就有些尴尬了。说起来二师才是李战空军飞行员生涯中服役的第一支部队,然而应该以李战为傲的二师却没有拿出足够的礼遇。

    当然,李战不在意这些,并没有冷待二师的少校参谋,很客气地解释了一番后,少校参谋算是没那么尴尬了,回去也能交差了。

    不过看到大家都跟着舰队的车走,摆明了是就算李战不坐他们的车,也要跟着把人送到家。二师的少校参谋一看就赶紧让驾驶员开车跟上去,幸好准备了礼物,不然这个时候真麻爪了。

    十几辆车组成的车队就浩浩荡荡出发了,都是牛高马大的越野车和商务车。舰队还派了一辆警备涂装的霸道过来,闪着警灯在前面开路,

    车队在城区整洁的道路上快速行进,引得各个路口执勤的交警纷纷立正敬礼,心里都在嘀咕,这又是部队来大领导了。非机动车道上骑电动车的群众更是纷纷侧目,睁大了眼睛好奇地看着呼啸而过的车队。

    正是傍晚的交通高峰期,下班的下班放学的放学。

    经过一所小学门前的时候车队放慢了车速。维护交通秩序的交警本来拦下了过马路的学生队伍让部队的车队先过去,但是警备车停了下来主动让行,示意让孩子们先过马路。

    维护秩序的交警连忙的领着排着整齐队伍的小学生过马路,好几个孩子走到车队前面的时候停下来转过身立正向车队行少先队队礼,车里的官兵们笑着举手还礼。

    和大校坐在第二排的李战推门下车,立正向孩子们行军礼,笑得特别开心。大校见状连忙下车,也向孩子们行军礼。自然而然发生的暖心一幕引来家长们、过路群众们鼓掌大声叫好。

    正在街头采访的晚间新闻记者迅速捕捉了画面,甚至连标题都想好了——我的青春你的笑容!

    车队通过,很快的驶入了文苑小区,直接开到了李战的大别野前面。应婉君正在老姐李龄的陪伴下在前院溜达,看到外面听了一溜的车,还有军车,连忙的快步走出来。

    当应婉君看到李战从车上下来后都愣住了,丝毫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李战跑步过来在应婉君面前立正敬礼,“报告首长!我奉命休假向你报到!请您指示!”

    应婉君捂着嘴巴差点哭出声来。

    李龄大叫一声扭头就往家里跑,一边跑一边喊,“爸!妈!阿战回来了!阿战回来了!”

    这下就都鸡飞狗跳起来了,老爹老妈赶紧的跑出来,抬眼一看到李战,老妈当场就哭了,拉着李战的手不住的埋怨,“部队饭吃不饱吗看看你瘦成这个鬼样子!”

    “妈,部队领导在呢。”应婉君很快镇定下来,赶紧的提醒一句。

    当着部队领导的面说部队的饭吃不饱,这不是让人难堪呢吗。不过在当妈的眼里只有儿子,而且儿子永远是没吃饱饭的。

    还是老爹沉稳,隔三差五就有单位有企业来慰问,又做过房产公司当了两年董事长,海魂衫加大码裤人字拖,两手一背,那气势。首先和大校握手,“麻烦领导了。”

    “老李同志你这话就见外了,李战回到了南港是回到了家,也是回到了部队这个家啊!”大校客气得不行,微微弯了弯腰两手握着老李的手说。

    然后挨个打招呼。

    这边握完手,那边其他几拨人早都自觉的按照级别高低排好了队,老李气势拿捏得死死的,单背着手走过去挨个握手。

    “老李同志,我是市府办的小张。”

    “老李同志,我是军分区的小王啊,春节咱们见过面。”

    “老李同志,我是空军某部的,李战原来在我们单位工作。”

    “老李同志,我们是西县县委办的,您辛苦了您辛苦了。”

    李战忍不住笑了,低声说,“老爹这架子......”

    都觉得蛮有意思。

    见完面后赶紧的把客人请进去,好些说不打扰了要走,老李哪里肯放,硬拉着请进去用了茶谈了半个多小时才放他们走。

    海军大校最后走,李战心领神会,把他送到车子那里后,海军大校果然说了,“我们有个部队换了一批新飞机,如果你有时间,想请你过去指导指导训练。不过千万不能影响你的休假,领导特别嘱咐过,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陪老婆,闲了有时间了,再过去看看。”

    说到这里他笑了起来说,“三亚的风景相当不错,到时候把家里人带上,权当是过去旅游了。”

    李战满口答应下来,“没问题!”

    “好,家里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海军大校看了眼大别野,笑道。

    李战有些尴尬,挥别了海军大校。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在李战看来,他们这个大家庭最大的困难就是有大量的钱躺在银行里发霉。和应婉君通电话聊得最多的是孩子,然后就是家里的大事业了。

    养猪厂开起来了,是厂不是场,几百亩地十几万头规模的巨型养猪厂。从猪种培育到屠宰加工,是完整的一条生产链,是南港地区最现代化的养猪厂。饶是如此两千万也用不完。

    李战的感觉就是自从家里事业起步之后,银行存款是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再加上老李同志保守的性格,公司没有哪怕一分钱的负债,一单生意如果不是八九不离十宁愿让钱躺在银行里,结果就是发展势头虽然不大但是存款是越来越多了。

    用老李同志的话来说现在家里的钱够几代人用的,不需要去冒险求大财,人要知足才能常乐。

    李战的心思不在这一块儿,所以从来没有往心里去,但是应婉君是不能不管的,全家上下除了李战就她这么个高学历人才,所以应婉君和李战谈得最多的也是这方面的事情。

    宝宝的房间早都收拾出来了,老李同志早都分好了,三层大别野两兄弟一人一层,不过两兄弟都没在家所以全都在二楼住,为了方便照顾,李陵也搬过来住了。

    晚上小两口独处的时候,应婉君拿出笔记本一项一项地说,要准备什么东西,孕期要注意什么,孕后要注意什么,孩子的每个阶段要怎么样,比做功课笔记都要详细认真。

    李战幸福地笑着陪着她讨论,多大的事多小的事都进行讨论。关键不是讨论的主体,而是享受这个准备迎接小生命的过程。抚摸着应婉君的大肚子,李战是无以言表的开心。

    “生产的时候你能回来吗?”应婉君靠着李战宽阔的胸膛问。

    李战说,“能,正好是建军节前后,我肯定要回来陪着你。”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李战说,“是了,过两天我们去三亚旅游吧,把两对父母都带上,全家出动外面转几天。好长时间没休假了,这一次要把以前欠的都补回来。”

    “真的吗?”应婉君顿时兴奋起来。

    “真的。”

    李战笑着说道,“此前几年很多工作都没展开,我呢恰好技术方面比其他人好一些,所以有很多任务离不开我。现在部队的相关工作已经步入正轨了,以后会恢复到正常的工作状态,一年一次休假,甚至申请一下半年休一次假也没问题。”

    “是了,我现在调到天府工作了,很好的城市。等小孩出来了,我把你接过去,那里蛮适合生活的。”李战说。

    应婉君说,“我还得上课呢。”

    “这不是问题啊,我找领导弄个特招,有了现役军人的身份,上课这些是可以协调的,只要能学到东西就行。”李战说。

    应婉君来兴趣了,“特招?我也可以当兵吗?”

    “是啊。”李战解释道,“部队有政策,对一些贡献比较大的表现比较突出的军人家属进行特招入伍,给予技术干部身份或者文职干部。”

    “我可以本硕连读了,还得读两年。”应婉君说。

    李战一愣,“好哇,你居然也在悄悄进步。这么说的话,特招后你至少是少校啊。我辛辛苦苦开这么多年飞机才是中校,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哈哈哈!”应婉君得意了,“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她是西交大高材生,部队求之不得呢,就算没有军属这层身份想要特招入伍也是完全没问题的。作为李战的妻子,部队对应婉君特招入伍的话,估计给的待遇会更好。

    开什么玩笑,李战可是十个一等功啊!

    两口子都当兵了,在一个单位工作,生活方面的问题就彻底解决了。现在部队越来越关心官兵生活上的实际困难,很重视这方面的工作。毕竟后方安稳了前方才能放心杀敌。

    第二天把这个计划给老爹老妈一说,老爹当场就拍板了,等李战结束假期他亲自前往天府购置房产做准备。按照他的说话就是大孙子出生后必须要可以入住天府的家。这意味着要提前几个月做准备了,现在时间已经算是紧张的。

    在家里待了几天,根据安排先去了岳父母家探望,然后回村里祭祖,摆几十桌宴请村里人,这一套流程下来之后,李战还去了一趟二师。

    老部队的变化很大,齐宏高升了,师领导就于成林是老面孔。于成林如今是分管作战的副师长了,老婆也怀上了,熬了这么多年总算是摆脱了单机的身份。

    于成林领着李战在外场转,说,“师团两级领导几乎换了一茬,年底估计我也要调走,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啊。”

    李战颇多感慨,“是啊,进来一批就要走掉一批。”

    “张雪阳现在怎么样?”于成林问。

    李战说,“蛮好的,基本恢复了,估计再有半年就能恢复飞行了,那家伙意志力很强。”

    “那就好。”于成林微微点头。

    李战看他情绪不是很高,问,“老团长,你要调到哪里有消息吗?”

    往机库那边走了一段,于成林有些落寞,“我可能要离开一线了。”

    “离开一线?”李战诧异极了,说,“停飞?你起码还能飞十年啊!”

    对战斗飞行员来说,再没有比停飞更难以接受了。每一年都有因为各种原因提前停飞的飞行员,那场面眼窝子浅一些的人根本看不得。飞行是飞行员的命,和民航飞行员相比,空军飞行员的飞行多了一份沉甸甸的使命。

    于成林摇头说,“停飞倒不至于,离开一线部队是确定了的。去向有几个,上级征求我的意见,我思来想去觉得到训练基地去会好一些,起码还能飞。”

    “原来是这样。”李战松了口气,“去训练基地也不错,反正只要有飞机开就不错的。”

    于成林的笑容很勉强。

    他三十多岁的年纪,是飞行经验最丰富且身体素质还没有下降的年龄段,这个阶段的飞行员正是在一线部队建功立业的好时候,突然要离开是难以接受的。

    但是部队就是如此,不管你多么不情愿,需要你到哪里去你就要打起背包奔赴新的岗位。

    “当飞行教官,其实也不错,用你的话来说那就是还是可以为建设强大人民空军狠狠贡献一把力量的。”

    于成林笑道。

    李战心里轻叹着,扫视着已经显得陌生的外场,也有些落寞了。

    走到机库那里,于成林还礼之后示意机务官兵们继续工作,沉声对李战说,“空军的飞行员培养体系要改革,上面已经决定搞试点了。没有意外的话我估计要负责一个训练旅,不过培养体系要怎么改,我心里没底。你给我说说你的看法。”

    副师长去当旅长,是高升了,李战心里好受了一些。

    思索了一下,李战说道,“我是有一些看法的。我一直在总结鹰隼旅的经验,也调查过其他部队的情况。实际上制约部队战斗力有一个共同的原因。现在部队在负责作战的同时还要承担繁重的新训工作。新飞从预校出来到飞行学院学习一年的飞行,然后下部队接受作战训练,这是现在的培养模式。”

    “非常的繁杂,而且分散了作战部队的精力。我认为应该把所有的新训工作都放在飞行学院,也就是训练旅这样的训练部队。新飞下部队就能直接补充进去形成战斗力。这意味着四年院校学习之后,新飞要在训练部队进行至少两年的训练,在训练部队完成相应机型的改装。时间上和现行的培养模式是差不多的,甚至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增加一些时间。”

    于成林认真思索了一阵子,点头说,“说得不错,说到点子上了。部队每年要把三分之一的精力放在新飞训练中,的确制约了部队的战斗力。”

    笑了笑,李战说,“总结起来就一句话,把作战部队从繁重的新飞训练中解放出来,作战部队的任务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打仗。”

    现在的部队编制是很有问题的,几乎每个师都有一个飞行训练团,团下有训练大队,这些训练团、训练大队是没有战斗力的,部队还要抽掉飞行员出来搞新飞训练。

    李战的原则很简单——让专业的单位做专业的事。作战部队就是打仗的,其他任务都可以剥离出去让支援保障部队来做。

    “这个方向很清晰,我就知道你小子肯定是有一些想法的。”于成林心情大好,要离开一线部队那点小失落消失了。

    李战说,“厘清这里面的关系是可以把部队的战斗力释放出来的,我相信这也是以后军改的方向。谁管什么谁负责什么,分得清清楚楚。现在大军区都是所有事情一肩挑,其实也符合现代战争提出的要求了。”

    “你小子不简单,想法挺多,目光很准。”于成林笑道。

    “飞机开多了就多想了一些,一切都是为了提升战斗力嘛。”李战笑道。

    结束这个话题后,于成林指着面前的战机问,“看看,看得出来是什么型号吗?”

    李战早就在观察了,但是他居然看不出具体型号来。

    到底是什么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