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如意事 > 502 引蛇

502 引蛇

笔趣阁 www.xbiquge.cc,最快更新如意事 !

    那张脸一半掩于风帽之下,另一半则蓄着浓密漆黑的络腮胡,加之帐内光线昏暗,叫秦五一时无从分辨对方的样貌。

    但纵然如此,他也已经隐隐察觉到了面前之人的不寻常之处……

    那人抬手,摘下了风帽。

    一张面孔还算清晰地出现在了秦五的视线中。

    秦五几乎是霎时间瞪大了眼睛,发出惊异无比的声音:“……燕王殿下?!”

    燕王……怎么突然出现在东元城?!

    看出他的惊诧,风尘仆仆的燕王开口说道:“当日京城外匆匆一见,未来得及同将军说上几句话,此番特来寻将军叙一叙旧——不知将军可在营中?”

    听说丽族今日已签下休战文书,倒是有现成儿的理由可以和将军一起敞开了喝一回酒了。

    叙旧?

    便是直脑筋如秦五,也知燕王必不可能当真单单就只为叙旧而来。

    这些年来,将军和燕王为了避嫌,根本没有有任何往来,而当下又是这样敏感的时局……

    但这些都不是他该操心的事情。

    看着燕王平静的眼睛,秦五顿了片刻后,方才道:“王爷今日来得不巧,我家将军现下不方便同王爷见面。”

    燕王闻言眼神动了动:“这是何意?”

    休战书已签,将军纵然忙于处理收尾之事,却也不至于叫秦五说出不方便同他见面这样的话——

    再观秦五的神态,燕王心中一提,压低了声音问道:“可是将军出什么事了?”

    他离京之际尚且遭了刺杀,将军在外未必一切安稳……

    这也是他选择暗中前来东元城的原因之一,怕的就是将军会遭遇什么不测。

    今日入得东元城境内,打探到将军正与丽族王签休战书,他方才略略放心了些,可现下秦五这般模样,只怕到底还是有状况发生了……!

    “……”秦五难得遇事有这般犹豫的时候,他不知道该不该将自家将军中毒之事告知燕王。

    将军遭遇这等意外,按说暂时不该外传,尤其是燕王身份特殊,乃皇室中人……

    可直觉告诉他,燕王或许能够帮得上忙——他和姚净商议出了几个对策,却未必多么靠谱。

    也罢!

    秦五心一横,很快有了决定。

    “实话不瞒王爷,我家将军身中剧毒,现下昏迷不醒。”

    如今谁能帮他一起想办法救将军,谁就是他秦五的恩人——至于其它,燕王显然是秘密进城,身边必然不可能带多少人,这东元城里里外外如今是他们许家军的地盘,若对方当真别有居心,纵然贵为王爷却也休想能离开此地!

    秦五将好的坏的已经都想了一遍。

    燕王则是变了脸色。

    “将军中毒了?”

    秦五没有再耽搁,将大致经过同燕王说了一遍。

    燕王听罢,当即问道:“将军如今被安置在城中?”

    秦五点头。

    “身边是否有可信之人?”

    “我已命重兵把守议事楼馆,将军左右亦有心腹和医术精湛的神医守着。”事关将军安危,他自不敢有丝毫马虎。

    “带我过去。”燕王正色道:“现下务必要尽快查明下毒之人的身份——”

    秦五应声下来,又听燕王说道:“还请替本王寻一身兵服来,以方便出入。”

    除了秦五之外,将军身边尚有其他可能认得他的人,而他无法保证这些人都像秦五一样可信,故而必须要谨慎一些。

    而若要引蛇出洞的话,此时无论是秦五还是将军身边都不宜有身份不明的生面孔出现,以免引起对方的戒备,从而影响接下来的计划。

    “王爷稍等。”秦五转身出了营帐,交待了心腹取了一套兵服来。

    燕王换上之后,恰值刚将一应琐事安排妥当的姚净寻来,三人便一同离了军营往城中赶去。

    次日,在姚净的安排下,平日里负责镇国公饮食起居之人也都从军营中调了过来伺候。

    “将军究竟患了什么病,你们可有人知道吗?今日一整日都未曾进食了……”

    “听说是染了风寒而已,许是胃口不好罢了,咱们将军能有什么事?昨日还亲手斩杀了那居心叵测的元副将来着!”

    “对对,我也听说了……据说那丽族王都被震住了。”负责炊食的小兵不解地说道:“要不是将军及时赶到,那丽族王恐怕当真就被元副将给杀了,真若那样可就乱套了……你们说,这元副将打得究竟是什么主意?”

    “这谁知道呢,但在咱们这儿,谁敢违背将军的军令,那便理应该以军法处置,管他是谁呢。”

    这时一名士兵走了过来:“行了,都别在这儿瞎议论了——将军没有胃口,你们就不能想想法子做些开胃的饭菜送去?”

    负责炊食的小兵一听也是,吐了嘴里的瓜子皮,起身净手去了。

    正想着要做点什么时,忽然有人过来传话,说是将军睡醒了,让厨房多炒几个菜,饭也多煮几碗。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小兵听得精神一振——将军又想吃饭了,这他就放心了!

    饭菜很快被送去了镇国公房中。

    不过一刻钟的工夫,空了的碗碟便被撤了出去。

    刘军医闻讯而来,恰遇到端着空碗碟的士兵从院中出来,不由问道:“这些都是将军吃下的?”

    士兵笑着点头:“将军一整日没吃饭,实在是饿了。”

    刘军医心生困惑惊异。

    这士兵是守在屋外的,根本不知发生了什么,但他很清楚。

    将军并非是染了什么风寒,而是中毒——昨日靳熠去军营中将他带来之后,他已经替将军看过了,情况分明万分凶险……

    怎么可能突然醒来,且吃了这么多东西?

    刘军医加快脚步来至房前,将房门叩响。

    开门的是秦五。

    “将军醒了?”刘军医刚踏进房中,便低声问道。

    秦五的神情明显放松了许多,点头道:“将军已经没事了。”

    刘军医眼神惊喜而又诧异,视线下意识地朝内间的方向看去:“毒解了?”

    “嗯。”秦五转头看向一旁的裘神医:“多亏了这位裘大夫及时施救,才让将军得以化险为夷。”